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思变 告别卡拉OK政治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09-07-23 22:40:30
  • 2007年,日本人选出的年度汉字是“伪”,“变”字排在投票的第5位。今年,“变”字终于吐气扬眉,以六千多票成功当选。无独有偶,这个字与奥巴马的竞选口号传达着同样的美好希望。在全球经济危机、日本经济严重衰退、首相短期内多次换人的环境下,日本人渴望变革的愿望越来越强烈。“日本需要一位能够进行大胆改革的领导人,带领日本走出目前的经济低谷”,复旦大学的陈云教授说道。奥巴马的“变”正在施行,日本人的“变”目前似乎是呼声大于行动。但执政党从自民党变为民主党显然不是“反麻派”期待的变化。

    1212日,日本一年中最寒冷的一天。太阳缓缓升起,京都清水寺的贯主森清范准备好笔墨纸砚,当着日本数家媒体记者的面挥毫写下一个斗大的“变”字。当他写完回望记者的时候,人群中响起热烈的欢呼声和掌声。

    这场挥毫对日本来说,是一年一度的盛事。自1995年开始,每临岁暮,日本人循例挑选一个汉字来概括和代表本年度世相百态。据盛事的组织者—日本汉字能力鉴定协会介绍,今年在征集活动中共收到111208份投稿,创下历史新高,其中6031件选择了“变”字,占投稿总数的5.4%。

    第二天,《朝日新闻》很快便进行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解读。日本人之所以选择“变”字,理由包括日本首相短期内多次换人、全球经济形势动荡不安、物价上涨导致日本人生活变化等等。还有一些投稿者认为,“变”字饱含了“明年变为美好一年”的心愿—他们希望届时日本将会选出一位像美国奥巴马一样提倡变革的首相。

    种种迹象显示,变革的期望正弥漫于日本政坛和整个日本社会。如今,一种悲观情绪已经在整个日本国内蔓延,媒体大量报道汽车企业裁员,不断向本国国民发出警告:危机已经到来,明年将会更艰难。一时间,给这个东亚岛国罩上了一层浓浓的灰暗色彩。

    与此同时,日本首相麻生太郎在内阁起步仅仅两个半月之后,其支持率已经大跌至25.5%,这个数字几乎与前首相福田辞职前的支持率相同。对此,日本多家媒体普遍解读认为,麻生政权已呈现出政权晚期的现象。

    突然间,人们再次发现,自从2006年以来,日本首相已经4次更迭。日本政治似乎又重新回到了“卡拉OK政治时代”—日本的政治精英们一个接一个地接过话筒,按各自所想边走边唱,来领导这个国家。

    反麻派制造“雪崩”

    近日来麻生政权就处于“危险水域”的状况,偏偏祸不单行,自民党内反麻生派议员的热情越来越高,甚至一度传出麻生在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峰会之后辞职的消息。目前,实力派人物山崎拓、渡边喜美公开组成“反麻生小组”,政界明星小池百合子、中川秀直也加入他们的行列。

    129日晚,日本前首相森喜朗、《读卖新闻》社长兼主笔渡边恒雄、NHK董事长氏家齐一郎、山崎拓、前日本参议院议长青木干雄等人在东京的料亭聚会。据自民党内知情人士猜测“可能有重大的事情商量”。

    这几个人都是在日本政界举足轻重的人物,渡边恒雄曾公开指麻生太郎的首相位置坐不到明年,山崎拓则是麻生太郎的死对头,几次策划了自民党总裁选举的“雪崩”,让麻生太郎败选。

    面对自民党内部可能再次“造反”的局面,麻生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应对办法。只有亲近麻生的前官房长官町村信孝挺身而出为麻生辩护,他非常不满地称,“真的令人不愉快,甚至想让这些人赶快离开自民党”。对此,自民党领导层也快速作出反应,甚至威胁下届众院选举中将不正式提名这些人。这样,才稍稍将局势缓和下来,但有分析人士指,在2009年财政预算表决之时,自民党内部必将重燃战火。

