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奥迪柴油车 中看不中用

    汽车 > | Time Weekly - 2009-08-19 22:43:03
  • 奥迪正在它全球最大的海外市场开玩笑——投放一款可能找不到适当燃油的车型。

    816,一汽大众奥迪在青岛宣布2.7TDI柴油版A6L上市。包括奥迪品牌在内的大众集团,几乎是唯一有勇气在中国投放柴油轿车的制造商,由于油品杂质过高和供应不足,其他企业始终对此怀有疑虑。同时,买家也对导致彻夜排队加油的“油荒”心有余悸,让柴油车几乎看不到任何市场前景。

    曾令消费者受伤

    打算生产多少辆?目标用户为何人?上述疑问都无法从出席发布会的奥迪高管口中得到确定的答案。记者们对探讨柴油轿车市场前景的兴趣远远超出此次发布会的另一主题——庆祝A6L在中国投产10周年,从奥迪销售事业部总经理唐迈、执行副总张晓军,到一汽大众奥迪平台高级经理于秋涛,似乎对媒体的质疑缺乏预见。

    “我们无法透露对这款车型的销售预期。”张晓军说。

    “柴油轿车在哪些区域的接受程度更高?”于秋涛说他没有此类数据。

    高管们的答复含糊其辞,这存在两种可能——其一,与五年前投放的2.5TDIA6L一样,此次2.7TDI车型的推出仍然是一种尝试,并无大规模生产的计划,前者自2004年投产至翌年停产,总共只卖出了1627辆,令对奥迪深信不疑的消费者受伤不浅;其二,奥迪在对中国政府持续的游说中洞悉了某些“天机”,希望在政策松绑柴油轿车之前领先竞争对手占领市场。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声音,认为奥迪希望借柴油车型的投放向政府及炼油企业施压,敦促其尽快对地方的限制政策解禁以及炼制出符合奥迪标准的清洁柴油。

    北京是奥迪最重要的市场,该处占据了奥迪在华销售业绩的十分之一。不幸的是,北京对轿车柴油化的抵制也最为强烈。因国内柴油含硫量高,柴油车会排放出比汽油车更高的颗粒物及氮氧化物。

    “我不认为2.7TDI发动机可以适应中国的油品。”当地一家奥迪销售店的投资人称。

    这也是奥迪最为忧虑的问题。“没有清洁柴油,柴油车是无法实现北京地区排放标准的。”奥迪德国总部的专家René van Doorn博士说。

    政府不支持

    奥迪一直希望通过政府公关来改变这种局面,“中国对柴油车的需求会迅速增长”,该集团董事会主席施泰德对此深信不疑。

    很难说这会不会演变为奥迪或者大众的一厢情愿。

    中国科技部部长的一位顾问认为,中国不太可能使用清洁柴油来驱动下一代汽车。“如果在汽车中大量使用柴油,势必将给原本就供应不足的柴油农用车和运输车辆造成压力,而只有满足农民的需求才能保证社会的稳定。”这位顾问说。他是向科技部部长万钢就中国的能源政策提供意见的专家小组成员。

    此外,要供应清洁柴油面临着翻新更新全国各地的老旧炼油设备,而这笔投入可能高达数千亿元人民币。“科技部更支持发展混合动力技术,”该顾问表示,“虽然与清洁柴油相比,两者节约燃油的效果相差无几,但万钢部长将混合动力视为通往中国新能源汽车的中长期解决方案——电动车的桥梁。”

    由此看来,奥迪再次在中国市场投放柴油车,如果不是思维混乱,就是得到了某些政府官员的暗示,假使是后者,那么大众集团多年来孜孜不倦的政府公关总算没有白费。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奥迪 柴油车 的报道

  • ·图谋Q3国产 奥迪再斗宝马(2010-12-09)
  • ·最佳SUV—奥迪Q5(2010-12-16)
  • ·北美受挫 奥迪在华扩张加速(2009-07-08)
  • ·利润下滑 奥迪力拼中国市场(2009-07-15)
  • ·领跌顶级豪车 奥迪A8L踢爆技术软肋(2009-07-15)
  • ·奥迪A6L 2.4 智能座驾(2009-07-22)
  • ·奥迪德方高管重返中国(2009-08-03)
  • ·加长奥迪再闯“官道”(2009-08-04)
  • ·奥迪柴油车 中看不中用(2009-08-19)
  • ·奥迪涉嫌隐瞒变速器安全隐患(2009-09-02)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