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白赌球:世界杯另一大赛场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0-07-07 21:40:11 来源:
  • 世界杯如火如荼进行之际,相伴同行的网络赌球却也在暗处轮番上演。

    世界杯如火如荼进行之际,相伴同行的网络赌球却也在暗处轮番上演。球踢得风生水起,球迷们也是赌性难耐。球场内,球队与球队间,是实力技术的较量;球场外,赌徒与庄家间,是真金白银的缠斗。台底的暗战远比台面的争夺更为惨烈和无情,一幕幕倾家荡产的悲剧,一曲曲妻离子散的愁歌,都在一意念、一冲动间铸就。赌球案为何打而不绝,究竟原因何在?时代周报记者暗访数日,为你揭开了赌球的层层内幕……

    ,广州白鹅潭的一家酒吧里。

    徐超抬头盯着前方闪烁的电视屏幕,拳头紧握,汗水浸湿了身上黄色的巴西队球衣,紧紧贴在后背上。

    巴西队和荷兰队的比赛已战至第74分钟,这是第19届世界杯的一场1/4决赛,徐超所支持的巴西队1:2落后于荷兰队。雪上加霜的是,巴西中场梅洛因为在裁判眼皮底下恶劣踩踏对手,而被出示红牌罚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徐超脸上的五官如同场上的巴西队球员一般因焦躁而攒在一起。当看到比赛临结束前,荷兰队反击,前场三打一的机会下却把球轻易丢失的场景后,徐超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双手上扬。

    “假波!假波!”酒吧里的大部分人都站了起来,齐声有节奏地喊着。并不宽敞的空间里似乎陡然上升了好几摄氏度,洋溢着狂欢的气息。

    一声长哨,比赛结束。

    他跌坐在椅子上,一脸落寞。“算上前两天的比赛,我一共输了两个月的工资。”

    徐超今年25岁,是一家外贸公司的职员,最喜欢的足球队是曼联队和巴西队,“球龄”12年。

    他也是一名“买波佬”,或者叫地下赌球下注者。


    长沙警方打击赌球,在某五星级宾馆,当场收缴赌资20多万元。

    当世界杯遇上赌球

    这次世界杯期间中国的地下赌球投注金额尽管不好估计,但“用亿来作单位是肯定的”。

    像徐超这样,每到足球大赛期间就“蠢蠢欲动”的“买波佬”并不在少数。南非世界杯,对于球迷来说这是一个翘盼已久的狂欢节,对于赌球者来说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对于博彩业来说则是一次牟利的“盛宴”。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球与足球博彩相关的网站有2300多个,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英国的日博、奥地利的必赢和英国的威廉希尔。一家大型博彩网站,注册用户人数可达几千万,同一时段的赌注交易甚至高达数万笔。据国外媒体报道,在为时一个月的世界杯期间,将有几千万人直接或者间接参与赌球。

    “我这种身兼球迷和买波佬身份的,最常见。”在徐超看来,在此期间赌球的人可分为三种,另外两种分别是:只在世界杯期间才看球的,还有完全不看球,单纯下注赌球的。

    作为一名自认“工作还算勤力”的公司职员,徐超平时只看球而不赌球,但每逢大赛期间,他就忍不住“跟风”,每场比赛都压上一笔。

    “周边的亲朋好友都在买,不跟着买一点好像说不过去。”从身边人分析,徐超认为全世界应该不止几千万人参与这场“盛宴”。而小赌一把也是拔高比赛观赏度的秘诀,“有时候一些乏味的比赛你不下注,真的看不下去。”

    事实上,哪怕是自称“小赌怡情”的他,却也在世界杯激战正酣,步入淘汰赛阶段后开始沉不住气,接连下了好几千块赌注,结果相继折戟沉沙—几乎每输一场球,他就要折去一个月工资。

