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陆磊:“我担心人民币贬值而非升值”

    科技 > | Time Weekly - 2010-11-25 02:39:08
  • 本报记者 韩洪刚 发自广州

    “应对通胀不排除还会加息”

    时代周报:央行34个月以来日前首度加息,如何研判央行这一突然之举?

    陆磊:这次加息超出了99.99%的人的预期。原因之一就是负利率这么长时间了,再多负一个月也没关系;其次,9月份是中美之间发生货币博弈的一个关键性时间点。如果把利率加上去了,热钱一定会从低利率国向高利率国流动,因此,形成人民币升值预期的时候,恰恰也是热钱流入的时期,突然之间中国外汇储备又开始增长,加息在“理论”上应该是不合时宜的;第三,从美国、欧洲、日本以及包括中国来看,整个实体经济链表现并不是非常突出,加息实际上是加大了经济的融资成本,在经济低迷的时候应该放松,而加息是一种紧缩性政策。第四,中国从2009年1月份到现在为止,接近20个月中放出了大概是30万亿的中长期贷款,中长期贷款对于利率是很敏感的,中长期贷款多了之后,一旦加息,产生坏账的可能性就会提高。

    时代周报:在这种看似没有理由加息的情况下还是加息了,原因究竟何在?

    陆磊:在这种情形下还有几个考量:第一,此次加息恰恰是在十七届五中全会之后。我个人以为,它不仅仅是针对宏观面的负利率,实际上同时具有收入分配体制改革的特征。当然它不是一种改革,但是配合了收入分配的考量。在银行体系中活期存款占比持续上升,称之为存款的活期化,意味着投机因素或说投机的形成。活期存款多意味着全社会的投机性非常强,因此这次加息中活期存款没动,一年期定期存款加了20个点,5年期的加了60个点。可以清晰地看到它形成了一个激励效应,鼓励大家把自己的资金变成定期存款。

    其次,收入分配的概念更多在于,具有投机性货币需求的大多都有相应的资产,而有定期存款的一般是相对的中低收入阶层,它试图让中低收入阶层的实际收益水平受到通货膨胀影响相对少一些,以使得这个社会变得更加和谐。第三,这体现了一种比较大胆但又实际上很审慎的一个做法。加息热钱会继续流入,但美元的贬值或说热钱的持续流入,可能不是一个长期内可持续的状态。美元不一定会持续贬值,目前的贬值是非常态的,是奥巴马中期选举过程中不得不采取的一个措施。在全球经济不景气时美元作为必选货币,很多国家会继续增持美元债权而非减持,在客观上推动美元价值走高,资金还会向美国流动,人民币所受到的热钱流入压力可能只是一个季节性或短期的因素。它不会造成热钱的快速流动。最后就是抑制资产价格泡沫。对加息最敏感的就是买房子这帮人。加息说明前面这一阶段通过数量性控制,即严格地规定第三套房、第二套房的规定效果不大,只能动用价格杠杆。

    时代周报:通货膨胀继续走高的话,这次加息会不会是开启一个加息周期?

    陆磊:这次加息长期来看是维稳的,它兼顾了货币政策和金融稳定。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已经终结了,这次加息是一个标志转向。由于应对通货膨胀不排除还会加息。但这一轮加息通道可能比较短暂。

    美国、欧洲和日本构成的大型经济体,和中国明年的走势是完全走反。美国是抗通缩、抗失业、抗衰退,继续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而中国在经济增长实现软着陆过程当中,增长率相对于全球其他经济体还是凸显了一枝独秀。明年上半年经济是往下走的,但通货膨胀率还将继续攀升,攀升到6月份达到一个峰值。

    我们测算下来是4.0左右,目前的通胀相对来说不高的。因此,我们得出的结论是上半年走高,下半年走低,全年一平均下来还是在3%以上、3.2%左右的一个全年通胀率水平。我们可以测算一下全年的通胀,考虑一个实际利率为零的话,大概还要0.25个百分点这样加上去,起码加2次就达到3,而不是3.2,基本上实现零的实际利率水平了。

    “人民币升值是个中期现象”

    时代周报:怎么看加息与汇率之间的关联性和作用,以及人民币升值问题?

