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所民办公助学校的改制后遗症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11-18 22:55:26
  • 11月5日,一场潜伏十年之久的劳资矛盾,在四川成都外国语学校突然引爆。这天下午,300多名教师停止上课,集体抗议他们遭受的不公正待遇。教师强硬举动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真相?

    11513,成都外国语学校,学生们正在午休,校园一片宁静。

    但不多时,学校会议室传出的阵阵喧闹,惊醒了午睡的学生们—谁也没想到,在这所名校潜伏10年之久的劳资矛盾,在这个午后被突然引爆。

    随后,该校300多名教师停止上课,集体抗议待遇不公正。这一行为迅速得到声援,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成都外国语学校附属小学中海国际社区分校的几百名教师纷纷罢课;学生们也在校园里高呼“老师加油”、“老师,我们支持你们”的口号。

    8日晚,成都市政府决定临时托管成都外国语学校,持续了4天的罢课终于结束。

    导火索

    11513,成都外国语学校的老师,纷纷提着教案或学生作业本,赶到学校会议室,不大的会议室顿时拥挤起来。

    事实上,众多教师均是不请自来。就在这个会议室,这所民办公助学校的投资方四川德瑞集团将与教职员代表进行一次对话,解释即将实施的教师绩效工资计划,而这关系到412名教师的利益。

    两天前,老师们其实已经失望了一次。在3日举行的校教职员工大会上,校长王建伟宣布了投资方对旗下所属中小学校的调资方案—平均每位老师上涨1000元。听到这个方案后,教职员工们顿时嘘声一片。那时,成都市各公办学校都已兑现了国家义务教育阶段教师绩效工资及生活补贴,与公办学校教师每人每月增加3000元左右收入相比,成都外国语学校的老师难以望其项背。

    随后,大家以不同方式表达了对调资方案的不满及与投资方协商的愿望。王建伟说,5日将邀请德瑞集团董事长严玉德出面协商。

    “无须讳言,我们是怀着愉快的心情参会的。”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年教师1112日晚说,当时同事们都认为,董事长来了,只要大家坐下来沟通协商,一切问题就能妥善解决。

    513时许会议一开始,气氛就变了。

    德瑞集团董事长严玉德及其夫人、德瑞集团教育投资公司总经理王晓英,并排坐在主席台上。严玉德称,成都外国语学校是民办学校,未纳入国家绩效工资改革范畴,人均上涨1000元已定,没有商量余地。

    “我们现在到底是公办老师还是民办身份?”老师们要求严玉德做出解释,“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待我们?”

    严玉德被激怒了,他喊道:“我手下几万学生几千老师,你们几百个老师不干,影响不了我,不愿干的就走。”这时,一旁的王晓英抢过话筒,指责起老师:“你们素质太低了,只在乎钱,不配当老师”、“你就值这点钱”、“我们今天来不是与你们协商的……”

    老师们的怨气就此被撩拨起来,纷纷要求严玉德和王晓英道歉,但两人拒绝道歉,1430分离去。半小时后,严玉德再次来到学校,生硬地丢下一句:我不怕你们闹,一切后果自负。

    这让老师们感到了威胁和愤怒。他们当即决定停止上课,并得到了同属四川德瑞集团的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成都外国语学校附属小学中海国际社区分校的老师声援。

    公办身份疑问

    其实,早在今年10月,这一罢课的结果便已微现端倪。

    据时代周报记者调查,2000年成都外国语学校由公办改制成民办公助后,成都市有关部门正式下文明确:改制前的该校教职工,2000年从全民所有制单位调入的教职工,2000年和2001年分配来的大学应届毕业生,以及2002年分配来的英语专业大学应届毕业生,都将保留全民所有制身份。

