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金辉轻蔑回应上市“硬伤”:“就是圈钱也是正常的”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09-12-31 02:18:24
  • “这些质疑现在都变得毫无意义,我们已经成功过会,明春就可正式上市。”12月28日上午,鼎龙化学副总、大股东之一的黄金辉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说。这是自鼎龙化学过会前后的敏感时期以来,该公司高管首次通过媒体正面回应。

    当前的鼎龙化学公司,正沉浸在“过会”所带来的巨大喜悦之中。

    20091228,时代周报记者来到位于武汉市江汉北路8号的湖北省商务厅大厦,该楼19层即是鼎龙化学总部。在前台的右墙上,张贴着一份惹眼的红头文件—《关于积极筹备元旦联欢晚会的通知》。对此,公司员工均心知肚明,这场实为鼎龙化学顺利“过会”后的庆功会,将是空前地隆重。

    25日上午,鼎龙化学成为湖北省今年第4家在创业板成功过会的企业。但在25日之前的4天时间里,19层明亮的办公楼内却是阴云密布,鼎龙的高管们均感到忐忑不安。

    自证监会1221日晚公告称将于1225开会审核鼎龙化学的首发申请之日起,包括《中国证券报》在内的国内财经媒体纷纷质疑该公司的盈利能力和产能研发费用过大等问题。著名财务专家夏草撰文称之为“鼎龙化学IPO的七大硬伤”。

    “这些质疑现在都变得毫无意义,我们已经成功过会,明春就可正式上市。”1228日上午10点半,该公司副总、大股东之一的黄金辉,端坐在办公室的真皮沙发上,气定神闲地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

    这是自鼎龙化学过会前后的敏感时期以来,该公司高管首次通过媒体正面回应外界的相关质疑。

    “闷声运作过会事宜”

    面对外界的质疑,鼎龙化学高层一直采取“鸵鸟政策”予以应对,绝不回应半句。

    最先公开对鼎龙化学IPO发出质疑声音的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财务专家郑朝晖(笔名“夏草”),曾一度希望能与鼎龙化学的高管直接沟通,但他的愿望落空了。“一般来说,一个公众公司应该直接面对公众质疑,我起初希望公司对我的质疑做出相应解答,但直到现在也没有获得任何联系。”

    《中国证券报》编辑部一位人士向时代周报表示,该报湖北驻地记者曾多次向鼎龙化学提出采访要求,并数次前往该公司总部和生产基地,但均遭到拒绝。其董秘伍德曾一度向当事记者承诺,等过会后再接受采访公开回应,但至今中证报还没有得到任何正式答复。

    毫无例外,在鼎龙化学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均按照《证券法》的相关规定,对外公布了“负责信息披露和投资者关系的部门负责人联系电话”。然而该电话却形同虚设,经常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1229,鼎龙化学另一位管理层通过电话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说:“公司认为除了中国证监会的意见外,来自其它方面的质疑,公司都没必要进行回应。” 他说,“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也不说,闷声运作过会事宜。”

    但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这种鸵鸟式的貌似“自欺欺人”的手法,正是鼎龙化学应对危机的高明所在。当招股书申报稿中众多毋庸置疑的硬伤被公开指出后。鼎龙化学深知,如果站出来公开“解释”或“澄清”的话,只会收到欲盖弥彰的效果,激起外界更为强烈的反应。

    黄金辉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据说夏草这个家伙已质疑了100多家公司,但这些公司最后都成功上市了。相关报纸有言论的自由,但我们认为这些都是来自民间的非官方说法,公司认为没必要回应。”

    “书面澄清说明”获认可

    “鼎龙化学公司的这种盈利结构和能力,应该连初审都过不了,现在却过会了。”1229,郑朝晖向时代周报记者直言不讳。

    申银万国一位人士将鼎龙化学当前的盈利状况喻为一个身体畸形的怪胎,原本腰身该粗的地方却细弱,腿脚该细的地方却粗壮。他指出,目前在A股市场上,这种从IPO之前就依靠非主营收益支撑利润的公司十分罕见。

    仔细分析招股书不难发现,在20062007报告期内两年的净利润构成中,如扣除政府补助、新股申购等非经营性收益后,公司核心产品的利润实际为亏损。

    招股书还显示,2006年归属于母公司的非经常性损益影响数为88万,而到2007年则上升到了1618万元,随后持续上涨,到20091-6月就为4507万元。

    在非主业收入畸高的同时,鼎龙化学的主业收入则呈现出逐年递减态势。目前主要收入来自与主业无关的次氯酸钙贸易业务。数据显示,2007年至2009年上半年,次氯酸钙营业收入占比分别高达48.71%、53.15%和56.72%,呈逐年上升态势。而公司核心产品“电荷调节剂”的收入,在20062008年度占比分别为28.26%23.96%22.84%,呈逐年下降趋势。

    分析人士指出:“鼎龙化学的收入增长主要靠非主业拉动,主业收入增长基本停滞。”

    除上述问题外,外界还对鼎龙化学核心产品毛利率畸高、研发投入虚胖和现金虚胖等方面进行了质疑。

    黄金辉向记者透露,“省上市办还是注意到了这些说法,公司在第一时间就向证监会提交了书面澄清和说明的材料,并得到了认可。其实,这些问题在上市辅导和初审期间,相关预审员就提出来过,不是什么新问题。”

    “风投公司不是傻瓜”

    记者提出,外界怀疑这次上市是为了借技改项目圈钱圈地,因为根据鼎龙化学当前的资金状况,不必上市也能拿出“技术改造项目”所需的1亿资金。黄金辉回答:“只要是通过了中国证监会上市审核的,就是圈钱也是正常的,企业要发展壮大,就需要融资。”

    对外界质疑其技改项目竣工后产能盲目扩大6倍的巨大潜在风险,黄金辉回应说:“市场是变化的,公司的技改项目肯定是以市场为主导进行的,到20101500吨的产能肯定能被消化掉。”

    至于其打新股的资金是否来自国开行的3000万元贷款,黄金辉说:“国家开发银行的3000万元是专项资金,必须用于公司的“电荷调节剂技术改造项目”,专款专户专用,公司不会挪用。我只能告诉你不是用银行贷款,质疑要有证据才行。”

    黄金辉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盈利水平一直很好,利润结构都没有问题。如果现状和前景不好,5大风投公司不会投资,它们不是傻瓜。”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IPO 创业板 鼎龙化学 的报道

  • ·龙源电力飓风袭港 IPO卷走175亿(2009-12-09)
  • ·黄金辉轻蔑回应上市“硬伤”:“就是圈钱也是正常的”(2009-12-31)
  • ·国信证券IPO变数未解(2010-01-27)
  • ·IPO重启半年证监会高层反思 询价机制临大考(2010-01-27)
  • ·更名换帅在即 广发行IPO提速(2010-04-15)
  • ·农行全球最大IPO盛宴 九投行分切蛋糕(2010-04-15)
  • ·卷入多家公司IPO数据造假 赛迪顾问的沦落(2010-05-06)
  • ·让路农行IPO 三千亿银行再融资难题(2010-05-13)
  • ·IPO倒计时 近3.9万个人股东受益 上海银行“批发造富”(2010-05-20)
  • ·项俊波:农行上市操盘手(2010-06-16)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