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冈铅污染:无能为力的环保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9-03 00:15:32 来源:
  • 8月20日,湖南武冈人民医院,受锰矿厂污染区域的儿童正在接受免费血铅检测

    刘忠武的文坪镇中碳锰加工厂被认定为武冈儿童“血铅”事件的污染源。在正常情况下,这个加工厂一天能加工出四炉共16吨的铁水。

    厂区里立着两个烟囱,一个直接在炼炉上方,另一个则在炉西侧靠山而建,连接着20多万元环保设备。工人说,用电超千瓦的环保设备开启时,烟囱冒出的白烟如同水汽。但遗憾的是,环保设备沦为摆设。

    成为摆设的不仅仅是设备。

    探究污染源

    在山下北侧横江村村民看来,刘忠武的工厂冒出的是五颜六色的烟雾,烟雾影响了山下稻田,一段时间内使得秧苗枯黄。工厂东侧的文坪镇岩头岭居民说:“味道很难闻。”

    2009年,刘忠武的中碳锰厂总共生产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如果算上20086月投产以来的生产时间,亦不超过7个月。但由于环保缺失和电力不足的原因,这个工厂多在晚上排放废气,给山下村民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刘忠武本计划在靠近市区附近的龙溪镇建设硅锰生产线,但因为当地村民反对而流产,后只好搬至文坪镇。

    “血铅”事发前,武冈市文坪镇精炼锰加工厂的环保手续还在报批中。实际上按照湖南省的生产规范,刘忠武这样标准的工厂是不能使用阳极渣这样的生产原料的。

    但武冈市环保局并无铅污染的检测能力和相关技术人员。按照武冈市环保局局长张爱国的说法:“在技术和程序上值得反思。”

    刘忠武为文坪镇横江村人,原投资建成了文坪镇两座小煤矿,两矿距精锰加工厂距离不远,后从煤矿中逐步退股,转投炼锰工厂。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武冈锰加工厂基本属于来料加工厂,以文坪镇精炼锰加工厂为例,锰厂生产所用的主要原料阳极渣本为一种工业废料,来自湖南省湘乡的工厂。辅助原料铁矿精粉则来自广西,只有加工过程中的石灰石来自武冈本地。

    武冈市政府办副主任曾昭训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与锰矿石相比,利用阳极渣废料,对于清洁生产等工艺有着相对严格的要求。因为在废渣中含大量铅成分,如果烟囱的高度不够的话,铅粉尘就很容易被排出去,污染环境。

    7 30日,武冈市精炼锰加工厂被暂时停产。当时查出血铅超标的儿童,被武冈市送往湖南省长沙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进行复查。

    失灵的沟通机制

    就在8月初,按照邵阳环保专家组测试的要求,武冈市将已经暂时停产的横江村中碳锰厂再次复工两天,以便检测该工厂在正常的生产条件下,对周边环境的影响,确定血铅事件的污染源。

    不过,面对疑虑重重的文坪镇群众,武冈市对此工厂复工核查事前并无任何解释,事后亦无通告。文坪镇居民只是看到,“已经停产的工厂又开始冒烟了。” 群众理解为政府是在包庇工厂老板。89,群众情绪再度激化,文坪镇公路被堵。

    按照武冈官方的说法,最初的普查有1958人,有1354人士疑似铅超标。武冈市政府办副主任曾昭训说:“有部分儿童存在重复检查的情况。”

    事实是,文坪镇一些家长对政府组织的检测结果并不放心,以报假名的方式在不同医院对孩子进行多次检测。“我们发现就有孩子被检测3次的。”武冈市在检测初期,要求村干部组织群众进行检查,其间并无严格的身份核实程序。

    但是当地政府官员也相信,若将检测地区和人群范围扩大,血铅超标的人数可能将大量增加。

    就在文坪镇事件尚未解决之时,武冈市司马冲镇锰业公司老板周孝华突发心肌梗塞,8月初死于武冈市人民医院。不过,这件事情后来蒙上了“异样色彩”,被部分群众和媒体误传为周面部发黑,“死于工厂冶炼炉前。”此事件,让武冈市的外宣部官员愤慨不已。

    血铅检测难题

    这起大范围血铅超标案件,骤起于武冈市东南约10多公里的文坪镇横江村。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最早被确认的血铅超标儿童,是由横江村中心幼儿园的老师组织送到医院检测的。

