• 包头亿万富豪自焚背后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1-04-28 00:53:26
  • [摘要] 他不是非法融资第一人,却是非法融资案中令人扼腕的一个;他不是北疆重镇唯一的富商巨贾,却以极其惨烈的死亡方式,成为一个血色传说。金利斌,一个民间传说资产高达40亿元的包头巨商

    2007年12月8日,惠龙(香格里拉)国际会所在包头开业,此时的包头市惠龙商贸有限责任公司 董事长金利斌,意气风发。

    他不是非法融资第一人,却是非法融资案中令人扼腕的一个。

    他不是北疆重镇唯一的富商巨贾,却以极其惨烈的死亡方式,成为一个血色传说。

    金利斌,一个民间传说资产高达40亿元的包头巨商,毫无征兆地自焚身亡,留下了一串颇为蹊跷的谜团,以及债权人估计高达12.37亿元的巨额债务,随时将诱发余波。

    本报记者 孙勇杰 实习生 陈丹丹 发自内蒙包头

    4月26日,包头,一个白昼明显变长的晴天,阵阵轻风沙席卷着东西方向宽阔而空旷的主干道。

    此时已是包头巨贾—惠龙集团实际控制人、福禾豆业董事长金利斌自焚身亡后的第13天,包头市民对此事的街谈巷议仍未散去,而金氏辖下的惠龙超市、惠龙洗浴广场、惠龙洗浴俱乐部等这座城市另类标志的商铺,均已停业。曾与惠龙集团有密切关系的香格里拉酒店,也看不到任何惠龙集团的印迹。

    80公里外,土右旗新型工业园区福禾豆业有限公司里,金利斌的自焚地—已被警方查封的院落空空荡荡,曾经的喧嚣和最后的惨烈,恍若隔世。

    “还是很纳闷,这么大的家业,怎么突然他就人间蒸发了,还选择残忍的自焚。”对债权人邓丽来说,4月13日16时发生的金利斌自焚事件,至今仍令她难以置信。

    此前的3月25日,惠龙集团公司网站还进行过新闻更新。在最新也是最后一条关于董事长金利斌的新闻中,金利斌以及惠龙集团再次获得包头市委、市政府表彰。在这次名为包头非公有制经济工作会议上,惠龙集团共获得四项大奖,其中金利斌获得“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者”称号。

    仅仅18天后,金利斌在福禾豆业院内自己的奥迪轿车中自焚,旗下产业绝大多数在次日被警方查封。

    “金总很少一个人到工厂,当天下午他的奥迪车在院内停了一会儿就着火了。”4月25日,福合豆业员工说,警察来时奥迪车已烧得面目全非、车牌号都没法辨认。

    根据办案民警介绍,赶到现场时,金利斌的尸体已是一副碳化的骨架。随后,警方通过DNA鉴定,认定死者正是金利斌本人,且死亡原因定性为自杀。作为其自杀的一项重要证据,4月13日事发前,金利斌曾到加油站买过两桶汽油。

    自焚当日,警方封锁了一直光环无数的惠龙集团,随后,金利斌涉嫌非法民间融资的罪名被定性。

    债务压力不堪重负,成为金利斌自焚的合理推测。然而,一个身家高达数十亿、几经商场沉浮的巨商,突然求死,依然留下诸多疑团。

    金氏帝国

    “金利斌没有任何背景,绝对的白手起家。”作为金利斌多年的朋友、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债权人说,金利斌是个传奇。

    包头,这座在晋商走西口的年代便书写过诸多商业传奇的城市,无论是近代的丝茶、粮米、马匹还是当代的稀土、钢铁,都造就了诸多富商巨贾。

    然而,口音依然有明显“老西儿”特征的金利斌,选择了跟走西口的先辈同样的商业模式,却因其独特的产业链显得独一无二。

    20年前,现年41岁的金利斌还是金属构件厂的一名普通工人,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却因工厂满员失业。

    1995年,卖过水果、报纸、蔬菜的金利斌,因为代理一个品牌的话梅瓜子,两个月获利40万元,完成了从小贩到商人的转变。随后,在包头106市场内开设糖酒批发部的金利斌开始代理各种品牌的食品、饮料,并因代理珠江冰牛奶发家。

