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樟木头,“小香港”的危与机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7-22 17:54:04
  • 樟木头地理 樟木头镇位于东莞市东南部,毗邻港澳,地处深圳、惠州、东莞三市中心地带,广深铁路、京九铁路、东深公路、莞惠公路交汇要地,面积66.6平方公里,常住人口40万人,是东莞市唯一的客家镇。上世纪90年代以后,当地政府积极吸引香港等地的外来投资,城镇商业蓬勃发展,赢得“小香港”美誉。以商贸服务业、房地产业及工业作为全镇三大支柱产业,鼓励外商重点投资。“至yeah小香港,缤纷樟木头”。依托沿海加工经济,进而发展房地产市场,东莞樟木头镇十余年来吸引了十余万香港人北上,逐渐有了“小香港”的美称,一时风光无限,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奇迹。然而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如今,一场金融风暴让樟木头风华渐失,曾经在经济高速发展中被遮蔽的问题渐次浮出水面,冷静下来的樟木头在疼痛中开始了新的探索。

    1182009年春节前的最后一个周日。樟木头樟洋工业区原合俊玩具厂所在地一片静寂,门口的“河南风味面食店”只剩下一个军绿色的雨棚,几根沾满灰尘的电线无力又有些倔强地垂在雨棚下,几张破旧的桌子靠墙堆着。一旁的合俊职员餐厅玻璃门紧闭,门上“欢迎光临”的红字已不太完整。

    “这里没有人啦。”厂区门口一个仅存的日用品小店,女老板招呼记者。这个简陋的小店货架上货物已所剩无几。货架旁边一排几个电话亭空空荡荡。“我明天也回家了,这里没什么生意做,赚不到钱。”

    这位来自广西的女店主2006年和丈夫来到樟木头,丈夫就在樟木头最大的玩具厂香港合俊集团旗下的合俊玩具厂上班,效益好的时候每个月能挣近2000元,加上小店每个月挣的钱,夫妻俩一个月能赚将近5000元。

    这一切在20081015改变了。这一天合俊玩具厂和同属合俊集团的俊领玩具厂突然宣布倒闭,6000余工人失业。无奈之下,店主丈夫去了深圳打工,没想到情况也不好。“回家!明年不来了。”女店主一脸决绝。

    艰难的底层打工者

    自合俊玩具厂倒闭之后,不少底层打工者一下没了安全感。“这些工厂谁说得清,就像合俊,前一天还在赶货,第二天就倒闭了。”樟洋工业区富竹二路的一位工厂保安有些愤愤不平。“我过完年再干几个月就去江浙,听说那边工资高。”

    走,离开樟木头,怀有如此念头的打工者不是少数。金河工业区古坑村一家超市的年轻店员告诉记者,“今年走了好多人,有工人跟我说放4个月假。听说很多人年后都不来了。”

    25岁的郑金华也丢了工作,可她不甘心就这样离开。合俊倒闭时,郑金华在距合俊不远的富达二路的另一家玩具厂工作,合俊这个庞然大物的死亡并没有让她意识到自己将会面临的危机,她反倒想着自己工作的厂是新厂,老板应该不会跑。然而20081125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下午上班时,郑金华发现她的考勤卡不见了。次日,郑金华接到厂里的辞工通知。

    对于辞工,郑金华没什么意见,毕竟是没签劳动合同的,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厂里发给她的工资只有340元,按照进厂时的约定,厂里还欠她620元。为讨回自己辛苦大半个月挣的工资,郑金华找到劳动局,劳动局让她回厂里取考勤卡和工资单,不想这一去却与主管发生纠纷,警察把她送到了医院,可因为没钱交医药费,伤还没好的她只能出院。

    为此事,她写了封申诉信,“恳求您帮帮我,为生活在最底层的农民工讨回公道。”在她丈夫工作的保安门房,郑金华把信拿给记者,“我早就写好了,不知道给谁”,她想发到网上,却不熟悉网络操作,没发出。

