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许勤赶考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0-06-09 23:28:21
  • 来自发改委且技术出身等背景,使许勤为深圳带来诸多想象。

    年轻的深圳迎来了历史上最年轻的市长。在过去的30年里,深圳创造了世界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发展史上的罕见奇迹,但在调整产业结构改变经济发展方式、推进特区内外一体化等问题上面临新的考验,49岁的新市长会将这个而立之年的城市带向何方?

    65日下午两点过后,保卫人员就把守住了市民中心B区多功能厅的各个入口,几个小时之后,新一任的深圳市长将会在这里产生。安保人员对不耐烦的记者们解释:“我们早上接到通知,只有到了4点半的记者招待会大家才可以进去。”

    但这个预测并不准确。一直到603分,当选市长许勤才带领着6名副市长匆忙向多功能厅走来,他说:“让大家久等了。” 其实,今年的深圳两会比2009年整整晚了3个月,人们“久等”了不仅仅一个半小时。

    技术背景

    在记者见面会上,许勤绝大部分时间都在解释深圳的现行政策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严谨慎密的政策和数字背后,显示出一名技术型官员的专业素养。只是当记者问到一些关于他个人的事项时,他才会偶尔流露出“有点腼腆”的真性情。

    “网上有人说,现在深圳高新技术产业进入到许勤时代,我不知道您怎么评价这个看法?”有记者这样问道。

    “关于深圳高新产业发展和我的关系,我想不应该以谁主管来划分发展阶段。”许勤斟词酌句道,“深圳的自主创新和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所取得的成绩,更多地要归功于国家对深圳的支持,归功于深圳全体市民、全市科研单位、企业和大学的共同努力。”

    20084月挂职深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之前,许勤一直在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工作,历任机电司电子处副处长、处长,高技术产业发展司信息产业处处长,高技术产业司副司长、司长。2004年,许勤获得香港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博士学位(DBA),同年在香港理工大学获得这一学位的还有刚上任的中国移动董事长王建宙。

    来到深圳挂职之后,在许勤的推动下,深圳成为了国家发改委批准的第一个创新型试点,并在去年出台了三大新兴战略产业发展规划,计划用五年的时间,实现三大产业(生物、互联网、新能源)规模达到6500亿元。

    在为新兴产业制定发展目标方面,许勤曾有成功经验。在发改委任职期间,他曾具体负责过电子工业规划的制定。1992年电子工业的产值只有1000亿左右,当时的规划目标是2000年要达到8000亿,而到了规划期结束时,实际产值已经超过了1万亿。

    “做好深圳的自主创新工作,推动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既是履行深圳市常务副市长的职责,也是履行国家发改委高技术产业司司长的职责。”许勤这样看待两年来自己一岗双职的职责。

    京华岁月

    “许勤是我们同学们中走得最远的。”北京理工大学的白廷柱教授对时代周报如此评价。教授19821月本科毕业于北京工业学院(现北京理工大学),19873月硕士毕业并留校工作至今,与许勤曾是同班同学。

    许勤故乡为连云港板浦镇,父亲许燕鎏曾任连云港市市委党校副校长、党委副书记,退休前是党史工作委员会主任,主编了十几部地方史书。

    在高中班主任王康富眼中,年轻时候的许勤“性格内向,不显山露水,特别用功”,但同时许勤又在同学间颇有威信,是深得信赖的班干部。1978年,许勤考取了北京工业学院(现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工程系,除了1982-1984年分配到位于无锡的兵器工业部第五五九厂科研所工作以外,他都基本在北京度过。

    北京理工大学的赵跃进教授也同许勤有类似的经历,同样是毕业后分配到三五八厂工作了两年,随后考取了北理工的研究生。“当时考研的想法是厂里的发展空间不大,也想多学点东西,许勤也是类似的想法。”赵跃进回忆说。

    赵跃进向时代周报介绍,当年的研究生不多,一届不超过30人,而比他小一届的许勤刚好就安排在同一座宿舍楼里面,因此来往也较多。与王康富不一样,赵跃进觉得当时的许勤“性格挺活跃的”,作为研究生会主席,经常组织活动,人特别随和,很好相处。

    白廷柱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尽管外貌比较文弱,但许勤却一直是学校长跑队的队员,每天下午都准时参加训练,并且多次代表学校参加北京的学生运动会,名次都不错。

    许勤的研究生辅导员魏平认为这正是许勤的个性体现。“长跑最需要毅力,后来的生活道路证明,他是个不乏毅力的人。”魏平说。

    1987届的光电专业研究生后来大部分“下海”做生意,少数人如白廷柱继续留在学校里做研究,许勤则选择了政府机关。

    魏平介绍,许勤在研究生时就表示过想到去国家计委(发改委前身)工作,后来果然如愿以偿。“从科员,成了国家发改委的司级干部,没有坚强的毅力是做不到的。”魏平说。

    2001年,许勤升任高技术产业发展司副司长,开始在国家决策层面发挥自己的影响力。“许司长从来不说废话,他特别喜欢谈工作中的种种需要解决的问题,边谈边协调解决。” 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和TD产业链的同行曾多次前往国家发改委找许勤谈工作,“他经常说,好的方面你就不用跟我说了,找相关处室通报就行了,有什么问题就来找我。”

