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外抄底,中国资本怎样“走出去”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7-17 22:34:46 来源:
  • 危机来临的时候,许多人都会以保守的姿态观望,只有智者才能够穿透迷雾,把握时机。

    最近美国市场不利的消息虽然持续存在,但认为近期美国经济运行已经见底的看法也不断涌现。原油价格没有如预期地跌破30美元每桶,相反反弹到了每桶50美元左右,美元也没有像一些人士预计的那样出现剧烈贬值以至崩溃,反而有所企稳。而黄金价格亦弱由于世界经济的见底,而减少了储备的效用,停止继续攀升。美国房地产新开工数量也出现上升。当然,奥巴马总统仍然表示,下半年美国的失业人口可能继续扩大,通用等三大汽车公司的重组也尚未成功。一些固定资产价格等指标也还没有出现明确的好转迹象。

    危机来临的时候,许多人都会以保守的姿态观望,只有智者才能够穿透迷雾,把握时机。此前中国的一些航空公司,往往在油价高的时候去囤积,而在价格低的时候却畏首畏尾不敢买进,被人耍惨。

    虽然仍然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不过乐观的态度正在蔓延。在这个时候,国内的许多人士都认为中国应该办好自己的事情,但是环球财经研究院院长向松祚则认为,办好自己的事情与去海外进行扩张收购并不矛盾,中国本身就是一个资源比较贫乏的国家,而金融危机则提供了一个比较好的收购抄底的好机会。

    对于海外收购,中国投资咨询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孟庆轩则认为,中国现在没有明晰的国家战略,海外扩张时,用的还是外资投行和顾问,应该有中国自己的收购团队。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则表示,从两年的时间来看,目前应该是一个低点,一些外资金融机构的市值已经低于其本身的价值,有海外发展战略的中资金融机构,可以在这个时候有所行动了。

    海外收购时机隐现

    时代周报:现在全球经济是否已经见底,是否已经到了中国企业到海外进行并购的最好时机?

    连平:这个谁也说不清哪个时候买是最好的,但是从两年这样一个较长的时间来看,现在是可以考虑的时间段。

    孟庆轩:现在有关抄底的论点,得从长期来讲,如果从十年来看是一个底,从一两年、两三年来讲就不一定是一个底。具体到海外收购资产,是从资本市场、私募市场、三级市场、四级市场进行收购,这需要探讨。中国现在现金流动性还是比较充裕的,现在确实存在着底部这样一个机会,不过中国到海外收购的主动性战略方面现在还不够。

    向松祚:见底不见底,这是一个主观判断,到底底在哪里,谁也说不清楚,没有一个人是神仙,能说得清楚。石油30美元每桶是底还是10美元每桶是底?现在的情况是,石油价格没有到30美元,已经回到50多美元了,大宗商品的价格现在也在涨。

    时代周报:在金融危机的时候,中国的资本是不是应该走出去,加大对海外资产的并购力度?

    连平:现在去海外并购的环境和过去相比大为改善,也就是说是到了可以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了。但是具体的收购,涉及很多风险,同时也有很多机遇,就看怎么把握了。

    当然,也不是说宏观层面好了,并购环境好了,就应该去收购。这个方面,恐怕还是要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

    事实上这两年我们也看到中国对海外的投资速度在加快,尤其是去年到今年,步伐在明显加快,资本流出也在加快。

    向松祚:中国是一个资源极度贫乏的国家,要发展经济,就要充分利用海外的资源。我们的能源、矿产、土地、森林、高科技,我们所有的东西都需要大量地到海外购买,这与办好国内的事情毫不矛盾,办好国内的事情也必须要这些东西。

    去年10月份,当时我写了一篇文章叫《中国不是地主,但是也不能做替罪羊》,其中我就讲,现在中国应该把外汇储备拿去购买矿产、森林、土地,这个应该是一个国家战略,具体可以由某个企业去做。

    中国的外汇储备那么多,外汇储备不仅是一堆钞票一本账,这个没有办法为中国经济服务,终究得把它买成东西拿回来用。

    比如中国每年进口的农产品,相当于用了世界上4亿亩的土地。实际上很多国家的土地可以出租,可以买了之后,在那里种植中国所需要的东西,比如说豆油或者很多中国的农产品,都是需要进口的。在那儿可以长期租下来或者买下来,甚至把中国的农民工送到那里去上班,这是有很多办法的。

    我们那么多外汇储备是怎么换来的,本质上那是我们牺牲我们的环境和资源,用低廉的劳动力生产了实实在在的产品卖到国外去,卖到美国去换得的美元资产。从本质上来说,最终需要把别国的资源拿过来,让我们使用和享受,这才是一个等价的交换。

    财务投资现在是机会

    时代周报:国外金融机构的市值跌得比较低了,对于中国的金融企业来说,是否就有了收购的价值?