    也许,依托北疆物资集散重镇包头、沿着代理商的路径走下去,偶尔做点投机生意,金利斌也能成为晋商先辈乔致庸一样的巨商。

    一个事实是,事发后,惠龙集团至今唯一还正常营业的项目,就是主业为代理经销各类食品、烟酒的惠龙商贸公司。“商贸公司物流、代理这块一直效益很好。”4月26日,惠龙商贸公司新郎酒代理经理李永红说。

    然而,金利斌的生命轨迹,没有“也许”这二字。

    2002年,包头惠龙公司正式成立。它代理当时区域性销路不畅的伊犁液态奶,结果两年内实现了盈利,金利斌代理营销的天赋得以充分展现,此后物流、代理逐渐做大。

    根据其网站公开资料, 目前惠龙集团资产逾25亿元,拥有员工近2000人,下属产业涵盖食品物流、洗浴娱乐、农业矿业、金融投资等行业。其中,惠龙商贸公司仍是其主体公司,代理伊利牛奶系列、四川郞酒系列、青岛啤酒系列、蓝带啤酒系列等15大品牌近200多个单品的总代理,拥有固定资产14亿元。

    2008年8月,金利斌投资5亿元在包头市土右旗新型工业园区建设中国福禾豆业生产基地。但这项“集团领导高瞻远瞩”、屡次受到自治区、市等多级政府主要领导肯定的项目,最终将金利斌引向了末路。

    致命抉择

    2007年9月,包头市福禾豆业有限公司成立,以代理食品起家的金利斌,因终于进军食品产业链源头而意气风发。

    这是金利斌人生的一个巅峰,因此没有人注意到此时发生在金利斌身上的细微变化。

    “他以前很节俭,但这几年逐渐铺张起来,买汽车啥的,好多辆。”债权人赵玉梅说。

    对金利斌来说,2008年8月建立中国福禾豆业生产基地,是他事业发展的一大跨越。据当地媒体报道,当时,内蒙古自治区领导、包头市领导先后来到福禾豆业视察指导工作,并给予高度评价。 绿色环保、带动农民致富,是其主要标签。

    按照金利斌当初设立的目标,福禾豆业将力争在三年内实现上市,十年内实现总资产100亿元的宏伟目标。但在许多人眼里,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对金利斌的这项抉择,人们疑虑满腹。

    “包头是北疆商贸重镇,完全可以把食品物流继续做大,代理甚至垄断性代理更多品牌。”金利斌在当地的一个生意合作伙伴说,金利斌耗巨资转投农产品加工业绝非明智之举。

    上述人士表示,即使代理食品物流这块空间有限,在煤矿、稀土、有色金属、钢材、奢侈品等方面,拥有那么多资源和有钱人的包头,足以给金利斌提供足够的拓展空间。

    为何避长扬短、创办福禾豆业?金利斌最初的动机眼下已无从可考。

    一个事实是,这一投资巨大的项目一开始便获得政府的大力支持。福禾项目启动后,金利斌荣誉等身,先后获得“十大杰出青年”、共和国经济建设元勋、感动包头人物等称号。 2010年7月,福禾豆业还被列为星火计划项目。

    “公司确实是因为福禾项目投资才出现资金链断裂的,金总大规模举债也是从这时开始的。”原公司员工李永红说,“但福禾豆业的豆浆、豆奶产品已经上市,就包头而言应该已经开始盈利,这不是最艰难的时刻。”李永红说,惯看沉浮的金利斌此时突然自杀,仍然颇令人不解。

