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事人神秘“自杀” 浦江集资案如何收场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7-31 13:27:45
  • 在过完一个忐忑不安的春节后,25农历正月十一,周荷芳从青岛打来的一个电话里知道了丈夫张世强死亡的消息。

    按照周荷芳的说法,此时距一家人与张世强失去联系已经50多天。去年1210日,张世强从青岛给妻子周荷芳和女儿张燕各打了个电话,表示当天就从青岛回浙江。此后,张世强仿佛人间蒸发,音信全无。

    213下午,浙江省浦江县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如下内容:据青岛警方通报,张世强自己朝头部开了一枪,死亡。警方表示,尽管他已死亡,但案子会继续查下去,不会因为他的死亡而中断。

    警方所说的案子,正是这两年发生在浦江的一起非法集资案(官方称之为非法吸纳公共存款)。据时代周报记者调查,此案涉案金额达十多亿元,涉及超界集团等浦江多家大型企业及当地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为高息所惑,一些村子甚至将征地补偿款外借。非法集资案的主谋即是张世强。

    神秘的“影视大亨”

    今年54岁的张世强,在浙江浦江其实并不知名,甚至在整个浙江他都没有任何企业。若非去年突然失踪和此番警方宣布他已自杀,这个平日不抽烟、不喝酒、行事低调的男人,顶多在他的老家、浦江仙华街道曙光村卢宅自然村还是个名人。2007年,张世强捐资10万元,为这个只有300多人口的偏僻小村新修了水泥地和篮球场。

    2003年左右,张世强开始往影视方面发展。张世强的名字第一次见诸媒体是在20052月。当时张世强跟浦江的5个“结拜兄弟”组成54人团队,一起到北京参加一场演唱会,被当作娱乐新闻狠狠炒作了一把。当年10月,一部由北京中视新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参与拍摄的电视剧在杭州开机,张世强首次以出品人的身份出现。此后媒体上几乎见不到张世强的任何消息,直到去年底“突然失踪”。

    在很多媒体的渲染中,张世强俨然“影视大亨”,事实并非如此。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得知,北京中视新媒成立于20037月,公司法人代表为刘玉玲,并非张世强。浦江人也很少听到“强叔”这样的称谓。但浦江百炼集团董事长、当年赴京看演唱会的“六兄弟”之一的张越康,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张世强“上面关系是很好的”。以致浦江不少政府部门都有这样的传言:张世强之死,可能与“上面”有关。

    张世强的侄子张林洋(音)曾跟随张世强多日,他告诉记者,张世强除了做影视,铝业、房地产等都有涉及,比如辽宁就有房地产项目。但具体情况他不知晓,更不了解张世强的资金如何运作。

    张世强失踪后,警方即对其账户进行了冻结。据浦江县公安局党委委员郑列贤介绍,在目前掌握的四个账户中,警方已经发现了有近7亿的资金来往。浦江的集资户们现在最担心的,是张世强死后,他们借出去的钱,会不会有去无回、颗粒无收。

    “不顾家”的男人

    虽然张世强在外面“生意做得很大”,但对家里似乎没有多大照顾。张世强兄弟三个,大哥张世平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曾经当过国营浦江无线电厂厂长,住在浦江县城。张世强“自杀”的消息公布后,家人怕91岁的老母亲承受不了打击,就将她接到了大哥张世平家里。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张世强跟周荷芳刚结婚不久,就因犯诈骗罪被判刑14年(张世强在《奶奶》一书中将之称为“命运的捉弄”)。1996年左右,张世强刑满回家,女儿张燕已经13岁。

    张世强的二哥张世坚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据他说,张世强虽然经常回家,但跟谁说话都不多,因此家里人都不知道他在外面做什么生意。张世强也不会在乡亲面前显阔,回家看望母亲的时候,还经常让保姆给他做手工面吃。

