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资委“清算”非主业 央企“加仓”房地产

    地产 > | Time Weekly - 2010-03-17 23:36:56
  • 万科观摩。SOHO无奈。华远激愤……两会上让房地产回归理性的呼声余音犹存,政府部门祭出的调控措施也接二连三。但3月15日北京土地市场的三场激战表明,房地产市场却依旧是一匹脱了缰的野马。按此势头,将于3月22日出让的北京CBD最后地块中服地块,极可能也被央企收入囊中。

    2010315,就在两会刚刚结束后的第二天,北京土地市场出让的六幅地块中,就有三幅以高地价频频刷新“地王”纪录。三家“王者”皆是国企,中国地产行业进入寡头时代似乎已无悬念。

    84轮的决战

    315日上午,头一天下的那场大雪还没有融化,空气依旧清冷。位于和平里北街的北京国土资源局二楼的土地拍卖大厅,却是另一番热火朝天的景象。当日有6幅土地要出让,分成上下午两场。

    9时刚过,竞买席已经基本满座。座上几乎都是地产界熟悉的面孔:万科、保利、华润、中粮、中铁、首开、合景泰富、远洋、金融街、富力、中建、华远、中信……大腕云集,竞价还未开始,紧张激烈的气氛提前来袭。

    首先推出的地块—朝阳区崔各庄乡大望京村环境整治土地储备项目1号地(以下简称“大望京1号”地块),就制造出了当日的第一个兴奋点。

    930分,经过之前14家开发商的报价,大望京1号从16.1亿元起拍。最初的竞价阶梯为1个亿。

    一开始,参加竞买的多家企业都参与了举牌,包括由其北京公司总经理毛大庆亲自坐镇的7号万科,也积极响应。但当楼面单价逼近2万元每平方米时,竞争者只剩下10号保利和3号远洋。

    正当主持人喊到33.8亿元时,一直静坐观战的25号突然杀出。现场一片哗然。不少观战者相互打听,25号是谁?当得知这个名为中维的公司属于中国烟草集团旗下的公司时,一位围观者说,“哦,这个有钱。”引来周围人一阵低声哄笑。

    随后,保利逐淡出竞争。而远洋和中烟之间交战更酣。经过近一个小时、84轮的决战,大望京1号地块以40.8亿元的总价落入远洋手中。听到主持人宣读结果,一直紧握着3号牌的远洋代表舒了一口气。

    现场很快有业内人士计算出楼面地价。按照总规划建筑面积169537.2平方米抛去其中的公建配套项目来计算,这幅地块的楼面地价约达到2.75万元每平方米。

    “这个价格……有点儿力度。”第一场竞拍结束后,毛大庆跟地产评论人蔡鸿岩开了个玩笑。“不是有点儿力度,是太有力度了!。”蔡鸿岩回应。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315一天,央企在北京连续制造了三个“地王”。

    “央企让人招架不住”

    大望京1号地块拍卖结果被宣布的20多分钟后,SOHO中国总裁潘石屹在新浪微博上发了一条消息,宣告“新的地王诞生了”。按照其后公布的测算,该地块上的项目销售单价45000元每平方米,才可以有10%的利润。

    随后,潘石屹又爆料说,“此前,我劝任志强不要去参加大望京一号地的拍卖,争不过人家(中国字头的公司),任总一意孤行,缴了几亿元的保证金去参加。据说,举牌举到每平方米一万多元就再不敢举了。真是‘花钱买丢人,不是花钱买地。’”

    潘石屹话音未落,当日出让的第二幅地块—大兴区亦庄住宅及商业项目(X1-1B)地块,又一次落入他口中所称的“中字头”公司囊中。

    在经过64轮竞价后,中信集团旗下北京中信新城房地产有限公司击退中国烟草、金融街和保利等企业,最终以52.4亿元竞得。由于总价超过了此前大龙地产顺义“地王”的50.5亿元,亦庄地块被封为新的“总价地王”。

    一上午诞生两个“地王”,连在房地产界叱咤风云多年的老总们都显得有些“招架不住”。

    两场竞争中都早早退场的北京万科总经理毛大庆,在同蔡鸿岩作一番交流后,干脆说,“我们就来观摩观摩。”

    而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则显得更为“失意”。当日中午124分,他发了关于拍地的第一条微博:“华远拍地再次以失败告终。自2001年起华远在所有的公开拍卖中都只有失败。我们无法承受这样的天价。只好承认自己的无能。于是转入二、三线城市,希望不是评胆量而是评品牌取胜。” 当日,任志强甚至连续10余次刷新微博,频频表达自己的愤怒。

    随后,潘石屹在微博上回应:“任总:不是你的无能,是央企太有钱了。”

    远洋的确“有钱”。受惠于去年楼市炽热,远洋地产全年销售额已达 140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已上调的目标超出27%。而其高层在媒体上公开透露,今年销售可继续录得30%40%的幅度增长。作为内地的红筹股,远洋地产去年还先后获得了300亿元的银行授信和外国银行财团7亿美元的贷款,同时还成功发行了26亿元公司债,今年初又引入了中国人寿成为第二大股东。目前,远洋地产的土地储备已超过了1300万平方米。按照高层透露的计划,今年将拿出200亿元以上资金用来吸收新的土地储备,目前可动用的资金在400亿元以上。

    而其他激烈角逐的几位主角,保利、金融街、中信、中国烟草……同样是人人手握重金。

    七成央企进军地产?