    失去工作又受了伤的郑金华住到丈夫所在工厂的女工宿舍。“本来打算回家过年的,看看孩子和父母,现在问题没解决,也没心思过年。工作也没了,明年不知道怎么办好。”郑金华有些沮丧。

    进退两难的小生意人

    外省农民工的大规模离开,带来的最直接冲击就是位于工业区的生意人。在记者走访樟木头工业区的多家店铺时,不少人都表示生意比以前差了很多。金河工业区古坑村一家超市的店员指着摆放在超市外面的水果摊说:“你看,以前店里是不卖水果的,现在什么都弄来卖。”樟洋工业区一个小超市店主则向记者抱怨,“以前这里生意多好啊,就是看以前生意好,9月份才转手接过来的,没想到这么快就遇上金融风暴。”

    “生意难做啊。”聚在樟洋工业区一家四川餐馆跟老乡聊天的陈某很是感慨。她是四川内江人,来樟木头已经5年了,做租房生意(从房东手里租过房子,再转手租给在工厂打工的人)。去年她租了房东46间房,当时交了5.4万元转让费,还有8000元押金。去年上半年生意还比较好,每个月可以赚两三千元,后来房子渐渐很难租出去了,降了租金也不行,原本租200元的房间,现在只要100多一点点,接近于5折了,可就是这样,也还有26间房没租出去。房子租不出去,可每个月给房东的房租还是得交,“我们就希望房东能降租金。现在完全亏本,生活都成问题。可要想不干了吧,8000元的押金肯定拿不回来”,而且“全部的钱都交了转让费,要是不做,几万块就没有了”。跟她同样处境的几位老乡抢过话头急切地说。

    对于下一步的打算,陈某自己也很茫然,她希望过完年情况能好些。“不然就回去种地”,说起种地,陈某反倒显得有些兴奋,“听说现在在家种地,国家每年给每个人补贴60块钱,又不用交粮、交税,种多少吃多少。”

    和陈某一样做二房东生意的大有人在,在这个餐馆,记者就碰到4个人,都是四川人,说起来情况也都和陈某差不多。“没想到来了金融危机”,其中一位投入了11万元转让费的中年妇女感叹道,继而她又自嘲:“连我都知道金融危机了。”“我们现在天天看电视新闻,说过了今年上半年就好了,是吗?”她有些期待地问记者。

    对于房东面临的压力,樟木头镇新莞人服务中心主任李巧生说,自去年五六月份开始,由于经济不景气,樟木头全镇的出租屋空置情况就变得严重起来,主要原因是企业困难,有的停产了,有一部分工厂开工不足,人员没有以前多了。去年10月至11月之间,该中心曾做过调查,发现全镇出租屋的空置率在50%-60%之间,其中合俊所在的樟洋社区受影响最为严重,空置率为65%-66%。对此,樟洋社区书记赖谭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也很想帮房东渡过难关,但是不知道怎么帮,具体做起来太难了。”

    危机阴霾下的大小企业

    小生意不好做,不少工厂的日子也难熬。

    117下午,樟洋工业区一家台商公司,位于二楼的办公室非常安静,布置有三四十个座位的大房间,只有两人在座,其中一位是这家工厂的负责人李亚(化名)。据李亚介绍,从去年5月开始,订单开始减少,现在差不多减少了一半,正常时期拥有1200名工人的工厂现在只剩下七八百人。由于订单减少,李亚说,今年春节厂里“出奇地休息9天”。

    说起合俊玩具厂,李亚认为,合俊内部管理混乱,就是没有经济危机也会倒闭。不过虽然合俊的倒闭对地方政府和当地治安、经济状况产生了一些影响,但对他的工厂却有些好处,因为“房租下降了,租房好租了,员工的稳定度也就高了”。不过政府现在对工厂以前欠的费用,还有一些可以缓交的费用比如管理费催得更紧了。李亚这几天就正愁着前两年欠下的管理费。

