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泉家族再战大选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09-08-26 20:22:19
  • 日本第一大政治家族小泉家族并未因小泉纯一郎去年9月声称萌生退意而在日本政坛销声匿迹,小泉次子进次郎再次走上了竞选众议员的“征途”。尽管民主党5月抛出限制世袭议员的竞选公约,但在世袭政治根深蒂固的日本政坛,鸠山“禁止世袭”的宣言显得曲高和寡。据统计,参加8月选举的候选人里,自民党世袭比例为39%,民主党也有15%。

    自去年小泉纯一郎公开表示不参加下届众议院选举开始,他的二儿子小泉进次郎便开始进入人们的视线。这位拥有哥伦比亚大学硕士学位的“太子党”将以自民党推荐候选人的身份在神奈川县第11选区横须贺市和三浦市角逐众议员席位。

    如果在过去,小泉进次郎当选议员无疑是板上钉钉的事。毕竟横须贺是小泉家族的政治大本营,被称为“小泉王国”。但今年显然不是普通的一年。

    面对国内经济的持续衰退,日本民众对执政党的不满日益膨胀,呼唤政党更替的舆论也逐渐扩大。

    竞选活动展开以后最近一次的民调显示,最大的在野党民主党人气远超过自民党。而有着前首相之子这一特殊身份的小泉进次郎,也成了公众攻击日本世袭政治的主要目标。政治分析家森田实表示:“世袭在日本政治制度中已经变成了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现在人们对于这一制度的厌恶日益加重,导致承袭家族议席的候选人面对越来越大的压力。”

    横须贺:小泉家族发迹地

    在日本,子承父业的观念是相当深的,像小泉进次郎这样承袭父亲议员席位的现象更像是一种传统。小泉纯一郎从政后,就因继承其父辈强有力的后援团体、巩固的选举地盘及稳定的政治资金收入,被日本舆论界称为“实力人物”。而地处东京湾入口的繁荣军港都市横须贺则是小泉家族事业的发源地。

    明治维新时期,日本积极扩充军备,政府在横须贺港建造了海军工厂等军工企业,使横须贺逐步发展成为“远东第一军港”。居住在横须贺的小泉由兵卫(小泉纯一郎的曾祖父)的包工头生意也越做越大,积累起巨额财富,使儿子小泉又次郎(小泉纯一郎的外祖父)产生了从政的念头。1908年,小泉又次郎成功当选议员,开创了三代(包括小泉纯一郎的父亲小泉纯也)均是国会议员的历史。日本国会一共只有114年的历史,而小泉家族成员在国会占一席之地的日子就已经有94年。

    小泉纯一郎的外祖父小泉又次郎是有名的“文身大臣”,从背上到手腕、脚脖子都是龙的文身。小泉纯一郎的母亲小泉芳江是他和第二任妻子石川初所生。小泉纯一郎的父亲原名鲛岛纯也,出生于鹿儿岛贫困的农村,后与小泉芳江恋爱,并成为小泉家的养子。1937年,鲛岛纯也当选国会议员,并正式使用小泉纯也这个名字,以至于外界经常误以为他是小泉又次郎所生。后来小泉纯也随岳父进入政界,是自民党内著名的鹰派人物,1964年更当上日本防卫厅长官。

    正是在家族的庇荫下,小泉纯一郎才得以青云直上。小泉家的保姆曾说:“最初的选举是家族和后援会为他(小泉纯一郎)铺好的轨道,他只是坐上去而已。”据日本《体育报知》报道,在小泉的事务所里,政策秘书是姐姐信子,弟弟正也是私人秘书,妹妹纯子也在这里上班。

    父荫:小泉光环泽及次子

    与父亲一样,今年28岁的小泉进次郎的从政之路也得到了许多帮助。20066月进次郎的名字出现在了美国华盛顿的智囊团CSIS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人员名单中。CSIS创立于1962年,是克林顿、布什两届政府中培养专职干部,也是日本官僚和一流企业员工留学向往的地方,小泉让儿子进入这一团体工作,自有一番考虑。据美国的媒体人士介绍,进次郎所在的部门只有10人左右,专门从事日美关系方面的分析,上司是白宫国家安保会议的前亚洲事务高级官员格林。进次郎进入CSIS不到1个月就陪同格林会见日本议员考察团,显见他的分量不轻。

