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信仍想“拯救泰国”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09-10-28 23:11:52
  • 在东盟峰会召开前夕,柬埔寨首相洪森似乎有意向东道主叫板,公开表示愿意邀请泰国流亡总理他信担任经济顾问,阿披实只能压住心中的怒气,叫洪森一句长辈,并请后者三思而后行。但外界最关注的并不是两国会否因此发生冲突,而是至今一言未发的当事人他信,最近又有什么新鲜事。

    据英国媒体《经济学人》杂志报道,他信尽管人在迪拜,但其经济投资活动仍然活跃,不仅投资了英超球队,而且还在非洲国家乌干达开采金矿。

    他信渴望回家

    “他信仍然渴望如英雄般回归”,《经济学人》的报道写道。因此洪森的公然叫板很可能是在为他信制造点话题。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陈建荣博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柬埔寨与泰国边境纠纷解决的主动权更多地在柬一方,洪森不必通过此事(公开表示聘请他信当经济顾问)向阿披实施压,我觉得洪森此次这样做,更多是受‘老友’之托,制造议题,提醒大家别忘了他信。”

    如今的他信身处迪拜,这个以奢侈、豪华著称的城市似乎很适合这位电信业巨头。但迪拜却并不是他的最后一站,数百万泰国人希望他信能回归,也使泰国国内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得以永无止境地延续下去。

    对于泰国当前的局势,他信不客气地对记者表示:“如果国家被治理得很好,国民根本不会呼唤我回来。”他其实更情愿去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例如他说自己最近正在乌干达投资金矿勘探。他说渴望享受生活,但坚持“人们需要我”去重建泰国的民主和司法制度,首先就是重审他和家人的案件。他信表示他有信心让最高法院撤销对其前妻出售公共用地的指控。

    23亿美元资产面临充公

    目前泰国最高法院正在讨论是否将他信于2006年政变后被冻结的23亿美元资产充公。这些资产的来源主要包括他信的家族企业“秦那越集团”、新加坡的淡马锡控股等。尽管他信已为自己留下了足够的钱,使其超脱泰国的法律,过上衣食无忧的退休生活,但他仍然对当年的政变耿耿于怀,而且从那时开始,泰国的乱局就没有平息过。

    在他信流亡以后,这样的局面不仅没有消失,现在还有加剧的趋势。支持他信的“红衫军”仍在不断搅动泰国政局,并要求赦免他信的罪。1017日下午“红衫军”就在曼谷举行集会,要求政府公布对于赦免他信请愿书审查工作的进展。“红衫军”在8月中发起联署签名活动,号称收集了超过500万人的签名,为他信请愿,1017正好是把请愿联署送到皇宫秘书处的第60天。

    另一方面,反对他信的“黄衫军”也得到了当权派的支持。在这种对立的情况下,两派均呼吁重新大选,但事实上阿披实政府对于重新大选完全没有兴趣。

    与此同时,新政府还吊销了他信的护照,他现在只能使用门的内哥罗和尼加拉瓜的护照出行,当他途经亚洲国家的时候,也尽量保持低调,不让自己的行踪泄露。一个曾经用个人形象和声音控制泰国媒体的人,现在只能通过视频和网页再次聚集自己的力量,上月,一家泰国国营电台的主持人对他信做了一个简短的采访,结果丢了工作,他信知道后愤愤不平地说:“我们的民主受到了控制。”

    当问及谁被控制的时候,他信将矛头指向了与国王有密切关系的人,指其对国家部门施加压力,公然反对人民选出的政治家。“他们甚至可以捏造出各种故事来栽赃政府”,他信说道。此时,泰王的首席顾问、枢密院主席炳·廷素拉暖上将成了最大的嫌疑人,他厌恶他信在泰国政界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他信曾暗示,在2006年政变中,一位“凌驾于宪法之上的人物”是幕后策划者。

    事实上,廷素拉暖只是保皇派的一个代表,将民选的总理赶下台,造成泰国现在乱局的核心力量是皇权和军权。这两派力量的过度膨胀,造成了政权在应对危机时力不从心,政府威望荡然无存。陈建荣博士分析道:“如果是西方的三权分立还牢固一些,但泰国的三权是皇权、军权和政权。从权力的稳定性来看,政权最弱,皇权最强,而军权则在不同的时期表现出不同的稳定性。特别是泰王的权力到底有多大,泰国人自己都明白,但都不说,用我们的话来说是‘不透明’,正是这种不确定性给泰国的政体带来了无法克服的矛盾。”

    “红衫军”缺钱要解散?