    向松祚:我反对去购买金融企业的股权,因为金融企业本质上来讲,没有什么东西,就是人。金融企业的股权与通用汽车和微软的股权是不能比的。摩根士丹利就是一堆人,如果文化不合适,这堆人走的话,公司就垮了。微软每年有那么多专利,那么多高科技,人走了,它以前积累的科技专利还在这儿。这个是不一样的。

    科技不一样,买完这个公司,公司所有的知识产权也有份,最坏的情况是人都走了,还是能够享有科技的知识产权。我反对中国拿钱买金融企业的股权,应该买这种高科技公司的股权。

    金融企业,从它的核心竞争力、从结构上来讲,和科技公司是不一样的,买金融公司的股权,还不如和美国人去谈,中国的金融企业到海外设分点就可以。买股权,包括美国公司买中国工农建这些银行的股权,它们在本质上也是一个财务投资,时机合适的时候就卖掉了,不是想控制中资银行,它控制不了,因为金融企业有个文化的问题。

    另外,如果收购海外银行的股权,要想清楚,是不是有能力去应付文化上的问题,能够确保当地的员工为你服务。

    现在看看世界各国银行在中国的做法都是本地化。除了一个头儿以外,其他的员工都是雇佣中国人。微软这些公司,在中国就可以投资一个生产基地,因为技术全是本土的,英特尔在大连设了一个厂,投资25亿美元,技术就是它的,中国本地人都是干活的,控制权在它手上,这两种企业的股权的性质和你对它的掌控能力是不一样的。

    中国去买海外金融企业的股权是要非常慎重的。中投买摩根士丹利的股权,我作为一个经济学者,一开始就反对,买来干吗,除非你短期炒一下可以,一买就套进去了。

    金融企业的股权买了之后又控制不了,只能是当成炒股票,不能当成一个战略投资,当成一个战略投资是没有意义的。海外这些人占有工商银行的股权,他们不是战略投资,忽悠说是战略投资,实际上就是为了赚这个差价,他知道他控制不了。

    现实情况就是这样,比如说美洲银行把建设银行的股权也卖了,什么是战略投资,战略投资是要分红、长期持有的。中国企业应该去买股权,但是不应该买金融企业的股权,对于你来说这个没有用,除非你是炒股票,那是另外一个概念。

    另外,有的金融公司,你特别想买它的股权,美国政府不一定会卖给你,这有很多外交方面的问题,要综合考量,具体分析。有的需要拿到国家层面去谈,公司去谈根本谈不清楚。最近中国五矿收购澳大利亚的矿产公司的股权,澳大利亚就给否了。

    连平:如果论收购的价格来说,自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现在是最好的时期,价格比较便宜了,但是问题也是不少的,怎么对它的资产有一个比较清晰的掌握,到底资产实不实?

    但是如果从市场收购的角度来看的话,很显然,很多金融公司的股票的价格是偏低的,一定会有不少是低于它的实际的估值。关键是怎么把握好这个机遇,我们有没有这个能力,中国的金融机构,有没有这个能力做这件事,这个很重要。

    但是对海外大型金融机构的收购难度比较大,因为它有各种各样的法律的限制。大型的骨干型的金融机构,一般来说比较困难,不会轻易地出售给你,要经过国会,到了国家层面,由立法机构论证、投票决定。很多法律纯粹是以金融安全与否,这个标准也很难说,以这个理由来限制。

    小的银行收购会放得相对比较松一些。中资机构应该结合各自的目的,比如有的根本不想到海外去干什么的,只是想在国内发展,那就不必要做这个事。有的中资金融机构本来就有这个想法出去的,现在是好机会,至少你应该去寻找机会,但是也不要勉强。

    在中国,如果是纯粹私人金融机构的话,可能胆子大一点,因为资产都是他的,成与败,压力相对小一点。越是国有程度高的,可能这方面受到的压力也就越大一些,在作出决策的时候,更多地会考虑风险,考虑未来一段时间内出现一定的损失,这种损失对有些金融机构来讲是很难承受的。

    中资金融机构应如何看待海外投资机会?要看金融机构本身的战略,想不想在海外有比较大的发展,希望能够有较大发展、长期发展的,有这个战略的,当然你就长期持有了,甚至还要扩大持有的比例,从形式上来讲控股或者是掌握实际的控股权。

    如果纯粹是财务投资,现在也是一个机会,持有两三年或者三五年以后再撤出股份,相信也会有比较好的回报。

    从国家战略层面走出去

    时代周报:中国的企业在进行海外收购的时候应该与国家的利益有什么契合点?