    在采购方面,交易方式也不一样了。李亚解释,以前采购是对方发了货再给钱,从去年开始,要求先付订金再给货,对工厂压力很大,而且不敢换供应商,怕单价压不下来。“情况还是不乐观,过完年要对部门进行整编、合并,减少开支”。李亚说。

    湖南人蒋景海的工厂也受到了冲击。2002年,他办了个塑胶厂,原本在樟木头,后来因为黄江镇建起了华南塑胶城,就搬去了黄江,在樟木头还留有一个店面。说起金融危机对工厂的冲击,蒋景海表示自己也处于比较茫然的境地,“一个工厂每个月的开支要几十万,明摆着是亏本的,但我们辛辛苦苦把企业做起来,不想就这样关掉,也是在赌!”

    他表示,现在所能做的就是节省开支,缩减成本,但“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订单更重要”,他打算开年要寻找一些好客户。“我也不敢说能挺到几月份,如果234这几个月订单稳定,就能熬过去。”蒋景海说自己现在想得很开,“大不了重头再来。”接通他的电话时,他正在云南丽江,自驾游。

    通过记者的查访,了解到相当一部分制造企业都处在这种竭力维持的状况,不过也有一些企业因为体质好,在经济危机的冲击下发展平稳。像柏百顺、小猪班纳、怡丰锁业、十和田电子厂等企业,因为拥有自主品牌、自主技术、自主研发能力,对抗外来环境变化能力相对较强。116,在十和田电子厂外围墙上的招贴栏里,还贴有招工信息。

    樟木头昔日风光不再

    随着金融危机对实体经济的影响逐渐深入,在樟木头多个地产中介的广告栏上,记者可以丝毫不费力地找到两房两厅6.5万,三房两厅12万的房子。香樟城地产的代理人告诉记者,几乎每个楼盘都有香港人抛售房地产,而且现在成交也比较困难,买房的人更谨慎了。说起港人聚居的大型楼盘“御景花园”,一位的士司机感叹:“现在不行了,很多香港人走了,有时候在里面转半天都碰不到什么人。”

    不仅是住房,厂房租售也面临压力。一位代理东莞、深圳厂房招租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从去年7月开始,大环境开始变差,现在樟木头的厂房空置率大约在15%,以前只有7%左右,而且周转快,现在虽然租金降了15%,也很难再租出去。

    抛售房产,有房租不出去,这是10多年前北上樟木头的港人没有预料到的。

    据樟木头镇委委员蔡伟明介绍,上世纪90年代,当整个东莞都在大力发展加工企业时,樟木头考虑到自身的地理因素—河和山占去了很大一部分面积,可利用的土地不多,如果也像其他镇一样做厂,一定会落后于其他镇。再者考虑到樟木头历来是交通要道,有个火车站,从深圳或香港到广州都必经此站,从香港到樟木头坐火车才几十分钟,所以,当时就想盖房子卖给香港人。1990年策划的第一个楼盘,一经投放香港市场,就引起热烈反响,市场开始火起来。根据1993年统计的数据,整个广东省在香港卖出的房子,60%是樟木头的。

    便利的交通,低廉的物价,良好的环境,吸引着越来越多香港人聚集到樟木头。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樟木头镇近40万常住人口中,只有2万多本地户籍人口,20万外来打工者,香港人大约有15万人。

    大量香港人的到来,形成了强大的消费力。大型百货商场、品牌专卖店、KTV、咖啡厅、娱乐中心……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2002年,樟木头镇举办了第一届“香港人旅游节”,樟木头镇中心,号称内地最长的不锈钢人行天桥上,“至yeah小香港,缤纷樟木头”几个充满活力的大字就是时光留下的印迹。

    然而2003年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让樟木头放缓了脚步。同时,由于“周边的地区如黄江、常平的发展,樟木头的比较优势减弱,发展受到影响。”来樟木头发展已有12年的樟木头港商协会会长陈熹颇为感慨。