    1019,一些细心的老师在重新签订劳动合同时发现,新合同删除了“保留全民所有制身份”的相关条款。后经询问,学校称,制订合同时拿错了参照合同文本。

    尽管1021学校以补充协议方式补充了全民身份条款,但这个“意外”加重了老师们的怀疑—近年来一直有传言,说学校公办老师的身份已被注销,全部变成民办。

    “记得有一次老板严玉德在会上说,你们的公积金和养老保险都是我在出钱。如果我们是公办身份,就该国家出钱买养老保险。这不是把我们公办老师的身份变成民办了吗?”一位要求匿名的老师称,这次拿出删除了“保留全民所有制身份”条款的劳动合同,是德瑞设的一个局。

    而教师们很快又调查发现,他们的住房公积金和养老、医疗等保险,学校并未足额购买。有老师拿着社保账号到社保局网上查询,结果更令人吃惊:他们的社保缴费记录显示为零。

    102123日,30多位教职员工自发聚集在一起,就身份、职称和档案工资等问题提出异议。26日,这支队伍一下扩大到200多人,并推选出了10多名代表,向校长送达了争取合法权益的文本。两天后,学校领导召集会议,就老师们向学校争取合法权益发表了意见。

    会后,老师们认为学校领导们没有作出实质性回答和解决措施。他们更恼怒一些领导的话伤了大家的感情。

    1029,教师们再次聚集,对争取合法权益事宜进行讨论后,一致认为:必须采取措施,派出代表与学校、德瑞集团进行沟通、协商。

    名校光环的背后

    在成都教育界众多有识之士看来,成都外国语学校事件,直接诱发点虽是绩效工资问题,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是该校10年前改制留下的后遗症:产权不明,教师身份不明、工作量超负荷但待遇低下。

     成都外国语学校的前身,是坐落在成都成华区二仙桥北二路3号的八里庄中学。学校本是“破落户”,生源和校舍都不好。1989年,成都市为改变学校落后面貌,提出“转轨”—与四川外语学院联办,向“外语特色学校”转身,遂改名“四川外语学院附属成都外国语学校”。几年后,这所学校凭借外语教学特色声名鹊起,培养出多名四川省文理科高考状元。

    “我1999年进入这个学校任教,当时它的影响已很大了,老师待遇很好。”王福孔老师说,当时为进这所学校,他主动放弃了在成都郊县一所中学的领导职务。

    然而让王福孔不解的是,就是这块优质资产,成都市政府为发展民办教育将它推了出去。2000年,四川德瑞集团被引入对该校进行搬迁、改制—将它搬往成都高新区现代工业港(郫县犀浦镇),改名“成都外国语学校”。改制后的学校,由成都市教委和四川德瑞共同举办,实行民办公助的股份制。其中,市教委以品牌、师资、管理等作价入股,拥有35%股份;德瑞投入1.5亿进行学校硬件建设,占股65%。

    双方在2000114签署了合作协议。当地媒体称此举“标志着成都教育体制改革在公办民助向民办公助方向迈出了突破性的一步”,却遭到了全校教职工的抵制。

    成都外国语学校语文教研组长李扬彬清楚记得当时情景,市领导向教职工承诺:搬迁改制后全民所有制政策全部兑现,而且待遇更好。这位领导还扬言:谁不接受改制谁走人!

    在资本的力量下,改制后成都外国语学校办学规模扩大4倍,学生由1200人扩至6000人左右;教职工由120余人增加到550人;高初中每年招生达1600人。该校也很快成为四川省级校风示范校、教育部确定的四川省唯一享有保送资格的外语类学校。

    许多教师冲着名校的光环而来,本以为待遇优厚,结果却发现比普通公办学校还低。“刚进入那会我每月不过1500元,没有社保、公积金等福利。”一位年轻老师说,为了赚钱她只能拼命上课,但每月到手的也仅3000元左右。这位老师一打听,公办教师和她这样的招聘教师也没有太大区别,同样收入微薄。而当时,成都中学教师月均收入4000元左右。

