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俄富豪重拾物物交换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09-07-31 17:13:14
  • 也许没人能想象一条高级内裤比一辆汽车更受欢迎,但是在俄罗斯物物交换的链条中,参与者却会告诉你,这并不是耸人听闻。

    今年30岁的谢尔盖· 梁赞诺夫是俄罗斯苏尔古特市的商人,在过去的一个月里,他一直登广告,希望用自己过剩的金属管道来换其他物品。但30天过去,他仍然没有碰上合适的交换物,金属管至今压在仓库无人问津。梁赞诺夫说他正在寻找一个真正有用、能换取其他东西的交换物,例如汽油。“哪怕是内衣裤”,他说,“也比汽车好,高档内衣更容易换取现款。”

    在塔甘罗格汽车制造厂,一辆辆崭新的新胜达SUV正等着你来交换,家里有接线板、运动鞋或者高档内裤吗?或者可以来试一试。

    富豪组成“易物链”

    最近,已经消失的“物物交换”似乎在俄罗斯重新恢复了活力。网上和报纸上不少广告赫然写着:“价值250万卢布的高级内衣,想换任何牌子的汽车”,“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的一批木材想换食品或者药物”。一个叶卡捷琳堡的吊车制造商最近用自己的挖土机来偿还了债务。

    这种情况让人觉得有点似曾相识,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物物交换占了俄罗斯中型企业商品销售额的一半,对大型企业来说,这种交换甚至占了75%

    不过这种倒退并没有在大范围内扩散,最近的统计数字表明,俄罗斯经济看板11月统计显示,这种物物交换的情况只占总销售额的3%-4%。尽管如此,经济学家们还是对这一现象产生了警惕。

    “俄罗斯人生性骄傲,所以宁死不肯把价格降低。”莫斯科新经济学院的教授弗拉基米尔·波波夫说道。他表示,在经济低迷时期转向物物交换,就如同鸵鸟要躲避危险时自欺欺人地把头藏进沙里一样。

    然而,要企业家们放弃在暗淡的经济环境中刚看到的一丝曙光,实在很困难。在这些冀望于物物交换这条“救命稻草”的人里面,最乐观主动的就数斯捷尔利戈夫了。在信贷危机下大部分商业协议都被迫中止,而他却把1300万投入到一项更为冒险的计划中去。他与过去的生意伙伴合作建立了“反危机商品交易中心”。这个项目以电子货币代替实际货币,意在推广上世纪90年代盛行于俄罗斯的以物易物交易方式。

    42岁的斯捷尔利戈夫是俄罗斯最早期的富豪之一,24岁时即身家百万。2004年退出商界以前,他拥有过亿美元银行存款,在华尔街和伦敦设有办公室,在莫斯科郊外富人聚居的卢布留夫卡住宅区拥有别墅。2004年还自资参加竞选,与普京争夺总统宝座。但在今年,斯捷尔利戈夫却毅然放弃了奢华的生活,与家人来到莫斯科郊外的农村,过起了牧羊人的生活。8月,金融海啸正式爆发之后,他才结束这种生活,重返商界。

    斯捷尔利戈夫预测,农业和农业用地不久将成为俄罗斯富豪新的投资领域。“他们很多人正关注农田和牛,”他说,“金属不再值钱。羊、牛、燕麦、谷物、橄榄油和蜂蜜等将成为黄金。”

    他计划联系六七家商品销售有困难的企业,组成一个“易货链”,为首的一家通过与五六家企业交换商品,得到最后一家企业需要的东西,然后由最后一家企业向第一家企业支付现金。

    斯捷尔利戈夫说这种交换模式在20世纪90年代最为流行,俄罗斯许多工厂的老板设计出复杂的物物交换链,以保证最多的企业能获得现金去付账。“现在有了先进的电脑,进行这种交易更加易如反掌了。”

    离开乡村的小屋,斯捷尔利戈夫又回到莫斯科,他在一栋高楼的第26层租了一个长期套房,为他的计划作准备。上月在一次采访中他说:“过去的东西还是留在过去,我们会向未来迈进。”

    短命的“易物时代”

    不少经济学家怀疑俄罗斯的物物交换现象将发展至20世纪90年代的水平。莫斯科经济学院的安德烈·雅科夫列夫说,在向市场经济转型的时候,实业家尽管只有少量的货币储备,但依赖个人的声望和信誉,仍然能在一定时间内维持公司的运作。“由于物物交换的特点,商人没必要降低商品的价格,这种交易方式在当时风行了5年。”

    渥太华卡尔顿大学的波波夫说,物物交换是紧缩信用政策的副作用,由于货币供应量持续紧缩,一些企业只能重拾物物交换以继续生存下去。根据数据显示,卢比兑美元汇率从去年8月俄格冲突之前23.41的水平,跌至2月初的36.21

    波波夫说:“重拾物物交换仿佛就在重蹈覆辙。同一个错误犯两次,那第二次就显得更加笨了。”

    新胜达的制造厂建在俄罗斯南部海港塔甘罗格,这里也是俄罗斯著名作家契诃夫的出生地。在新胜达的网站上,现在正声势浩大地推广一个物物交换的计划,提出用原材料、高科技产品或者其他容易转换为现金的各种成品进行交换。制造厂的发言人格列布· 科罗特科夫说,他无法明确指出到底哪些物品能够交换一辆车,因为这是个“商业机密”。

    物物交换的使用在建筑行业中似乎传播得最快。德米特里·斯莫罗金在圣彼得堡经营一家大型建筑公司,他说自己考虑了两个月,终于下定决心在1月宣布接受物物交易的项目。其中包括用食品来支付建筑工程的费用。

    他说希望采取这种手段夺取先机,在金融风暴中比竞争者先行一步。“我们还挺乐意用食物来交换,毕竟食物比较容易推销出去。”他说,“能得到现金那当然是最好不过了。”

    相比之下,有些商人则对这种手段表现抗拒。俄罗斯化肥生产商Uralchem最近拒绝客户用谷物和牛肉支付货款,因为公司称必须遵守于2007年与股东签订的国际金融报告标准。Uralchem的发言人安德烈· 科切罗夫说,现代的会计制度必定会阻碍物物交换的实施。

    与此同时在俄罗斯联邦西南部的巴什科尔托斯坦共和国,地方的发展办公室却公开表示支持发展物物交易计划。

    谢尔盖· 梁赞诺夫对于斯捷尔利戈夫的计划很感兴趣,但他也质疑把这样的计划当作一个长期的职业到底是否持久。他拿出刊登了一个月的广告说:“也许在几年里这个计划能盈利,但是两年以后,物物交换很可能就会像过去一样又逐渐消失了。”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富豪 物物 的报道

  • ·美国富豪逃亡手册(2009-07-17)
  • ·俄富豪重拾物物交换(2009-07-31)
  • ·740亿美元:斯利姆的财富王国(2011-03-17)
  • ·美国海外追税 中国富人不惊慌(2012-01-05)
  • ·法国再向富豪开刀(2012-08-16)
  • ·杀毒巨头“亡命天涯”(2012-12-13)
  • ·俄罗斯的新寡头(2013-04-04)
  • ·隐身中国的世界富豪家族(2013-08-08)
  • ·西班牙再向中国富人招手(2014-03-20)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