    有机构预计,今年世界杯期间,全球博彩公司的赌球金额将达到10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844亿元),其中超过60%的增量赌资,来自中国内地和东南亚。作为对比,南非世界杯的举办费用约为3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59亿元)100亿欧元的赌资,可以举办3届这样的世界杯。

    而构成这么庞大赌资的来源,除了合法博彩外,还来自于不计其数的地下赌球资金流入。

    每届世界杯期间全球都会刮起一股赌球之风,在诸如英国这样的国家,世界杯已成为最大的博彩活动。但在合法的博彩业之外,处于灰色地带的地下赌球似乎具有毫不逊色的生命力。

    地下赌球,又称为外围赌球,以电话投注或网络投注为常见操作形式。是以足球比赛的结果作为输赢的评判手段的一种赌博形式,并不为中国法律所允许。按照中国刑法第6条第3款规定,“犯罪的行为或者结果有一项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的,就认为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犯罪”,有法律专家认为这完全可以适用于在互联网上投注参与赌球人员,“毕竟赌博行为是在国内发生的,除非你在国外的电脑上投注。”

    多年研究博彩行业的前体育记者陈克赛(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这次世界杯期间中国的地下赌球投注金额尽管不好估计,但“用亿来作单位是肯定的”。

    赔率与盘口的世界

    “只有没进行的比赛,没有不能赌的比赛。只有想不到的玩法,没有赌不了的玩法。”

    尽管世界杯堪称赌球业界的狂欢节,但这并不是一个依附足球大赛才能生存的行业。早在19世纪末现代足球诞生在英国之后,赌球便成为博彩业的重要一部分。而20世纪60年代政府为博彩业立法后,赌球在英国已逐渐合法化、公开化。发迹于伦敦的体育博彩,堪称赌球的源头始祖,其发明的赔率式博彩流行于欧洲大陆。

    而创立于1998年的澳门彩票有限公司则树立了亚洲足球博彩的另一个标志性玩法—盘口式博彩—澳彩公司将赔率式玩法进行改造之后,俨然成为亚洲市场乃至全球市场最被认可的体育博彩游戏。

    陈克赛介绍,尽管两种玩法的赔付方式相同,但是之间的算法又不一样。

    “这届世界杯八强对阵形势浮出水面后,英国威廉希尔博彩公司开出了这几场比赛的赔率。其中巴西与荷兰的比赛中,巴西取胜的赔率为11.95,打平的赔率为13.20,而荷兰队取胜的赔率为14.20。也就是说,如果把100块压在荷兰上,这场比赛结束后连同本金一共可以拿到420元。”陈克赛举例说明。

    而同一场比赛,澳彩开出了巴西让荷兰半球的盘口,这意味着巴西队必须赢荷兰队一个球以上,买家才可能“赢盘”。假如打平或者荷兰取胜,押注巴西队的人将血本无归。

    “这两个玩法,都表明博彩公司一致看好巴西赢球,结果最终比分却大倒热灶。”出于对巴西队的热爱以及对于赔率的“信任”,直到比赛结束,徐超仍难以置信大热门巴西队就这样退出世界杯舞台。

    在博彩世界里,赔率与盘口只是最基本的两个要件,除此之外,大小球(根据比赛总进球数判定胜负)、红黄牌数等也都是可作为博彩要素。

    “只有没进行的比赛,没有不能赌的比赛。只有想不到的玩法,没有赌不了的玩法。”除了规规矩矩的冠军赔率,胜负关系外,世界杯足球赛能赌的东西无奇不有。英国多家博彩公司开出了一连串盘口,赌一赌在世界杯举行期间,是否会爆发禁药丑闻、会否有球员用头撞人、阿根廷教练马拉多纳第一个辱骂的对象会是谁,而球迷甚至还可以赌世界杯赛期间会发生几起鲨鱼攻击事件。

    陈克赛告诉记者,国外的正规博彩公司仅仅是制造出一个让投注者参与的平台,在盘口之外还注明“水位”,则是他们通过比赛收取佣金的手段。而在赌球圈里,一般用ABC作为计量单位,其代表的分别是万、千、百。

