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峰尾事件已了 福建石化面临环境大考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9-16 22:30:53 来源:
  • 2009年8月,福建炼油乙烯一体化项目全面投产

    泉州泉港,一个成长中的石化工业巨人,此刻正面临着居住条件恶化,环保问题日渐突出的烦恼。

    臭味已经逐渐消退,但喧嚣仍在继续。916日上午,泉州市泉港区峰尾镇诚平村仍有十来个满腔愤怒的群众在泉港城市污水处理厂外聚集。“8·31”事件已经过去半个月,但这里的海边仍充满着骚动。

    离污水厂百米开外一辆被砸得变形的汽车显示了这里曾经发生过激烈的冲突;在厂门前,日夜聚集于此的老人们苍苍的白发分外引人注目。

    污水厂门口的墙上还贴着几张“保证书”,里面的内容显示:有人因为偷排污水而被村民发现;有人由于“误伤一名女群众”而做了检讨。“氧气不足,还我们天然空气”,村民们把这几个猩红的大字写在墙上,并决定为之抗争。

    “我们的目的很明确,要么是政府把我们这些村民迁走,要么是把这个害人的污水处理厂搬走。”艳阳高照,一位皮肤黝黑的村民大声对前来采访的记者说,“可是现在已经过了整整28天了,泉港区政府在拖,没有任何承诺。”

    泉港,一个被誉为“中国不多,世界少有”的海港城市,是福建泉州湄洲湾石化基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以港口物流为依托,以石化产业为支撑。经过将近20多年的建设,这个成长中的石化工业巨人,此刻正面临着居住条件恶化,环保问题日渐突出的烦恼。

    选址之争

    轩然大波起于816,其时横扫了台湾的“莫拉克”台风警报已经解除,泉州市泉港区各在建项目已经纷纷复工。这天,恶臭随着阵阵海风从泉港区城市污水处理厂散出,并且笼罩峰尾镇,不断有人发生头痛、腹泻和呕吐等病症,已有多位老人小孩感到身体不适乃至住院。

    事后通过官方发布的信息得知,今年8月初才开始调试运行的污水处理厂因故障而产生臭味;而同样位于该区域的湄洲湾氯碱工业有限公司的深海排水管道出现破裂,“两起事件一同影响了当地的近海养殖”。

    19972月,福建省政府批复了《肖厝城市总体规划》,确定峰尾海域在《福建海洋功能区划》中划定为四类功能区,主要作为港口、航运和排污海域,石狗尾就成了泉港区唯一的一个排污点。按照计划,污水经过处理后,经2.9公里长、直径1.5的深海排放管道进行深海排放,“不会对该海域近海养殖和近海水质造成影响”。

    “厂址靠近峰尾石狗尾排污口,有利于处理后污水排放,符合湄洲湾海洋环境特性和潮汐作用规律,可使排放的污水迅速扩散运动,进入深海进一步得到自净,将对海域影响降低到最低限度。”“8·31”事件发生后,泉港区政府在一份公开声明中如是说。

    但在峰尾镇,污水处理厂落户石狗尾却以另一个版本流传。“据说这个污水处理厂原本是要建在南埔镇的,那是福建炼油厂(即福建联合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的所在地,但由于当地的干部和群众一致反对,就建到我们峰尾来了。”一位诚平村的村民指着污水厂后面的一截崭新的排污管说。

    “峰尾镇是泉港区主要的海产生产地之一,与山腰镇并称全区最富庶的两个村镇,由于距离南埔的炼油基地最远,环境较好,也是全区人口最密集的区域,这样一个村镇本来是无论如何跟污染物排放点都扯不上关系的。”村民们这样认为。

    “峰尾镇在我们的规划中是要作为未来的居住中心的,但正如很多大城市一样,污水处理厂建在居住中心是一个较为经济节约的方法。”政府则持这样的观点,“一个地方有个污水处理厂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无论建在哪里,当地的人肯定都会有意见。”

    在当地的老百姓看来,污水处理厂之所以能够在峰尾落户,罪魁祸首是诚平村的村委会主任陈顺福。根据村民的讲述,陈顺福是在他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同意将污水处理厂建在诚平村这个叫做石狗尾的海湾上。

    “成长的烦恼”

