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国“审判”高盛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0-04-21 23:24:45
  • 2010年4月16日,纽约,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正式起诉高盛集团。

    华尔街巨头高盛站到了被告席上,它被指在次贷业务金融产品问题上涉嫌欺诈,造成投资者损失超过10亿美元。

    提出这一民事诉讼的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一个曾经充斥着华尔街前高管的华尔街监管机构;借助华尔街与华盛顿之间的“旋转门”,高盛也曾与政府机构相互交换过多名各自的精英。

    这次拿金融业巨头高盛开刀,似乎凸显了奥巴马政府改造金融体系、再度工业化的决心。

    这或许是对新自由主义经济体制的反思,亦或许是对资本主义以及东西方关系的再认识。

    “‘我们思考,他们流汗’,西方只是将东方‘过量的储蓄’带入经济循环。”美联储现任主席本·伯南克曾如是说。为此,中国曾被指储蓄过度进而导致了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

    现在,“自我反省”终于出现在西方世界的日程表上。

    涉嫌金融欺诈

    2006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称,以抵押债务为基础的金融衍生品“有助于银行业以及整个金融系统变得更有弹性”。但投资大亨沃伦·E·巴菲特对于这些衍生品的评价是:“大规模杀伤性金融武器”。

    让高盛陷入麻烦的也正是它们。

    “高盛2007年创造并出售了基于次级抵押贷款的抵押担保债券,但是未告知投资者保尔森基金参与抵押担保债券标的资产选择,也未透露保尔森基金当时正在做空房地产市场。”416,美国证交会在民事诉讼中表示。

    抵押担保债券(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简称CDO),是以抵押债务信用为基础,基于各种资产证券化技术,对债券、贷款等资产进行结构重组,重新分割投资回报和风险,以满足不同投资者需要的衍生证券产品。

    比如,华盛顿的居民沃德向高盛申请购房贷款,高盛自己没有资金,于是通过发行不同利率的债券筹得,然后贷给沃德。高盛赚取债券利息与贷款利息之间的差价(利差)。万一沃德无法还款,高盛不是得自己支付债券本金和利息?于是,它将利差打包成有价证券出售,再赚取一笔利润的同时将风险彻底转移。

    在房价节节攀升的情况下,抵押担保债券的市场异常红火。但一些精明的内部人士早已看到其中的风险。

    2006年后期,高盛抵押贷款部门内部爆发了一场争论。一部分交易员坚持认为美国房地产市场是安全的,另一些人则认为它将要崩溃。

    看空阵营中,有两个人尤为引人注目:年轻的法国人法布里斯·图雷以及他的同事乔纳森·艾格尔,他们是高盛一系列抵押贷款的主导人,其中包括被证交会指控的“Abacus交易”。

    现年31岁的图雷出现在证交会的起诉名单中,40岁的艾格尔未在其中。图雷2001年进入高盛,目前供职于高盛的伦敦分部。

    尽管图雷是唯一被点名的高盛高管,但据《纽约时报》报道,8名高盛前雇员接受匿名采访时透露,高盛多名高管在监管抵押贷款部门方面扮演了关键角色。

    “这些人表示,正是高盛高层最终平息了抵押贷款的争论,他们表示支持图雷等人的看法,即房价将会下滑。”《纽约时报》的报道称,这些高管包括现任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劳埃德·布兰克芬。

    但高盛发言人卢卡斯·范·普拉克称,公司高管当时没有涉及批准“Abacus交易”的环节。这一交易由图雷一手主导,押注楼市崩溃。

    与此同时,《纽约时报》称,高盛的抵押贷款专家设计出了新的投资产品,将房屋贷款支撑的债券打包出售,使得抵押贷款公司可以发放更多的贷款。这些产品即所谓的“抵押担保债券”。

    2007年初,布兰克芬、当时的董事会主席加里·科恩以及首席财务官戴维·维尼亚经常光顾抵押贷款部门,而且经常逗留数小时。

    获益楼市泡沫

    与贝尔斯登、雷曼兄弟等华尔街昔日巨头不同的是,高盛从抵押担保债券以及押注楼市崩盘两个方面都赚到了巨额利润。

    美国楼市给了高盛登顶华尔街的机会,这一切起源于20年前。

    巧合的是,20世纪80年代末,不仅仅是美国房市上行的开始,也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引领美国乃至世界经济潮流的发端。此外,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的“历史终结论”也在那时问世。

    “我们所目睹的,可能不仅仅是冷战的终结,”福山在文章中写道,“而且还是历史的终结:这就是说人类意识形态的演化到达终点,全球化的西方自由民主体制和美国式的消费资本主义将成为人类政治、经济的最终形式。”

