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Phone应用软件开发者:为苹果“打工”的日子很艰难

    专题文章 > | Time Weekly - 2011-01-27 05:25:35
  • 本报记者 谭骥

    日本的琦玉县是一个比较新的城市,在2001年设立,这里由于一年四季呈现出不同的颜色,也有“彩色之地”的美称。紧邻东京,乘地铁到著名的秋叶原都只要35分钟,称得上是东京的一个卫星城。

    在琦玉县越谷市浦生西街的一栋老旧的办公楼里,几个年轻的中国人正在几台苹果电脑前忙碌着,30岁的徐乐乐也在其中。这是一个叫做乐库科技的团队,他们正在忙碌地干着开发软件的活,准确地说是为苹果iPhone应用商店开发软件。

    开发《植物大战僵尸》的公司去年收入很可能达到1亿美元,然而,在数不尽的为iPhone应用商店开发软件的团队中,大多数日子过得并不好。

    生存压力袭来

    2011年1月的一天,坐在简洁得无法再简洁的办公室里面,徐乐乐一边操作着电脑,还不得不一边思索着乐库团队的未来。乐库团队一共5人,就一个软件开发团队而言,已经缩小到了极致,其中有4个在日本,团队组建后,便不再只是他一个人的开销,大家都得吃饭、租房,这让徐乐乐感到了沉重的压力。

    接连开发了20多款iPhone应用软件后,徐乐乐便开始筹备一项新的平台应用。

    不断开发新的教育软件以及工具软件,只是在短期让公司能够生存下去,他现在想的,是做一个社区化平台,这个平台将覆盖中国以及日本两个市场,未来还有韩国,他希望能够通过日本的出版社,将一些资源带到平台上,也希望用户能够通过平台进行交流,相互共享一些资源。

    他们之前开发的iPhone应用非常受欢迎,此前他们还开发了一款相框类的工具软件,这个软件集合了Twritter,地图以及照片等多种功能,一直在日本同类软件排行前三,每个月都能为公司带来几万元人民币的收入。

    “这对于一个有工作的人,肯定还不错,但对于一家公司,几个人的团队,就显得杯水车薪。”徐乐乐坦言,即使是销量不错,但支出也不小,压力很大。

    2009年时,徐乐乐曾考虑到人工成本的问题,当时他的想法是,中国有优秀但价格低廉的人才,于是便回国组建团队。

    但是,他失败了,其中重要一个原因是人才匮乏,很多好的人才都被国内的大公司给瓜分完了,尽管,日本、杭州两地奔走的疲惫并未阻碍他,但项目推进缓慢已经影响到了整个公司。

    最终,在国内招聘的员工中,他仅仅留下了一位,国内rails界的牛人,gmail notifr的作者“ashchan”,后来被他拉到了日本。

    他记得李开复说过一个道理:员工分ABCD四个层次,如果按照A招B,B招C这样的模式来,很快公司便是“傻瓜大爆炸”。这一次尝试的失败,让他下了一个决心:只招比自己强的人。

    去年,《植物大战僵尸》这款游戏应用在iPhone上面非常火爆,但是其开发公司PopCap却并没有将这款游戏放在一个平台上。

    此前的30多款小游戏尽管都赚到了钱,但开发团队却非常辛苦。徐乐乐最后招来了一位曾在苹果工作的销售精英,他的主要工作就是让同一款游戏可以长期产生收入,而不是让团队不断开发新游戏来获得收入。

    “玩票”开发iPhone软件

    实际上,如果真打算在国内发展,需要考虑的远远不止是人才及平台问题,徐乐乐之所以没有选择在国内组建团队主攻中国市场,主要原因是因为国内单独开发iPhone软件很难生存。

    徐乐乐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们之前开发了一款学英语的教育软件,在中国非常受欢迎,一个星期便带有3000多次下载,不过,让他无奈的是,盗版的下载量超过了8000。

    他说,在国内发展,如果按照与苹果分成的运营模式,即用户购买应用所支付的费用由苹果与应用开发商3:7的比例来分成,几乎无法生存。目前,国内一些活得比较好的小型开发团队,更多地选择了软件代工的模式,这样能够获得比较稳定的收入。

    “日本的软件开发环境相对单纯一些。”按照徐乐乐的想法,接外包的活仅仅是一种让公司活下去的路,多年的公司经验告诉徐乐乐,这条道路与以往没有任何区别,他形容这种模式叫“软件工厂”。

    这并不是徐乐乐想要的生活。

    杭州人徐乐乐2002年在上海复旦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他便来到了日本一家中型软件开发公司工作。

    2007年1月9日,大洋的另一边,美国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乔布斯在Macworld上宣布,一款名叫iPhone的手机即将推出,桌面级电子邮件、网页浏览、搜索与地图,再加上可触摸的宽屏,这款手机受到了外界的极大关注。

    当时的徐乐乐已经做到了公司的管理岗位。“我有自己的爱好。”螺丝钉式的工作却让徐乐乐无法再像当年开发出软件一样,找到创造的成就感。2008年5月的一天,徐乐乐觉得无法再忍受,他离开了公司。

    一个人,又有存款,在日本生活并不艰难。租房、吃饭,每天的生活也比较简单,因此,徐乐乐并不着急,按照他的说话是“游荡了两个月”。

    2008年7月,iPhone登陆日本,8月,正式上架销售。就在这个时候,徐乐乐开始了新的尝试。

    其实,这时的iPhone已不再是靠触摸屏与设计来吸引用户,而是iPhone应用商店里面的各种有趣的应用。

    在几个月前,2008年3月6日,苹果对外公布了针对iPhone的应用开发包(SDK),可以免费下载,以便第三方应用开发人员开发针对iPhone与Touch的应用软件。