    根据泉港区规划建设局综合股林亚平主任介绍,泉港区城市污水处理厂一期工程采用BOT方式由福建盈源集团营建,项目设计规模为近期日处理能力5万吨,远期规模为日处理能力15万吨。按照计划,建成后的污水处理厂主要是处理生活污水,但也会处理部分经过厂家初步处理的工业污水。

    污水处理厂首期建设于20073月动工,200712月建成,但直到今年8月初才得以进入试运行阶段。

    “这主要是因为资金问题,因为截污网管由地方政府负责建设,而我们泉港是一个新区,缺乏资金支持,所以一直到今年7月份才建成城市南部的截污管道,”泉港区委宣传部的一名干部说,“没想到8月初才开始运行调试,9月中旬就出问题了,这是成长的烦恼。”

    20001228才挂牌成立的泉港区,位于福建省沿海中部的湄洲湾南岸。20058月,泉港区新版城市总体规划将自己定位为“以石化工业为主导的现代化港口新城”。

    在泉港区政府看来,污水处理厂调试出现问题后,他们也在努力寻求解决之道。825,区政府组织技术人员进入污水处理厂对污水进行取样检测;826,福州晨翔环保公司在区环保局实验室和诚平村部对滞留污水样本进行公开除臭去色试验,并邀请村民代表现场观察。

    “福州晨翔环保公司在实验室取得的效果还是不错的,但是泉州和福建都没有复合生物酶净化剂,必须得到上海去调,这得花去好几天时间。”上述泉港区委宣传部的干部说。

    但在臭味里生活了半个月的峰尾镇人按捺不住了,他们对政府迟迟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感到愤怒,并从政府的公告里逐个找出他们认为是荒唐的字句。

    “其实污水处理厂七八年前就建成了,排污管也没有政府所说的有将近2公里长。”96日中午,一名瘦削男子在污水处理厂后面的排污管上站立良久,顾不上脸上豆大的汗珠,比划着说,“你看,最远的一个排污口就在污水处理厂50开外的位置。”

    828群众与政府工作人员的冲突中,村主任陈顺福首当其冲,被殴打致伤。在泉港区政府的一份公告中显示,“诚平村主任伤势严重,已送到闽南分院抢救”。

    830日晚,从上海紧急采购来的30吨复合生物酶净化剂由福州晨翔环保公司完成调配后运抵泉港,并计划在次日早上在污水处理厂进行投药除臭。在为之奔忙了半个多月的工作人员看来,积聚了多日的矛盾似乎应该迎刃而解。

    8·31”冲突

    家住诚平村的青年刘山从来不会料到,一场剑拔弩张的冲突就发生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此前峰尾镇村民已经用其独特的方式与政府对峙了半个多月,他们破坏了厂内设施及关闭排污系统,令污水处理厂无法运行,更是捉住了试图偷排污水销毁证据的原污水处理厂员工。

    831日上午,我在诚平后山三姨妈家的楼顶上,看到了事情的起因和大部分过程。”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刘山仍会禁不住觉得心悸。

    当天上午10时左右,泉港区组织技术人员和药品试图进场除臭,被当地群众以必须保留证据为由进行阻拦。“刚开始时有两三百人,大多数是老人,男性老人守在污水处理厂门口。”刘山说。

    其中一名妇女行为激烈,在副镇长陈建良面前指指点点大声斥骂。“因为她丈夫得了癌症去世,她怀疑跟污染有关,结果双方起了冲突,副镇长就动起手来,并要开车把她带走。”

    围观的群众一下子被激怒了,100多人一拥而上要为该妇女讨个公道。陈建良见状,吓得马上躲进一辆汽车里不敢出来。但在车上的他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数不清的雨伞就透过车窗往他身上直捅,不一会身上就已经是血迹斑斑。

    “在该区准备组织对污水处理厂进行投料除臭时,工作人员遭到周边村群众阻挠,2名镇干部被扣留殴打致伤。”根据泉港区的官方对于当天冲突事件的讲述,“831日下午,在与群众谈判释放人质、进行医疗急救无效后,泉州市、区两级紧急调集警力进场开展营救,但仍遭到群众阻挠。”

    但参与了当天行动的群众明显对政府的措辞表示不满:“副镇长陈建良作为我们峰尾的父母官,他殴打我们的妇女,我们只是希望他的上级能来给我们一个说法。”