    面对日本纷繁复杂的政局和扑朔迷离的未来,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的刘江永教授认为,导致“叛离麻生”倾向加速的原因在于,自民党内存在危机感。他认为,“民意支持率低的领导人,其实也可以赖在台上不走,但这样会拖累选情,致使选民流向反对派。”

    本来9月下旬,麻生上任之初曾对周围的人说“已经决定了”,暗示112日将进行大选。但没想到突然风云幻变,源自美国的金融危机开始波及日本实体经济,而麻生则趁机向经济政策方向倾斜。

    面对麻生的拖延战术,日本民主党党魁小泽一郎强调说,“国民是不会容忍这种政权继续磨蹭下去的。”而最近的民调更显示,小泽的政治行情日渐看涨。据日本各媒体民调显示,对于现任首相麻生太郎和民主党代表小泽一郎“谁更适合当首相”的问题,34.5%的人支持小泽,首次超过了麻生25.5%的支持率。

    日本《产经新闻》的社论更是直言不讳:“日本选民相信最大在野党党魁小泽一郎比首相麻生太郎更适合担任首相。”而在民主党干事长鸠山由纪夫眼里,麻生“其实已被民众放弃”。

    大嘴麻生 被封“迷走首相”

    事实上,“产经新闻”的调查数据,不是最糟的,还有一些调查显示麻生的支持率,已经跌到两成以下,正如有些日本媒体指出,“这个政权基本上已经失去执政能力。”然而,更糟糕的是,当下日本传媒还流行着一句关键语:“麻生首相已无力在大选举中战斗”,换言之,麻生已经是个惧怕大选、不敢解散国会的首相。

    麻生在如此短的时间,支持率就降低到如此地步,在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陈云教授看来,“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麻生个人风格不谨慎造成的,另一就是日本现在处于一个变革的时代。”她还认为,“两党制比较适合日本,民主党上台只是时间问题。”

    对于麻生多次口不择言,在日本已经家喻户晓。刚上任不久,麻生就在一次谈话中,批评有病的长者什么都不做,暗示他们是纳税人的负累。没想到,此番言论立刻引起传媒与反对派的炮轰,而民主党干事长鸠山由纪夫也不失时机地抓住麻生的“小辫子”大肆攻击—“难以想象为何这样的人能当上首相”。

    然而,麻生的“大嘴”不只体现在失言上,对汉字的误读也是他的另一个特色。近来,麻生在公开场合多次搞错汉字的发音。比如,麻生说“有关‘慰安妇’问题,政府的立场是踏袭(应为‘沿袭’)1993年的河野谈话。”

    对此,日本媒体讥笑说:“太郎,别光顾了看漫画,好好学习学习吧!”甚至有语言专家认为,麻生的发言显示出其把握语言能力的欠缺,并将其原因归结为麻生热衷漫画而不正经读书。更让麻生恼火的是,有日本媒体甚至因此而对他的从政素质提出了质疑,认为他是“迷走首相”。

    不过,让麻生更恼火的是,129日《读卖新闻》刊登了一幅让麻生又气又恨的卡通画,画面上汗流浃背的麻生头朝下往下跳,民主党党魁小泽一郎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看着,一个卡通小人发问:“在玩蹦极吗?”

    “很明显,他已经没有影响力了,人们想怎么评价他都可以,但没有人知道未来会怎么样,所以会出现这些丑化他形象的故事。”日本国立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政府学教授饭尾淳表示。同时,他还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自民党想靠麻生翻身,是难上加难。”

    “其实,更根本的问题是,日本的政经情况没有改善”,清华大学的刘江永教授对记者说。

    据日本央行15日公布的12月“企业短期经济观测调查报告”显示,日本制造业的业况判断指数为负24,和9月份的调查相比下降了21点,创下自19752月份以来的最大降幅,仅次于19748月创下的负26的历史最差纪录。这表明受全球经济减速的影响,日本经济已陷入严重的衰退。

