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西煤改 3000亿民资流向何方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10-28 23:05:54
  • 煤老板,中国改革开放后制度缺位之下的“怪胎”,正在这一次席卷整个山西省的煤炭资源兼并重组中接受洗牌,我们将会看到一个个更大的“巨无霸”,还是让“煤老板”彻底消失?只能说,一切尚在观望中。

    刘建军自称是一个非典型“煤二代”,一面帮着父亲打理着家族企业,一面经营着自己的公司,“80后”的他看不起一些只知挥霍的所谓“煤二代”,他常常挂在嘴边儿的一句话就是:“太原大马路上那些开着百万以上豪车的小屁孩就是典型的‘煤二代’,咱可不是。”

    目前,山西煤业重组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根据山西煤炭工业厅的数据显示,山西省在整合之后将会保留1053处矿井,其中国有大型企业占136处,占保留矿井总数的12.9%,加上其他国有煤矿、国有办矿,国有企业直接控制的矿井比例为19%;民营矿井办矿294处,约占保留矿井总数的28%;以股份制为主要形式的企业561处,约占53%,三者比例约为2:3:5

    时代周报记者通过刘建军得以走近太原部分煤老板群体,面对重组和转型,他们自信满满:“这就是拼实力、拼关系的时候,等着吧,被‘吞并’的都是些小煤矿和已经开采得差不多、正要脱手的主,奈何不了煤老板主体。”

    看来,“煤老板退出历史舞台”一说为时过早。

    煤炭早已不是主业

    百度明珠,太原市中心有名的夜总会,三层总共近万平方米的面积容纳了一个个包房和一个硕大的舞池。太原的夜晚几近0°C,但百度明珠内川流不息的人群依旧穿着夏装,舞池内,一个个肆意扭动的躯体挥洒着汗水。

    刘建军显然是这里的常客,连停车场的小工都认得他的“大奔”。刘建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太原,开个大奔那叫低调,要看世界名车,就得来太原,都是煤老板们的。”

    刘建军显然有些日子没来百度了,一进门,经理就迎上去招呼,“军哥,怎么这些日子不见你呢?老规矩?”刘建军刚坐下,就有不少熟人涌上去招呼。一阵寒暄后,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前面那几个都是煤老板,土吧?都穿得特土,但他们的钱能砸死你。在咱们山西,别小瞧任何一个穿布鞋的。”

    突然,刘建军似乎看到了熟人,他亲自走过去打招呼,回来后说:“这哥们最近日子难过,你看他,今天就闷头抽烟,他明天得赶去山上继续谈判。”

    刘建军很有底气,就像他说的,“煤炭早不是咱们家主业了。”更何况,他们家上头有关系,这次重组和他们没关系。

    刘建军的父亲很有眼光,1998年全国煤炭行业处于低谷,“我家老爷子当时就开始观望,认定煤炭一定是国家能源战略不可或缺的一块,升值空间很大,也打赌山西有挖不完的煤。”

    2001年,刘建军家正式涉足煤炭行业,先后在古交、大同搞了三个煤矿,“那时投资也就几百万,哪像2003年以后,启动资金就要两三千万,有的甚至要上亿。”刘建军说。

    只能说,刘建军家赶上了好时候。之前,他们家主营饭店生意,已逾十多年。2003年“非典”过后,煤炭行业有了转机,但看到那些后来者开着大奔、宝马来,落得个开着桑塔纳走人,刘建军家再次思索起未来的道路。

    “别看煤老板钱多,但最初启动资金都靠民间集资,或者前半辈子的血汗钱,搞煤矿实在是高风险的事儿,老爷子思考再三,觉得不能把辛苦打拼得来的企业败在煤炭行业上,还得走企业自身发展的道路。”据刘建军介绍,之后,他们家选择把重点放在饭店版图的扩充上,如今,在北京、哈尔滨等城市,都有他们家的酒店。

    这次始于山西的煤炭资源重组,刘建军家闻风而动,在上半年就把手头两个矿彻底关停,“也是给政府作个姿态表示配合,其实那两个矿的质量也不理想,现在还有一个矿在运营,这就够了。”刘建军说得很轻描淡写。

