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色贵族”黯然谢幕

    金融 > | Time Weekly - 2009-07-17 14:09:20
  • 陈毅元帅曾将荣毅仁称为“红色资本家”,三代才能养出个贵族,那么作为荣氏家族的第三代传人,荣毅仁唯一的儿子,荣智健可谓是根正苗红的“红色贵族”。

    衔玉而生的荣智健,十几岁时,他就开着拉风的红色敞篷车在上海滩奔驰,出入于各种奢华场所。尽管1949年之后,他的公子生活低调了许多,尽管他也曾经历过8年上山下乡的艰苦岁月,但贵族不是一夜间长成的,也不是一夜间可以消失的,与生俱来的那种优越感,绝非一般人可以想象。毕竟,在那个人人都吃不饱饭的年代,他还可以请同学去饭店吃排骨。

    无论在哪个时代,荣家都是中国经济界的一个特殊符号。改革开放初期,荣毅仁受邓小平委托,成立了中国国际信托公司(中信集团前身),该公司的特殊之处在于,最高决策管理层不是党委,而是董事会。而作为中信集团在香港的根据地,中信泰富和荣智健一样,都享有非同寻常的待遇。中信公司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而中信香港公司则被称为“窗口里的窗口”。 这样特殊的政治背景使得荣智健能放手叱咤香港商界,十年内三次登顶中国内地首富宝座。可以说,中信泰富每一次成功扩张,都与内地的支持紧密相连。

    依靠这种特殊的身份和地位,荣智健几乎不知失败为何物,在此次谢幕的记者会上,一位记者问道:“这次是不是中信泰富有史以来第一次亏损?”“是的,是第一次亏损。”荣智健回答。

    贵族有贵族的优越,贵族也有贵族的毛病。这毛病,多半都是惯出来的。

    贵族气质的一个特征叫坦然,说白了就是什么都不怕。世界都围着他转,他怕什么?就在中信泰富实施管理层收购后的第二年,荣智健就遇上了亚洲金融危机。然而,他不用怕,中信集团马上巨资援手帮其渡过难关。荣智健的商业模式的一个秘诀就是“公私分明、公私混合”。该分明时则分明,该混合时即混合。策马奔腾,大肆扩张,收益时有私,风险时有公。这样的优越感和骄傲使得荣智健渐渐想不起曾祖父“固守稳健、谨慎行事、决不投机”的祖训了,最终迷失在一种高风险的,充满投机色彩的金融衍生品交易的漩涡之中。

    或许,67岁的荣智健认为在位时日不多,很想在投机项目上搏一把,在自己退休之前完成中信泰富的家族化过渡,完成与荣家第四代的顺利交接。

    在中信泰富的20多年里,荣智健一直都有一个追寻自由的梦想。为此,他请来香港金融界的标杆人物,公司治理的头牌职业经理人范鸿龄做总经理。目标就是完成中信泰富由国企向家族企业再向现代治理企业的三级跳。荣智健想脱离庇佑与束缚,自由地翱翔于广阔天空。他想证明,即使他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他也能凭借自己的能力取得成功。

    然而,荣智健与范鸿龄一起用了20年,也没有能实现这个关于自由的梦想。或许,“红色贵族”身份所带来的温暖,太过于使人眷念,或许他们一直在踌躇—娜拉出走之后怎么办?

    自由有代价,保护当然也有代价。当去年底荣智健赴北京总公司求救,中信集团出资将持股量由29.44%增至57.56%的时候,荣家的退出,实际已是大势所趋。这是一个没有贵族的时代。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贵族 红色 的报道

  • ·“红色贵族”黯然谢幕(2009-07-17)
  • 对于河科大恳请给予“多些时间的说法”,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魏文胜提出,“这个实验的周期就两到三个星期,(韩春雨)想要证明,并不会花费太长时间”。

    “女性可以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可以作为的领域越来越多。关键是女性能否把握机遇,发挥能量。有时候不是领导不重视,关键是用实力说话。”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全面从严治党、领导核心、党内政治生活、党内监督、纪律严明、党内民主、反对腐败、高级干部、权力监督、群众路线、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

    刚刚闭幕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两个重要文件——《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9837:1—随着2017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正式结束,“民盟中央办公厅接待处主任科员及以下”一职以万里挑一的比例,成为最热门职位。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