    赔率、盘口、水位、ABC等等专业术语构成了一个庞大的赌球世界,便没有人能够轻易脱身。

    庄家与赌徒的博弈

    赌球表面上看的是赌胜负,实际上是庄家和赌徒在博弈。只要你买了球,那么看哪场比赛都会像是假球了。

    世界杯期间投身于“博彩狂欢”的既有徐超这种偶尔为之的普通玩家,也有另一些将赌球当做工作的“职业玩家”。在阿彪(化名)的眼中,每场球输个几千几万块,连小打小闹都算不上。在他的赌球生涯里,玩到后来的资金流堪称“一秒钟几十万上下”。

    在外人看来阿彪毫无疑问属于成功人士:在广州一个良好地段拥有别墅两套,手头上另外有十几间商铺,有宝马和奔驰车各一辆,甚至因为喜欢摄影,买的莱卡相机器材就用去一百多万。

    “每天工作时间,晚饭吃完准时开工,一般到第二天中午,NBA打完。下午睡觉,起床继续。”阿彪的生活重心和“工作”,正是赌球。

    在他的家中,有分别用两个主机控制的四台显示器,两条国内宽带,以及四台租用国外的远程服务器,甚至还有请专人编程的数据分析软件—这些都是“专业赌球人士的软硬件配备”。

    阿彪同时在境外几家博彩网站拥有自己的账户,其信用额度达到上千万。据其介绍,有专门的财务负责每周一与各大庄家进行结算,有时银行转账,甚至得“扛一纸箱用橡皮筋扎起来的港币”。

    与动辄一单就是的“赌徒大鳄”相对的是,作为“组织者”的博彩公司和庄家们。“赌球表面上看的是赌胜负,实际上是庄家和赌徒在博弈。”曾做过5年外围庄家的杨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阿彪回忆,几年前,刚开始网络投注的时候,几大庄家开出的盘口和赔率差异比较大。“细心的人,通过比较几大庄家的赔率,在不同庄家下注同一场比赛的上下盘,是可以做到稳赢的。”

    这种投注方法在行话里称为“打水”,但不久之后几个比较大的博彩网发现了这个情况,并加强了赔率之间的同步,让这种投机的方法不再奏效。

    而网络投注衍生的另一个漏洞也曾经让庄家吃尽苦头:每一场球,从现场反馈到投注网站上会有时间差,加入下注者可以通过现场连线第一时间获悉比分,在进球的瞬间下注,“基本上是包赚不赔的”。不过好景不长,但博彩公司发现这个漏洞后,在比赛中途的网络投注单上设定了等待时间,假如在该时间内更改比分,那么投注单将自动取消。

    这个博弈过程中并非总是赌徒主动出击,恰恰相反的是,大部分时间作为庄家的博彩公司才是整个大局的操控者。

    “任何一个庄家都会通过盘口和水位来调整下注者的整体投注额,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杨华分析,博彩公司会结合现有投注额、双方球队实力、场外因素影响等等因素随时调整盘口和水位,甚至在一些比较“可疑”的场次上故意误导下注者,让资金大量流向某一方。

    但大部分赌球相关人士都对这个说法闪烁其词,在他们看来,“可疑”比赛场次的说法本身就很可疑,因为“谁也没法说清楚某一场球是否被控制了”。事实上,庄家操控某些比赛场次并非不能说的秘密,而早已被摆上台面。杨华告诉记者,庄家通过引诱下注者买看似理所当然的高水位(即是投入的高回报率),结果看着投注额而操控比赛并不在少数。但据他所知的确切例子只存在于低水平联赛和青年比赛,至于像世界杯这样万众瞩目的大赛是否也存在比赛被操控的可能性,杨华认为并非没有可能。