    孟庆轩:国家的一些投资机构,做得最典型的是中铝集团,一直在国家金融机构的支持下做资本化扩张。

    但是,如果没有一个整体战略,往往取胜也是挺难的。比如中铝是从一个产业集团过来的,它进入国际资本市场,从经验上来说是没有的。它去收购,还是外国的投资银行在中间当顾问。

    为什么中铝从去年到现在,浮亏挺多的,一是现在中国自己还没有国际化投资经验。二是虽然现在外汇储备非常多,但是一半还是买的美国国债,是长期的。

    现在做实物投资,如果是很零碎的,意义不大。如果做大宗的,有贸易保护的问题。去年中钢集团去澳大利亚收购了一个矿业,付出很高溢价之后,人家还是不卖的。所以怎么了解国外的投资市场,获得有用的信息,并且熟悉海外的市场操作,这对中国企业来说还是一个问题。

    过去的资本化扩张,都是在外国投行的顾问下来做,外国投行有自己的利益。过去我们受到的教训,包括IPO以后的财务顾问、重组顾问、战略投资人,我们都有一些吃亏的经历,所以中国需要自己的战略研究部门。

    国外的资本市场毕竟有几十年的丰富经验,我们现在一时出击,搞不好的话,会付很大的代价,走很多弯路。

    在国家层面,我们既然是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国家,国家的投资部门就应该有一个整体性的指导和战略。

    我的思想就是形成一支混合舰队,这个舰队里是多种所有制的,既有国家的主流金融机构,又有产业部门。

    比如中铝能够出去,中石油、中移动能不能出去,中国银行业的国际化可以不可以用这种方式。民营企业方面,我刚从湖南回来,三一重工在德国做了一个突破,1亿欧元的资本化扩张,做的比较不错。

    中国个人的存底外汇也挺多的,国内没有什么投资工具,收益率都很低,现在正在考虑实物资产。这个时候就应该增加市场的有效性,迅速提高它的有效性。这可以有一系列复杂的办法。

    国家在海外收购方面没有清晰化的整体战略。战略形成需要一个周期,因为中国这么大,现在自己也存在很多问题,怎么建立主动性,经验、人才、框架、制度,都需要慢慢摸索。

    向松祚:去海外扩张收购,这应该是一个国家的战略,要在国家层面做这个事,去谈。美国企业到海外去收购国外公司的股权,从来也不是单打独斗的,背后有一套国家战略在支持。

    美国人自己讲得很清楚。收购企业,先锋队是美国国务院。保尔森作为财长,到中国跟中国对话,对什么?对的就是中国要开放资本市场的哪些行业,开放给我们美国的企业,这个谈好了,政府都已经同意了,民营企业再去。不然民营企业自己怎么去?

     

    中国企业走出去,一定是从国家战略层面,比如说商务部、国务院等,它有一整套的鼓励办法,这还要包括外交部。这是一个国家战略,先要解决这个问题。当年中石油想购买美国的尤尼科啊,美国政府就否决掉了,这就是国家层面的问题,不是哪个企业能解决的。

    向松祚

     

    北京环球财经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先后留学英国剑桥大学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师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蒙代尔。著作曾经荣获吴玉章奖学金、中国图书奖、全国十佳经济读物奖。

    连平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经济学博士、金融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华东师范大学国际金融系主任、远东国际金融学院院长、国际商学院副院长。

     

    研究领域:外汇与汇率、离岸金融、商业银行发展战略与管理体制、国际金融中心及世界经济理论等。

    孟庆轩

    中国投资咨询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斯坦福大学高级研究员,回国前任教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获斯坦福大学“杰出学术成就奖”。

    研究领域:投资管理学、公司理财及战略决策。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中国 资本 的报道

  • ·网球的中国式单飞(2010-11-18)
  • ·中国城市消防之困(2010-11-18)
  • ·海上阅兵 中国海军“亮舰”(2009-07-14)
  • ·中国率先复苏为全球经济点燃希望(2009-07-14)
  • ·干细胞在中国:浮躁的江湖(2009-07-14)
  • ·对话中国增资IMF建议人潘英丽—争夺IMF“中国话语权”(2009-07-14)
  • ·“长城6号”背后的中国反恐(2009-07-15)
  • ·“奥巴马的头痛”跑到了中国(2009-07-15)
  • ·全球经济复苏与中国机遇(2009-07-15)
  • ·克鲁格曼 眼中的中国(2009-07-15)
  • 8月6日,国务院印发《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正式确定在上海浦东临港新片区先行启动面积为119.5平方公里、对标国际公认的竞争力最强的自贸区。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银保监会办公厅决定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32个城市,对96家房地产信贷规模较大的机构开展房地产业务专项检查工作。

    进入综合交通时代,长江流域内陆地区已经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的腹地,比如湖南、江西、云南、贵州、重庆、四川,这些地方的经济都跟粤港澳更为密切。

    国家统计局公布2019年上半年中国经济“成绩单”。据初步核算,2019年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达到45.09万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3%。

    奖项评选活动将本着创新、引领、开放的原则,鼓励更多的企业和专业人士关注和投身于推动我国数据质量领域的进步和腾飞的行列中。

    1—6月地方本级收入5.6257万亿元,同比增长仅3.3%。若以3.3%作为平均线,除了尚未公布数据的西藏,其余30个省市自治区中,高于3.3%的仅有16个,14地低于平均线。

    继对在岸、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双双破7作出官方回应后,8月7日,网络有消息称,央行将自2019年8月10日起降息0.25个百分点。当晚,央行微信公众号辟谣,称此为假消息。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