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亚城市待升级 新金融中心难破茧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09-07-14 23:29:24
  • 曼谷,泰语中的含义与典故犹如散落的珍珠—天使之城、伟大的都市、玉佛的宿处、坚不可摧的城市、被赠予九块宝石的世界大都会、住满转世神的天上住所,一座由因陀罗给予、毗湿奴建造的大都会。但这座仅次于新加坡的东南亚第二大城市,有宁静、幸福的名字,却经历着喧嚣、苦涩的阵痛。曼谷之殇的背后是东亚(广义,包括东盟10国)发展中国家同样面临的困局—城市的发展,若仅以经济为唯一支柱,“天使之城”便是现实的教训。中国与东盟深化合作后,东亚新金融中心花落何处成为了焦点,但金融中心如何建成,东亚城市的转型梦想现实吗?

    曼谷始建于1767年,15年后成为暹罗王国都城。“二战”后,曼谷开始进入现代化建设进程。城市面积与人口迅速增加。1972年,京畿曼谷府和吞武里府合并,组成曼谷吞武里京都,又称大曼谷,面积约2000平方公里。

    按照一般人理解的现代城市标准,曼谷算是一座高度发达的城市。在这座城市里不仅有一般大城市所共有的数以百万计的人口、巨大的国际化航空港、发达的市内高速铁路公路网、漂亮的政府建筑、繁华的商业区、世界著名的米市,还有悠久的历史文化、淳朴的信仰、辉煌的皇宫和超然物外的僧侣……

    曼谷模式的惨痛教训

    然而,自1997年金融危机以来,曼谷似乎一夜之间变得不再平静。动荡不断冲击着这个充满神气的城市。很多人为曼谷惋惜;很多人将曼谷的遭遇归因于政治;很多人指出,对于一个旅游城市,动荡给曼谷带来了太多的损失,希望人们为了发展能够理性地面对问题。然而,理性的呼唤似乎还无法阻止“本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曼谷是一座奔向现代化的城市。城市现代化、国际化也是成为现代金融中心的必要条件。但是,由于现代化的城市史无前例地把如此众多的人口集中在一起生活,因此,它需要构建一种属于这座城市的完善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在这座人们集中生活的城市里,人们不仅需要在付出劳动和得到报酬,而且要在付出和收获之间感受到基本的公平和起码的自尊。现代城市实质上早已超越了经济范畴,而被赋予了众多的政治和社会功能。现代城市的发展不仅要现代化的建筑、现代交通网、现代信息网、现代金融交换结算体系,还要关注城市中的人、人的精神,以及人们在高速发展的城市中心理对物质的平衡。现代城市的转型不是城市经济要素的单一转型,而是城市政治、社会因素的综合转型。真正的国际化大都会、国际金融中心,没有一个是以经济为唯一支柱的。城市是人集中居住的地方,城市的发展和转型,不能只看到物质和金钱。

    曼谷堪称一座繁华的城市。从曼谷的中心区—大皇宫向外环状延伸,繁华的施乐姆街、唐人街市场、达思特地区、隆路的挽叻区令人们应接不暇。然而,曼谷的繁荣并不是它的全部。在肃穆的寺庙、典雅的官方建筑和繁华的商业区外面还有铁丝网莫名其妙隔出来的荒地和穷人聚居的贫民窟。曼谷的命运并不全部掌握在繁荣手中,也不完全由贫穷决定,而是掌握在高楼华厦和“棚户区”所显现的繁华与贫穷的差距之间。同样的贫穷和同样的富有不会带来动荡。同处一域,过着天壤之别的生活却会让人们难以获得公平感。不公平酝酿着不满,不满酝酿着矛盾,矛盾长期积聚酝酿着动荡。

    金融中心高配套要求

    曼谷的安宁还没有完全恢复,东南亚城市转型,甚至成为世界金融中心的梦想却已展开希望的翅膀。31日东盟财长会议决定将“清迈倡议”框架下共同外汇储备基金规模扩大到1200亿美元,加强多边金融合作,共同建设亚洲本地货币主导的债券市场等决议,以及411日,旨在推动亚洲区域金融合作的第12次东盟与中日韩领导人会议的议题给努力和金融风暴斗争的东亚带来了各种各样的幻想。各大城市纷纷提出借“东盟+3”金融领域合作的东风,推动本地区战略转型的发展目标。

