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汽车观察:上海大众应放弃斯柯达

    汽车 > | Time Weekly - 2009-07-15 18:09:21
  • 上海大众应该从通用汽车破产保护案中吸取教训,尽快放弃斯柯达这一品牌,将资金和人力都转向自主品牌上来。

    斯柯达处于边缘

    5月份,斯柯达明锐销量仅为5506辆,环比下降27.2%,该品牌另一车型斯柯达晶锐销量也仅为2160辆。

    在车市火暴空前,许多厂商都无车可卖的情况下,这一成绩实在是无足挂齿,两款车销量的总和还不及上海大众旗下另一车型朗逸的一半。

    2007年斯柯达品牌第一款车型明锐上市至今,斯柯达品牌一直处于边缘状态,其在中国的市场地位尚不能与铃木、三菱等三线品牌相提并论。

    作为一个欧洲不入流的品牌,德国大众汽车欲通过上海大众将斯柯达在中国打造成中高端品牌,这从斯柯达晶锐的高定价就可以看出。

    虽然斯柯达明锐主要配置与一汽大众的速腾基本相同,价格也要比速腾便宜许多,但销量却不及速腾的一半,至于酷似山寨版MINI的斯柯达晶锐就更边缘化了。

    这是因为中国汽车市场已经日趋成熟,消费特点虽仍然是多层次,但技术先进、性价比高、品牌知名度高的车型已经占据10万元以上市场的绝对主流。因此像斯柯达这样既没有技术特点,又缺乏知名度的品牌,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市场空间。

    斯柯达与大众品牌零部件共用的噱头,也不可能成为提升斯柯达品牌的含金量,这一点从申请破产保护的通用汽车身上就可以看出来。

    通用在申请破产保护的文件中明确表示,放弃悍马 、庞蒂亚克、萨博、土星等四个品牌,仅保留雪佛兰,凯迪拉克,GMC和别克四个核心品牌。

    事实上,即使2008年销量大幅下降,庞蒂亚克和土星在美国的销量仍分别达到26.7万辆和18.8万辆,在通用内部,几个品牌的技术也均已经实现了共享。

    但技术共享除对核心品牌造成伤害外,对庞蒂亚克和土星并没有带来多少正面影响,而巨大的品牌运作成本让通用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未来前景渺茫

    对于已经成为传统行业的汽车业来说,市场向少数强势品牌集中,不论从中国还是全球范围来看,趋势都十分明显,缺乏技术特色的弱势品牌消亡也是历史的必然,这也是通用被迫放弃庞蒂亚克和土星的重要原因。

    2008年,仅售出60340辆汽车,中国就成为了斯柯达的第二大市场,还不及奇瑞13万辆出口量的一半。这充分说明,斯柯达并不是一个全球性品牌。

    因此,要想把捷克低端品牌斯柯达打造成中国的中高端品牌,在一年有600多万大学毕业生、国民教育程度显著提升的当下,上海大众遇到的困难比通用要大很多。

    当然,上海大众引入斯柯达品牌也是无奈之举,由于拒绝德国大众汽车高额的技术转让费,帕萨特B6换名迈腾落户一汽大众,让上海大众后续车型出现隐忧。

    但越是这样,上海大众越是应该放弃斯柯达,且不说斯柯达品牌车型在中国的销量能否达到庞蒂亚克被放弃时的26.7万辆,即使这一品牌能够被上海大众打造成中高端品牌,未来仍然要面对德国大众汽车随意提高技术转让费的威胁,仍然摆脱不了受制于人的局面。

    以上海大众在国内一流的自主研发实力,上海大众完全可以在放弃斯柯达后,效仿广汽本田、东风本田、北京现代打造属于合资企业的自主品牌,从而一劳永逸地解决后顾之忧,彻底摆脱“代工厂”的尴尬局面。

    当然,要想放弃斯柯达,对上海大众来说也并不是那么容易,毕竟这几年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财力,但如果看看通用今天的结局,难道对引进斯柯达这样一个不入流品牌的决策不值得反思吗?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上海大众 柯达 观察 的报道

  • ·斯柯达泡沫破灭 上海大众负增长(2009-07-14)
  • ·新领驭上市 上海大众压力不减(2009-07-15)
  • ·汽车观察:上海大众应放弃斯柯达(2009-07-15)
  • ·上海大众低调突围(2009-07-27)
  • ·本土化改进屡创奇迹 “领驭”者刘坚重塑上海大众(2010-01-07)
  • ·上海大众新厂选址三问(2010-06-16)
  • ·上海大众新帅确认 张海亮面临大考(2010-09-16)
  • ·上海大众第600万辆轿车下线(2010-10-28)
  • ·上海大众跨入百万俱乐部:稳健的进攻(2011-01-20)
  • ·新朗逸上市 A级车市场群雄逐鹿(2012-08-30)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