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迟福林:海南国际旅游岛概念推手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0-02-25 00:08:19
  • 再过几个月,出生于1951年的迟福林就满60周岁了,如果时光倒流20多年,当他在1987年走出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办公室,来到海南出任省委政策研究室、省体制改革办公室主要负责人时,他成了当年第一个到海南工作的中央国家机关干部。即使时隔多年,现在身为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的他仍对当日的海南存有深刻的记忆:

    20多年前,我刚去海口的时候,从自己观察来说,没有红绿灯,每一家门口都摆一个小发电机,晚上睡觉,发电机震耳欲聋,要用棉花把两个耳朵塞住。当时去的人特别多,海南接待条件非常有限,我们很多大学生,拿一张报纸、一个席子就铺地而睡。后来我住在6楼,看着电视老鼠就爬上来了,因为没有下水道。”

    那时的海南,作为中国最大的特区,恰恰也是国家经济战略布局的重点。但在此后几年时间,海南的发展并不顺利。先是1989年因为土地使用权出让引发的“洋浦风波”;紧接着上世纪90年代初,又出现了房地产“泡沫经济”和随后而至的金融信用危机等事件,接二连三的打击,让不少渴望大展拳脚的公务员和怀着创富梦的淘金者纷纷撤离,海南经济特区的地位开始被人们遗忘。

    但迟福林却在海南扎下了根。在亲历了海南20多年发展历程中的困惑和矛盾后,他希望国际旅游岛建设能成为促进海南新一轮开放的推手。因为在他看来,海南20多年最大的经验就是,“开放的程度就是发展的程度。”

    “海南在20多年里曾经错失了很多大开放、大发展的机遇。上世纪90年代末,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海南迎来了新的挑战和发展机遇。”每次重提往事,迟福林总是感慨良多,追溯起“国际旅游岛”这个构想的诞生原因,他解释:“海南是一个岛屿,不开放就没有出路,我们当时就在以产业开放拉动产业升级的路子上进行探讨,因此就想出建国际旅游岛这样一个招数。”

    根据迟福林和他身边工作人员的回忆,早在2001年,中改院就开始向海南省委省政府提出建立国际旅游岛的建议,但一直没有进展。从最初由学者和科研机构的提出倡导,到现在作为中央政府对地方的一个决策,这个过程漫长得会让一般人失去希望,但迟福林和他所在的中改院却有足够的耐心。

    “对于要不要建国际旅游岛,先前在海南省也有过一些不同的观点,这需要一步步的论证。”中改院海南研究所所长夏锋这样回顾国际旅游岛所走过的10年光阴。在去年的12月中旬,海南国际旅游岛获批传闻频频出现之时,面对时代周报记者“何时会获得批准”的提问,睿智沉稳的迟福林微微一笑说:“中央正在研究决策中。”

    终于,在2009年的最后一天,国务院出台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意见,在之后的1个多月里, 海口、三亚房价涨幅领跑全国,在三亚的凤凰岛公寓,一平方米的房子最高报价超过10万元。“特区”的标签曾给这块土地带来膨胀的虚荣,而现在的“国际旅游岛”,同样给人提供了一个相当庞大的想象空间。沉寂了将近20年以后,海南岛再一次变得炙手可热。

    如今,“下一个拉斯维加斯”,“又一个夏威夷”,“中国人的北海道、济州岛”等极具诱惑的提法似乎已经把海南叫得风生水起。但作为国际旅游岛这一概念的缔造者和推动者,迟福林却倾向于将佛罗里达的现在看作是海南的未来:“与海南拥有同样阳光、海洋、沙滩美景的佛州,GDP逼近8000亿美元,居全美第四,旅游业所占比重最大,迪士尼成了世界范围内人人向往的度假天堂。”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迟福林 推手 海南 旅游 的报道

  • ·迟福林:改革需要的是行动和魄力(2009-08-03)
  • ·迟福林:海南国际旅游岛概念推手(2010-02-25)
  • ·迟福林:继续传统投资方式对城镇化是灾难(2013-08-15)
  • ·专访迟福林:新消费时代来临,应以短痛换发展(2014-05-15)
  • ·天价烟幕后推手(2009-07-22)
  • ·海南“免税岛”图景(2011-01-06)
  • ·海南跨海再问道(2011-01-06)
  • ·对接海南:徐闻的腾飞梦(2011-01-06)
  • ·海南“洗澡”事件 再曝狱政腐败现象(2009-07-16)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