    “自民党近来不断下降的民望有可能导致该党最终失去权力,日本需要一位能够进行大胆改革的领导人,带领日本走出目前的经济低谷,这也是现在日本上下人心思变的一个背景”,复旦大学的陈云教授对记者说。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日本年度汉字“变”已经产生约1周了,但来清水寺与“变”字合影的人却不见减少。一位前来参观的日本家庭主妇向《读卖新闻》表示,“我之前想的也是这个字。”对此,清水寺贯主森清范说,其实大家都有希望能够“改变”现在政治、经济与社会的心理,选出“变”字,就是希望不好的一年赶快过去,迎接新的一年。

    木俣佳丈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高大剽悍、豪气干云,与小泉纯一郎、麻生太郎等清瘦型政治家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也许,外形的差别正象征着民主党和自民党的一个差异,用木俣佳丈自己的话说“日本与美国一样,也需要变革”。

    在访问中,让记者印象最深的是他坦诚、轻松幽默的风格。一开始,面对记者,他笑着说自己是日本国会身材最高的议员,自诩长相酷似相扑现役第68代横纲(相扑运动员的最高段位)朝青龙明德—同时,还不忘幽自己一默说:“也许,朝青龙本人也会惊诧于两人之相像了。”

    其实,木俣是日本政坛的一位幸运儿,33岁即当选日本国会参议员。如今,他已经从政10年有余,在日本政坛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在参议员的10年生涯里,他在经济、社会、外交等各个领域均表现活跃。先后担任过外交防卫委员会委员、金融问题及经济活性化特别委员会委员、外交防卫NC副大臣、冲绳及北方问题特别委员会委员、内阁委员会第一理事、国际问题调查会委员等重要职务。

    这么多的从政经历,为他积累了丰厚的政治资本。近几年来,日本媒体开始关注他的一言一行,对他的政治抱负及理念进行了全方位的报道,而他本人也日渐为日本民众所熟悉。日本有媒体预言他将是一位“前途无可限量的政治明星”,甚至有媒体大胆预测他在民主党执政后“将是内阁成员的不二人选”。

    时代周报:你说日本将要变革,将来假如民主党上台的话日本会发生什么变化呢?

    木俣佳丈(以下简称木俣):作为政治家,就是要将诸多领域内人们怀抱的远大理想,不断付诸实践。如果民主党上台执政的话,日本内政、外交都将发生很大的转折。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完善日本的经济结构,大力推动中小企业发展。为此,我曾经提出了3项对策。第一,培育以全球为市场的中小企业;第二,推动地方城市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第三,鼓励中小企业在雇佣方面发挥作用。

    时代周报:据说在经济危机之下日本国民都希望政府能够采取变革的措施来加以应对,但日本政府迟迟未见什么大动作,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木俣:日本的未来是非常危险的,因为日本人特别是年轻的一代,现在特别脆弱,他们缺少精神信仰。很多年轻人没有希望和理想,在现实中感到苦闷和彷徨,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我希望执政党能够早日提出振兴计划,让日本迅速走出经济不景气的低谷。

    时代周报:日本的执政党自民党以克服经济危机为由,推迟众议院议员选举。目前看来,众议院议员选举要等到明年,你预测结果如何?

    木俣:麻生首相的任期到明年9月份,但我估计会在明年4月举行选举,届时民主党将获胜成为执政党,发生政权交替。民主党掌握政权后,日本将不会陷入经济危机的困境,日本的未来肯定会比现在好得多。民主党的国家治理方针优于自民党,我们将带领日本克服目前的困难。

    时代周报:时代周报对中日关系的发展非常关注,你曾经是参议院外交防卫委员会的委员,也担任过冲绳及北方问题特别委员会的委员,在外交方面有诸多思考,你认为中日之间的历史问题如何达到和解呢?

    木俣:这个问题非常复杂。经过60年的时光,日本国民对自己国家过去的行为日渐能够进行反思。对中国人而言,本国受到侵略的事实也一直存在于人们的记忆当中,这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改变的。所以,我们不能操之过急,这需要时间,比如代际交替。事实上经过代际交替,这种纠结已经在慢慢融化。正如许多学者指出的,中日双方目前事实上的关系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两国的分歧正在逐步缩小。

    时代周报:对于中国的崛起,日本似乎并没有完全适应或者说尚未习惯。面对中国的崛起,日本有没有百年的大战略呢?如果有,是什么?

