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雅宝路:萧条降临 商家换代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7-17 17:24:07 来源:
  • 在北京城,知道雅宝路的肯定不如知道秀水街的人多。中国人在这里并不受欢迎,每家档口门前都挂着一道门帘,有些甚至在门口写上“非请毋入,谢绝参观”—为了防止抄板。与秀水街的另一个区别是,雅宝路只做批发,不做零售。经过20多年发展,雅宝路成了中国与东欧自由贸易的起点。2007年,雅宝路的总营业额约40亿美元,每年的增长幅度约20%。但这一速度在2008年年底戛然而止。雅宝路突然冷清了。萧条的雅宝路能否挺过第二次经济危机?其未来路在何方?

    316日,下午四点,北京雅宝路天雅大厦BB182档口。

    “都不落八拉瓦气”(俄语欢迎光临)老板孙兴泉招呼着门口的一位俄罗斯美女。美女的脚步停了下来,几分钟后,孙兴泉卖出了一台液晶电视机。孙兴泉接过美元,很熟练地用人民币找零,甚至不用计算器算汇率。

    “行情不好,零售也做了。做不出铺租,就当赚点生活费吧。”孙兴泉说。

    “你说俄罗斯经济啥时候能好起来啊?比起我们,俄罗斯人都很悲观,他们说要两三年。俄罗斯经济很可能是‘L’型。”孙兴泉饶有兴趣地讨论着俄罗斯的宏观经济走向。

    在雅宝路服装鞋帽的世界中,孙兴泉经营的电子产品算是冷门。从1998年来到雅宝路,他就一直经营着电子产品。最初是电话机、bp机,后来发展到车载音响、液晶电视,产品一直在跟着俄罗斯市场的变化而变化。

    孙兴泉很怀念初到雅宝路的日子。那段日子,俄罗斯什么都缺,最先起步的俄罗斯个体户,拿着美元来雅宝路扫货。“那时,只要是货,通通买走,而且他们还不讲价,我们开什么价就是什么价。2000年后,俄罗斯人开始学会讲价了。2005年后,我们开出最最低的价格,他们也不一定要了,还要货比三家。”

    雅宝路的起家与勃兴

    雅宝路在使馆区附近,最先是北京的一些无业游民在那里兑换外币。19881989年的时候北京雅宝路:,一些人在日坛宾馆那里挂着几件衣服卖,主要是回城的知青。然后是劳改释放人员、社会无业青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商人蜂拥而至,给雅宝路带来了机遇。

    从原来的地摊、到大棚、到现在的豪华商场,雅宝路向现代化发展的同时,市场也一再地扩容。

    2005年以后,随着最新的几栋商厦的投入使用,雅宝路的商家已经增加到约3500家。“不好做了,竞争太激烈了,原来一家商铺做的生意量,现在两三家在抢。”孙兴泉说。

    雅宝路的商厦也在争夺着商户,在金融危机造成商户难以为继的时候,这里甚至出现了零铺租。开业没多久的雅宝城,去年下半年开始租金一再下降,今年开始实施零租金。

    在雅宝路经营十多年的孙兴泉,依靠的是手上的一批老客户,不过,现在老客户也很少来了。市场变冷的节点就在奥运会。雅宝路的商家们指望着奥运会能火一把,但事与愿违,“奥运期间的生意甚至比往常差。”一个原因是奥运会期间的游人散客,并不是雅宝路的目标客户,另一个原因是,奥运会期间收紧了对外的签证,老客户们想来北京,也比往常更加困难。

    金融危机让孙兴泉始料未及,其间最大的打击来自于卢布贬值。“老客户说,相比以前,中国货显得贵多了,俄罗斯人也买不起了。”

    这并不是孙兴泉第一次遇到金融危机。199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孙兴泉就差点被洗出雅宝路,“签了半年的铺租,打算做满就停下来了,没想到金融危机很快过去了。”

    那一次,孙兴泉熬了半年。这一次,孙兴泉才刚刚进入“冬眠期”。“2008年下半年其实还好,生意在一点点下降,九成、八成,但总算还可以。今年春节过后,一下子就变一两成了。”孙兴泉说,“1998年算是遇到了‘V’字型危机,这次不知道会是‘L’型,还是‘U’型。”孙兴泉对这些颇显专业的经济术语已经甚是熟悉。