    有目标,哪怕目标好高骛远都可以理解。但是,看不清目标与起点之间有多远却无法原谅。“天使之城”遭遇的挫折不是特例,而是东南亚和东亚非发达国家城市发展过程中的普遍现象。尽管河内、胡志明市还没有发生类似事件,然而,相似的遭遇在吉隆坡、雅加达、马尼拉却并不陌生。同是大城市,同样的发展轨迹,在没有真正发生结构性转型的条件下,没有理由只享有曼谷式的繁荣,而不经历曼谷式的痛苦。

    20世纪90年代以来,很多东南亚的大城市都与曼谷一样梦想进入国际化都市之列。然而,国际化都市并不等于都市国际化。前者不仅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方面与世界有发达的交流机制,而且能在交流过程中对世界产生重大影响;而后者则重在交流,更多表现为某些城市功能和结构的国际化。当今世界,堪称国际化大都市的城市并不多,纽约、东京、伦敦、巴黎算是这类城市。未来几十年,首尔、新加坡、依托长三角的上海、依托天津的北京、依托珠三角的香港可能会跻身此列。在未来十几年或者几十年,曼谷、胡志明市、河内以及中国的一些城市会不会成功转型则难以预知。

    发展矛盾制约城市转型

    城市是国家发展的缩影。它不仅浓缩了一个国家的全部繁荣景象,而且往往还会浓缩这个国家发展中积聚的种种矛盾。大城市、首都,更是如此。1997年金融危机前,曼谷作为泰国的首都也曾辉煌得忘却了“不幸”这个词。然而,繁荣背后隐藏的贫穷,以及贫穷和繁华之间的距离所昭示的曼谷内部和曼谷与泰国其他地区的不平衡,早已预示了曼谷和泰国未来的不安宁。

    种种矛盾积聚的曼谷因其内在的不平衡而分化,分化遭“民主政治”和“政治家”利用的时候继而产生分裂。当城市被分裂势力和矛盾对立所左右的时候,动荡实在是难以避免。在被不满情绪缠绕,彼此对峙的城市里,秩序成了必须依靠强权控制才能恢复的状态。

    413日,泰国总理阿披实以宣布紧急状态法的方式恢复曼谷的秩序。紧急状态法这一非常手段的实施表明,曼谷和它所依托的泰国还没有能力用现代文明的方式处理城市和国家内部的利益冲突。

    任何一个国家的发展都难以避免矛盾。矛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国家没有及时化解矛盾的机制。当一个国家不能够用理性的方式对待矛盾中纠葛着的利益冲突,继续援引传统压制冲突、掩盖冲突的方法应对矛盾、冲突和动荡的时候,这个国家还不是一个现代国家。而集中体现这个国家成就和缺陷的城市更不可能是一个真正现代化的城市。不仅成为国际化大都市很难,都市的国际化也无可避免地会受影响。

    曼谷的确是一个值得一去的城市。曼谷的国际化速度很快。但是,曼谷向国际化大都市转型的路还很漫长。其他想要实现国际化大都市转型、甚至梦想着成为世界金融中心的城市,其实并不比曼谷更有优势。

    作者系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研究员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东亚 升级 金融 的报道

  • ·东亚紧张与美国身影(2010-12-09)
  • ·东亚城市待升级 新金融中心难破茧(2009-07-14)
  • ·韩国《东亚日报》朝鲜的武骇只有一张嘴?(2009-07-16)
  • ·东亚防务大棋局(2009-07-16)
  • ·韩元跳水 韩国沦为东亚大卖场(2009-07-17)
  • ·接驳东亚 马来西亚建“特区中的特区”(2009-08-12)
  • ·解读《日本蓝皮书》:力促联盟 日本觊觎东亚主导权(2009-08-27)
  • ·东亚共同体:鸠山的空中楼阁?(2009-09-30)
  • ·下一个10年 中日韩主导东方?(2009-10-15)
  • ·东亚共同体突破口:解决“老大难”问题(2009-10-15)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