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非典型“裸奔”的南京土地官员们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7-17 22:44:29 来源:
  • 天气渐热,南京房产的官员们正一个个地脱去衣服,但他们要去的地方不是碧海银沙,而是风高浪急的漩涡。南京江宁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杨友林取代周久耕、臧正金成为被扒光了衣服的南京房产官员中最彻底的“裸”身者,网友爆出他把他的家人送到国外,孤身一人做官。之后,更多的南京房产官员也被卷入到人肉搜索的浪潮中,他们生活、为官中的瑕疵被透明到人们眼前。对南京房产官员来说,“网络廉政”很不幸地从他们身上开始。周久耕做了一个“榜样”,臧正金、杨友林等能否开官员财产网络公开的先河?当网络推手、误伤、民众积怨等场外因素参与到这一场“裸体”事件中时,事情更显波诡云谲。而那些受到关注的官员群体,处于不被信任之中。

    今春,就在人代会上讨论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时,极具反讽意味的是,接二连三的官员财产被网民以一种非正常的形式“透明”。人肉搜索,成了南京杨友林、周久耕和臧正金3名官员财产透明化的暗道。

    这是他们个人的“不幸”,但却不是社会的幸运。

    因为,没有制度架构的透明化会使得其中掺杂太多的场外因素:网络推手、误伤、民众积怨的发泄,最终没有结果的个案,使得整个官员群体处于不信任之中。

    网络海洋的“裸奔”

    “杨友林”三个字,在南京市江宁开发区,已经成为公务员中的禁忌,没有人在公开场合谈论。但在百姓的口中和网络上,这三个字却火热异常。这位江宁区建设局前任局长,现任江宁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开发区总公司总经理,如今正面临着网络上强大的“人肉搜索”。

    3月初,《瞭望东方周刊》刊发《高速扩张的“奇迹”背后 》的新闻。这篇稿件中披露,原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董事长蒲树林、原南广学院财务处处长杨海向中纪委、最高人民检察院提供多年来收集留存的证据材料和17本公司内部账册,指称江宇建设集团经营层江浩等人,以及江宁开发区常务副主任、开发区总公司总经理杨友林涉嫌以“零资产”戏法侵吞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资产。

    这篇稿件在网络上引起了轰动,这让原本对官员不太信任的人们迅速展开了对杨友林的人肉搜索。除了媒体报道的其妻女早已移民,在文章发表的第二日,一个网友贴出了一辆被称为杨友林座驾的法拉利跑车,几日后,一位网友再次爆出他包养情妇等等。还有好事网友,将各种有关他的报道、言论结集成册,编成“文选”贴上网。

    杨友林的“衣服”被一件件脱去,他的个人信息在网络上逐步增加,只要他稍有风吹草动,信息都会被发布在网上或出现在传统媒体上。网媒、纸媒的互相放大,杨友林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按最时髦的网络语言来说,他在“裸奔”,接近彻底地。

    不过,无论媒体穷追猛打,还是网上口诛笔伐,杨友林始终没有正面出来回应。对记者他只说了两句话:“我个人的事情,由区委宣传部统一发布”;“纪委有无调查,去问市委宣传部”。

    而杨友林提到的这两个部门,至今只有一个答案:“不清楚。”

    这种态度,无疑让关注此事的网友更加浮想联翩。在一些网络帖子中,还在正常上班的杨友林已经被烙下了“巨贪”的标志。

    毫无征兆的致命“意外”

    周久耕,南京一个县区级的房管局长,在20081210日之前,按部就班地在仕途上耕耘。那天,仕途豁开一个缺口,朝着不明确的方向狂奔,几个月后,周仕途终结,人进班房。

    没有纪委调查、也无经济案件缠身,一切毫无征兆,绊倒他的似乎仅仅是个微小的意外,甚至只是个细节—一包香烟,一包150元的香烟,抽一根需要7.5元。

    那天天气不好,还下雨,南京记者记得很清楚,周局长兴头很高,接受9家媒体采访,畅谈南京房市,提出将联合物价部门处罚降房价的开发商。

    周久耕说:“房产开发商是慈善家吗?当然不是!开发商降价销售是为了套现,其结果很有可能造成烂尾楼现象发生,政府这样做就是为了避免出现开发商卷钱走人,到头来还是买房人吃亏的场面。”他举例了江宁一楼盘,这家楼盘以5700/平方米价格销售(1100/平方米的装修价款),等于毛坯售价是4600/平方米,远远低于其成本价。