    “不过反过来说,只要你买了球,那么看哪场比赛都会像是假球了。”杨华笑着说。

    随着越来越多国家立法禁赌或赌球合法化后,地下赌博业有逐渐“惨淡化”趋势。在这样的背景下,赌博公司会把注意力越来越多放在操纵和影响球赛结果上,从而控制盘口,操纵赔率,获取暴利。针对2010年世界杯相关的赌博活动,国际足联也提高了警惕。并建立了一套“预警系统”,该系统目前已经与400多家博彩机构建立了紧密联系。所有与国际足联达成共识的博彩机构,将在第一时间报告他们发现的违规涉赌行为。除此之外,这套预警系统还将对网络投注进行紧密监控。

    除了监控之外,国际足联还将预防工作做足,在比赛之前,每个参赛的球员、教练、裁判、官员和其他代表团成员,甚至是国际足联官员,都将拿到一份防范赌球和操控比赛的宣传材料。一旦预警系统获得或热线提供的证据非常确凿,涉及的比赛将被推迟,针对涉案人员的调查也将立即展开。

    反赌进行时

    大多数赌球代理网站都采用“金字塔”的结构发展下线会员,并建立完备的层级架构。

    当赌球碰上足球,最直接的可能便是制造假球。

    在徐超的记忆中,他真正接触到赌球是在2002年世界杯。第一次出现在世界杯赛场上的中国队,不仅仅给中国球迷留下了“270分钟不射”的回忆,更让不少人将对比赛结果的期待变成了筹码,从此地下赌博在国内扎根。

    而随着参与赌球的人数年年剧增,这也成为中国足球整体实力逐渐下滑的原因之一。2009年,中国足球遭遇反赌风暴,当飓风扫过,人们才发现这个业界早已被赌球折磨得“假戏连台”。2002年,财政部、公安部、工商总局、民政部、体育总局曾联合下发《关于坚决打击赌博活动、大力整顿彩票市场秩序的通知》,但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应用,赌球成为7年后中国足球身上最大毒瘤。在赌球利益驱使下,假球、黑哨层出不穷,即便公安部门开展大规模的“抓赌打假”专项行动,仍有人对“大鱼漏网”不抱任何怀疑态度。

    打开搜索引擎,以“赌球”等关键词进行搜索,不难得到一个个专司网络投注的赌球网站。尽管在进入和注册这些网站之前会看到公开信息表示,“用户在进行游戏前应核实其所在地区进行线上游戏是否符合当地法律”。但往往该网站出示一系列复杂的条款规定后,他们“将不承担任何用户因违反当地相关法律而引起的任何责任”。

    按照中国相关法律规定,登录此类网站参与投注,根据情节轻重以及投注金额大小,即可确认属“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

    这也是一系列博彩网站的网址经常会被相关部门屏蔽的主要原因,而登录困难,投注不易(大部分需有境外银行账户)也曾经阻碍了一批“买波佬”进行投注,直到赌球代理网站的兴起。

    2002年之后,境外博彩公司意识到中国这片巨大的市场。他们虽然畏于中国法律的限制,迟迟无法进入,却仍通过各种渠道,在中国境内招募代理,并由他们自行发展赌球链条。代理们通过“返水”谋利,而幕后的赢家毫无疑问是赌博公司。

    除了几个大型投注网站外,还有不少同样通过在境外开设服务器来规避法律的中小型赌球网站,其指向仍是吸引中国内地人员参赌。

    据警方披露,大多数赌球代理网站都采用“金字塔”的结构发展下线会员,并建立完备的层级架构,设有多个级别,每个级别可为下级成员设定信用额度,下级成员可在信用额度内任意投注,并定期结算。

    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所长王薛红对国内某非法赌球网站进行跟踪研究后发现,其2009年的年交易金额高达上千亿元,若将类似的大大小小网站的交易金额相加,中国非法赌资估计已近1万亿。而另有报道称,中国每年通过赌球流失的资金可以建造400个上海迪斯尼。

