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国企从“抱大”到强大之路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09-09-09 22:44:53
  • 嘉宾:邓荣霖(中国企业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刘纪鹏(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

    宁向东(清华大学公司治理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企业做大未必就强

    时代周报:国资委主任李荣融最近在2009年的中国500强企业发布会上说,中国的500强企业实际上是500大,中国的国企与国际大型跨国公司相比是不是还不够强?

    邓荣霖:大和强是相对的两个概念,大讲究的是规模,强是指技术科研和核心产品在世界上的领先地位,市场竞争力、技术能力、开发产品的科研能力,这些是强的表现。李荣融说的意思还是提升企业市场的竞争力,不能说上了500大就没事了。因为,大而不强是有危险的,强的话不一定规模大,但大而不强的企业可能会倒闭消亡。中国也确实存在大而不强。

    刘纪鹏:我觉得500强的指标就是根据“大”的规模来的,李荣融主任作为国有企业的当家人,对旗下企业高标准的要求是可以理解的,但是500强的评定就是这么产生的,在某种意义上,我们现在的500大就是根据这几个指标。他说不够强,但是就国际标准也是规模大了才能进入世界500强。当然,我们有些企业规模大了还不算强,还有潜力可挖。国际国内对于评定500强的标准是刚性的。到美国去,美国的老板也会说离更高的标准还有距离,我们现在还不够强,这也是对自己的高标准严要求了。

    中国500强怎样炼成

    时代周报:中国的央企与国际跨国巨头的发展历史有哪些不同,是不是因为垄断和政策扶持,中国国有企业才达到如此的规模和利润水平的?

    邓荣霖:中国有些国有企业是垄断的,不是靠市场竞争自然形成的。甚至有些是国家给一些优惠政策,在国家的怀抱里抱大的。真正在市场上竞争做大,那才是强的。中国500强与世界500强确实有差距,差就差在只是大,不是真正的强。

    刘纪鹏:中国的央企目前看,无论是电网技术、石油勘探技术,还是航空技术在国际上都是受到赞誉的。比如国家电网的特高压电网那是国际首创,我们现在航空工业以超常的速度在研发大飞机,都是很不错的。我觉得不能把自己的企业看得过高,也绝谈不上我们的国有企业不行,这两种倾向都是不对的。骄傲自满的心态和看不起自己的心态都是不对的,我们应该朝着更高的水平发展。

    企业重组难摆脱行政干预

    时代周报:中国有一些国有企业的并购重组仍然有行政的力量在左右,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邓荣霖:中国有很多企业都是拼凑大的。中国的国有企业为什么愿意做大?因为企业如果规模大了,企业领导的级别待遇就上去了,这个跟国外是不一样的。中国的国有企业还有行政级别,规模和人数到了多少就有相应的级别。待遇与级别挂钩,却并不与真正的业绩挂钩。也不能说国企的领导不知道这个情况,他们也知道大而不强的问题,但是他们满足于这个样子,这是一个制度性缺陷,不是国有企业中个人的问题。

    现在央企也在做并购重组,许多企业都是拼凑大的,有的是政府怀抱里抱大的,有的国有企业是政府优惠政策养大的,包括四万亿的投资也是很多投给了国有企业,让他们吃偏饭。银行又贷款给这些国有企业,亏损了也没人管。不改国有企业的管理体制是不行的。国外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发达国家的企业是做强后才能做大,中国更多的是拼凑大的。有的强也是表面的强,是外强中干,发展不可持续,有的国有企业换个领导,企业马上就垮下去了。

    国资委那边还在拼企业,原来是200多家,后来要拼成140家,现在要拼成80-100家。原来200家里有好有坏,坏的就让好的给拼过来,好的就算是做大做强了,实际上是背上了包袱。

    刘纪鹏:国有企业之间的并购重组不应该拉郎配,而应成为企业自愿的行为。世界上很多大公司的发展历程,都是兼并的历史,现在的公司仅仅靠自身的产品经营的发展模式已经远远落后了,要找到一个超常发展的模式,就是要不断地进行兼并重组。但是,应该把当前央企重组过程中,靠国资委强制逼迫型的拉郎配,变成企业内在的重组行为。重组、扩张、并购、发展,这是未来企业发展最重要的主题,也是一个企业发展永恒的主题。核心问题不是一个好的带一个坏的企业,那是旧体制的产物,核心问题是让企业从自身出发,从扩大市场占有率出发,找到一个超常运作的模式,这才是关键中的关键。

    大企业如何才能真正做强

    时代周报:中国央企的自身经营管理还存在哪些问题,应该如何改进才能从大到强?

    邓荣霖:国外的企业都是只有做强才能做大,强的表现是专业化,我认为,只有做精才能做专,只有做专才能做强,只有做强才能做大。

    国有企业如果要由大变强,需要进行三个方面的改革,产权、组织和管理,三个方面都要创新。同样的国有资产,产权改革后企业效益会提升。现在的问题是,那么多部委都在管着国有企业,管理创新也是很难的。

    刘纪鹏:第一,我们到国外收购的经验还不充足。比如中铝收购力拓,本来煮熟的鸭子到嘴又飞了,而且被人家耍弄了。现在随着中国外汇储备的增大,中国企业实力在增加,我们面临着走出去的时机,面临着向跨国公司发展的过渡,现在的企业只是在国内强,还谈不上跨国强大和出国强大,现在要培养自己的跨国人才和与国际企业打交道的经验。第二,我们的企业与世界上大的500强企业相比还缺乏熟悉金融和资本运作的人才,所以中国的企业主要是在国内,在走出去的背景下,要培养跨国公司的经验,要了解海外金融和资本市场的运作。

    宁向东:中国的企业应该走出去,而不是仅仅出去走走,走出去还要站得住,这是企业强大的标志。中国的企业应该提升内部的管理,比如一年的资金周转率提升10%就是不得了的事情。我们现在有预算体系,但预算要执行得比较好才行。有的企业相同的工作有几百人做,但是没有统一的工作标准,这都是很薄弱的现象。还有企业的仓库,都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经常一盘点盘出很大的窟窿 ,这些问题都需要改善。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国企 的报道

  • ·清理网络垃圾不分国企外企(2009-07-15)
  • ·中国国企从“抱大”到强大之路(2009-09-09)
  • ·中国国有企业的边界在哪里?(2009-10-21)
  • ·煤企重组,国富民强才是目的(2009-10-21)
  • ·国企“巨无霸”的承诺,你敢信吗?(2009-11-26)
  • ·垄断经济应尽快退出舞台(2010-03-11)
  • ·观西察东:国外为什么没有央企“地王”(2010-03-25)
  • ·舆论头条:遏制国资流失,须改革国企分配机制(2010-05-27)
  • ·[时代观察] 苏小和:国企亏损背后的逻辑(2011-07-07)
  • ·高连奎:“公益性国企”改革符合经济规律(2011-12-15)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