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鸳鸯蝴蝶派一个历史公道

    生活 > | Time Weekly - 2009-07-15 14:41:59
  • 在“五四”以后,知识精英与通俗作家还保持一定的合作关系,最具体的表现是在《小说月报》于1920年实行“半革新”时,由茅盾主持《小说新潮》栏目,通俗作家周瘦鹃与该栏目有紧密的合作关系。

    那时的所谓新潮就是用白话翻译外国文学作品。在这一年中,周瘦鹃就为该栏目翻译了7个短篇和1个多幕剧(易卜生的《社会柱石》),此剧分8次连载完毕,也就是说,在12期刊物上,周瘦鹃的名字出现了15次。也许周瘦鹃已自认为他也是“新潮”中的一员了。

    可是到《小说月报》全面革新时,周瘦鹃就没有在《小说月报》上发表作品的可能了。但是在他主编的副刊上,有的文章还是对新文学作家特别是对鲁迅的作品予以高度的赞扬。

    他在这些副刊上几乎每期介绍一位外国优秀作家,并刊登小像。这些文章不是周瘦鹃写的,可却是经他的手编发的,至少他表白了自己虽然不能在《小说月报》上再刊登著译了,但对新文学还是与往昔一样,抱有崇敬的心情。

    19211月,一些通俗作家还学着《小说月报》半革新的刊貌,出版了一本名为《新声》的杂志。其中也有一些歌颂“五四”的文章,这里不妨摘引两段。可是这些通俗作家或通俗刊物上的文章并没有引起新文学家的关注。“先锋作家”为了表示自己的先锋性,往往对“常态作家”采取严拒的态度,这在世界文学史上实属一般的通例;也不可能有什么“统战”的观念。我们常能看到的是“文丐”、“文娼”、“狗只会作狗吠”这样的攻击性的言词。甚至将周瘦鹃等人说成是“斯文流氓”。并且发表宣言,说是“认清了我们的‘敌’和‘友’”:以文艺为消遣品,以卑劣的思想与游戏态度来侮蔑文艺,熏染青年头脑的,我们则认他们为“敌”,以我们的力量,努力把他们扫出文艺界以外。抱传统的文艺观,想闭塞我们文艺界前进之路的,或想向后退去的,我们则认为他们为“敌”,以我们的力量,努力与他们奋斗。

    我引述当时的一些实例,一方面是想说明“五四”新文化运动不仅是新文学家所倡导的,而且也受到了部分通俗文学家(当时被称为“鸳鸯蝴蝶派”作家)的响应与崇仰的。可是他们的这些言行在这90年中往往被历史所遗忘,因此我在这篇短文略举数例的另一个意图是聊作“为了忘却的纪念”,在被践踏成平地的“坟”前的鞠躬致意。

    我认为只要这些白纸黑字尚留存人间,总会像被堙埋的文物一样,有待出土的一天,供我们去全面地审视历史的。但到90年后的今天才再来论评,也只能说是一种迟到的纪念了。今天,我们应该抱着一种“有容乃大,多元共生,异中有同,重写史册”的宏大的精神,去继承“五四”所倡导的“科学”与“民主”的优良传统,去规划我们学科的未来。

     

    作者系苏州大学教授、复旦大学古代文学研究中心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鸳鸯蝴蝶派 历史 的报道

  • ·还鸳鸯蝴蝶派一个历史公道(2009-07-15)
  • ·夏志清:让历史活埋的作家重见天光(2010-12-16)
  • ·穿行在历史三峡中的家族记忆(2010-12-23)
  • ·那一段扭曲的历史(2009-07-14)
  • ·中印公路:深埋历史六十年(2009-07-17)
  • ·文人告密背后 被简化的历史(2009-07-18)
  • ·土本典昭:记录历史的过程(2009-07-20)
  • ·李伟广:用心记录历史的每一次定格(2009-07-22)
  • ·贾樟柯 历史的50%是虚构和想象(2009-08-02)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