    不过,12年过后,美国遭遇了震惊世界的恐怖袭击以及科技泡沫破灭的巨大冲击。历史又复活了。

    同时,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泡沫则正在形成。

    “一栋房屋不仅仅是居住的地方—它变成了一项投资。这堆砖石将让你发大财。”美国媒体报道称。

    美国房价从1997年开始便一路飙升,平均每年以8%左右的速度增长着,但是在一些地区,尤其是洛杉矶县、拉斯韦加斯和迈阿密,房价一年之间就能上涨20%30%

    投机者蜂拥而至,大量购进房屋以便抛售赚取利润。比如,在佛罗里达,买家买光了还没开始建的连排公寓。在迈阿密,投机者一次会买进5套或10套公寓,有时甚至是在未动工之前。这种投机的理念是,在公寓开始建筑时,他们就可以将手中的合约卖给其他投机者。当房屋建好时,接手的投机者再将合约卖给其他买家。无论是第一个买家,还是第二、第三个买家,他们都没有入住公寓的打算,完全没有。

    问题是,当房屋最终建成时,它们看上去无比的孤寂和凄凉。夜晚驾车经过,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几乎没有一套公寓亮着灯,大多数空无一人……

    吹大楼市泡沫的,除了美联储的低利率政策,诸如高盛等金融机构不断推出的融资产品也“功不可没”。

    “当一份诱人的优惠出现在你的面前:买房时无需首付款,抵押贷款可调整利率,利息超低,这样的诱惑谁能抵挡?”美国人的住房拥有率一度高得让人吃惊。

    在这期间,高盛的投资业务成为主业;它推出了电子交易平台;“接管”了纽约证券交易所—赶走了前总裁理查德·格拉索,由高盛CEO约翰·赛恩取而代之;向白宫输出了一个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

    胜负言之过早

    “世界是道德的,”爱默生曾经写道。

    金钱、市场、政治和战争无不如此,任何一项罪行都对应着一种惩罚。与战争的血腥不同,市场要有趣得多:它们的罪行很滑稽,结局通常是场闹剧。

    “最富有的人通过向最穷困的人借钱而变得更为富有了。”美国媒体这样总结2007年以来的金融危机。

    高盛最近公布的财报显示,它在今年第一财季实现利润34.6亿美元,比上年同期增长了91%。另据报道,2009年前9个月高盛向3.17万名员工支付了总计167亿美元的薪酬和福利,人均约52.7万美元。

    据称,美国政府对于华尔街巨头派发丰厚薪酬和红利的做法颇为不满;这也让华尔街的主管机构证交会坐立不安。

    “将矛头对准华尔街历史上最能赢利的公司,证交会10多年来的第一单答案反映出这一机构新的战斗性方法。”彭博社评论称。

    美国证交会既未能预报和阻止金融危机,也未能及时觉察出诸如“麦道夫骗局”的金融欺诈行为。因此,“它需要一场硬仗来恢复自己的声誉”。

    《华尔街日报》指出,高盛早已于20088月收到美国证交会的传票,它一度提交800万页相关文件;去年7月再接到证交会的“韦尔斯通知”,警告可能就“Abacus交易”提出诉讼。据称高盛和图雷一直寻求和解,并向当局提交41页文件回应指控,但没有收到回音。

    当然,高盛不会轻易认输,尽管英国、德国也表示要调查高盛的相关业务。

    “(证交会的指控)无论是在法律范围内,还是在现实中根本找不到。”高盛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它表示将抗争到底,“捍卫公司及其声誉”。

    熟悉证券交易法律的美国律师表示,证交会将会在搜集证据方面遭遇“相当大的困难”,谁胜谁负现在还难以断定。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高盛 投行 的报道

  • ·股价坚挺 高盛“帝国”独笑(2009-07-17)
  • ·罗斯柴尔德角力高盛?(2009-07-17)
  • ·高盛逃过麦道夫“诱捕”(2009-07-24)
  • ·美国“审判”高盛(2010-04-21)
  • ·高盛反击:别责怪我们(2010-04-21)
  • ·300年前的法国投机悲剧(2010-04-21)
  • ·漩涡中的高盛“玩家”(2010-04-28)
  • ·奥巴马踩踏 高盛几率不大(2010-04-28)
  • ·敲打高盛 奥巴马博弈华尔街(2010-05-05)
  • ·夏皮罗敲打高盛 “献祭”奥巴马新政(2010-05-12)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