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会过后 空气“疯狂”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0-12-09 02:34:41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奥运会和世博会曾分别给北京和上海带来了难得的良好空气,但盛会之后这两座城市的空气质量却令人担忧。亚运会闭幕后的广州,是否也会步其后尘?

    12月1日,上海,大雾笼罩申城。

    本报记者 王楠杰 发自广州

    世博会刚结束不久,麦晓惠就在考虑是不是出门要把口罩戴上—外面的空气让人太不舒服了。

    据媒体报道,上海11月的空气污染指数连续8天超过100点,最高曾达到370点,是10年来最差的。

    然而,与同期的北京空气质量相比,上海又算不得什么了。美国驻华大使馆监测站显示北京空气污染指数超过了500点,以至于大使馆自动发布北京空气污染指数的Twitter账号将其描述为“crazy bad”—“疯狂的糟糕”,而以往,其对北京空气质量的评级都在“良好”到“危险”之间。

    奥运会和世博会曾分别给北京和上海带来了难得的良好空气,但盛会之后这两座城市的空气质量却令人担忧。亚运会闭幕后的广州,是否也会步其后尘?

    空气“不给力”

    空气污染指数(Air pollution Index, 简称API)是评估空气质量状况的一组数字,其关注的是吸入受到污染的空气以后几小时或几天内人体健康可能受到的影响。

    “这个空气污染指数是一个数值,测量几种污染物的浓度然后通过换算得出,一般每个国家都有一个范围,数值在这个范围内表示空气质量正常。”北京大学环境科学系教授蔡旭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记者在上海市环境监测中心网站上看到,API一般被划分为0-50、51-100、100-200、200-300和大于300五档,对应空气质量的五个级别,指数越大,级别越高,说明污染越严重,对人体健康的影响也越明显。

    截至12月7日,本年度上海空气污染指数共有21天超过100点这个安全范围,尽管比去年同期的24天略少,但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有两天录得第五个级别,而在去年,污染最严重的也仅到第四级而已。

    这不能不让麦晓惠这样每天都得出门的上班族感到担忧,她似乎都可以看到“笼罩在上海上空的一层褐色雾霾”了。

    为了给为期半年、投资数十亿美元的世博会营造一个良好的空气环境,上海暂停了一些工厂的运营和建筑工地的施工。但在以“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为口号的世博会结束一个月后,上海的空气质量反而跌到多年来最差的程度,甚至有人警告,糟糕的空气质量可能让投资者退避三舍。

    进入秋冬以来,越来越多人发现北京的空气也“不给力”了,有人在论坛和微博上交流北京各个区域的空气质量,当然,基本上都是以肉眼和身体来感受察觉的。

    这种情况在11月18日达到高潮,这一天,美国驻华大使馆自动发布北京空气污染指数的Twitter账户把当日的空气形容为“疯狂的糟糕”,这突如其来的词汇让人霎时为之一震。

    “一开始想,老外是不是太矫情了,我们天天呼吸这样的空气,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在北京一家平面设计公司上班的黄勤也关注着这个账号,对于他们频繁使用“糟糕”、“危险”之类的词汇早已习惯,“但结果那天下班一走出去,那空气……我不得不承认这个形容很到位。”

    尽管随后大使馆立即撤掉这一说法,用更官方的“超出指数范围”代之。但这条信息还是被网民们转发到国内微博。

    当天北京的空气污染指数超过500点,大约是世界卫生组织准则值的20倍。一般来说,超过300点即意味着重污染,将可能使健康人的运动耐受力降低,有明显强烈症状,甚至提前出现某些疾病。

    原因无定论

    空气何以如此糟糕?目前尚无定论。

    一篇英文博文分析了北京空气质量“疯狂”的原因,最后得出答案:是天气捣的鬼。博文指出,某种类型的大风可以捕捉北京城外山区的污染物,致使污染物水平很快升高。

    根据有关方面的解释,上海空气污染突然加剧差不多也是这种方式,原因在于沙尘暴增加和冬天冷空气南下,后者将内陆各省受污染的空气带至上海。

    上海市环境监测中心的专家分析11月出现集中污染的原因主要有几方面:首先,外来因素,长距离污染输送,从历年气象背景条件看,11月以来,尤其是“立冬”节气过后,冷空气由内陆不断输送至上海,带来降温的同时也带来了污染的空气,根据历史资料统计,2001-2009年11-12月同期,上海API指数超标天数平均为15天左右,占全年总超标天数的30%左右。

    另外,人为产生的污染也是造成11月空气质量污染超标的原因之一,如建筑工地复工、秋季秸秆焚烧等。此外,上海建筑工地恢复施工后扬尘污染排放等,也会在不利的静稳天气作用下,加重空气污染。

    蔡旭晖指出,近年来中国的空气质量整体上一直呈下降趋势,气候是一个很大的影响因素,但更为主要的因素是碳排放和汽车数量激增。

    中国的私人汽车拥有量正呈快速增长趋势,有数据显示汽车每年产生的污染物数量多达5100万吨。

    绿色和平中国分部气候与能源项目经理杨爱伦也认为北京空气污染比较多的来自汽车尾气的排放,“从中国全国看,空气污染的主要来源是煤炭。而煤炭是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空气污染物排放的来源。”