    木俣:重要的事情是日本不能搬家,中国也不会搬家吧(笑),两者在空间上只能待在这里,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既然如此,那么两者只能和睦相处,别无他途。两国人外表相似,尽管我长得很像蒙古人(笑),正因为两国人长相相似,所以更加会对我们不同的地方感到惊奇。如果美国人和我们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我们是不会惊讶的。日本人在心理上必须重新认识到:中国人是与日本人不同的存在,两者之间出现差异是不值得大惊小怪的。这一点非常重要。

    时代周报:你认为哪个方面比较重要呢?

    木俣:在政府层面,两国应该作为战略伙伴共同做一些事情,暂且不管这些事情是什么。其实有很多可以共同来做的事情,比如安全保障对策问题、环境问题、知识产权保护问题、能源问题、传染病问题、恐怖主义问题等。我认为,日中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举例来说,日中贸易在日本的对外贸易中处于第一位;若FTA达成的话,两国的GDP都会显著增加;2007年访日的中国人数达到114万人,来中国的日本人人数达到398万人。对此,两国人都必须充分认识到这一点。

    时代周报:据说日本对外政策正在酝酿调整,就像你刚才所说民主党上台“内政与外交都将发生变革”。但我们感兴趣的是,在日本、亚洲和美国三方关系中,日本现在似乎已不能过分偏重亚洲或美国中的任何一方,那么日本如何在亚洲和美国之间寻求平衡呢?

    木俣:整体而言,近几年世界格局在发生变化。美国遇到诸多自身难以解决的问题,同时美国自己也无法解决当前世界面临的问题。我的一些美国政界的朋友都很着急。美国在世界的地位在下降,相对而言,中国的地位在上升,中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领导者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

    时代周报:中国取代美国的趋势?

    木俣:面对变化中的美国,日本和中国都应该相应地作出调整,在国际舞台上表达自己的主张,发挥自己的作用。其实,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强项,都有在个别领域做世界领袖的能力,而不应由一个国家在所有领域都做领导者。

    时代周报:对于这个问题,你能不能展开谈一谈?

    木俣:具体而言,日本、亚洲、美国三方关系体现在诸多领域,不同的领域日本采取的态度也不同。在贸易方面,日本更优先考虑亚洲;在环境、能源方面,美日相隔太平洋,因此关系不是那么紧密,相对而言,日本与亚洲关系更加紧密,更加倾向与亚洲的合作。但是在军事和安全保障方面,目前的日美同盟是非常重要的,当然日本毕竟处于亚洲这一区域之内,与亚洲之间的军事关系也很紧密。在安保方面,日本应该缩小目前与亚洲之间的距离,更居中一点。面对目前存在的朝鲜半岛问题、台湾问题,日本必须与中国并肩合作、共同应对。

    木俣佳丈
         出生地:日本爱知县丰桥市

    年龄:43岁(1965219日出生)

    学历:日本一桥大学、乔治华盛顿大学公共政策及公共行政学院毕业

    1998年当选日本国会参议员

    先后担任过外交防卫委员会委员、金融问题及经济活性化特别委员会委员、外交防卫NC副大臣、冲绳及北方问题特别委员会委员、内阁委员会第一理事、国际问题调查会委员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日本 卡拉OK 政治 的报道

  • ·日本:底在哪里(2010-11-25)
  • ·减排:日本骑虎难下(2010-12-09)
  • ·难奈老朽 日本自民党急速陨落(2009-07-09)
  • ·能源并购,不妨学学日本(2009-07-13)
  • ·鼓噪修宪 日本右翼大起底(2009-07-13)
  • ·右翼叫嚣先发制人 日本核武装心不死?(2009-07-13)
  • ·破日本“雁阵” 中国-东盟布新局(2009-07-14)
  • ·与谢野馨:日本“经济恺撒”有望拜相?(2009-07-14)
  • ·缺席青岛 日本变阵亮“舰”(2009-07-14)
  • ·日本战后第一艘准航母 “日向”号大起底(2009-07-14)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