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矿业整合倒计时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12-31 01:28:35 来源:
  • 轰轰烈烈的山西煤炭业整合,已近尾声,与此同时,全国矿业整合的序幕,却已悄然拉开。2009年12月中旬,国土资源部下达了《关于抓紧做好矿产资源开发整合实施方案编制工作的通知》。该通知要求地方各级国土资源行政主管部门,对本行政区域内矿业权设置情况进行全面梳理,对需进一步推进整合的矿区逐一登记造册,确定整合范围,“确保2010年3月底前完成审批和备案。”

    一场全国性的矿业整合迫在眉睫。

    这次的大手笔毫无悬念引来了大家对“国进民退”的新一轮热议。而山西经验能否成为新一轮矿产资源整合的圭臬,更是争议的焦点。

    山西煤改艰难收官

    对于2009年山西煤炭业整合的效果,众说纷纭,121,山西省副省长陈川平对此公开表示,“目前,省内煤炭资源整合已由胜利在望转为胜利在握。”“望”与“握”的一字之差,对这场自上而下的山西煤炭资源整合行动作了官方定论。

    山西煤矿整合肇始于20089月《山西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意见》(简称“23号文”)的出台,23号文要求到2010年全省矿井个数控制在1500座以内,大集团控股经营的煤炭产量达到全省总产量的75%以上。

    其时正值山西两届省长更替之际,政府方面没有采取大动作,煤矿老板也多处于观望。

    半年之后,山西省再次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有关问题的通知》(简称“10号文”),并成立了以省长君为组长的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工作组。在这份通知中,到2010年,矿井数量控制的目标由原来的1500座缩减为1000座,兼并重组整合后的煤炭企业,规模原则上不低于年产300万吨,单井生产规模原则上不低于90万吨。

    至此,一场疾风骤雨终于向煤炭业袭来。山西省近80%的煤矿,面临被兼并或关闭的命运。

    据时代周报获悉,截至1229,山西煤矿整合重组协议签订率已经达到98%;兼并重组主体到位率达到94%;采矿许可证换发率达到近80%;整顿之后,据官方公开数据显示全省煤炭产量已恢复到历史最好水平,“进入11月达到6100多万吨。”

    或许正是山西经验给予了决策者信心,全国煤炭业整合也开始列出整合时间表。

    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在1227开幕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称,2010年,国家将加快转变煤炭工业发展方式。推进大型煤炭基地建设,继续建设13个大型煤炭基地,批复一批大型煤炭矿区总体规划。“煤炭企业兼并重组也将加快。”

    一人之天堂,或为一人之地狱。

    在政府层面为矿业整顿的阶段性胜利击节而庆时,对于众多被称为“煤老板”的投资者来说,“矿业整合”已让他们闻之如惊弓之鸟。

    1230,之前还在电话里客客气气的山西“煤老板”吴志勇,一听到“矿业整合”便立即挂断了电话。

    这似乎是个不愿再被揭开的伤疤。“我们和他们曾经接触试图了解更多的情况,但他们都特别谨慎。”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的张玉成和平云旺两位律师,早在200910月就成立了“山西煤矿兼并重组专家律师团”。在对案例进行调研后,他们嗅出了山西省煤炭业重组目前形势的微妙。

    “虽然官方公布的煤矿整合重组协议签约率很高,但其实,很多煤老板只是签署了《资产转让协议书》和《采矿权转让合同》等框架性协议,而涉及到矿业权转让价款和矿业权交割等实质问题的《补充协议》还未签署。”张玉成向时代周报表示, “投资者面临的焦点问题都一样,政府以行政手段定下的矿业权转让价款,与投资者之前用市场价买下和投资的成本相去甚远,他们没法接受。”

    多方博弈矿价难定

    这也是山西省此次煤炭业整合备受争议之处—在矿业权转让价款的定价问题上,遭遇了政府行政指令与市场的冲突。

    “政府的行政力量绝对是此次山西煤炭业整合的决定性主导因素。”中国地质大学副教授杜国银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说, “在山西煤炭企业兼并重组的过程中,定价主体是政府,兼并主体和兼并对象之间也由政府‘拉郎配’,市场并没有发挥主导作用。”

    张玉成也向时代周报证实,“按照重组的相关协议,补偿价款分作两部分。其中,煤炭企业的实物投资以评估报告来确定价款;而矿业权不进行市场评估,只约定了‘采矿权价款补偿’,最终以政府的规定和政策为准。”

    据平云旺律师测算,“这个操作思路下,如果一个煤老板投资2个亿的矿,最后政府定下来的也许就只是给60008000的价款,不到总投资的一半。”而浙江煤商给媒体公开的数字就更低:补偿价款为2004年煤矿主缴纳的采矿权价款的1.5倍或者2倍的评估值,很多人获得的评估值只有其总投资额的1/41/3

    “‘补偿’这个概念本身就不适用于山西煤炭资源整合。”张玉成表示,政府在矿业权一级市场出让的程序中,有权确定“资源采矿权价款”;在矿业权征收程序中有权确定“矿业权补偿价款”,但兼并重组是矿业权转让的一种形式,从此次煤矿整合重组协议签署的主体及主要内容来看,其实质是矿业权在二级市场的民事交易,因此政府无权确定矿业权转让价款。“矿业权转让价款的确定,只能由转让人与受让人平等自愿协商一致,并严格依照法定程序进行。”

    然而,山西省政府力挺现行矿权定价机制的态度非常明确。“政府的理由是,矿业权出让时没有经过市场评估确认矿业权价款,因此兼并重组价款也不该由市场评估,而应由政府指定;浙江、福建等省民营煤矿企业的矿业权,经过了多次‘倒卖’,矿业权价款被人为抬高。”张玉成指出。

    曾长期从事矿产交易中介、现任某矿冶咨询有限公司负责人的于工认同山西省政府的观点。“你知道吗?20052006年,也就是炒矿最猖獗的那几年,矿价怎么涨的?好多人买了矿根本就不是为了开发,就在那儿晾着,等到升值就转手。按照这样炒起来的市场价格补偿,难道合理吗?”