    事后,许多家长都带孩子前往武冈市,以及临近邵阳市甚至广西桂林等医院进行检查,不幸的是,进行检查的不少儿童都血铅超标。

    7月下旬,文坪镇村民开始要求政府组织给孩子普遍体检,并对被怀疑与铅污染有关的武冈市精炼锰加工厂进行调查。

    由于对文坪镇政府的“去找环保局”的回应不满,730开始,锰厂周边横江村、石井村等村庄的数百名村民开始堵路。有参加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镇政府官员和警察所采取的措施,不仅没有平息民众情绪,反而使得矛盾激化,双方爆发冲突,现场有政府车辆被掀翻。

    后至武冈市市委书记周晓红、市长申建伟现场出面并作出承诺之后,村民才散去。

    813,武冈市精炼锰加工厂被正式关闭。在关闭精炼锰加工厂的当天,武冈市人民政府发出通告,宣布对于距该厂方圆5平方公里内的中小学校、幼儿园,以及横江、石井、双江、宏顺村14岁以下的儿童,全部予以免费检查。

    通告还指出,必须在统一的时间、在指定医院进行检查或者复检,否则当地政府将不承担检查、治疗费用。

    不过,文坪镇村民认为,这两家定点医院,无论是武冈市人民医院还是武冈市妇幼保健医院,检测的血铅结果往往明显低于在外地医院检查的结果。

    武冈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曾昭训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说,要求血铅检查必须在政府安排下有序进行,是考虑到当地的医疗资源现状。“武冈市的其他医院并没有相关设备。”

    曾昭训表示,由于送检测个体的不同,以及设备、仪器以及方法等有差异,所以在实际工作中,曾出现过同一人多次检测值不一致的情况。“铅的检测属于微量元素的检测,充满了不确定性因素。”

    不过,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被武冈市送往长沙治疗的17名儿童,在长沙检测时,16人为阴性,1人为阳性。而这批16个儿童送到上海检测时,12人为阴性,4人为阳性。

    未解的血铅

    文坪镇事件后,危机开始向外扩散,目前最为引人瞩目的是与文坪相距15公里的司马冲镇。除了位于文坪镇横江村的精炼锰加工厂,相邻的司马冲镇、龙溪镇均有类似工厂。尤其是在司马冲镇,锰的加工历史已有7年。

    文坪镇事发后,司马冲镇就有不少村民带孩子去做血铅检查。

    824,司马冲镇多个村庄的民众堵路进行抗议,要求政府对儿童进行血铅普查,并详细告知铅中毒可能造成的长期后果。826,临近的龙溪镇也出现堵路事件。

    实际上,从815日起,武冈市开始对全市所有冶炼企业全部停产整顿。其间,环保部门统一进行环境检查监测。目前,已经在所有冶炼厂周边抽取了土壤、空气和水源的样品共99份,交给湖南省环保厅检测。

    在司马冲镇,心情急切的群众依然希望得到政府正式答复。武冈官方解释说,司马冲镇的环境化验结果尚未出来。

    武冈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曾昭训说:“司马冲镇要确定铅污染源,尚需要一点时间,仅在实验室中测量水的含铅量就需要大概15天的时间,实验要求是自然风干,不能有人工因素,所以群众对检测的程序可能有些不理解。”

    曾昭训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一旦湖南省环保厅确认有企业排放超标,就会比照文坪镇事件的标准来办理。



      
      相关报道

               独家专访凤翔县委书记:“不再引进不环保项目”

           冶炼业:以环保名义重整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武冈 污染 血铅 环保 的报道

  • ·武冈铅污染:无能为力的环保(2009-09-03)
  • ·武冈副市长死亡疑云(2009-12-02)
  • ·盛会过后 空气“疯狂”(2010-12-09)
  • ·贵屿:电子拆解带来的污染之痛(2009-07-09)
  • ·襄汾,哀伤的塔儿山在哭泣(2009-07-21)
  • ·阳宗海砷污染再引争议(2009-07-22)
  • ·农业污染使山东缺土(2009-07-24)
  • ·阳宗海砷污染风波再起(2009-07-28)
  • ·淘汰小火电机 降低气体排放(2009-08-06)
  • ·死了人才能引起重视?浏阳镉污染的黑色定律(2009-08-12)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