    此语经媒体报道后,周久耕一夜蹿红网络,质疑之声铺天盖地而来。

    4天后的下午3时,网友“西方不亮东方亮”发帖,用红圈勾画出了周久耕手边蓝边黄色盒子的香烟,指出这是1500元一条的“九五之尊”。

    “一个局长,能抽这么昂贵的香烟?”“九五之尊”迅速点燃了网友对周久耕个人财产的质疑,第二天凌晨,署名“cheyou007”的网友在《周久耕局长抽名烟、戴名表》的网帖里指认周久耕左手腕上所戴手表是“江诗丹顿”,价值约10万元。随后,网上又有人爆出周久耕每日开着凯迪拉克上班。

    迫于压力,去年1218日,周久耕因为对“媒体言论不当”、“用公款购买高档香烟”被免去公职,今年29日,周久耕被南京纪委“双规”。320日,周久耕因受贿数十万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周久耕很快就有了一个“战友”。

    当自己的4套房产被网友“金泉少侠”在网上曝光后,前南京国土局局长、现任栖霞区区委书记臧正金,当晚贴出了申明,解释了自己房子只有3套,并说出了来龙去脉。但由于没有说出这笔巨额的购房资金来源,他还是没有逃脱“裸奔”的命运。

    219日,在网易、新浪等门户网站的论坛上,那位叫“金泉少侠”的网友发出了“南京国土局局长臧正金家有4套住宅价值600万”一帖,列举了臧正金在南京市区内上好地段拥有的4套住宅,并附有位置和门牌号,以及房屋所属人、房屋照片。

    网络开始疯狂传播“金泉少侠”的帖子,媒体迅速地对这个事情作出了报道,但却使结果进一步放大。媒体对这一事件的报道、网络的转载、网友的发言,基本上都将臧正金与周久耕相提并论,并提高到“网络反腐”的高度。

    而在另一端,网友们发现,早在2008106日臧正金已就任南京市栖霞区委书记。而直到2009227日,在南京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上,其南京市国土局局长职务才被免去。他们还发现,臧正金的弟弟臧正玉、臧正满,在他发迹的潥水县都身据要职,分别担任了副县长和电力局长。

    要求纪委调查臧正金的舆情民意,一拨又一拨地袭来。

    臧正金的战友们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在这股网络监督的风暴下,更多的南京房产官员被扯下了水。

    2月下旬,南京市国土资源局前局长、南京市建邺区市容管理局工委书记张兴春,被网民踢爆在《建邺党建》网上发表的《十七大精神轮训班学习心得—以科学发展观来开创市容党建工作新局面》系抄袭,而建邺区委副书记、区纪委书记庄立发表在《建邺党建》的《学习交流》栏目的“心得体会”《提高拒腐防变能力,永保党的先进性》,也被网民指认跟人雷同。

    这些人的一点一滴开始被放大,他们之前发表的文章或者讲话都被网友翻了出来。汇成一本暂名为《大地飞歌—臧正金及战友文选》的网络小册。

    越来越多的人,投身参与到这场网络监督的大潮。但曝光“臧正金4套住房”一帖的发布者“金泉少侠”却处在了惶恐中。

    “金泉少侠”是小有名气的网络名人。他原名石方亮,20多岁,广西人,目前供职于广州一网络论坛,迄今从未去过南京。此前,他策划过《誓死逼李宇春隆胸》,写过“广东最破烂学校”,最近被转贴无数的《小沈阳妻子开房》,也是他炮制的。

    “金泉少侠”称,提供线索和资料的是南京的“线人”,他们之前有过几次合作,“在整个事件中我只是一个新闻传播者。”他称,南京的“线人”因担心风险,自己不敢将材料发布到互联网上,因而向他求助。出于“出名”的目的,“金泉少侠”把臧正金4套房产的材料发到了网络上。

    石方亮并没有想到这份材料会带来如此大的轰动。

    第二天,有人通过QQ找到了石方亮,再三警告他,关于这件事情,一定要保持沉默3个月,也不要接受采访。这让石方亮对“臧正金事件”并不愿意多谈。在言词躲闪间,他流露出了对自己人身安全的担心。“你搞不过别人,别人就要搞死你。”

    “金泉少侠”的博客依旧在更新,只不过副标由原来的《打造最强网络记者》变成了《大搞特搞恶搞,跟我一起乱搞,越搞越快乐》。

    对于“金泉少侠”发布的那份详细到户主姓名、几单元几号的臧正金房产资料,明眼人说,这个只有在土地局或者房产所的人才可能拿到。据记者目前掌握的情况,该事件的报料人,正是他们的内部员工。