    转战内蒙古

    王蒙,27岁,刘建军的哥们,在山西投资煤矿失败后,转战内蒙古,现在发展得不错。

    王蒙以为有钱就能搞煤矿,2006年,他怀揣着大量现金来到吕梁投资煤矿,结果先期投了1000多万,可几个证始终批不下来。

    据了解,一个煤老板的启动金都是投在基建矿上,但要成为生产矿,还得取得采矿证、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国土资源证这“四证”,而另外两证就更神秘了,直接关乎一个煤老板未来的利润。

    刘建军打了个比方,“我向政府申请开一个年产量30万吨的煤矿,但事实上我肯定拥有生产60万吨甚至90万吨煤的能力,这部分就是煤老板最大的利润,这也是需要关系的地方。”

    很明显,王蒙关系不过硬,由于几个证迟迟批不下来,王蒙在金融危机前就把矿给关了,并与吕梁当地政府协议好,将来整合的时候再作价出手。

    后来,王蒙选择了去内蒙古投资煤矿,深受当地政府欢迎。而山西,由于整个煤炭行业产能过剩,政府根本看不上小矿,而内蒙古作为较晚起步的煤炭大省,自然欢迎山西煤老板前去投资。

    近日,某中央级媒体的一位经济记者就在邮箱中收到内蒙古有关部门的邮件,信中称,“与您联系的目的是想请您帮助介绍一些愿意投资的山西煤老板。一期项目希望引入投资者投资8000-1亿,项目所需其它资金,我们自己安排。”

    这位记者朋友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内蒙古瞄准山西煤炭资源重组的契机,反应相当活跃,希望能够将煤老板手中的巨额闲钱引进内蒙古。”

    此间有媒体报道,经过这次整合重组,作为对煤老板们资产和资源的补偿,煤老板手中将产生3000亿的“闲钱”。

    但时代周报记者从部分煤老板处获得的信息显示,煤老板们并不急于把钱投入新的领域,或者说是急于华丽转身,他们的心态是:“中国的政策历来延续性不强,就赌这个政策走不到头,大不了把矿工辞了关闭两年,反正手头的钱够花一辈子了。”

    可以说,煤矿问题自改革开放以来愈演愈烈,已经成了山西发展过程中的“顽疾”,造成的“四害”:环境污染、资源浪费、草菅人命、腐蚀干部,让山西干部对外完全没了形象,也让山西成了中国的“锅炉房”。因此,改革势在必行。

    据专业导煤人王铁牛介绍,山西吕梁地区最近发生了一件值得玩味的事,当地一位姓邢的煤老板一下子“吞并”了当地19个小煤矿,成立了一个大集团。原来,邢老板是当地出了名的有能耐的人,不仅关系过硬,而且财力雄厚。

    此次山西煤炭行业“飓风”一起,当地小煤矿主就开始变着法子规避被吞并的命运,最后选择了主动把手头的矿并给这位邢老板,这样一来,当地就形成了一个大型煤矿集团,也就自然不会被整合了。“但小矿主究竟有没有套现,这点我还不得而知,有一点是肯定的,这19个矿的所有者变成了这位邢老板。”王铁牛说道。

     文中刘建军、王蒙系化名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山西 煤碳 煤老板 的报道

  • ·山西首富张新明之逃(2010-11-16)
  • ·能源大省山西转型之痛(2009-07-21)
  • ·山西煤改陷入僵局(2009-07-27)
  • ·山西面临转型之痛 GDP全国唯一负增长(2009-08-06)
  • ·山西煤炭:整合进行时(2009-09-10)
  • ·山西煤改 3000亿民资流向何方(2009-10-28)
  • ·山西省社科院能源所所长王宏英:煤老板应退出历史舞台(2009-10-28)
  • ·温州煤老板500亿搁浅(2009-11-05)
  • ·勾兑打翻了山西醋坛子(2011-09-07)
  • ·山西民间借贷:转型中的危机信号(2011-10-20)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