    由于天气寒冷,北方已经进入采暖期,北京的公共供暖主要使用煤,开始于11月15日,结束于来年3月15日。在这种情况下,烟雾污染问题很难得到缓解。内地火力发电产生的煤炭排放,成为工业固体废物最大单一污染源。仅2009年中国煤炭排放量就达到3.75亿吨。杨爱伦形容说相当于每两分半钟填满一个标准游泳池,每天装满一个“水立方”。

    以“绿色亚运”为题的广州同样关注着空气质量走向,这座城市的空气历来为人诟病。

    11月24日,亚运闭幕式空气质量保障专家组会商会议在广州召开。广州市环保局副局长杨柳介绍:“空气质量保障是亚运环保工作重点。按照亚运会要求,空气污染指数不能超过100点,目前广州空气污染指数还没有超过80点。”

    杨柳表示,亚运期间部分时段广州的空气甚至可以达到一级空气水准,类似自然风景区空气质量。从这个方面来说,广州的空气质量远远超过了保障亚运会的要求。

    数据“被蓝天”

    事实上,在空气质量的体验上,官方与市民往往会出现“分裂”。

    12月4日,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的监测数据显示,空气质量为良。至此,北京空气质量二级和好于二级的天数累计达到266天,提前实现市政府确定的今年73%的“蓝天目标”。这个数据的公布引发一阵哗然,1998年北京记录了100个蓝天日,到了2009年,官方称有285个。

    白领卢为薇决定数一数“如今北京比以前多了多少个蓝天”。她从2009年6月1日开始到2010年5月31日,利用闲暇时间每天都在北京拍一张照片。当天空是蓝色时,还会请一位路人戴上一副滑稽的墨镜出镜。历时一年的《北京蓝天视觉日记》出炉后,卢为薇发现北京的蓝天数字是180个,占一年的49%,这与官方数据显然有不小差距。

    有环保专家介绍,人们目测天空的颜色并不是判断的标准,环保部门的数字是依据空气污染指数得出的。也就是说,如果当日空气污染指数在100点以下,仍然可称之为“蓝天”,哪怕天并不够蓝,甚至是在下雨。

    这种监测差异也让不少人感觉别扭,事实上最根本的原因,是由于中国现行的空气质量评价指数(API),仅仅监测PM10(即粒径小于10微米的颗粒物)的浓度,而并没有将标准细化到目前国际通用的PM2.5。

    造成人们觉得空气洁净度不高的罪魁祸首是细颗粒物(PM2.5)。一般而言,粒径2.5-10微米的粗颗粒物主要来自道路扬尘等;2.5微米以下的细颗粒物则主要来自化石燃料的燃烧(如机动车尾气、燃煤)、挥发性有机物等。在中国大部分,特别是工业集中的华北地区,PM2.5占到了整个空气悬浮颗粒物重量的大半。然而,中国的“空气污染指数”却没有把PM2.5纳入监测之列。

    PM10是直径较大的颗粒,通常情况下沉降速度非常快,就是说,只有在气象条件很不好且大量污染物持续不断进入空气的条件下,空气质量才会达到所谓的“轻度污染”。而PM2.5体积比PM10要小得多,直径相当于人类头发丝1/10大小。

    也就是说,在中国空气质量监测中,PM2.5在空气中的密度无论有多大,空气状况仍有可能达到良好的标准。“蓝天不蓝”的尴尬,就这样产生了。

    面对质疑,有关部门的回应是“我国目前正在快速发展过程中,工地建设主要产生大颗粒污染物,监测PM10符合目前的国情。”值得注意的是,2010年2月,中国气象局发布了国家气象行业标准《霾(灰霾)的观测和预报等级》通告,标准还加入了PM2.5限值为每立方米75微克。这一标准属于世界卫生组织标准当中“最不发达国家标准”。

    “有人曾经说过,管不住温度,难道还管不住区区一个温度计吗?在我看来,现在中国的空气监测也差不多是这样了。”黄勤把电脑上各个不同监测标准得来的数据一一摊开,无奈地说。

    标准不同所带来的不同监测结果也让官方开始重视。北京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此前,北京对于细颗粒物、臭氧已经展开了研究性的监测。据了解,环保部正在起草《城市环境空气质量管理办法》,对2000年通过的《大气污染防治法》的修改也在进行之中,有望在2012年审议通过实行。

    在12月6日世界银行“中国大气污染控制综合管理研究”项目成果讨论会上,主要起草人之一、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王淑兰表示,“制订《大气污染防治法》的目的是为了改善城市乃至全国的空气质量。”

    而正在拟定中的“十二五”环保规划中,出现了两个“实施总量控制”的新指标,即氨氮和氮氧化物,这两项物质分别是水污染物和空气污染物中的“大户”。这也意味着在下一个五年计划里,整治空气污染正式摆上台面。

    实习生张嘉杰对本文亦有贡献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污染 空气 的报道

  • ·盛会过后 空气“疯狂”(2010-12-09)
  • ·贵屿:电子拆解带来的污染之痛(2009-07-09)
  • ·襄汾,哀伤的塔儿山在哭泣(2009-07-21)
  • ·阳宗海砷污染再引争议(2009-07-22)
  • ·农业污染使山东缺土(2009-07-24)
  • ·阳宗海砷污染风波再起(2009-07-28)
  • ·淘汰小火电机 降低气体排放(2009-08-06)
  • ·死了人才能引起重视?浏阳镉污染的黑色定律(2009-08-12)
  • ·千岛湖水为Ⅳ类? 一场误读(2009-08-12)
  • ·陕西凤翔血铅事件:招商为何变招“伤”(2009-08-19)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