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沱牌曲酒再启重组 前途未明

    科技 > | Time Weekly - 2010-12-02 02:17:10
  • 本报记者 刘小童 发自四川遂宁

    根据日前沱牌曲酒发布的公告,大股东沱牌集团再次启动自2003年就开始的改制计划,即实际控制人四川射洪县政府以持有的沱牌集团的部分股权对外进行招商,组建新的国有控股企业。虽然此次招商引资迄今还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但在二级市场上,沱牌曲酒的股价已经上涨了30%。

    大股东抛“绣球”

    沱牌曲酒的第一大股东为沱牌集团,对上市公司持股比例为31.85%,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射洪县人民政府,其持有沱牌集团100%的股权。

    早在2003年,沱牌就经历过几次“改制”、重组,但在每次操作后又都不了了之。七年前,即2003年10月,沱牌曲酒发布公告称,作为大股东的射洪县政府已代表公司与德隆国际、江苏兴澄集团股份公司、广州索芙特有限公司、北大未名集团公司四家公司签订了合作意向协议书,不料,12月27日,德隆国际突然崩盘,沱牌重组随之流产。

    时至2008年4月,射洪县政府再次启动对沱牌集团的改制重组,但随之而来的是一场“5·12”汶川大地震,地震余波刚刚抚平,金融危机又来,内因外困接踵而至,重组之事再次搁置。

    转眼又到了2009年,3月,有着最牛基金经理头衔的王亚伟掌管的华夏大盘精选基金突然重仓进入沱牌曲酒,成为沱牌曲酒第三大流通股股东,这一举动,马上引起了资本市场的关注,到了2009年年底,市场上就传出了“台塑集团将重组沱牌集团”的传说,11月,沱牌曲酒自己站出来澄清:公司控股股东沱牌集团和实际控制人射洪县政府,未就沱牌集团改制事宜与包括台塑集团、威盛集团在内的任何单位进行谈判或达成意向、协议。

    如今,沱牌曲酒再次宣布重组。

    2010年11月2日晚间,沱牌曲酒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已经核实,射洪县政府拟以持有的沱牌集团部分股权对外进行招商,以部分股权作为出资,和愿意到射洪县发展的投资方,重新组建另一个独立的国有控股企业。

    该公告称,如果招商引资取得成功,可能会导致沱牌集团股权结构发生变动,但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仍然是沱牌集团。截至发稿之时,据记者在沱牌曲酒所在地—四川省遂宁市射洪县沱牌镇所了解,射洪县政府还没有与任何企业就招商引资事项达成协议。

    而在百度的“沱牌股吧”里,股民对此事展开了各种议论,而“引进大的酒业公司和沱牌集团进行联合,从而做大做强沱牌曲酒品牌”这一说法得到了很多股民的认可。更有股民猜测,此次引进的投资方可能是四川本土的白酒企业—郎酒或剑南春。而早在2009年6月,有报道称剑南春要参与沱牌曲酒的重组,并借壳完成上市,但此说法随后被剑南春董事长乔天明否认。

    而本次市场猜测的剑南春或郎酒在和沱牌集团进行商洽一事,时代周报记者致电沱牌曲酒董事会,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人士称“尚不知情”。

    库存之谜

    对于广大持有沱牌股票的股民来说,大股东宣布要再次“进行改制”,无疑是一针兴奋剂,而招商证券在10月29日发表的一篇评级为“强烈推荐”的研究报告,也让市场的目光重新聚焦到沉寂已久的沱牌曲酒上来。在这份报告发布后不久,就有证券市场人士分析,正是这篇研究报告,拉开了沱牌曲酒股价大幅上涨的序幕。

    招商证券的这篇研究报告题目是《舍得上规模  经营出新招》,文中表示沱牌公司拥有巨额优质的基酒存货,这些存货将随着市场面的变化而得以价值重估。正如松鼠储备粮食过冬一样,沱牌曲酒因价值25亿元的存货,被称为A股上市公司中最富裕的“松鼠”之一。