    不过,也有横须贺市民向媒体爆料,称进次郎中学毕业后,没能考上当地的名校,后来在关东学院大学经济系上学,因未能在大学4年修完学分留过级。大学毕业后,进次郎曾度过了一段打零工的日子。而学业并不特别优秀的进次郎后来能进入哥伦比亚大学读研究生,许多人猜测是多亏了其首相父亲的“光环”。

    政治家为了让后代继承自己的事业,走上从政的道路,往往对子女或者家族中有希望者从小进行培养。其中最常见的手法就是让他们担任自己的私人秘书,像福田康夫、田中真纪子、安倍晋三、小渊优子等人都是通过这一方式进入政坛的。当年前首相小渊惠三猝死之后,年仅26岁的女儿小渊优子得以接班当选议员,与她的这段经历分不开。而进次郎在CSIS工作1年以后就回到日本,以私人秘书的身份伴随小泉纯一郎左右。

    小泉王国:粉丝仍很多

    近日,小泉进次郎在横须贺市召开记者会,宣布放弃重复的比例代表候选人名额,以展示背水一战的决心。

    在日本众院议员选举中分为小选区和比例区。小选区针对竞选者个人投票,比例区则对政党投票,根据各政党得票多少分配一定的议席数。竞选者可以同时参加小选区和比例区选举。

    在记者会上,进次郎表示在小选区落选的人成为议员无法使选民信服,“希望让大家看到我(通过仅在小选区参选)成为一名政治家的决心”。

    日本国内有一种说法,称议员选举需要拥有三大条件,即“地盘”、“招牌”和“钱包”,这都和家族实力分不开。“世袭”家族的年轻一代,不仅能够继承上一代不菲的家资,还能从上一代政治家的交际圈和利益圈子中受益。尽管小泉进次郎极力撇清父荫,表现出独立的一面,但一批一直为他父亲出谋划策的助手和支持其家族的财团一定不会忽视这位后辈。

    今年5月,民主党就针对日本的世袭政治传统,宣布将禁止或者限制世袭议员正式列入竞选公约,并将一位平民出身的候选人空降到横须贺,与进次郎一拼高下。该候选人是货车司机的儿子,27岁的横粂胜仁。

    与新当选的横须贺市长吉田雄人一样,横粂胜仁也骑着自行车走街串巷拉选票。在前不久的换届选举上,小泉纯一郎4次出席两任市长蒲谷亮一的演讲会为其拉票,但最后竟然是民主党推荐的吉田坐上了市长交椅。

    难道小泉在横须贺的魔力已经渐渐失效?38岁的横须贺出租车司机吉田明彦说:“小泉在这里的威信事实上不是很高,他没为横须贺做什么”,吉田明彦表示他正考虑要把票投给民主党。

    小泉家族在横须贺经营了一个世纪,尽管遭到民主党的冲击,但其群众基础还是很牢固的。分析家伊藤敦夫向记者表示,日本的选民在投票时更倾向于候选人的个人表现,而不是政纲,他预测进次郎会成功继承父亲的议员席位。“除了那些对世袭制不满的声音,其实这里(横须贺)还是有很多小泉王国的粉丝的。”

    据报道,在横须贺最近一次的社团庆典上,横粂胜仁很想见见自己的竞争对手,但进次郎很早就离场了,横粂胜仁对记者说:“如果说小泉家族的背景为进次郎招来坏名声,那我不得不说,我有点嫉妒他的坏名声。”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小泉 家族 的报道

  • ·小泉家族再战大选(2009-08-26)
  • ·罗斯柴尔德家族在中国(2015-07-28)
  • ·洛克菲勒家族在华生意已传至第六代(2015-08-04)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