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访:"我们冲超难免急功近利了"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12-02 23:41:40 来源:
  • 风暴眼中的广州足坛,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是半月之内刘江南第二次接受时代周报采访,他和记者交流时,与前一天通报会上的那位体育官员判若两人。他谦称自己不过是一介书生,最向往的工作就是高校教师。他说,等这届亚运会结束后,就到广州体院去做一名硕导:“我还是南京师大的博导,也是北大的特聘教授呢。”“其实最适合我,我也最愿做的工作,还是到高校去带带学生,”说这句话时,他有些动情。

    “现在是广州足球最艰难的时期,我主持广州体育工作8年来第一次遇到。”1127,周五,位于天河体育中心的广州市体育局办公区内,刘江南面对记者如是说道。之前一天(1126),他首次代表政府出面公开回应杨旭“行贿买球”事件,被外界评为官腔十足,且言不由衷。

    尽管还只是上午10时左右,一身深色西装的刘江南却显得疲惫不堪,他嗓子嘶哑,脸色灰暗,声调无力,说话时伴着较为夸张的手势。事实上,无论是眼下突如其来的足球丑闻,还是箭在弦上的亚运会筹办压力,都令这位掌管广州体育的最高行政官员感到心力交瘁。

    “我们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时代周报:昨天你在通报杨旭案时,一再强调不清楚杨旭用20万买球的经过。

    刘江南:我说的是实情,自从2006年广药接手以后,市体育局已经有3年没有管它们了。作为行政主管部门,我们不能不作为,但也不能乱作为。所以,外界说我们是幕后指使和操纵了这次假球,实在是冤枉我们了。再说,广药花20万买球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并不需要向体育局要这个钱,也不需要经过体育局批准。

    时代周报:体育局不知道,但并不代表广州市足协也不知道这个运作,你有向足协了解过吗?

    刘江南:足协那边具体我就不清楚了,现在的谢主任也不一定清楚,你可以向当时的负责人了解。我总体的看法是,足协和我们一样对足球俱乐部总体上也是宏观管理,不会那么细。

    时代周报:你如何评价杨旭?他面对警方称行贿是“因为上面的压力”,你怎么看?

    刘江南:我认为杨旭的能力还是不错的,不能因为这次犯错了就全盘否定他个人。我昨天就说过了,他所说的“上面的压力”,可能就是我们每个体育工作者都面临的工作压力。

    时代周报:你说的“工作压力”具体指的是什么?

    刘江南:这样说吧,外界对广州体育这两年来取得的成绩一般都不会说,都觉得是正常的,但一旦出事了,责任就全部在体育局和我刘江南个人身上。这个压力有工作压力,有当前的筹办亚运会压力,当然也包括前几年广州足球面临的冲超压力。

    时代周报:外界说“广药队冲超是用钱买来的”,你认可这个说法吗?

    刘江南:这个说法肯定没有根据,古话说瑕不掩瑜,不能以偏概全全盘否定。

    时代周报:你认为广药队在其他比赛中还有行贿买球行为吗?

    刘江南:我不清楚,要看警方的调查结果。

    时代周报:你怎样评价广药队这次出的这个事情?

    刘江南:我个人评价广药队这几年还是很有成绩的,对广州足球作出了贡献。但处于中国目前这样一个联赛规则和足球体制的大环境中,广药出这个事情可以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也许当时的广药俱乐部高层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这种急功近利的做法会有什么原则性的问题,认为不过就是一个游戏规则、一个潜规则,结果后来东窗事发了,出事了,才知道,原来这么厉害,还会是“犯罪”。

    时代周报:对这次杨旭的行贿买球事件,你认为有值得体育主管部门反思的地方吗?

    刘江南:实事求是地看待那两年,我认为还是在冲超的压力下,出现了急功近利的行为,不能把责任都推到杨旭一个人身上。

    时代周报:你的意思是,你认为体育主管部门还是有责任的?

    刘江南:出现这个事情,说实话,从国家体育总局到广州市体育局以及足协,我们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广药接手也有它的商业需求”

    时代周报:这次广药集团决定退出广州足球了,外界都说当年是政府行为让它接管的?