    深圳机遇

    20085月,许勤换了新跑道,挂职担任深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开始分管发展改革、科技等工作。同时担任常务副市长的还有现在的汕头市市委书记李锋,一个城市两位常务副市长的情况,在国内相当少见。

    “由于工作关系,深圳可以说是与我联系最密切的城市。”许勤在当选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吐露心声。

    在许勤的积极奔走之下,深圳在6月就成为国家发改委批准的第一个创新型城市试点,5个月后,《深圳国家创新型城市建设规划》获得通过。许勤曾表示,不希望搞一个“虚”的规划,而是强调与国家规划“对接”、争取部委资源,重视独立创新精神,重视可行性、可操作性。

    此后,包括超级计算机中心、国家电子信息标准化工程实验室,国家电子信息产品协同互联工程实验室,国家数字电视工程实验室和国家数字音频实验室等相继落户深圳。另一方面,深圳开始扩展对IT界的吸引力,阿里巴巴和百度都已经决定把国际总部或区域总部、研发基地放在深圳。

    20096月,许宗衡案发,王荣赴深任代理市长。同时,由于深圳机构改革,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与深圳市规划局合并为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改由许勤主管。在今年5月份举行的中共深圳市委五届一次全体会议上,王荣当选为深圳市委书记,许勤为市委副书记,结合此次许勤当选市长,深圳进入了“王许配”阶段。

    “我在这里很高兴地告诉大家,许勤刚才跟我咬耳朵说,关于深圳特区内外一体化的问题,国家的批文已经在印刷厂了。” 在此次深圳两会期间,王荣一番话显示出二人配合无间。

    自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深圳为了扩容问题而频频向中央层面争取政策,但一直没有获得实质性进展。而许勤是加速深圳一体化获批的关键人物。

    从挂职深圳副市长开始,许勤就一直负责主持起草《深圳市综合配套改革总体方案》,在《方案》中,特意加入了“积极研究将经济特区范围延伸至深圳全市,解决‘一市两法’问题”的语句,为以后的特区一体化方案建立依据。

    在《方案》的审批过程中,许勤一直在北京全程跟踪,与各部委沟通意见,并根据意见与起草人员一同修改方案。对中央部委和国家政策的熟悉使得许勤游刃有余。

    “今年深圳纪念特区建设30周年的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要推进特区内外一体化,许勤同志利用曾在国家发改委工作的经历,为深圳在国家层面上的政策争取作出了很大努力和贡献。”王荣这样评价自己的搭档。

    未来挑战

    30年来深圳特区领改革开放风气之先,在逼仄的土地上创造了辉煌的增长奇迹和宝贵的发展经验。然而,当各种成功的试验被推广全国、以往的优惠政策逐渐变成各地的常规之后,特区本身却面临越来越大的资源、管理瓶颈。

    市委书记王荣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深圳未来发展面临着众多深层次矛盾和突出问题,其中包括发展方式转型压力增大,经济发展效益有待提高;特区内外发展不平衡,二元结构问题突出;改革正处于攻坚期,一些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改革力度还不够大等诸多问题。这些都需要新一届政府在未来的几年里寻求解决之道。

    而另一个更为深层次的问题是,经过30年的发展,深圳的改革动力并不十分充足,再加上去年9月许宗衡落马,更是给这个以改革著称的城市蒙上了一层阴霾。当年抱着“杀出一条血路”的气概的深圳如何在今天“走出一条新路”,这个考题就摆在它的主政者面前。

    “本届政府受命于一个重要的历史节点,是在一个关键转型时期产生的新一届政府。”许勤这样概说自己肩负的任务。

    从一般的发展轨迹上来看,在深圳这样一个GDP总量已经达到8200亿元,每平方公里产出已经超过4.2亿元的地区,要维持高速增长,遇到的挑战相当大。“特别是在我们还面临着转变发展方式、进一步优化产业结构这样一个核心任务的情况下,难度会更大。”许勤也意识到目前存在的困难。

    “他充分估计了所面临的问题和困难,更重要的是他阐明了解决这些问题的思路、策略和方法。”深圳市人大常委、深圳大学产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魏达志教授如此评价许勤的表现。

    “深圳的未来,不能单纯地按照经济特区的模式来发展了,而是应该遵循国际化大都市的发展规律。”深圳大学特区经济研究所所长钟坚向时代周报表示,通过特殊的政策倾斜、特殊的管理体制来吸引投资、兴办工业的经济特区发展模式在未来的深圳不再适用,而是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城市管理的现代化、市民素质的现代化方面。

    年轻的深圳,年轻的市长,路仍很长。

    本报实习记者洪若琳对本文亦有贡献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许勤 深圳 市长 的报道

  • ·许勤赶考(2010-06-09)
  • ·深圳“保四”(2010-12-02)
  • ·深圳小产权房上演拉锯战(2010-12-09)
  • ·深圳口岸警戒升级严防H1NI(2009-07-08)
  • ·深圳破关:特区面积将增五倍(2009-07-14)
  • ·深圳大学腐败案追踪(2009-07-14)
  • ·法治政府指标 深圳首创(2009-07-16)
  • ·深圳“封杀”兴业银行真相(2009-07-16)
  • ·深圳最大闲置土地纠纷真相(2009-07-17)
  • ·深圳:户籍改革十年之痒(2009-07-17)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