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制造了希腊悲剧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0-03-10 23:34:13
  • 示威民众与警察发生冲突。

    数千年来,希腊一直在为自己的命运抗争着,近日爆发的债务危机,从其历史来看,只是一个“小问题”。但是,在全球化、尤其是金融危机严重冲击各国经济的情况下,这个“小问题”已经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和担忧。

    谁伤害了希腊?在被希腊媒体称为“希腊悲剧”的债务危机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故事?

    房产热带来的灾难

    从远古至今,希腊不断沦为外来势力的战利品,最长的一次是奥斯曼帝国的统治,持续了近370年。

    赢得独立的希腊,并没有完全掌控自己的命运。英国、法国、美国和俄罗斯先后对它施加了影响,两次世界大战让希腊与目前欧洲的“老大”德国结怨颇深。

    1974年,希腊结束了军人统治,建立了民主政体,开始了最长的和平时期。它于1981年加入欧盟,成为后者经济援助的受益者,经济发展迅速。

    2004年欧洲杯夺冠和奥运会的成功举行,“希腊神话”被世人广为传颂。

    不过,新的问题也在悄然孕育,比如过热的房产市场。

    每隔一段时间,索洛科普洛便会来到位于希腊雅典近郊一处未完工的建筑工地上,看看那里刚建了一半的楼房有没有重新开工的迹象。

    “我的房子本来早就应该完工了。”索洛科普洛十分无奈。为了这套房子,她通过抵押向银行贷了16万欧元。可现在,这栋楼房能不能盖完,都是个问题。

    在雅典,如此“半拉子”的建筑工程还有许多。

    除了“奥运经济”的驱动外,希腊的房价还得到了欧盟大家庭的强力支持。乐观的全球经济形势、便宜的信贷、大量欧盟援助资金的注入,促使大量民间资金流向房地产。到2006年,当地的房价已是13年前的3倍,比7年前涨了近2倍。

    当地一家房地产中介回忆,2007年希腊大约有7万名外国业主。“不少人选择购买每平方米价格在4000欧元到1万欧元的高档房产。”

    但就在这年,希腊房产泡沫砰然破灭。2008年,希腊房价下跌12%,并出现严重滞销。债务危机浮现。

    希腊足球队2008年在欧洲杯第一轮即被淘汰以及随后爆发的希腊全境骚乱,无疑为新一轮的悲剧添上了重重的一笔。

    \
    示威民众与警察发生冲突。

    腐败是元凶之一

    “现在的两难是:我们要么让国家破产,要么就面对。现在就要行动,刻不容缓。”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表示,希腊经济正经历着历史上最大的恐惧。希腊今年估计需要向外融资550亿欧元,迄今已筹集140亿欧元,4月和5月估计要偿还200亿欧元债项。

    脆弱的国家信用让举债的代价变得十分沉重,但即便这样,能否筹集到足够的资金仍然是个问题。

    而且,这并不是问题的全部。

    “我们国家的危机不仅仅局限于财政问题,它只是冰山一角。”帕潘德里欧政府认为腐败以及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行为是债务危机的根源。

    这一观点也为大多数希腊人所认同。

    一个名叫斯泰利奥斯的癌症专科医生对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记者表示,他知道有些外科医生一年可以挣70万欧元,而且不交一分钱的税。

    “我丈夫正在考虑在自己的脑门上写一个大大的‘笨蛋’字样。”他的妻子抱怨说。

    斯泰利奥斯认为自己愚蠢的原因就是他一直保持着诚实的作风。

    BBC的报道称,了解美国医保体制的人都知道,即便你病得非常重,许多医院在刷光你的信用卡之前,绝不会让你接触到医生。

    在希腊,如果病人想要用信用卡支付医疗费用,那么即便最出名的外科医生也可能会皱起眉头并顾左右而言他,这些举动的意思是:“你真不知道规矩?”