    脆弱的官员资产情况

    “在网络上,网民的情绪是最容易被煽动的,他们不会去明辨是非。”“金泉少侠”的偶像、著名的网络推手“立二拆四”分析说,在网络上,墨菲定律被放到了最大化—即一个事情有好有坏,坏事将被无限放大。而官员又是一个敏感群体,网民又痛恨官员贪污、权力寻租,在网络上,这种事情,往往得到极大的关注。

    “立二拆四”说,只要对手发现官员的一些负面事件,就可以通过网络不断地转帖、顶帖,真真假假的消息,让普通网民冲在前面充当了打手的角色。

    “这个杀伤力,绝对是巨大而恐怖的。”做了网络推手多年的“立二拆四”,也恐惧于这种力量,因为这些事件里,网民更加注重的是情绪的发泄,而丝毫没有控制的情绪发泄落地到现实中,将带给人毁灭性的灾难。“立二拆四”用了一句话形容这种灾难的程度:“被唾沫淹死,再踏上一万只脚,叫你永世不得翻身。”

    不过,“立二拆四”反复强调,能引起全民“人肉搜索”的人,大部分都会有行为上的较大纰漏。

    让臧正金、周久耕和杨友林“裸奔”的根源,正是他们脆弱的资产情况。

    在网友眼中,臧正金和周久耕以处级干部的收入,无论如何都解释不了能抽“天价烟、开名车、在市区有3120平米以上的房子”。杨友林涉嫌的是侵占国家财产,但他不透明的资产状况和无法提供的资产证明,正好为网友的联想提供了无限空间。

    正如江苏省党校的一位教授分析,目前的中国官员欠缺透明度,导致群众对官员群体的集体不信任,一有官员与贪污等腐败行为有所牵连时,群众会在几乎不加辨别的情况下,立即将牵涉其中的官员口诛笔伐,作为感情的宣泄口。

    这样的情况下,任何资产的一个线头,都能抽散他们的外衣,陷入“裸奔”状态。

    没有结果的结局

    有心人注意到,除了倒下的周久耕,网络上杨友林和臧正金的报道,正在以极快的速度被删除。

    现在百度上关于臧正金房产的新闻链,几乎都无法打开,弹出来的空白网页只有一行小字:“没有找到相关新闻!”

    杨友林的新闻链接也大多数无法打开,包括其中最先转载的新浪和腾讯。

    与此同时,一批刚刚注册的ID蹦出来,在无法删帖的论坛上和那些质疑杨友林的博客上为杨友林正名。他们自己标榜的身份,有70岁的农民,有公务员,还有江宁区的普通居民。

    这些ID留下的言论大多相同,一是蒲树林贪污公款,颠倒是非黑白,为了洗脱自己的罪名而栽赃杨友林;二是杨友林为江宁开发区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最后就是指责报道此事的媒体是蒲树林请来的帮手。

    作为杨友林事件的采写者之一,李蔚对这些言论并不看在眼里。据她透露,得到新闻线索后,她和同事几经周折,她们联系上了如今已经远走美国的蒲树林,还拿到了一份举报材料。此外,他们还联系到了当初的一些知情者,甚至还找了举报材料中所指正的江浩和杨友林对质。

    “做这个稿子我们处理得很谨慎。”李蔚在电话里略带点自豪,她说,做这种稿子承担的风险非常大,有一点不实,就会引来大麻烦。因此他们非常小心,再三确认无误后,再加上拿到的证据相当充分,这才发了出来。这导致有人在网络上说他们颠倒是非黑白,现实中,却没有一个人拿着证据上门,甚至,连抗议写“假新闻”的律师函都没有。

    但对于涉事几方的斗争,由于始终没有结果出来,网民渐渐失去了关注热情。周久耕、臧正金、杨友林的名字在网络上被提起的频率,以数倍的速度下降。

     

    对于当初在网络上义愤填膺的大多数来说,这不过是一场热闹。明天又会有新的事件发生。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南京 官员 典型 的报道

  • ·非典型“裸奔”的南京土地官员们(2009-07-17)
  • ·潜规则下的南京艾滋流言(2009-07-20)
  • ·保护南京老城南:注定的败局(2009-08-06)
  • ·南京老城南保护面临转机(2009-09-16)
  • ·南京爆炸问责(2010-08-05)
  • ·南京南站:“早产”惹的祸(2011-07-20)
  • ·南京婴儿安全房的14天(2013-12-26)
  • ·老百姓VS官员:到底谁该“公布财产”(2009-07-16)
  • ·问责官员复出 应给民众交代(2009-07-17)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