    这份报告中还称,沱牌在上半年11.6亿元的存货中,有9.8亿元是自制半成品,2009年存货周转率为0.39,远低于浓香白酒同行。而将近十年的销售低迷及低端主导,使大部分优质基酒都得以储存。因公司今年销售面的大幅改善,终于有望盘活这批存货。即使以5万元/吨的价值计算,其5万吨的基酒价值也达到25亿元。招商证券认为,这部分存货大部分可以作为中高档酒的基酒,无疑更具升值空间。

    同时,招商证券表示,沱牌的高端酒—舍得酒的销售规模今年有望净增400吨,达到1000吨规模。预计今年舍得收入有望达到6亿元,能占到沱牌曲酒总收入的6成。如果从财务报表上分析,舍得酒全年可能折入报表3亿元,成为收入的中坚力量。

    对于招商证券价值25亿元存货的说法,沱牌曲酒证券事务代表周建表示,招商证券的研究报告只是基于公司参加2010年济南秋季糖酒会后写出来的,文中的内容欠缺严谨,而且招商证券在发布这条消息之前,根本就没有来沱牌公司进行实地“调研”,这种说法似乎也印证了记者在私下找到的一位沱牌曲酒公司中层的说法,他告诉记者,公司余酒的消化,主要是卖给消费者,而这种消化存货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一切要依市场而定,否则,只能说有价值多少元的存酒,而不能说我有多少钱。正如你住一套价值200万的别墅,但你不能说你有现金200万元一个道理。

    沱牌曲酒作为我国中低端白酒的知名品牌,和五粮液、泸州老窖、剑南春、郎酒、全兴大曲并称为四川白酒行业的“六朵金花”,但在最近这十几年,沱牌曲酒的整体发展却被其他品牌抛在后面。

    近些年,由于消费模式的转变,川内的五粮液、水井坊、泸州老窖等其他兄弟品牌均对酒类结构进行了转型,纷纷推出了高端白酒系列,在高端品牌杀出了一条康庄大道,国窖1573、水井坊等已经成为了高端白酒品牌中的“阳春白雪”。沱牌集团在2001年12月也推出了自己的高端白酒“舍得酒”系列,但沱牌曲酒的整体品牌和盈利能力却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

    体制问题束缚了沱牌曲酒的发展,国有资本一股独大,在管理方式和营销手段上缺少激励机制,最后完全限制了企业的活力,这一点可以从洋河股份得到印证—洋河股份改制6年,主营收入增长了10倍。改制对于激发企业的活力和长远发展有着重大的意义。

    但纵观“沱牌”的四次重组,从来都是只有惊雷阵阵,未见雨落点点,这次又传出“雷声”,究竟是否能真正“下雨”,仍是一个谜。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沱牌 曲酒 重组 的报道

  • ·沱牌曲酒再启重组 前途未明(2010-12-02)
  • ·重庆千亿金融资产重组 谁主沉浮(2010-11-18)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前两天,我到东莞调研,从传统乡镇虎门,到市中心的南城,再到正当红的开发区松山湖,走马观花看了一遍,算是对东莞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有了一个基本的梳理。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作为企业家,无论马化腾、李彦宏,还是雷军、刘强东,科技类企业的巨头的提案多与自己所在的领域相关,并且通常随着企业的发展而步步推进。

    “唯改革者进,唯创新者强,唯改革创新者胜。”创新之“人”除了直接创造新技术、新模式的科技人才,就是无数站立在时代潮头的中国企业家。

    目前东濠涌所有治污工程已基本告一段落,下一步是在沿线设立更多具有老广州特色的文化景观,增强东濠涌防洪泄洪、调节生态以及美化景观三大功能的和谐统一。

    南沙自贸区将会以市场化的方式引入风投机构,为大赛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在比赛项目的落户方面,南沙区政府也将予以支持。

    在美的兢兢业业服务超过20年的“女财神”袁利群,近年逐渐走上前台,出现在外界的视野中——今年是她第四次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谈及家电制造行业的供给侧改革,董明珠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的大部分制造业还是停留在组装、加工阶段,自己无法创造新技术。

    改革开放30多年,一些时候一些人看不到中国前景,没有树立对中国发展信心,总是失去机遇、晚了一步。一时一事上中国经济发展会有波动,但长远看东风浩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