    陆磊:理论上一旦加息,人民币就会继续升值,因为资金会从低利率国向高利率国流动,货币的供求关系会发生变化。但这是短期现象。如果人民币进入到一个加息通道,人民币汇率还会继续上升,那么上升到什么时候这不好说,到6.5完全可能。

    对于汇率改革,我担心的是人民币贬值而非升值。我担心资本外逃造成的“硬着陆”。特别是今年6月份下旬开始,我们清晰看到了资本外逃。这次人民币升值中国敢于加息,实际上是对于升值的担忧低于贬值预期。

    我个人认为人民币不会持续升值。这一次汇率战争的烈度和可能性远远低于当时美国对日本动用“广场协议”,它很可能是个表象上的东西,而非实质性东西。两个迹象可以表明。其一,人民币相对于美元前一阶段一直保持升值态势,对于其他国家货币更保持一个升值态势,那么其他国家相对来说比较高兴,这一仗打不起来,就变成了中美两个国家之间的问题,不排除有善意的沟通。

    其二,日前美国财政部推迟向国会提交《国际经济政策和汇率政策的报告》,也就是说是不是要锁定中国为汇率操操纵国推迟一个月公布。这说明双方都有所忌惮,特别是美国还是要考虑中国的反应的,撕破脸皮对双方都不好。在人民币快速升值的情况下,也许受损的是美方企业,他们也会成为一个强大院外集团,客观上也会形成一定的压力。

    时代周报:汇率问题还是处在一个博弈的层面,汇率变化如何传导到实体经济?

    陆磊:人民币升值我认为是一个中期现象,贸易顺差是汇率升值的基本因素。持续有贸易顺差,货币就该升值。但是变成两个国家争论的焦点,这个事情它不会是一个持久的问题,从现在开始到明年一季度这个问题还将持续。

    随着人民币升值,进口一定会增加。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前一阵欧元大幅度贬值,然后中国对欧盟的一般贸易进口就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上升,人民币升值后境外的产品变得更加便宜。此外,会造成影响的不是出口量而是出口的预期。出口量从目前看20%到25%的增长还是没问题。

    目前还找不到一个替代经济体来替代中国制造。中国人口更多,地方更大,成本更低。起码目前还找不到替代国,因此出口量不会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快速萎缩,还会有20%到25%左右的增长。但是,预期会变得非常地混乱。如果从某一个出口地域比如珠三角、长三角来看,就会看到它会出现一些问题:出口企业不愿意接长单,只愿意接6个月以内的短单,汇率风险导致企业利润会出现相应影响。企业可能会主动地寻求内销市场,因为内销是全用人民币计价的。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人民币 的报道

  • ·陆磊:“我担心人民币贬值而非升值”(2010-11-25)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前两天,我到东莞调研,从传统乡镇虎门,到市中心的南城,再到正当红的开发区松山湖,走马观花看了一遍,算是对东莞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有了一个基本的梳理。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作为企业家,无论马化腾、李彦宏,还是雷军、刘强东,科技类企业的巨头的提案多与自己所在的领域相关,并且通常随着企业的发展而步步推进。

    “唯改革者进,唯创新者强,唯改革创新者胜。”创新之“人”除了直接创造新技术、新模式的科技人才,就是无数站立在时代潮头的中国企业家。

    目前东濠涌所有治污工程已基本告一段落,下一步是在沿线设立更多具有老广州特色的文化景观,增强东濠涌防洪泄洪、调节生态以及美化景观三大功能的和谐统一。

    南沙自贸区将会以市场化的方式引入风投机构,为大赛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在比赛项目的落户方面,南沙区政府也将予以支持。

    在美的兢兢业业服务超过20年的“女财神”袁利群,近年逐渐走上前台,出现在外界的视野中——今年是她第四次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谈及家电制造行业的供给侧改革,董明珠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的大部分制造业还是停留在组装、加工阶段,自己无法创造新技术。

    改革开放30多年,一些时候一些人看不到中国前景,没有树立对中国发展信心,总是失去机遇、晚了一步。一时一事上中国经济发展会有波动,但长远看东风浩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