    将矛头指向保皇派的除了“红衫军”,还有部分激进派思想家。由于泰王已经81岁,而且从上月开始由于流感已住院多时,于是便有学者提出了在泰王去世以后能变革或者废除泰国的君主制想法。

    部分学者估计,如果真要进行这样一场变革,必须先脱离他信长期遗留下来的巨大阴影。而这种变化并不是不可能发生的。在“红衫军”中除了死硬的支持者外,出现了不少不在乎他信是否回国,但对搞垮两届政府的泰国政治乱局感到不满的中产阶级。一位已退休的航空公司员工对《经济学人》记者表示:“我们受过教育,有足够的能力分清是非黑白。”“红衫军”中有人甚至承认曾参加过2006年军事政变前的反对他信政府的集会活动。对此,他信认为“红衫军”中有25%并不是他的支持者,但剩下的75%则是追随他的。一位参与过“红衫军”在曼谷的集会的泰国大学教师表示,两派人数各占一半。

    这样看来,大部分的“红衫军”似乎对从他信的威望中获利或者得到他信的物资、钱财支持更感兴趣。泰国安全部门的官员表示,他信花费了数百万美元来资助他的支持者。但他信表示他仅仅是在道义上给予他们帮助。

    除了出现分化,还有一个问题让“红衫军”十分头痛。随着泰国最高法院针对他信财产的处理越来越严厉,在曼谷已经开始出现“他信与其对手进行秘密会谈”的传言。如果他信要求“红衫军”停止活动,他们该如何是好呢?

    对于传言,他信避而不谈,但他坚持声称希望与政府达成共识,自己也渴望能回到祖国。他甚至一边打着响指一边表示,如今的“混乱局面”可以在“一夜之间”得到解决。如果真的存在这样的幕后交易,“红衫军”的集会活动势必将受到影响。但一位今年4月遭到驱逐并准备长期斗争下去的“红衫军”领导人却表示:“斗争不会完结,我们有许多不对他信唯命是从的同伴。”

    对于“红衫军”会否因缺乏资金而解散,陈建荣博士有不同的看法:“假如最高法院最后判决没收他信的财产,可以预见的反而是又一次反对狂潮,却不会是‘红衫军’的解体。另一方面,解散‘红衫军’不见得是解决当前泰国乱局的良药,它不是政党,不是法院找个理由就能解散的,它是泰国政治矛盾的产物,因而只能随政治矛盾的结束而消亡。”

    他信要同谁达成交易目前尚不得而知,但现任泰国总理阿披实坚决地表示法律不能更改,而泰国王宫势力也对达成协议的想法嗤之以鼻。他信目前的处境是:在被流放至英国后,又被驱逐至迪拜,同时护照也被取消;而且由于在4月号召发动“人民革命”,在首都曼谷掀起了“红衫军”骚乱,他信的名誉也受到了损害。但他本人极力否认曾支持过抗议者使用暴力,甚至说:“我现在几乎连一只蚊子都不忍心杀。”

     

     

    暗流涌动的泰国政局

    尽管东盟峰会能顺利召开,但作为主办方的泰国,后院却时刻有着起火的危险。

    泰王生病股市暴跌

    因有谣传因流感住院的泰王病情恶化,导致泰国股市暴跌5.3%。而在大跌之前,泰国股市今年已上涨66%,是自2003年以来的最大升幅。

    “红衫军”卷土重来

    1011,他信的支持者在首都曼谷举行反政府集会,要求恢复已遭废除的1997年版宪法,并表示将征集民众签名弹劾总理阿披实。其间他信曾经通过网络视频给现场打来电话,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据泰国媒体报道,当晚参加集会的人数曾经达到了13000人。在这个节骨眼上,“红衫军”故伎重演,再度从首都曼谷发难,为了确保峰会顺利召开,阿披实宣布在本次峰会的举办地差安和华欣实施国内安全法,允许军队控制集会示威者。尽管峰会可能不会受到“红衫军”集会的影响,但对阿披实政府造成的压力难以消退。

    阿披实的任命引发震荡

    由于现任警察总监帕差拉瓦将于10月退休,阿披实提名警察副总监帕提出任该职位,但遭到主管安全的副总理素贴与内政部长差瓦拉、现任警察总监等人结成同盟,共同反对阿披实的提名。

    总理的任命受挫,在崇尚威权主义的泰国政治界可以说是一件非正常的政治事件,对于阿披实的权威也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据泰国萱律实皇家大学民调结果显示,阿披实任命警察总监遭拒,63.58%的民众认为会影响到政府的执政能力。

    泰柬边境争端可能恶化

    洪森发表欢迎他信来访的言论无疑为本已龃龉不断的泰柬关系再扔一枚炸弹。由于边界问题、特别是有争议的柏威夏寺周边地区归属问题,两国军队一年多已交手多次,边界谈判至今没有突破性成果。上月,洪森下令军队可“射杀”泰国非法移民的报道引发两国关系再度降温。(骆珊珊)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他信 泰国 的报道

  • ·他信仍想“拯救泰国”(2009-10-28)
  • ·柬埔寨首相激将泰国:洪森“雇用”他信(2009-11-18)
  • ·审判台上的“他信王国”(2010-03-04)
  • ·泰国前总理他信:何处是我家(2010-03-24)
  • ·“红衫军”发威 他信也“受伤”(2010-05-26)
  • ·泰国大选 他信小妹挑战阿披实(2011-05-19)
  • ·“他妹”胜选 他信“归来”(2011-07-07)
  • ·阿披实落败:尴尬的泰国中产(2011-07-07)
  • ·英拉改阁 他信支招(2012-11-15)
  • ·搅黄东盟峰会 泰国“颜色”死结难解(2009-07-17)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