    老师们纷纷表示,改制10年来,教师的各种权益和福利得不到保障,与此同时越来越苛刻的考评制度如影随形:学校规定了每个老师的基础课时,教师不得随意请假,请假要扣150元钱,请生育假只能拿到400元左右的最低生活保障。

    10年间,成都外国语学校的老师们多次向投资方提出兑现改制时的承诺,均未被理会。

    体制性困局

    在教师处境尴尬的另一面,这所学校却声名远播,生源出奇地好,早已是四川省著名的“贵族学校”—每年学费从2000年的1.5万,飙升至目前的2.5万。

    有观察人士专门为成都外国语学校算了一笔账:6000名学生的年学费总收入为1.5亿元,500名教师人均年收入3万元,校方只需支付1500万元;再根据教育研究机构的数据,中小学运行费用中,教师工资一般占70%,以此计算,成都外国语学校全年运行费用也就2000多万元,再减去每年4000万元的固定资产折旧(按10%的最高折旧率计算),该校每年收益仍高达9000万元。

    但严玉德的结论与此迥异。115他向教职工们公布了一组数据:学校总投资3.75亿元,至今尚有2.6亿未收回,所以“学校目前还处于亏损状态,没有更多的钱为教职工改善待遇”。这遭到了众多老师的质疑。

    “老板号称17年才能收回投资,就意味着市教委35%的收益实现不了,造成国有资产流失。”有老师说道。

    学校的运营情况到底如何?记者曾多次拨打严玉德和王晓英的电话,均无人接听。成都市教委、成都外国语学校相关负责人也拒绝作答。

    严玉德据称拥有资产14亿,是2009年胡润富豪榜入选者。除了成都外国语学校,他旗下还拥有四川外语学院成都学院、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等5所私立学校。同时,他还投资房地产、高科技生态农业、通用航空公司、成都灰狗运业等产业。

     成都一家主流媒体的教育记者称,2006年德瑞资金紧张,学校本该9月开校才收学费,结果7月初就收了,严用这笔钱购买了3架赛斯纳208B型飞机,成立了四川奥林通用航空公司,主营航空摄影、航空护林。

    “这也许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基础教育本是公益事业,而严老板显然将其当作了盈利性产业经营,在这种语境下劳资矛盾注定无法绕过。”成都市一所民办学校负责人说。

     而在北京学者秋风看来,导致企业家抱着盈利心态投资教育的根源,在于法律规定的含糊与自相矛盾:《民办教育法》规定“民办教育事业是公益性事业”,但又规定民办学校“出资人可以从办学结余中取得合理回报”。“这样的原则或许适用于职业培训之类的教育,却未必适合于基础性教育与综合性高等教育。”秋风说,这实际上成了一个体制困局。

    11822,李扬彬疲惫地回到家中,此前他和上百个同事的罢课行动坚持了整整4天。

    就在半小时前,成都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何华章赶到学校,宣布了成都市政府的研究决定:由市政府临时托管成都外国语学校。

    111220,临时托管工作组向学校中层以上干部通报了工作进展:全校227名教师的公办身份得到了成都市人事局、市编制委员会的确认;解决了学校老师职称10年只评不聘的难题。

    “目前还有一系列问题尚未得到解决,我们都在密切观望,不会退步妥协!”一位教师代表在电话中如是表示,语气铿锵有力。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民办学校 教育 的报道

  • ·一所民办公助学校的改制后遗症(2009-11-18)
  • ·人权教育,从官员做起(2009-07-14)
  • ·让懂教育的人来办教育(2009-07-17)
  • ·教授治院:梦想与挫折(2009-09-10)
  • ·贫困女研究生之死(2009-12-17)
  • ·教改纲要:不能仅仅是"描绘"蓝图(2010-03-10)
  • ·代表委员纵论教育改革(2010-03-10)
  • ·大学的行政之“病”(2010-03-17)
  • ·免费午餐:民间行动政府接棒(2011-07-21)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