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论:“山寨”盛行将导致信誉体系崩溃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10-05-13 01:07:54
  • 58,央视的《焦点访谈》曝光了许多国产手机均设收费陷阱,可自动扣话费的问题。

    该调查披露,部分国产手机内置了暗藏吸费陷阱的软件,不知情的用户点击后自动被扣除资费,此外,有些顽固的收费陷阱不需要用户点击,也会自动扣资费,更为严重的是,用户压根无法删除那些收费菜单。

    其中,长虹、UT斯达康、TCL、金立、创维等国货名牌都被点名,生产吸金手机的黑心厂家通过电信费用的分成牟利。这一无良行为的曝光堪称手机行业的三聚氰胺事件。

    以前大家可能只听说过山寨手机内置吸费软件的问题,不知道这些响当当的国货名牌也有。其实,手机行内人士早就清楚,如今的许多国货名牌手机,早已和山寨手机没有两样,都是用台湾芯片商联发科(MTK)的集成芯片,质量也和山寨机没多大区别。头上顶了个国货名牌,只不过是价格高了一些而已,并没有为产品提供任何质量信誉保证,品牌附加值已经是负数,从这一点来说,真还不如山寨手机呢。

    自主品牌手机曾经也辉煌过,1998年起步时赶上了手机需求的龙卷风,经过5年的爆发式增长,到2003年市场份额已达60%。那两年间,关于自主品牌手机已经超英赶美的豪言甚是喧嚣。

    电视剧《潜伏》里有一句台词:有一种成功叫撤退,有一种失败叫占领。这句话用在自主品牌手机上最为合适,在2003年占据国内手机市场大半壁江山之后,因为花哨的外表无法掩盖糟糕的质量,国货手机卖得越多,信誉丧失得越快。“盛世”形势在2004年急转而下,2005年,波导、夏新、中科健等全面亏损。2007年国货手机的市场份额已降到31%。后来,它们就只能与山寨机一起混迹于电视购物了。

    如今,手机吸费的曝光,可能连山寨机的日子都混不下去了,这样的手机,谁还敢买?

    这些年来,我们常听到一些人为山寨叫好,欣赏它的灵活、狼性,甚至被说成是反权威的自由精神。这种看法实际相当愚蠢,因为山寨的本质是品牌和信誉体系的崩溃后产生的怪胎,是一种与文明背道而驰的东西,必将被市场淘汰。

    要看清山寨的本质,首先要弄清楚品牌是什么?因为山寨的本质就是去品牌化。品牌的本质是一个信誉体系,消费者不需要亲自搞技术检测,可以品牌来判断产品的优劣。具体专业化的技术检测,留给专业部门去做,这其实是一种社会分工体系,是文明的产物。

    而商家也会自觉维护商品的质量信誉以获得品牌附加值。品牌的目的就在于把优质产品和劣质产品区分开来,让优秀者得利,只有这样,才有人愿意生产更好的产品,社会才会进步。

    当然,要维持品牌的信誉,不能单靠企业,我们还需要公共权力的介入来保障,需要政府专业部门和法律来审查和保护品牌。而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公共权力被滥用了,信用崩溃了。

    既然劣质的产品也可以通过不正当手段取得名牌的头衔,那么谁还会将精力放在把产品做好上面呢?公共权力的腐化,使得本来优胜劣汰的机制失灵了,甚至变成了一个劣胜优汰的机制,因为劣质产品成本更低,却能同样当作优质产品来卖。

    如果品牌不再能给消费者带来信誉保障,消费者干脆就不看品牌了,这就是国产手机卖不过山寨手机的根本原因。

    可是山寨的特点就是没有品牌,等于公开宣称不提供任何保障,价钱便宜,爱买不买。以前山寨机的毛病还只是质量差,还有消费者看中其低价而购买,而现在倒好,内置吸费陷阱,谁还敢买?这等于打中了山寨文化的七寸。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山寨文化这种与文明进步背道而驰的怪胎,出现这种吸费恶行是必然的事情,一个信誉体系崩溃的社会,出现的就是恶的竞赛,因为这是一个劣胜优汰的机制。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山寨 品牌 信誉 的报道

  • ·山寨中国,很土很强大(2009-07-21)
  • ·“山寨”文化:一种边缘立场(2009-07-22)
  • ·“山寨”大旗下除了狂欢还有啥(2009-07-27)
  • ·遭遇“山寨春晚”遗老遗少之后(2009-08-12)
  • ·曝光台:阜宁山寨版中国馆的两副面孔(2010-05-06)
  • ·社论:“山寨”盛行将导致信誉体系崩溃(2010-05-13)
  • ·[网事不如烟]唐明灯:围观山寨脊梁(2011-07-21)
  • ·城市品牌的定位与插位(2009-07-16)
  • ·后经济危机时代中国企业品牌的复苏之道(2009-11-13)
  • ·2009中国最有价值品牌发布 TCL蝉联彩电第一品牌(2009-12-16)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