    医生们都想要现金,而且像斯泰利奥斯那样给病人出具收据的医生并不多。

    在希腊,一直流传着一句古老的谚语:“希腊是个贫穷的国家,但富人遍地都是。”

    最容易发财的还是那些拥有权力的人,权钱交易在希腊并不罕见。

    在希腊最近上演的一出话剧中,两名政客向僧侣兜售雅典卫城,以便让后者将其改造成赌城。话剧中的情节与现实相差不远,希腊前任政府中的几名部长以及神职人员确实卷入了一起土地买卖丑闻。

    \
    2月24日,希腊防暴警察在希腊国家银行的一家分行前警戒,防止示威人群冲击银行。

    欧洲发展模式遇挑战

    这些问题的背后是欧洲发展模式的困境。

    为保证社会公平和各阶层利益的兼顾,欧洲国家政府大多实行高税收和高福利政策,对社会财富进行力度较大的再分配。这种经济发展模式在促进了社会和谐的同时,也带动了经济发展。有些学者甚至认为,正是这种普遍实行的“欧洲福利社会模式”帮助欧洲各国弥合了战争的创伤,并带来了战后60年的和平与稳定。

    这些,需要经济的健康、稳健的运行和增长,但现实恰恰相反。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欧洲经济处于相对停滞的状态。伴随出生率的下降和人均寿命的提高,欧洲老龄人口比例不断增大,这使得原有的社会保障体系难以承受。此外,欧洲较高的失业救济也减少了失业人口再就业的动力,导致失业率居高不下。

    与此同时,欧洲也面临着制造业转移和技术创新乏力的双重困境。由于欧洲企业雇用和解雇工人的成本都很高,劳动力市场缺乏弹性,而过高的劳动力成本又促使大量欧洲企业将业务外包或生产线外移。

    房产泡沫的破灭,让希腊失去了经济发展的一大动力。它所依赖的旅游经济,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同样遭遇了严寒。

    希腊人将求援的目光再次投向了一直援助他们的欧盟。

    “绝大多数希腊人并不认为欧洲货币联盟对国家主权带来了威胁,”希腊作家瓦西利斯·瓦西利科斯在发表于《纽约时报》的文章中写道,“相反,我们觉得同一货币能够为我们提供富有价值的保护。”

    瓦西利科斯称,他的邻居扬尼斯给他讲了使用欧元前的情形,那时的希腊正经历着严重的通货膨胀,如果开车外出,需要带上一箱子的钱用于购买油料。

    “我们不会扔下希腊不管。”欧盟表达了纾困的意愿,但具体怎么做,现在仍没有头绪。

    比如,最有能力向希腊伸出援手的,无疑是德国。但两国近来发生的不愉快嘴仗,显然说明了欧洲内部存在着难以厘清的矛盾和问题。

    “破产的人必须尽一切可能挣钱还债,”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在的基督教民主党成员约瑟夫·斯科拉曼表示,“希腊拥有建筑、企业和无人居住的小岛,这些可以用来清偿债务。”

    他的言论得到了金融专家弗兰克·舍夫勒的支持:“默克尔总理不能违反法律承诺给希腊提供援助。希腊政府需要出售自己在企业中的股份以及地产,比如无人居住的小岛。”

    希腊则指责纳粹德国占领希腊期间,劫走了大量储备黄金,从而导致了今年的债务危机。

    西方政要以及经济学家为希腊提供了一个走出困境的学习模范:匈牙利。

    2008年后期,世界金融危机将匈牙利逼到了破产的边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供了270亿美元的援助,但附加了严格的条件:削减养老金,将退休年龄从62岁提高到65岁,缩减公共部门的规模,重组公共交通系统。

    IMF的援助给了我们喘息的空间。”匈牙利总理鲍伊瑙伊·戈尔东称,“它给了我们买来了时间。”

    在匈牙利出生的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也表示,匈牙利在应对债务危机方面的经验可以供希腊、葡萄牙和西班牙等国参考。“匈牙利做到了,在非常短的时间里重新稳固了自己。因此,这是可行的。”

    自救,当然是希腊的第一选择。保持自我也是希腊人几千年来与外来势力的斗争中总结出的经验。

    但一浪高过一浪的示威行动以及迫在眉睫的巨额债务,还能给希腊和欧洲多少时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希腊 债务危机 金融危机 的报道

  • ·青年的愤怒,希腊只是开始(2009-07-21)
  • ·谁制造了希腊悲剧(2010-03-10)
  • ·救助希腊 欧元梦碎?(2010-05-20)
  • ·欧元命系希腊(2011-09-29)
  • ·希腊震荡 欧元区断腕求生?(2011-11-10)
  • ·希腊中产急速坠落(2012-05-24)
  • ·希腊大选 欧洲心惊(2012-06-14)
  • ·希腊反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2013-01-10)
  • ·墓地危机蔓延希腊(2015-05-05)
  • ·希腊Say No,一条被抛弃的绝望之路?(2015-07-07)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