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话“开胸验肺”张海超:钱不重要 真相最重要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7-22 20:57:05 来源:
  • “张海超”这个名字,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在多家医院都拿到同一个诊断结果—“尘肺”后,河南新密28岁的农民张海超知道自己患上了职业病。于是,他按照国家职业病防治法的有关规定—职业病的鉴定必须由当地职业病防治所进行,向郑州职业病防治所申请鉴定。但他拿到的结果却是“肺结核合并无尘肺0期”,这个鉴定意味着他不但不能索赔,就连最基础的治疗都得不到。无奈之下,张海超不顾医生的劝阻,躺上了手术台,用“开胸验肺”这个惊世骇俗的举动,证明自己的病情。该消息经媒体披露后,引起强烈社会反响。7月19日,还在家中休养的他,接受了本报记者电话采访,回顾了他“开胸验肺”的前后历程和心理变化。

    我希望了解真相

    既然走到这一步,钱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真相对我最重要。

    时代周报(以下简称时代):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都在关注你,这对你的维权有帮助吗?

    张海超(以下简称张):目前没有看出来,倒是我自己越来越有压力了,因为这个事情越整越复杂。我的事情一见报,好多跟我在同一家公司工作过的人,都跑到我家来了。他们当中,有些是看了报道才知道自己得了尘肺;有些是已经诊断得了这个病(尘肺),却拿不到补偿;有的是由于公司不配合,拿不到诊断结果。他们知道媒体来采访我,一下都过来了。我已经不是一个个案了,变成一个群体。但这么多人解决起来,得多难啊!   

    时代:现在职防所也让你去重新鉴定,你怎么打算的?

    张:现在很多人,包括采访我的媒体都建议我,赶紧去鉴定,然后边治疗边申请赔偿,拿到钱就算了。不过我不这么想,我现在第一件事情是想弄清楚,我什么时候得的这个病。

    时代:你的意思是,申请赔偿并不是放在第一位,而是去弄清生病的时间?但这2年来,你为了治病,已经欠债9万多,负担很大。

    张:开胸验肺我都做了,就是把命豁出去了。既然走到这一步,钱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真相对我最重要。我2005年接触粉尘,体检结果的最低保管期限是10年,我必须要看到2005年和2006年的体检结果,我要了解事情真相再去治疗。拖死我,我也要弄明白。

    2007年肺就出现问题

    医生就说,按照他们的经验,我这个肺07年肯定就出问题了。

    时代:身体出问题是什么时候?

    张:这个(指尘肺)确诊花了很长时间。20078月,我就一直咳嗽、胸闷、吐痰……开始以为是感冒,但输液打针都不好,10月份拍了个胸片,发现肺部有阴影,就按结核病治疗一段时间,结果越治越严重。

    时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得了尘肺?

    张:200812月份吧。2008109号,我去郑州六院复查,发现阴影还在扩大,大夫就再次检查,最后排除了结核病,但具体什么病,他也不好说,就让我去胸科医院再查查。后来又去了河南省人民医院,郑州二院、郑大一附院、郑州二院,做了血常规、做了痰结核菌图片,都是阴性;到200812月份又做了气管镜,也是阴性,这样又排除了癌变。大夫说,从这一年多的病情变化看,结核和癌症都可以排除,而我又有粉尘接触历史,应该是尘肺。不过他们没有资质诊断尘肺,让我去职业病医院,那儿有有效治疗尘肺的药物。

    时代:大夫说的粉尘接触史是哪段时间?

    张:20049月份到年底,我在郑州振东耐磨材料有限公做硅石破碎工作。

    时代:大夫说你得了尘肺,你当时反应是什么?

    张:不相信!我对职业病还是有一些了解的,我说我2007年时单位组织了体检,检查结果好好的。医生就说,按照他们的经验,我这个肺2007年肯定就出问题了,不信的话,让我去把2007年的胸片借出来给他们看看。

    时代:你去借了胸片?

    张:对,借了,过程有些复杂,折腾了一个月,片子证明医生是对的。当晚,我就买了火车票去北京。然后去了北京协和医院、北京煤炭中医院、朝阳医院和北京三院。其中,煤炭中医院和北京三院,都是最有资质的诊断职业病的地方。大夫看了一致都说是尘肺,然后他们让我赶紧回河南,让当地的职业病防治所给我出证明。

    时代:为什么一定要职防所出具这个鉴定,别的医院不行吗?

    张:别的医院不行。因为治疗尘肺的药物,必须由当地职业病防治所给你诊断后,才给你。他们是北京医院,没权给我开药。我就回去找了郑州职防所要求鉴定,但职业病诊断、鉴定需要用人单位出具相关证明,譬如,组织机构代码、职工工作时间、从事工种等。这些东西,振东公司都不肯给我,直到今年5月份,我才获得鉴定的机会。

    开胸是无奈之举

    我要是有一点办法,就不会做这个,肺部穿刺他们(职防所)又不认,对重新鉴定我又没信心。

    时代:结果我们都知道了,是“肺结核合并无尘肺0期(医学观察)”。

    张:当时我看着“无尘肺0期”,还不知道什么意思,就问医生,什么叫0期?医生说,就是没有尘肺。我第一个印象就是“百分之百误诊”,然后想到,我拿不到治尘肺的药了。我很不满意,相当不满意。

    时代:按照职业病鉴定办法,如果对结果有疑义,可以申请复查。你申请复查了么?