    2008年,张世江的儿子张林洋跟叔叔张世强到外面“拍电视”,但因为文化程度不高,张林洋干的也是打杂之类的活。张世强失踪后,公司没法运转,张林洋只有回家待业。不过今年春节后,他又自己去北京打工了。用张世江的话说,张林洋有三个孩子,不出去干活养活不了一家人。

    在村民眼中,在北京、上海见过大世面的张世强是个好人,也是个孝子。不管多忙,他总会隔三差五回卢宅,看望今年已经91岁的老母亲。20072月,张世强专门与人合写了一本《奶奶—家族岁月笔记》,纪念已经过世30年的奶奶。近些年开始投身影视圈的他,还计划拍一部电影,名叫《奶奶》。

    如今,张世强“在青岛自杀”的消息,早已轰动浦江乃至整个中国,只有他的母亲还蒙在鼓里。

    独家对话张世强妻子周荷芳

    217晚,浦江县仙华街道七里社区细雨霏霏。在张世强岳父周美根家等候半个多小时后,时代周报记者见到了张世强的妻子周荷芳。这是张世强失踪后,周荷芳第一次跟记者见面。谈到张世强,周荷芳几次掩面而泣,但她坚持认为,张世强没有潜逃,更不会自杀。

    时代周报:为什么你们说他不可能自杀?

    周荷芳:他怎么会自杀呢?绝对不可能。他是很顾家的人,对女儿、母亲都很好,不会一句交代都没有。即使自杀,也不会跑到青岛,他哪里来的枪呢?

    时代周报:你见他最后一面是什么时候?

    周荷芳:是去年的128。他接了个电话,说上海的公司出了点问题,要到温州去处理下,就走了,还是一个朋友派司机开车送他过去的。那天他还回了下老家。第二天,他在温州又给我打电话,说要去青岛处理上海公司的事情。

    时代周报:上海是什么公司?

    周荷芳:是做有色金属的,名字我都说不上来,在哪里都不知道,因为我从来没有去过。我一直待在浦江,他生意上的事情我从来不过问的。

    时代周报:张世强到青岛后,你们还有联系吗?

    周荷芳:1210日上午9,我又接到电话,他说快要登机了,当天就回来。我刚好想去杭州女儿家,外孙去年刚出生,就约好在女儿家见面。随后,他也给女儿打了个电话,说先到上海,晚上再到杭州。

    那天下午,他的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说联系不上他了,我以为是他不方便接电话。后来我打了几次,发现也是关机,就有些着急,因为他白天从来不关机的。到晚上还打不通,我就感到事情有点严重了,担心他会不会被绑架。

    时代周报:那你们报案了吗?

    周荷芳:第二天,我们还是联系不上他。通过青岛的朋友查了下,说他当天没有登机,可能机票都没买,我们赶紧让一个朋友从杭州飞到青岛,向警方报了案。此后,我们就没有他的消息了。

    时代周报: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他出事的?

    周荷芳:是25日上午,我刚好电话关机。他在青岛的一个朋友打电话到我女儿家里,问张世强有没有这样子一根皮带。女儿说有。这个朋友就说,有个游客在青岛崂山登山时发现一具尸体并报案。他去现场看过,尸体可能就是张世强的。

    时代周报:当地警方怎么说的?

    周荷芳:我们对警方说他不可能自杀。青岛警方说,根据现场勘查,是自杀的,打了一枪,法医说死了已经一个多月。青岛警方还说,是金华警方让他们暂缓火化,他的尸体现在还在医院放着。可能北方天气冷,尸体还是好的。但我们都没看他的脸,听说很难看。

    时代周报:那有没有听他谈起青岛生意上的事情。

    周荷芳:很少。他说话不多的,我基本是个家庭主妇。好了,我能说的就这么多了。你们以后不要再找我,也不要打扰我的父母了,他们年纪这么大……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浦江 当事人 的报道

  • ·浦江16亿集资揭秘 张世强行骗三十年(2009-07-21)
  • ·当事人神秘“自杀” 浦江集资案如何收场(2009-07-31)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