    王薛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大量资金在非法市场流动,尤其是资金外流,给中国金融管制、金融安全带来极大挑战。“由于我国对非法赌博行为的量刑标准很低,这些非法赌球活动的组织者,包括各级代理和庄家,可能会在暴利的驱使下变本加厉,不但非法赌球业会日益泛滥,更可能催生高利贷、黑社会等犯罪组织,影响社会稳定。”

    与中国足协当时在“打假”方面的温和做法相比,由公安部门直接经办的“抓赌”则显得雷厉风行。

    当广大球迷沉浸在4年一度的足球盛宴中时,广东省整治网络赌博违法犯罪活动专项行动协调小组发出警报:他们已经留意到,以世界杯比赛为投注对象的网络赌博活动,也随着球迷的热情而逐步升温。在一次网络巡查中,广东警方发现境外最大的“代理制”赌博网站“永利高”在广东境内异常活跃。

    随后,专案组在深圳、成都全面实施收网行动,汕头、中山、江门等地警方同时出击,共破获“永利高”系列案件28起,抓获嫌疑人198名,扣押冻结赌资近2000万元,成功打掉了“永利高”赌博集团在广东的7个主要分支。

    广东省公安厅有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广东是网络资源大省,网站数和网民数均居全国第一,而且毗邻港澳,市场经济活跃,人口流动性大,这些都在客观上为网络赌博犯罪提供了便利条件。

    “永利高”案的破获,也掀起了世界杯网络赌球的冰山一角。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副局长顾坚于表示,随着世界杯的正式开赛,公安机关将对赌球活动采取最严厉的打击措施,继续保持高压严打态势。

    世界杯开赛前夕,辽宁警方就曾破获一起涉案1亿余元的网络赌球案;,北京警方成功摧毁通过境外赌博网站实施赌球的两个特大团伙,涉案赌资总金额高达数亿元人民币;,香港、深圳两地警方联手,又破获一起赌资过亿港元的赌球案;香港警方于再度破获一个大型非法赌球和赌马集团,涉案投注单达1.7亿港元,为历年来最庞大数额。

    警方的相关行动也让曾肆无忌惮的赌球集团收敛不少,“以前那些代理网站甚至还会跑到酒吧给人送账号和密码,这几次扫荡之后,不见了这种情况。”而即使是徐超和他的同伴这段时间在酒吧看球时,也不免小心翼翼,甚至相熟的酒吧老板还会提醒他们,不要“太明显了”。

    然而,仅依靠公安机关的严厉打击,却并不能真正消灭非法赌球活动。事实上,国内多年来的实践经验尴尬地证明,在每一次严打之后,往往是更大规模的非法赌球活动卷土重来。有业内人士表示,国内非法赌球活动屡禁不绝,国家花费巨大人力物力反复严打,却无法根除这一社会“毒瘤”,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只堵不疏,而这样的政策显然难以治本。

    王薛红也曾表示,国内正规的足球彩票游戏方式满足不了彩民、球迷在足球竞猜方面的娱乐需求。她介绍说,在足球博彩业比较发达的国家,足球博彩的种类十分丰富,足球竞猜的娱乐性、趣味性和可参与性都很强,这也正是这些国家非法赌球活动的危害程度远远小于中国的主因。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世界杯 足球 赌球 的报道

  • ·揭开朝鲜队神秘面纱(2010-06-30)
  • ·黑白赌球:世界杯另一大赛场(2010-07-07)
  • ·世界杯上的“东莞队”:“大力神杯”销售目标7.6亿(2018-06-19)
  • ·处在十字路口的中国足球(2009-11-11)
  • ·专访:“如果查出谁有问题,我们绝不姑息”(2009-11-18)
  • ·还原“教主”王珀(2009-11-18)
  • ·杨旭和他背后的世界(2009-11-19)
  • ·专访:"我们冲超难免急功近利了"(2009-12-02)
  • ·两年冲超 广药“假球”内幕初揭(2009-12-02)
  • ·杨旭背后有大鱼,不公布藏隐情?(2009-12-02)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