    这在苹果公司的发展史上,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因为一直以来,苹果的产品都有一定的封闭性。网络更多的人,团聚更大的力量,乔布斯已经看到,推动iPhone继续影响格局的,不仅仅是设计,他需要持续的动力,而极富创意的软件,则是这个动力的源泉。

    3月12日,苹果宣布SDK已经获得了10万次的下载,三个月后,这个数字上升到了25万次。7月11日,苹果应用商店正式上线,7月14日,应用商店里面可供下载的应用达到了800个。

    实际上,徐乐乐并没有看到未来的方向,只是当时iPhone登录日本后,外界比较关注,于是,他便抱着“玩票”的心态开发了一款比价的软件。

    徐乐乐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由于当时开发iPhone应用软件的人并不多,而且那是一个免费的软件,所以尽管没有赚到钱,却出人意料地受到了很多用户的喜爱,在用户中有很大的知名度。

    这让徐乐乐非常开心,因为长久以来,自己独立开发软件,并且直接面对用户,都是徐乐乐希望做的事情,让他心里非常满足,他不打算再回到以前的状态。

    “大不了再找份工作。”他对创业的失败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谈到他对新一年的期待,他回答是:“Be independent, be cool!”

    国内的另一个团队

    吴晓丹目前是广州顺科软件服务有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非常忙碌,在时代周报记者联络到他时,他仍在外地出差。

    14年前,互联网在国内刚刚起步,还在念高中的吴晓丹,怀着极大的好奇心成为了广州最早一批网虫,当时他最喜欢上一个名叫“飞捷”的BBS,长期混迹于此的还有一个人,叫丁磊,也就是现在网易的老板。

    吴晓丹大学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的机电工程,由于对计算机的喜爱,他在学校里面便加入了计算机爱好者协会,并与校友建立了一个校园个人空间网站。也正是因为这个网站,他结识了日后的工作搭档冯华君。

    大学毕业后,吴晓丹来到了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继续深造,2004年硕士毕业后,他进了一家物流公司。创业,已经是吴晓丹心中按耐不住的想法。

    当时,图片共享网站正在美国流行,而吴晓丹则想到了视频共享。于是,他在网上与广州的冯华君等几名酷爱研究互联网技术的朋友远程合作,开办了他人生中第一家公司—Veeky视频分享网。

    这个网站几乎与现在的世界视频共享巨子Youtube同期上线、竞争。不过因为缺乏对互联网营销的经验和客户资源,他们的网站最终在创建一年多后草草失败。

    创业失败后,吴晓丹在2007年进入了美国电信公司Helio做程序员,Helio后来被Virgin Mobile并购。电信公司允许员工在不影响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兼职,他便利用业余时间帮客户编程。

    2008年初,已经席卷全球的iPhone开始进入中国,但手机自带的中文输入法却相当繁琐,好友冯华君于是与几名编程高手联手开发了一款适合中国人使用的中文输入软件“WeFIT”,一上线就受到了大量iPhone用户的热捧。

    这让吴晓丹再度看到了创业的希望,没多久吴晓丹便向公司提出了辞呈,这让大家颇感意外,因为在金融风暴下,Helio已经有过三次裁员,但都没有他,当时甚至有人认为他被老板炒了鱿鱼。

    2008年8月,吴晓丹回国与以前的合作伙伴冯华君共同创办了广州顺科软件服务有限公司,吴晓丹任首席执行官,冯华君任技术总监。

    实际上,顺科还没注册,第一笔生意就来了。当时,吴晓丹曾在电信的同事找他做网上应用项目,通过支票付费,可是顺科还没注册,支票怎么兑现呢?吴晓丹先确定了公司英文名infothinker是否能注册域名,在确认可以注册后下他先保留了名字,让同事在支票的收款人处填好名字,随后拿着支票注册了公司,再去银行开户兑现。

    2008年,他们开发出一款消费管理软件,名为iXpenseIt,是为FYImobileware公司开发的财务记账软件,它率先整合了iPhone的照相功能,并配备图表输出功能和在线汇率查询功能。

    当时的苹果应用商店刚刚起步,但这款软件却获得了用户的好评,在2009年很长一段时间里,在美国的应用商店金融类排行第一,销量一直保持领先。

    然而,吴晓丹的团队并没有开发自己的软件,在模式上一直都是B2B的模式,为企业客户提供解决方案。公司经过一年多的发展,除了为企业量身定制苹果手机本土软件外,他们还接下了蓝牙配件设计,辅助手机测汽车油温、转速等多元化的手机软件开发。

    为什么只选择代工,而不自己开发软件呢?

    “我们的选择是先让自己能生存,再谋发展。其实我们并不是天才,在我们面前的选择并不多。”这个回答显得非常无奈。

    无法选择,这可能是目前很多国内从事类似软件开发的小公司遇到的问题。在2009年时,吴晓丹的公司营业额已经接近200万元,很多知名企业,比如网易、淘宝、盛大等都是他们的客户,但他们仍然在为这些企业代工。

    显然,吴晓丹希望摆脱“代工”,希望成长,这些愿望在2011年是否仍然还是“无奈”,吴晓丹心里没底。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iPhone 应用软件 苹果 的报道

  • ·iPhone应用软件开发者:为苹果“打工”的日子很艰难(2011-01-27)
  • ·苹果神话(2011-01-27)
  • ·苹果笔记本超高维修费堪比买新机(2011-03-10)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