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外并购:当商业遇见政治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09-07-13 15:22:35
  •       中铝收购力拓失败并不是中国企业海外并购首次遭遇挫折,也肯定不是最后一起。随着中国企业越来越多地走出国门,此类事件出现的频率可能会越来越高。从以往多起失败的收购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凡是涉及到资源并购,政治因素都或多或少地起到阻挠和妨碍作用。
    俄罗斯不惜修改法律
          2002年12月18日,俄罗斯斯拉夫石油公司竞拍会在莫斯科举行。原本气氛应该很热烈的拍卖会这次却显得很冷清,整个拍卖过程极为平淡,仅用了三四分钟便宣告结束,最后获准参加拍卖的7家公司代表,只有3次举牌竞价。在拍卖会举行的前夕,原本呼声很高的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突然宣布主动退出。
          斯拉夫公司是俄罗斯第9大石油公司,拥有20个油田及区段开发许可证。按照俄罗斯方面的最初设想,斯拉夫石油公司的起拍价为17亿美元,市场专业人士据此估计斯拉夫石油公司的售价最终可以达到25亿美元。但最后的拍卖结果却让人吃惊,由俄罗斯“西伯利亚石油公司”与“秋明石油公司”共同组建的“投资石油公司”仅以高出起价1亿多美元的18.6亿美元价格竞拍成功。
          这其中,俄罗斯杜马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包括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在内的竞标者在最后期限内递交正式申请后,俄罗斯国会通过一项建议案,反对俄罗斯将实行私有化的国有公司股出售给外国公司。俄国家杜马也发表一项声明,该声明引用1993年私有化条例第5条的规定,即在私有化过程中,不允许另外一家国有股份超过25%的俄罗斯公司参与私有化。杜马随后投票对该私有化条例作出补充,将这项法律规定的适用对象扩大到外国的法人和自然人。中石油相当于被剥夺了资格。
    加拿大多方联手围堵
          2004年9月,中国五矿集团向加拿大著名矿业公司诺兰达矿业公司提出动议,希望能整体收购对方。10月7日,当时的加拿大工业部部长戴维·埃莫森表示,在中国五矿收购诺兰达公司的问题上,他将会把人权问题考虑在内。
          随后,加拿大左翼反对党新民主党公开反对收购计划,尽管当时的加拿大总理保罗·马丁表示支持收购计划。但加拿大媒体发动的密集宣传攻势一直没有停息,加拿大国会左右两派议员联手夹攻收购案。
          加拿大发行量最大的《多伦多星报》发表社论呼吁联邦政府要谨慎处理诺兰达收购案。社论指出,诺兰达在加拿大安大略省苏伯瑞盆地开采镍矿已有80年历史,该矿场至少还可以再开采100年。加拿大政府若批准中国五矿收购诺兰达,无异将加拿大上世纪80年来开采镍矿尖端技术和财富拱手交给中国。
          加拿大最大的反对党保守党公开要求加拿大政府出面阻止这一收购计划。该党的一名议员在国会质疑政府:“中国那么有钱,为什么加拿大国际合作部每年还要向中国提供用于援助贫穷国家的发展资金?”
          2004年11月,由于双方在收购价格上存在分歧,始终没有达成协议,诺兰达方面中止谈判。
    美国政治敌意为先
          2005年8月2日,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简称“中海油”)撤回了185亿美元收购美国优尼科石油公司的竞标,使中国公司当时在海外的最大一起收购案,经历40天的风雨后,终以饮恨告终。
          2005年6月23日,中海油宣布以要约价185亿美元收购优尼科。美国当时的财政部长斯诺当日表示,如果中海油收购优尼科成功,美国政府将从国家安全考虑,对这一收购案进行审查。2005年7月13日,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就中海油收购优尼科举行听证会,绝大多数与会专家和美国前政府官员提出质疑,认为这起并购案将危及美国国家安全。
          多次交锋过后,中海油收回了并购意向。
          《华尔街日报》当时的报道称:中海油的退出使这宗饱受美国政界反对的竞购画上了句号。该报的另一篇文章称:在美国有些人从根本上反对和害怕中国,北京常常被置于一个双重标准下,中海油的失败就是一个鲜明的例证,这是一个耻辱。文章还说:中海油是一家最现代和具有西方思维的公司,但它却成了华盛顿反对中国情绪的牺牲品。
          BBC的报道认为,美国政治确实是中海油收购优尼科最大的阻力。除纯粹价格考量之外,中海油的收购其实早已在美国成为政治事件。中国企业赴美收购,应该了解到并购的价格并非说谁出价最高就卖给谁。这可说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买卖。
          法新社说,中海油即使提竞价对于消弭华盛顿的政治敌意也毫无帮助,因此决定撤销收购。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并购 政治 商业 的报道

  • ·是谁搅黄了中铝-力拓并购案(2009-07-13)
  • ·能源并购,不妨学学日本(2009-07-13)
  • ·海外并购:当商业遇见政治(2009-07-13)
  • ·中资企业欧洲并购现状:谨慎低调 盈利不易(2012-07-05)
  • ·陆克文:兵败矿石政治(2010-12-30)
  • ·“政治逃兵”安倍归来?(2009-07-14)
  • ·“老人”缠斗 派阀政治折磨日本(2009-07-14)
  • ·日本政治对决:“任何人都比麻生强”(2009-07-22)
  • ·石原慎太郎的“政治黄昏”(2009-07-22)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