    张:申请了。69号我拿着批复去郑州市职业病鉴定委员会申请鉴定,做这个鉴定大约要六千块钱吧,当时我还是带着钱去的。一个工作人员给我说了一些话。让我改变了决定。

    时代:那个工作人员说了什么?

    张:他说,让我们这里面的人把结论推翻,是不可能的。因为职防所跟职业病鉴定委员会是“一个门两个牌子”。我听了傻了,在那里坐了两个小时,然后决定,不做鉴定了,不然六七千块白扔。不过我还是递了申请,只是没有交钱,给自己留了后路。转身,我就去了郑州一附院。

    时代:他这个说法促使你下定决心“开胸验肺”?

    张:那时没想到,我去再次检查。(郑州一附院)查完后,医院的结论还是尘肺。我把职防所的诊断给大夫说了一遍,听我这么说,大夫也不敢下结论了,只好说,你要确定,就住院。我就住了进去,一边按照消炎处理,一方面检查。到615号,全部检查完了,还是排除肺结核和肺癌。不过,有职防所的鉴定在那里,大夫也不好推翻人家的结论,毕竟人家是有资质的。

    时代:那你怎么办?

    张:我一听就急了。我说,那怎么办?大夫让肺部穿刺,说取样出来看看。我预约后听说职防所不认那个证明,后来就问大夫,有没有更有力的证明办法,大夫就说只能开胸了。我立即就同意了。

    时代:在这个之前,你没想过别的办法吗?

    张:想过,从2008年年底我就找过媒体,今年5月份记者还去职防所核实过。职防所说,听他瞎掰,他就是肺结核。记者也没办法,他很同情我,但我们都拿不出证据。

    时代:但这毕竟是一个很极端的方法。

    张:我当时真是一点点儿都没犹豫。其实我要是有一点办法,就不会做这个,肺部穿刺他们(职防所)又不认,对重新鉴定我又没信心。现在分析,当时谁能帮我想想办法?其实现在我也想不出别的办法。

    时代:医生有没有劝你?

    张:劝了。当时大夫劝我,这个一看就是尘肺,不要做。而且我是双肺阴影,不可能切除,就是打开做个诊断,然后缝上。创伤挺大,又不能延续生命,只能缩短寿命,没法弄,做这个风险太大。

    时代:但是你铁了心要做?

    张:对!我把命豁出去了。当时手术签字时,我老婆听说会缩短寿命或者下不了手术台,死活不肯签字,最后是我姐姐签的字。

    没觉得悲壮只觉得安慰

    听到医生告诉我是尘肺。那时,我心里面一点都不难过。

    时代:真正动手术时候紧张吗?

    张:不紧张,相反还有点期待,我觉得总算要弄明白这个事儿了。动手术之前,大夫拿个轮椅来接我,我没坐,自己走到手术室,然后爬上了手术台。动手术前,还跟大夫聊了会儿天。

    时代:你开了胸,确认了是尘肺,那一刻你是怎么想的?

    张:那天是下午4点多做的手术,6点醒来。然后听到医生告诉我,是尘肺。那时,我心里面一点都不难过,也没觉得特悲壮,相反,我觉得我终于有一点安慰了。终于证明自己是尘肺了,我感觉自己值得了。不过现在没感觉了。

    时代:为什么没感觉了?

    张:当时是一口气,现在这个气散了。

    时代:这事对你影响大吗?

    张:我原来的性格其实挺内向的,这事儿弄得我……压力挺大,反正从今年开始,我很少出门了,也没上班,脾气变得有点喜怒无常。

    时代:那你以前的公司现在是什么态度?

    张:他们没跟我联系过,反正就是推呗。

    时代:你这个结果出来后,职防所方面怎么看?你跟他们联系过吗?

    张:我没主动找他们。媒体把结果报出来后,他们一个人打电话给我,说我可以重新去做鉴定。

    时代:你准备去重新鉴定吗?

    张:我暂时还不想去做。一个是身体做手术后还没有恢复好,另一个他们对当时的(错误)诊断也没有什么表示。

    时代:那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做?

    张:我还是要去拿到0506年的体检结果,知道这个我才好去治疗。

    时代:你的意思是,你感觉这事儿还不能解决。

    张:不知道,有时候感觉自己挺难的,每走一步,都挺难的,到现在为止,都挺难的。我其实挺没信心的,我不知道拖到我死之前,能不能解决。

    时代:既然这样,你后悔去开这个刀吗?

     

    张海超:我没后悔过,至少我搞明白了,证明了。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真相 对话 张海超 的报道

  • ·真相不再“躲猫猫”,才能终止猝死噩梦(2009-07-14)
  • ·深圳“封杀”兴业银行真相(2009-07-16)
  • ·深圳最大闲置土地纠纷真相(2009-07-17)
  • ·真相,谁也不能“躲猫猫”(2009-07-21)
  • ·对话“开胸验肺”张海超:钱不重要 真相最重要(2009-07-22)
  • ·百度迷途:藏在财报里的卖贴吧真相(2016-01-19)
  • ·对话崔世安 区域合作共荣(2009-07-15)
  • ·对话何鸿燊 继续看好博彩业(2009-07-15)
  • ·中美战略经济对话 危机下的全新携手(2009-07-21)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