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巫妖王登基 网易苦尽甘来

    科技 > | Time Weekly - 2010-08-05 01:35:00
  • 2008年11月13日,德国一家商店中的网络游戏《魔兽世界》。

    本报记者 王飞丹 发自广州、上海

    千呼万唤始出来,国服玩家在长达近两年的等待后,终于守得云散见天日:网易版《魔兽世界》资料片《巫妖王之怒》已于7月23日通过新闻出版总署的审批。

    网易总裁丁磊“8月上线”的承诺让众多望眼欲穿的国服玩家松了口气。同样卸下担子的,还有网易本身。自2009年4月,网易背水一战,从第九城市计算机技术咨询(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城”)手中夺走其营收贡献率90%的《魔兽世界》的代理权后,就一直处于审批重重受阻,无法正式运营之态。魔兽停服两个月,网易损失超过2亿元。

    此次巫妖王登基,网易可谓苦尽甘来。然而遭审批部门“修改”后的《巫妖王之怒》是否能获得玩家的认可和青睐?此前并无魔兽运营经验的网易能否满足玩家的服务需求?这些都值得商榷。也许,网易的“背水一战”才刚刚开始。

    停服50多天损失2亿元

    经过两个月的苦苦等待,网易终于盼来了好消息。

    日前上海市新闻出版局科技与数字出版司的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网易的《巫妖王之怒》已于7月23日由新闻出版总署审批通过获准上线运营,并告知了网易。”上海新闻出版局亦在其官网上做了公告。

    然而,网易华南市场部陆晖给时代周报记者的回复却别有意味:“网易目前还未收到相关部门通过审批的正式文件通知。一旦收到相关审批文件,并做好运营准备后,网易会第一时间向玩家开放《巫妖王之怒》。”陆晖补充道:“一切消息以政府相关部门的通知和网易的公告为准。”

    此番网易谨小慎微,可能是受此前审批受阻的影响。

    去年7月21日,文化部通过了对《魔兽世界》的内容审批,并于11月2日终止了《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的审批。第二天,文化部在回应停批事件时称,版署通知不符合相关规定,明显属于“越权行为”。

    文化部公开批评新闻出版总署“越权”,使两部门的管辖权之争进入白热化阶段。并由此引发了一个话题:中国网游到底由哪个部门主导监管呢?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市场司网络文化处的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中央编办35号文件中,已明确细分了文化部和新闻出版总署的职责。”文化部主要负责网络游戏市场监管;新闻出版总署负责在出版环节对动漫进行管理,对游戏出版物的网上出版发行进行“前置审批”。

    “该文件规定网游必须接受新闻出版总署的前置审批,又规定一旦上网,只能由文化部来管理。这就意味着,网游公司即使没有得到审批,但只要上网之后,新闻出版总署就不能管了。”

    国内最大的游戏公会之一傲世纵横副会长刘寰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虽然中央编办35号文件细分了两部门的职责,但仍然存在漏洞,“也正因此,文化部才会指责新闻出版总署越权”。好在,新闻出版总署意识到了这一漏洞,在随后的补充文件中增加了相关规定。

    从九城手中夺过《魔兽世界》的运营权后,由于审批受阻,《魔兽世界》停服长达两个月之久,网易损失惨重。以《魔兽世界》开服每推迟一天,网易就损失422万元计算,《魔兽世界》停服50多天,网易损失近2亿元人民币。

    审批受阻时,网易也为两部门的互掐买单。《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在新闻出版总署终止其审批后仍能正常登录,且收费系统并未中止。网易这种走钢丝的行为被版署冠以“违规运营”之名,而网易也为此承担了一张过亿元的巨额罚单。

    暴雪分成提高近一倍

    巫妖王“8月开服”的消息,最先来自网易内部流出的邮件和丁磊被媒体追问时的只言片语。巫妖王开服堪称网游界的大事,然而,网易却对审批通过开服一事讳莫如深。

    “新闻出版总署通过后,巫妖王还需文化部审批通过。”截至记者发稿时,文化部审批结果尚未确定。资深IT人士胡晓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网易此番低调的原因是不想节外生枝,“此前两部门互掐,网易成了牺牲品”。

    网易对《巫妖王之怒》小心守护的态度足见《魔兽世界》对其重要性。

    《魔兽世界》是暴雪公司最有名的游戏之一。6年前,九城董事长朱骏孤注一掷,凭借《魔兽世界》大陆地区独家运营权,迅速晋升为中国网游大亨。

    九城的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魔兽世界》4年的运营成本近6亿元人民币(按当时汇率换算),除去九城支付给暴雪22%的销售分成和自身的日常开销,九城仍获利颇丰。”