     “改变山西作为煤炭大省、煤炭业发展却一直在‘小、散、乱’中挣扎的局面,将煤炭业做大做强;加强安全生产,降低安全事故;促进生态环保;防止官煤勾结……”在杜国银的眼中,此次煤炭业整合之于山西,承载了太多的意义。

    “然而,以利益重新分配为实质的改革过程中,政策的执行也会带来新的社会问题和新的社会矛盾,这些都必须要引起注意。”杜国银说。

    在煤炭业改革进行的一年中,山西省几乎经历了“财政休克”的阵痛。

    山西境内119个县(市、区)91个产煤,煤炭及相关四大产业占工业总值80%以上,相当多地方财政收入的40%50%来自煤炭。而山西是全国惟一上半年GDP负增长的省份。在最新公布的2009年前三季度经济运行数据中,增长同样有限:全省实现生产总值4819.1亿元,同比增长0.5%,全省财政总收入完成1190.6亿元,同比下降7.53%

    山西煤改经验能否引入全国矿产资源大整合中,仍多存疑。

    全国煤矿整合难效山西

    杜国银对山西煤矿整合小结道,“从整改过程中暴露出以下问题:民营资本出路如何,煤矿工人的就业问题,农村剩余劳动力如何解决的问题。这些同煤炭业整合配套的政策如果不完善,之前设定的煤炭业整合的目标能否真正实现,就还有待时间检验。”

    “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被停产的煤矿所在地,村民还得从外面来购买生活用煤;而向我们做咨询的煤老板中,已有不少问及其他区域及国家的煤炭业投资政策,这些巨额的民营资本都面临着向外流失的局面。”平云旺律师业表示同样的担忧。

    但在一片争议声中,山西煤改仍然获得了多方的肯定,包括河南、内蒙、陕西等省,也纷赴山西考察取经。

     “目前正是矿产资源整合的有利时机。”在此前国土资源部召开的一次内部会议上,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表示,目前,宏观经济数据显示保经济增长任务取得了成效,国务院常务工作会议提出要加快推进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加之矿业资源产品价格目前还处于震荡调整阶段,不会出现大幅度上升,这正是矿产资源整合的有利时机。

    当天,国土资源部等12部门发出了《关于进一步推进矿产资源整合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在2010年继续推行矿产资源整合工作。

    继山西之后,其他地方也有相应政策陆续出台。109,内蒙古发出煤矿整合通知,煤炭资源配置将重点向国家和自治区重点煤炭转化、综合利用项目倾斜。而据河南省副省长张大卫透露,河南省正在酝酿小煤矿生产安全长效机制,推行由骨干企业对30万吨以下产能的小煤矿进行兼并整合。同时,河南还将通过引进央企等办法,将矿产优势资源向国有企业手中集中。

    更让人关注的是,这场全国性的煤矿资源整合,是否会复制山西的模式?

    按照《通知》的部署,在此轮整合中,“地方政府要重运用经济手段推进整合工作,切实保护参与整合的矿业权人的合法权益。在符合整合主体标准的前提下,应优先从整合矿区内产生整合主体。”

    此外,还强调“鼓励优势企业充分利用资金、技术、管理等方面的优势,运用市场方式,实施整合,培育壮大矿业龙头企业。”

     “鼓励做大做强,加强产业集中度是大势所趋,全国煤矿业的整合肯定都是朝着这个方向走。”杜国银表示,操作方式上,是否学习山西省这样一刀切的模式,还值得商榷。

    “每个省矿产资源的发展情况并不一样。”杜国银教授表示,山西此轮煤改中,指定收购企业都是本省的,中央所属的煤企也还能保留。这种“以我为主”的方式,如果全国都推行,不一定是好事情。

    无论有多少争议,一场大规模的全国范围内的煤矿整合行动已如箭在弦。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矿业 煤碳 整合 重组 的报道

  • ·“官告企”:紫金矿业被推上浪尖(2010-11-03)
  • ·从疯狂到萧条的采矿业(2009-07-17)
  • ·中国矿业整合倒计时(2009-12-31)
  • ·被紫金矿业改变的人生(2010-01-07)
  • ·紫金矿业灰幕(2010-07-22)
  • ·巧取“死矿”翻身 淮北矿业上市(2012-12-27)
  • ·能源大省山西转型之痛(2009-07-21)
  • ·山西煤改 3000亿民资流向何方(2009-10-28)
  • ·山西省社科院能源所所长王宏英:煤老板应退出历史舞台(2009-10-28)
  • ·温州煤老板500亿搁浅(2009-11-05)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