    潘、任二位对于央企拿地的“炮轰”,丝毫没有扭转局势。

    315日下午,另一家“中字头”公司冲出重围,创下一个新的“地王”纪录—一家名为世博宏业的公司以17.6亿元拍得海淀区东升乡居住、商业项目地块,除去在建酒店(不低于3.5亿元)的成本和面积(3万平方米)后,折合楼面地价为28308元每平方米,刷新了上午远洋刚刚创下的新年楼面单价纪录。

    资料显示,该公司的大股东是特大型国有企业—中国兵器装备集团。该集团网站资料显示,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是中央直接管理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集团公司资产总额、销售收入均超过1200亿元,在特种装备、汽车及零部件、摩托车、新能源、光电产业上具有突出优势。

    事实上,从2009年开始,包括央企在内的国有企业大规模介入房地产。有关媒体报道,目前约130家的央企中,约七成企业涉足房地产,但以房地产为主业的仅有16家左右。

    “当央企大规模介入房地产市场,只能说明两点:第一,房地产市场成为暴利行业;第二,央企不以实业立足,转而谋求以资产价格的上涨追求高额利润。”著名经济评论人叶檀指出。

    而财政部公布的《20091-12月全国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经济运行情况》可以为上述观点作个注脚:1-12月,石化、汽车、施工房地产、建材等行业利润继续大幅增长;而石油、煤炭、烟草等行业利润同比仍处下降区间。

    对于主业不为房地产的国有企业涉足房地产,不少业内人士都举起了反对票。

    “央企系不仅不应该捣鼓‘地王’,而且也不应该在房地产市场中再搅和,也就是说可以退出房地产市场了。”在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社科界委员张泓铭提交了一份《关于中央企业退出房地产市场的建议》,提出“不管是投资于母公司、还是子公司,甚至是孙子公司,只要是央企全资的、绝对控股的、基本控股的、实质控股的房地产企业产权,要全部退出。至于投资于房地产项目的,除了自用之外,也应退出”。

    就在不久前,国家刚刚宣布“2010年进入央企负责人第三个考核期。

    按照新的业绩考核办法,央企从事非主业投资所获收益都将减半计算。不少人士认为,这是在给央企非主业投资“降温”。

    而房地产成为央企的非主业资产整合对象。据媒体报道,国资委确定了以地产为主业的央企共有16家,包括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中国保利集团公司等。而其他未获批准的央企旗下的房地产业务将面临被调整。

    国资委主任李荣融曾提出,力争用3-5年时间将中央企业非主业宾馆酒店分离重组,并明确指出,突出主业、加快清理非主业是央企2010年的主要工作之一。国资委企业改革局则于1月发出通知,从2010年起,在中央企业范围内全面开展非主业宾馆酒店分离重组工作,今后未经国资委批准,不以宾馆酒店为主业的中央企业将不得再投资新建经营性的宾馆酒店。

    有分析人士认为,在央企非主业整合政策的推动下,大多数央企介入的行业集中度都会大幅提升,央企房地产行业也可能发生类似变化。

    然而,据《新京报》报道,国资委新闻处相关负责人表示,“4万亿政府投资一分都没流入楼市”,央企投入房地产开发的资金不是来自于4万亿政府投资。对于近期国资委是否出台政策进一步规范央企投资房地产业,该负责人表示,目前还没有什么新动作。

    同时,国资委一位专家则表示,按照《公司法》规定,国资委主要负责央企的人事变动和业绩考核,以及重大事项决定。“挂牌出让土地是政府发展房地产的政策,如果说要国资委出台禁令限制投资房地产业,并没有相关的法律依据。”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国资委 央企 房地产 房企 的报道

  • ·国资委“清算”非主业 央企“加仓”房地产(2010-03-17)
  • ·国资委亮绿灯 新兴集团续圆“地产梦”(2011-03-10)
  • ·50亿惠州建MALL 国华置业借力央企南下扩张(2009-12-30)
  • ·进退博弈 地产央企增至21家(2011-03-10)
  • ·央企地产扩军 谁执中航系地产牛耳(2011-04-07)
  • ·央企退房令四年收效甚微(2014-06-05)
  • ·保利地产:3个月连拿5地王(2009-09-16)
  • ·60年人居梦 忧居到优居(2009-09-23)
  • ·动地一槌 敲开土地阳光化之门(2009-09-23)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俊表示,中央的这次户籍制度改革既有进步之处,又有保守的方面。因为,对于诸如上海等特大型城市,即户籍改革最核心、最难啃的骨头,没有下手。

    美国传媒业的兴起与发展,政府亦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尽管美国媒体自诩享有充分自由,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政府亦奉行新自由主义,宣称不干预媒体市场,但对传媒的影响与推动无所不在

    张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我国的石油战略储备还未达到“及格线”,但也并不像目前看到的这么差。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1月16日在北京钓鱼台宾馆芳华苑内,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举办了开业仪式。在亚投行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上,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当选为首届理事会主席,金立群当选为亚投行首任行长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从现在到2020年,全球将有510万工作岗位被机器人“抢走”?一款由韩国研发制造的机器人HUBO在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也即冬季达沃斯论坛上表演行走,抢尽风头。

    “而钢铁等传统行业产能严重过剩,互联网+影响的程度较低,钢铁产业链又占到中国GDP的10%左右,用互联网去改造的空间足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