    代理《魔兽世界》的4年中,九城的总收入高达近50亿元。仅2008年第四季度,九城的净营收高达4.051亿元,《魔兽世界》占据了90%的份额。

    根据市场公开数据,占据中国网游市场前10名的网络游戏厂商中,已有8家厂商在2009年宣布测试或者推出了重要3D网游作品。在中国的网络游戏市场,虽然自主研发逐渐被重视,但进口产品仍占据着领先地位。而高收益3D网游《魔兽世界》无疑成了引领网游市场最强有力的风向标之一,其对网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引入《魔兽世界》前,网易占据中国网游第三的宝座,旗下主打的网游为《梦幻西游》和《天下2》。网易从九城手中千辛万苦抢来《魔兽世界》,就是为了赶超网游市场份额前两位的盛大和腾讯。

    网易为此可谓不惜代价。“暴雪与网易的新合约中,暴雪可分得55%的分成,几乎是九城与暴雪的合约中,暴雪可得分成的2倍。”胡晓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九城也曾考虑过提高分成比例,但九城当时的净利率不足20%,根本没有让利空间。”前述九城内部人士称,丢失魔兽代理权实属无奈。

    然而,胡晓虎却认为,九城失去魔兽代理权在于九城的引火自焚:“2007年,九城获得了美国EA约 1.67亿美元的投资,后者持有九城15%的股份。而EA是暴雪公司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这就意味着九城的所有营收中,EA都可直接获利,暴雪公司怎么可能答应?”

    九城败笔成前车之鉴

    喜获代理权并审批通过的网易,并不轻松。被有关部门审核“修改”后的《巫妖王之怒》是否能保证原汁原味?网易的服务又是否能得到玩家的认可?

    国服《巫妖王之怒》为3.2.2版本,但经审核后,已做了大量修改,去掉了一些不和谐的因素,诸如屠杀人类、杀人拿器官、骷髅头、精灵跳舞等内容。

    “当时网易内测时,‘骷髅”图标都被换成了‘盒子’,而今年网易在ChinaJoy设置的展台进行新版本的试玩中, DK(死亡骑士)依然叫死亡骑士,但是所有骨头都不见了。”魔兽玩家李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被修改后的版本不如以前那般刺激。

    每个人对“不和谐因素”持不同的判断标准,两个审批部门是凭何对游戏制定修改标准的?文化部市场司网络文化处的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游戏主要由专人依据相关的审批标准和条例审批。”但当记者追问具体的标准和审批人员是游戏专家还是政府官员时,该工作人员以“没有时间解答”为由拒绝回答。

    “游戏被净化在所难免,但网易的服务是否能跟上才是关键。”傲世纵横的副会长刘寰宇认为,此前九城的一大败笔,就是其服务始终没有获得玩家的认可。

    刘寰宇称,“代理商的服务主要包括客户服务、服务器质量,以及对外挂等对游戏平衡性有破坏程序的态度等。”这对并无太多魔兽运营经验的网易而言,无疑是一种考验。

    “中国的网游市场很大,竞争尤为激烈。国内的公司都在努力提升服务品质,但可能与玩家的期待仍有距离。”刘寰宇对时代周报记者感叹道。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魔兽世界 巫妖王 网易 的报道

  • ·巫妖王登基 网易苦尽甘来(2010-08-05)
  • ·网易赔钱卖机票 “醉翁之意”在B2C(2011-01-27)
  • ·网易发布有道云协作 为中小企业免费服务(2014-11-05)
  • ·BAT教育圈地 网易耕自家田(2015-02-03)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前两天,我到东莞调研,从传统乡镇虎门,到市中心的南城,再到正当红的开发区松山湖,走马观花看了一遍,算是对东莞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有了一个基本的梳理。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作为企业家,无论马化腾、李彦宏,还是雷军、刘强东,科技类企业的巨头的提案多与自己所在的领域相关,并且通常随着企业的发展而步步推进。

    “唯改革者进,唯创新者强,唯改革创新者胜。”创新之“人”除了直接创造新技术、新模式的科技人才,就是无数站立在时代潮头的中国企业家。

    目前东濠涌所有治污工程已基本告一段落,下一步是在沿线设立更多具有老广州特色的文化景观,增强东濠涌防洪泄洪、调节生态以及美化景观三大功能的和谐统一。

    南沙自贸区将会以市场化的方式引入风投机构,为大赛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在比赛项目的落户方面,南沙区政府也将予以支持。

    在美的兢兢业业服务超过20年的“女财神”袁利群,近年逐渐走上前台,出现在外界的视野中——今年是她第四次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谈及家电制造行业的供给侧改革,董明珠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的大部分制造业还是停留在组装、加工阶段,自己无法创造新技术。

    改革开放30多年,一些时候一些人看不到中国前景,没有树立对中国发展信心,总是失去机遇、晚了一步。一时一事上中国经济发展会有波动,但长远看东风浩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