    随后,劳动力成本上升、原料成本上升、人民币升值给当地工厂和港人们带来的压力逐渐显现,终于在2008年秋天,以合俊玩具厂突然倒闭为代表,不少工厂进入经营寒冬,港人也开始撤退。

    一位开了20年车的本地的哥,在去往樟洋工业区的樟深路上,指着公路桥下面的一条破旧的公路告诉记者:“你看,1990年以前,樟木头就只有一条公路,你看看现在,发展多快……可一个合俊就搞死樟木头了!”

    重塑“小香港”

    面对金融危机的阴霾,樟木头镇政府积极思考着樟木头的未来。

    20089月,以新书记李满堂为班长的新一届领导班子走马上任,并迅速确立了新的发展思路。911,针对当时的经济形势,提出“感恩商家,帮扶企业”活动。10月中旬,镇政府及时化解了合俊倒闭危机。随即,11月下旬,“打击赌博,促进就业”开始实施,在社区建立村民车间,解决村民就业问题,以图化解社会矛盾,改善社会风气。

    2008128,李满堂出席湖南商会成立庆典时明确表示,今后樟木头的产业发展导向是全力挖掘旅游业,以旅游业带动商贸齐头并进,以“感恩文化、观音文化和客家文化”为内涵,重新振作“小香港”品牌。

    在这个思路指引下,观音山亮化工程启动,200911日起,在镇中心区及西城路范围开始禁摩。11,经过3个月的整修,代表樟木头镇形象窗口的樟木头火车站新广场也正式投入使用。

    112,在2008年度总结表彰大会上,李满堂作了工作报告,题目就是《坚定信心,迎难而上,以科学发展观重塑“小香港”美誉》。表示要注重在内涵方面学习香港,打造具有内涵的“小香港”品牌,从人文环境、法制环境、居住环境、治安环境、交通环境、公共服务等方面,对照香港找差距补不足,把“小香港”品牌做得名符其实。

    报告还指出,樟木头的最大价值不在于现有产业的升级,而在于谋求优势产业重建,推出一张全新、个性化而富有竞争力的城市名片,即珠三角东岸优居城镇。今后,樟木头将按照长期坚持“三、二、一”产业发展方针和长期坚持二、三产业共同推动经济增长的要求,优先发展旅游、商贸等现代服务业,优先发展先进制造业,适度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科学发展现代生态旅游农业。曾停办两年的“香港人旅游节”(2002年举行第一届,此后每年举办一届,2006年之后停办)也将恢复。

    对于政府的一系列举措和思路调整,台商李亚说:“镇政府让樟木头整个动起来了。”

     

    2009年春节前的最后一个周日晚上。樟木头镇中心,被誉为“平民夜总会”和“打工者乐园”的西城文化广场上,动感十足的恰恰舞乐中,几对人在场中起舞。广场不远处,樟木头人引以为傲的不锈钢人行天桥上,“至yeah小香港,缤纷樟木头”几个充满活力的大字依然闪烁着五彩光芒,樟木头大道上灯火辉煌,昔日“小香港”的繁华依稀犹存。头顶,高高耸立的商住楼里,寂寥的几星灯光静静地亮着,等待着下一次的万家灯火。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樟木头 香港 的报道

  • ·樟木头,“小香港”的危与机(2009-07-22)
  • ·王荣香港招商记(2010-12-30)
  • ·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任志刚:行将卸任,香港一片惋惜(2009-07-16)
  • ·人民币跨境结算,首站香港(2009-07-17)
  • ·香港创业板 与梦想渐行渐远(2009-07-17)
  • ·南丫岛:一个香港离岛的十年流变(2009-09-30)
  • ·热钱涌香港(2009-10-21)
  • ·粤、港融合之路还须走多久(2009-10-21)
  • ·香港证监会擒鼠记(2009-12-02)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