    刘江南:当时从形式上看,确实是领导和政府干预了广州的足球,但我觉得公众应该理解,发展广州的足球事业肯定是一件好事情,就当时的状况来说,假如你在这个位置上,处于当时这样一个状况,你能怎么做呢?譬如现在的亚运会筹备工作,你说政府不干预可能吗?我认为大家凡事不要抱着一个看戏的心态,要一起来把事情往好的方向推。

    时代周报:当时政府提倡大力发展广州足球的思路是对的?

    刘江南:全国到现在为止也只有两个足球特区,一个是大连,一个是广州,我认为当年把足球写入五年发展规划是对的,我不同意“政治足球”的说法。

    时代周报:从表面上看,广药集团四年为足球投入了2亿多元,从现在的结果来看,好像有点得不偿失。

    刘江南:外界有人指责说,2006年是我们体育局按照市政府的意愿把球队“压”给广药的,实质上不是这样,一个巴掌拍不响。实际情况是,广药也有它自己的商业需求,政府也考虑到它财力雄厚,这样才一拍即合。现在广药在运作中出了问题感到为难,我们就收回来。

    时代周报:如果政府不建议,高层不出面让广药来接手足球,他们应该不会主动要吧?

    刘江南:这个应该是这样的,作为国有企业是为政府分忧了。

     “足球的新模式可以摸索”

    时代周报:现在广州足球第四次被足协托管了,而这一次托管背景完全不一样,你怎么看?

    刘江南:现在是广州足球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关系到广州职业足球的未来走向,不同于前三次的托管,所以现在我们很谨慎。

    时代周报:这次是由于广药决定退出,足协必须出面托管,你怎样看待这次托管?

    刘江南:正是因为广药队这次出现了打假球、行贿和赌球三方面的问题,广州体育局才深刻认识到自己曾经的监管不力。由此看来,在现阶段还不能完全放手不管,我们要寻找一条企业、社会和主管部门合力协管足球的新路子,这是我们当前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问题。

    时代周报:你认为这次的事情出来以后,广药队是否会遭到降级处罚呢?

    刘江南:这个还不好说,我们当然是希望中国足协能全面看待广药队的情况来定。

    时代周报:现在广药和广汽两大股东采取的方式都是只赞助不入股,而政府又不能再次找一个有实力的企业来全盘接手广州足球,这种状况是不是很糟糕?

    刘江南:到目前为止,广药还是没有全部退出,其他的都还在继续商量。我的态度是,不管以后如何,都要采取一种全新的管理模式,广州足球的新模式可以摸索,这是必须要探讨的,但不管是什么模式,我们在承认不足的基础上,都要敢于往前闯,敢于大胆探索,不能说因为现在出了一点问题,就否定掉一切,我对广州足球还是充满信心的。

    时代周报:如果企业入股和赞助不理想的话,可否考虑完全由体育局托管,财政局负责开支这种形式呢?

    刘江南:现在还都不清楚,都不好说,无论怎样,我希望所有人都来支持广州足球,就像你这样理解我的想法,我就很感动。

    时代周报:这次足球扫黑风暴让广州成了重灾区,你怎样看待带给广州足球的影响?

    刘江南:我第一次接受你采访时就说过“我坚决支持高层的足球整肃活动”,现在我还是这个态度,行贿、打假球和赌球,这是多年来中国足球的一个大脓包,这次全面整肃对足球的长远发展是件功德无量的事。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刘江南 足球 赌球 的报道

  • ·刘江南:亚运带来一个新广州(2010-11-25)
  • ·专访:"我们冲超难免急功近利了"(2009-12-02)
  • ·处在十字路口的中国足球(2009-11-11)
  • ·专访:“如果查出谁有问题,我们绝不姑息”(2009-11-18)
  • ·还原“教主”王珀(2009-11-18)
  • ·杨旭和他背后的世界(2009-11-19)
  • ·两年冲超 广药“假球”内幕初揭(2009-12-02)
  • ·杨旭背后有大鱼,不公布藏隐情?(2009-12-02)
  • ·成都:“金牌球市”浮沉(2009-12-17)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