    经济好转需要多长时间,一年,两年?孙兴泉心里没底,不过他预计自己至多只能支撑两年。“等等再说吧,也没其他办法。”孙兴泉的话代表了大多数雅宝路商人的心理。

    雅宝路2.0时代

    317日,星期一,下午2点,雅宝路国雅大厦。

    徐妮娜站在自己商铺的门口,和对门的翻译聊着天。每天,她绝大部分的时间就是这样度过。偶尔有一两批客人进店,徐妮娜用半生不熟的俄语兜售店里的貂皮大衣。春节后,她辞退了店里的翻译,因为没有生意,也因为淡季马上就要来临。

    80后的徐妮娜到雅宝路才2年,不过,她对自己挺有信心,去年,她的店卖了一千多件貂皮大衣,这些貂皮大衣是整皮制作的,每件的批发价在1000美元以上。

    徐妮娜是雅宝路的第二代。2000年,做了一辈子皮草生意的父母来到雅宝路,几年后,父母回家开起了自己的工厂,留下她和哥哥负责雅宝路的生意。2006年,徐妮娜又新开了一家分店。

    按照计划,去年,徐妮娜要去俄罗斯开店,打俄罗斯市场。“听说那边铺子就是火车车厢,冬天没有暖气,一个商铺三四个平方米。”这一计划被突如其来的金融风暴打乱了。“现在没法去了,家里工厂1000多工人也都放假了。”

    不过,在徐妮娜看来,俄罗斯之行势在必行。“要去那边开拓市场,创品牌。”相比于父母,徐妮娜对于品牌的重要性,有着更多的认识。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像徐妮娜这样,一家两代扎根雅宝路的并不多。和其他地方一样,雅宝路也有着它的规律—“三三三”规则:三分之一亏了、三分之一持平、三分之一盈利。很多人在雅宝路赚到了第一桶金,然后开始向更赚钱的领域发展。

    许书宗在雅宝路找工作的时候,遇到了以前的一位老板,现在已经在内蒙倒腾铁矿。许书宗曾是中国驻俄罗斯商务代表,后来辞职下海,一直混迹于雅宝路当翻译,他目睹了雅宝路二十年来的变迁。

    “雅宝路变了,变得越来越规范,那个具有冒险特征一夜暴富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许书宗说。无论雅宝路的商人愿不愿意,现代商业规则正驱使着他们往前奔跑。顺应潮流的,留了下来,没能跟随潮流的,被淘汰。

    “这一轮,可能会有上千家商户要离开雅宝路,那些没有及时进行产业升级,没有进行品牌、市场建设的商家,很可能会被淘汰。”天雅大厦副总经理刘玉琦说。

    产业升级的使命,将由雅宝路第二代来完成。

    在刘玉琦看来,雅宝路第二代并非是徐妮娜这样的家族传承,而是雅宝路翻译中脱颖而出的新一代创业者。“从翻译做到老板,35岁左右,正规大学毕业,视野开阔,知识结构新……在雅宝路,生意做得好、能够做起品牌的,一半是这类人。”这些人皮包里塞满各国护照,护照上满是签证。一年有半年在俄罗斯、东欧逛游,考察市场,创建推广自己的品牌。

    20年前,雅宝路1.0时代,需要的是机遇和勇气;20年后,雅宝路2.0时代,更需要知识和能力。现在还在苦苦寻觅一份翻译工作的大学生们,或许将是雅宝路3.0时代的领路人。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雅宝路 换代 北京 的报道

  • ·北京雅宝路:萧条降临 商家换代(2009-07-17)
  • ·北京式治堵 决策科学吗?(2010-12-30)
  • ·高端辩论北京城(2009-07-15)
  • ·北京机构改革再次上路(2009-07-16)
  • ·鸟巢:北京新地标(2009-09-30)
  • ·电的碎念:一个老北京60年家居变迁(2009-09-30)
  • ·北京向南 2900亿元开发南城(2009-12-31)
  • ·北京楼市危局(2010-05-13)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