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蒙牛OMP”凸显国货弱势根源

    观点 > | Time Weekly - 2009-07-31 13:34:27
  • 国货牛奶的问题似乎没完没了了。如果把去年“三聚氰胺事件”比作中国乳业的寒冬,近日的蒙牛“OMP事件”则使刚刚回暖的乳业信誉再次掉进冰窟窿。

    关于蒙牛特仑苏牛奶添加的OMP到底是否对身体有害的争论还在继续。尽管蒙牛方面一再声明,OMP是牛奶经脱脂、膜过滤等方法获得的牛奶蛋白组分,安全性受到了FDA等国际权威机构的认可。同时称IGF-1OMP是两种不同的物质,IGF-1自然存在于所有牛奶中,而“特仑苏”OMP牛奶中的IGF-1的含量与普通牛奶一样。卫生部召集的一些专家也认为饮用添加OMP的牛奶不会产生健康危害。

    然而这一说法并未得到公众的充分认可,著名科普作家方舟子连续撰文,从专业的角度深入质疑蒙牛特仑苏添加的OMP实质就是IGF-1,并引用了蒙牛技术总监母智深2008年参与撰写的论文,文中说OMP主要成分之一为IGF-1。这与母智深214关于OMP不含IGF-1的说法完全相反。据国外学术研究表明,IGF-1能增加癌症发病率。这也是公众最为担心的问题。

    OMP到底是否有害,尚有待专业人士的证明。但随着调查的深入,蒙牛的另外一些问题开始进入公众视野。目前,至少有几点是可以肯定的。

    首先,卫生部发文声明,OMP不是我国现行国家卫生标准允许使用的食品原料。蒙牛公司进口并使用OMP没有事先申请批准,并擅自夸大宣传产品功能,违反了《食品卫生法》的有关规定。国家质检总局已责令蒙牛公司禁止向“特仑苏”牛奶添加OMPIGF-1物质。

    另外,事件的调查使得公众了解到,所谓的OMP似乎只是蒙牛的一种市场营销策略,即通过滥造生词(而不是研发)进行市场划分,通过夸大的广告宣传,炒作概念式的营销手段,将萝卜卖了人参价以谋取暴利。广东省奶业协会理事林树斌甚至撰文揭露,蒙牛违规的产品不止“特仑苏”OMP一个,所谓“来自大草原无污染”、“特浓奶”、“高钙奶”及获得国际大奖,都是骗人的把戏。也就是说,即使OMP确实无害,但我们至少看到了蒙牛的无良。

    日韩用了20年,诞生了一批享誉国际的品牌,而我们用了30年却几乎一个都没有。此次的事件再次使我们深思,国货弱势的根源到底在哪里?

    首先,企业自身的发展理念难辞其咎。多年以来,我们看到,中国的企业界弥漫着一股浮躁之风,很多企业迷信于概念炒作与营销,而不在提高产品本身的质量上下功夫。他们热衷保健品领域的操作手法,不管产品如何,借助某个领域市场需求的爆炸式增长,先刮头脑风暴,炒概念,再借助疯狂营销,快捞快走。如果企业界到处都将万明坚、史玉柱这样的炒作营销的高手奉为神明的话,又怎么能产生有持久的质量美誉的企业?

    我国是一个后发的制造业大国,这也意味着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我们在技术、设计、管理科学上并不占优势。这样的国情决定了我们的企业主要靠勤劳和踏实取胜,兢兢业业做好基础产品的质量才能获得稳定的发展。当年日本和韩国的发展轨迹就是很好的榜样。

    另外,国货的弱势自然也不能全归咎于企业,或许宏观的制度环境更应当附上责任。企业界到处弥漫着浮躁的发展心态,这说明背后有一个无形的机制在引导着他们这么做。试想,如果没有一个有效率的法治环境、没有独立的科研检测、没有独立的媒体监督,“国家免检产品”、“驰名商标”花钱就可以买到,不良企业出了事也可以通过“公关”手段来掩盖,从而逃脱惩罚,那么谁还会致力于生产质量更好的产品呢?毕竟劣质产品的成本更低,赚钱更快。近年来兜售骗子产品的电视购物的泛滥就是一个明证。

    在此次的OMP事件中,也凸显出企业外部宏观制度环境的问题。早在2007326,方舟子就撰文质疑了蒙牛涉嫌虚假宣传,而且近几年来,蒙牛未经许可使用OMP,并且对OMP功效宣传得铺天盖地,一直没有被监管,直至最近才“东窗事发”。还有,在“六部门组织专家认定:特仑苏没有危害”中,所谓的“六部门组织的专家”却无一露面。所有这些都使公众觉得:“有关监管部门”又何尝不值得质疑?

    政治哲学认为,制度公正的追求目标就是道德的行为能得到等量的回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产生一个优胜劣汰的机制,社会才会进步。否则,必将是不道德行为的泛滥。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蒙牛 国货 弱势 的报道

  • ·“蒙牛OMP”凸显国货弱势根源(2009-07-31)
  • ·[社论] 蒙牛屡罪不惩:刑不上大夫?(2012-01-05)
  • ·政府采购 何以歧视国货(2009-07-15)
  • ·“只买本国货”就是贸易霸权(2009-07-31)
  • ·陈志实:激情亚运当切实惠及“弱势群体”(2010-11-03)
  • ·弱势群体媒介权利不应被市场化忽视(2009-07-22)
  • ·汤嘉琛:弱势群体不是城市的假想敌(2011-04-14)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