    31日下午4时左右,为了解救被困的人员,大批干警往污水处理厂方向赶来,人数约有1000人,还带了7条警犬压阵。老人们抢先一步,在圭峰塔前、照相馆路口和车头路口等主要道路上将干警拦下,阻止队伍营救人质,双方对峙长达数小时。

    另一方面,群众把副镇长连人带车推到污水处理厂前,最后将其从车里拖出,扣押在污水处理厂的传达室。

    直至91日凌晨4左右,村民在副镇长失血过多,写了一份“承认误伤一名妇女”的保证书之后将其释放。“为避免矛盾激化引起更大冲突,干警主动撤离现场,事态暂时平息。91日凌晨4多,2名被困人质终被解救,并送往医院诊治。”泉港区的一份宣传材料中如是说。

    “政府说是他们解救了人质,其实是村民怕他失血过多,所以将他放了。”刘山说,“在扣押他这段时间里,村民还给他提供面包和水。”

    癌症恐慌

    在“8·31”冲突发生后的半个多月里,除了调试运营了一个多月就出现故障的泉港区污水处理厂,位于泉港的明星企业—湄洲湾氯碱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二化”),也同样受到牵连。

    来自泉港区政府的消息表明,8月中旬污水处理厂发生故障时,二化的深海排污管道离岸边大约1公里处出现近70厘米的不规则破损。因此,在民众进行破坏的同时,也将湄洲湾氯碱的排污口进行了封堵。

    “我们有自己的排污管道,但是被当地民众封堵后,我们也在泉港区政府的协调下进行减产。”二化总经理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说。据其介绍,目前公司包括聚醚在内的多套装置只是部分运转。

    半个月过去,来自国家环保部和福建省环保厅的专家对滞留污水的检测结果已经揭晓,污水处理厂内一号池、氧化沟、二沉池和二化调解池的COD和总铬含量均远远超出国家有关标准—他们对人的消化道、呼吸道和皮肤有极大的危害。

    福州晨翔环保工程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也在913进入污水处理厂,向厂内投放高效生物酶净化药剂,它们将在未来一个星期里继续发挥作用,对滞留污水进行除臭和无害化处理。

    915日下午,等待上夜班的诚平村21岁的姑娘小林想起自己因食道癌而相继去世的尾婶(小叔公的老婆)、二叔和外公,不禁黯然神伤。“他们分别死于2003年、2004年和2007年,尾婶去世时只有50岁,当然邻居得癌症的更多。”她不愿意回忆起痛苦的往事,但心中的愤怒又忍不住冲口而出,“所有的病历都还在,拿什么抵这些人命……”

    和小林一样,大部分的癌症病人家属都把得病原因归结到近来推动泉港经济发展的福建炼油厂和二化头上。在今年年初,住在奎壁的先生80岁的老母亲因为癌症去世,而村子里,20-30岁之间的几个年轻人也得了癌症。自从福建炼油厂和二化来到泉港后,这里得癌症的病人就多了起来。他虽然没有证据,但说话时却是如此肯定:“虽然我们村子离炼油厂还有几公里的距离,但还是经常能闻到它发出的那股像狐臭的味道。”

    据《瞭望》新闻周刊的报道,国家环保总部组织的调研认为,目前沿海石化工业布局存在的四大环境问题:各地不顾资源承载力和环境容量,争上大型石化项目;小炼油布局散乱,环境污染严重;一些小型石化园区环境污染重,资源浪费大;部分地区存量石化企业布局不合理,环境治理落后。

    峰尾事件在党政机关的努力下已得到平稳解决,但石化工业所面临的环境问题还将迎接大考。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污染 石化 福建 的报道

  • ·盛会过后 空气“疯狂”(2010-12-09)
  • ·贵屿:电子拆解带来的污染之痛(2009-07-09)
  • ·襄汾,哀伤的塔儿山在哭泣(2009-07-21)
  • ·阳宗海砷污染再引争议(2009-07-22)
  • ·农业污染使山东缺土(2009-07-24)
  • ·阳宗海砷污染风波再起(2009-07-28)
  • ·淘汰小火电机 降低气体排放(2009-08-06)
  • ·死了人才能引起重视?浏阳镉污染的黑色定律(2009-08-12)
  • ·千岛湖水为Ⅳ类? 一场误读(2009-08-12)
  • ·陕西凤翔血铅事件:招商为何变招“伤”(2009-08-19)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