    借债

    “金利斌于2004年就已开始民间借贷融资。10万元以下的每月给2%的利息,10万元以上的是3%。”此前,《中国经营报》报道了金利斌的融资一事。

    “之前的借贷跟物流有关系,比如货款紧张就找业务员借。但之前借款都是业务员想借就借,想要也都能要得回来。”李永红说。

    但据李永红介绍,福禾项目运作以后,惠龙公司的资金开始紧张,80%的员工都有借款在公司,但不是想要都能要回来的。

    “出事前我见他挺多的,主要是找他要钱,那时他状态挺好,说4月8日给我退5万元,15日全部退款。”李永红说。

    4月8日,金利斌表示,因为一笔贷款没有到账,无法进行还款,15日一定还上。但4月13日,金利斌就自焚身亡。

    相比内部员工几万元、数十万元的借款,金利斌外部借款数字更为惊人。债权人邓丽说,她个人借出了二三百万元,而几千万上亿元的借款,在金利斌众多的债权人中并不罕见。

    “ 因为都是多年的朋友,朋友托朋友,都挺了解。(我们)对他的人格挺相信。”做服装生意的邓丽说。

    然而,更多的债权人表示,敢借款给金利斌的一个原因是政府的宣传,在给金利斌戴上光环的同时,亦为其增加了信用。

    “他相当有名,包头只要有什么大型活动,包括市政府招待领导等,人家都出面。”邓丽说,经常可以在电视上看到金利斌跟领导站在一起。

    值得关注的是,福禾项目巨资建设的同时,金利斌还在香格里拉酒店、惠龙商务会馆等酒店洗浴项目上进行了大规模投资。

    “做生意的都明白,酒店会所投入,赚钱是小事,疏通关系才是主要目标。”一名债权人表示,这些投入显然更有利于金利斌拉近政府官员、合作伙伴间的关系。

    显然,依托政府支持、壮大自己是金利斌投资福禾豆业的终极底牌。

    然而,政府支持没有如期而至,最终将金利斌逼上了穷途末路。

    坊间传言,当时有市领导曾答应给予其更多的支持。但到2011年1月,市领导换届后,资金支持也没了音讯。

    此时,金利斌借贷的雪球已越滚越大,在市领导换届前后,已经出现诸多消息灵通的债权人不断围堵要账。

    幻灭

    “去年年底,大家已经感觉到不对了,找他要账的也就多了起来。”债权人赵玉梅说。

    然而,绝大多数债权人仍然相信,家大业大的金利斌还是能还上这点“小钱”。“去年年底时传言金利斌被人砍掉了胳膊,但今年看到依然是完整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债权人表示,“大家都不希望他死。”包头传言,有大债主甚至专门雇佣了保镖,保证金利斌的生命安全。

    凭借金利斌自焚当天警方迅速封锁其旗下产业的做法,部分债权人推测,在市政府领导换届以后,民间融资数额越来越无法控制的金利斌,已受到政府密切关注,对他的调查亦随之展开。

    “有不少政府公务员给他投钱,有投进去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债权人邓丽说。

    债权人猜测,金利斌突然自杀,可能是警方已经开始的调查,让其感觉已到了绝路。

    “目前已经成立专案调查组,具体案情还在调查中,我们不接受采访。”4月27日,包头市公安局拒绝回应相关问题。

    然而,更值得关注的是,金利斌身后留下的巨额融资以及惠龙集团的巨额资产去向,成为一个更大的疑团。

    按照目前报道数据,惠龙集团民间高额利息融资共达12.37亿元,银行贷款1.5亿元,合计约14亿元。以此计算,除却福禾豆业投资5亿元及惠龙商务会馆等建设投资以外,近年基本未支付本金的金利斌仍应有七八亿元资金可支配。同时,由于物流、洗浴等行业仍在产生利润和大额现金流,金利斌在资金上并未完全陷入绝境。

    而此前,警方却向媒体表示:“惠龙公司的账面上已经没有多少资金了。”

    “金利斌的惠龙集团毕竟是个民企,财务、会计跟其多少有亲戚关系。”惠龙公司员工表示。

    案发后,记者曾多次联系惠龙集团多名财务人员,手机均处于无人接听状态。金利斌有两个妹妹,其中主管惠龙物流的金丽敏,曾在4月22日到公司安排工作,但金丽敏的手机也一直无人接听。

    “我不了解情况,什么都不知道。”4月26日,惠龙集团副总孙绍黎亦表示自己毫不知情。

    金利斌自焚身亡后巨额资金流向、资产如何处置,会否走上非法融资案的“正常轨迹”,一时成为无解谜团。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包头 富豪 自焚 的报道

  • ·包头空难 五年未完结的事(2009-08-27)
  • ·包头亿万富豪自焚背后(2011-04-28)
  • ·神秘富豪颜立燕背后的“黑洞”(2009-07-09)
  • ·海南车祸身亡富豪 张泉林的生前身后事(2009-07-17)
  • ·闽商的慈悲 小心上路(2009-11-05)
  • ·学做慈善的“大佬”们—阿拉善生态协会改选侧记(2009-11-05)
  • ·被紫金矿业改变的人生(2010-01-07)
  • ·王征是谁(2010-03-17)
  • ·被渲染的豪华葬礼(2011-03-17)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