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贸易逆差的三大信号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1-04-14 03:06:03
  • 张涛

    日前中国海关公布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累计出现10.2亿美元的贸易逆差,这是中国七年来首次出现季度贸易逆差,究其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季节性因素,今年2月2日是春节,而去年春节是2月14日,相应2010 年唯一的月度贸易逆差出现在3 月份,规模为74 亿美元,与今年2月份73亿美元的逆差相当;二是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的影响,以3月为例,当月进口额为1520.6亿美元,增速为27.3%,再次刷新今年1月创下的1443.2亿美元的历史纪录,但主要产品的进口量却呈现回落态势,表明进口增速主要是受到进口商品价格的推动所致。因此,并不能由此得出中国全年呈现逆差趋势的结论,况且近年来中国净出口数据存在一个趋势,即年初时出现贸易逆差或顺差水平较低,而后净出口水平在年内逐渐上升,这种趋势在今年还应延续,而且3月份出口增速从2月份的2.4%强劲反弹至35.8%,特别是中国对欧盟和美国的出口增速分别已由2月份的-8%、-3.7%反弹至32.8%、29.9%。

    但需要格外关注的是此次七年来首次单季逆差的出现,信号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国际干预推高通胀压力

    今年一季度中国外贸逆差的形成,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其中虽然有危机复苏下需求的恢复之因,但更重要的是,以美国为首的发达经济体实施了史无前例的量化宽松措施,一个直接后果就是全球流通领域内的货币量快速增长,势必会推高全球通胀中枢水平。横亘在各国央行面前的一个难题就是如何在控制通胀的同时,还要不伤及刚刚复苏的经济态势,再加之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尚未转向,仍在实施弱美元策略,这样对于其他非美国货币当局就存在一个拿捏困难的问题。

    结构转型需要平稳环境

    此次金融危机之后,与全球经济复归平衡相对应,各国均在进行内部的结构调整,具体到中国而言,就是“十二五”规划明确的“坚持把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作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主攻方向。构建扩大内需长效机制,促进经济增长向依靠消费、投资、出口协调拉动转变。”实际上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一直在做的一件事就是同国际“接轨”。经过30余年的发展,中国产能已经位居全球前列,经济总量也位居第二,可以说“接轨”战略基本已经完成,接下来就是以内需启动为核心的“转型”战略的布局和推进,如今正好是两大战略的过渡期,中国经济战略的顺利过渡需要一个平稳的环境来保证,因此,出口这驾马车的作用依然重要。

    要素价格机制有待完善

    面对与日俱增的输入性通胀压力,再加上国内货币环境的宽松,如何管理国内通胀预期成为当下中国经济的首要问题,由此引发一个接下来的问题,即国内要素价格机制的进一步完善。

    实际上,自上世纪80年代价格闯关的失败,到后期随着经济短缺的结束,一般商品价格改革的水到渠成,中国以市场为主导的价格机制已经完成了一半,另一半则是始于2003年的资源品价格改革,至今尚未完成。而在危机推动下,中国经济转型加速,价改的另一半不能再拖了。特别是在目前经济复苏势头不错的环境下,如何尽快提升经济的内生增长力,就成为经济复归良性轨道的关键。如果产业链中上下游企业的利润,依然是通过政府手中的价格管制机制来分配的话,那么对于实体经济而言则会在经济环境的突变和不确定性因素增多的面前,显得无所适从,因为自身的经营成效很大程度上还是政府来定,而如果大家都不看市场脸色,只是看政府脸色,那么何谈积极培育内生的经济动力呢?又更何言打破行业垄断、行政垄断呢?而如果这些扭曲因素不能尽快得以扭转,那么又何谈通胀预期管理呢?

    因此,如果把资源品价改放在当下的语境下,就如芝加哥大学的克鲁斯内尔教授 (Randall Kroszner) 所言:“摆脱金融危机就像摆脱尴尬的社交聚会一样:正确地退出非常关键。”中国经济之所以能在危机中率先复苏,除了政府大手笔的投入之外,更多源于决策层过人的胆识,那么如何通过“结构性退出”实现结构转型,恐怕更需要超人的智慧和胆识。

    作者系经济学博士,

    就职于中国建设银行总行金融市场部

    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贸易 逆差 外贸 的报道

  • ·碳关税不应引爆中美贸易战(2009-07-22)
  • ·独家专访美国副贸易代表马兰提斯:贸易纠纷非常正常(2009-07-22)
  • ·轮胎PK鸡肉 中美贸易交锋(2009-09-17)
  • ·特保风暴中的轮胎企业(2009-09-30)
  • ·漫长的贸易战(2009-10-15)
  • ·兵临城下 中国外贸如何突围(2009-10-15)
  • ·乐从:迷茫的钢材市场(2009-10-15)
  • ·出口回暖 广交会先知(2009-10-21)
  • ·后WTO时代的中国:尚未实现的光荣与梦想(2010-02-20)
  • ·中国出口直面全球贸易围堵(2010-02-24)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