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谁搅黄了中铝-力拓并购案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09-07-13 15:17:38
  •        中铝收购力拓,本可以成为商业史上的里程碑事件,但诸多波折之后,双方最终不欢而散。从澳大利亚媒体的欢呼雀跃以及议员打广告反对收购的举动中,不难看出澳大利亚国内政治所扮演的角色。甚至有评论称:“我看是一部分澳洲人心灵深处的‘白澳’在作祟。”
           本来,中铝收购必拓完全可以成为商业史一个里程碑事件,它是迄今为止中国企业最大的一笔海外投资,也是澳大利亚获得的最大一笔外商投资。然而,重重波折之后,两方还是不欢而散。2009年6月5日。来自澳大利亚的世界第三大矿业公司力拓宣布,取消今年2月与中国铝业公司开始磋商的195亿美元并购交易。
           “我们对这一结果感到非常地失望。”中铝总经理熊维平在第一时间通过声明表示。
    澳大利亚媒体:再见北京
           在澳大利亚这边,我们听到了截然不同的声音。
          “对于澳大利亚人民来说,这笔交易的失败真是太棒了,我们不需要中国拥有澳大利亚的财富。”当中铝宣布收购力拓失败的时候,澳大利亚反对党国家党领袖巴纳比·乔伊斯(Barnaby Joyce)接受采访时评论道。
           巴纳比·乔伊斯绝不是唯一高兴的澳大利亚人,如果打开当天的澳大利亚报纸,你会发现,大多数当地媒体都为这笔交易的告吹松了一口气。《澳大利亚人》直呼:“再见北京!必和必拓你好”,而《悉尼晨报》干脆发表了读者的抗议:“让中国停止控制我们的资源!”
           虽然事后,无论是力拓,还是澳大利亚政府,都强调这是一次商业运作,与政治无关。但正如当地报纸所评论的那样,这笔交易从一开始,就被打上了无法磨灭的政治烙印。
           对于收购的告吹,力拓董事会主席杜立石在第一时间这么辩解道:“金融市场已显著改善。因此产生了以下两点影响:第一,使得与中铝交易条款的价值显著下降;第二,使得我们有资格提出更符合我们利益、更具吸引力的交易条款。”
           然而,在国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梅新育看来,以金融市场为托辞,显然不能完全解释整个交易失败的原因。他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评论认为:“力拓董事会提出的解决债务危机新方案也是通过全权承销的配股方式筹资约152亿美元。但倘若中铝增持案没有被澳大利亚外商投资审核委员会(Foreign Investment Review Board,FIRB)延长审查周期,国际初级产品市场和股市的回升尚不至于给予力拓董事会如此强大的信心。因此,力拓董事会毁约公开理由背后起作用的仍然是政治性风险。”
          “虽然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和财长斯万都表态,强调这次失败只是商业行为,但我觉得存在一定的政治因素。”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学者郭春梅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她看来,这次宣布收购失败的时机实在值得探究。
           而长江商学院金融教授周春生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表示,这尽管不是政府的官方表态,但是代表了澳大利亚乃至西方国家相当一部分人的心态:“可以看出,西方的一些人士对大国崛起的担心,甚至是嫉妒的心理。”
    事实上,此次力拓董事会的自行取消,离澳大利亚政府对这笔交易案的最后审批期限仅剩10天。如今,力拓董事会宣告失败,这笔收购就再也不用经过政府的亲自审查,此前面对来自国内和国外的压力也就告一段落了。很多人认为,这实际上是在帮助澳大利亚政府。
    收购中的“政治舞蹈”
           “澳大利亚的反对党派,国家党和绿党,从一开始就一直都在反对这件事情,国家党领袖乔伊斯,光是相关的广告就做了两次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学者郭春梅说。
           早在2月13日,力拓宣布中铝注资计划的第二天,乔伊斯就率先在议会发难,“最好还是区分一下主要客户和拥有人。”随后,反对党领袖马尔科姆·特恩布尔也呼吁澳政府谨慎审查中铝对力拓的投资。到了3月份,澳大利亚绿党议员鲍勃·布朗向参议院经济委员会提出质询,他甚至非常明确地以中铝对力拓注资为例,要求对决定外国机构在澳大利亚收购的法规中政府的责任进行评估,看其是否与澳大利亚国家利益一致。
           而在5月,澳大利亚独立参议员尼克·色诺芬和反对党国家党领袖巴纳比·乔伊斯则同时出现在电视上一则商业广告中,呼吁政府制止中铝对力拓的股权收购案。色诺芬在这则广告中声称,中铝是中国国有企业,中铝收购成功意味着“中国政府对澳大利亚资源的占有”,澳大利亚必须保护国家的核心战略资源。
           除了反对党的意见以外,澳大利亚的民意测验也显示了对这次投资的不赞成。据澳大利亚媒体的民意调查:10%的澳大利亚民众对中铝力拓交易案明确表示反对。
          也许,《悉尼晨报》的一段言论,可以反映澳国内部分人的看法:“新加坡政府已经持有了我们第二大的电信公司(指大东澳都斯电信公司),美国政府才刚刚买下了我们国内第二大的汽车制造厂,现在怎么能再次不顾风险,让中国政府买下我们的第二大矿业公司呢?”
          “这些澳洲媒体与政客反对中铝的理由根本不是理由,”凤凰卫视特约评论员何亮亮在评论中说,“我看是一部分澳洲人心灵深处的‘白澳’在作祟。澳洲白人移民的祖先多来自英伦三岛,过去一直执行‘白澳’政策,歧视本国的原住民,歧视亚洲移民等等,傲慢情结根深蒂固……”
          “陆克文本人其实也很为难的,一方面,他自己也不愿得罪中国,希望多一些中国企业来澳大利亚投资;另一方面,由于面临明年大选的压力,他也不得不考虑各大反对党的声音以及民意。”郭春梅解释道。
    “我们仍需中国的钱”
          美国《福布斯》杂志分析称,这次失败可能使中澳关系面临危险。报道认为,尽管近年来,澳大利亚在总理陆克文的领导下与中国的双边贸易关系不断增强,中国成为了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但是,这次中铝和力拓合作失败有可能对正在经受考验的中澳关系再添新的紧张。陆克文和财长斯万都在第一时间否认了这个说法。陆克文6月5日晚与中铝公司总经理熊维平举行了紧急会晤,并强调,力拓的决定属公司自己行为,与政府的决策无关,而陆克文的发言人也对澳大利亚的媒体表示,澳大利亚欢迎外商投资。用当地报纸的话形容,就是“我们仍然需要你们的钱”。
          而财长斯万也在迟些时候否认力拓与中铝公司的交易失败将伤害澳大利亚和中国间的贸易关系。他说:“在澳大利亚,来自中国的投资是受欢迎的。”不过,他同时强调,这些投资必须“符合国家利益”。
          “虽然力拓计划和必和必拓合资,但是目前还有没有交易成功,它们必须经过中国《反垄断法》,应该不会太顺利。”当谈到这次的后果时,郭春梅表示。她也认为,这次的失败也可以往积极的一方面想,中国投资澳大利亚的机会还有很多,这次的教训也许可以促使澳大利亚政府在一些方面进行“补偿”,比如,在对其他并购交易的审核上放松一些。
          郭春梅补充道:“澳大利亚政府本身肯定还是将自己国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他们当然希望自己的企业做大做强。现在,倒是中国这边的压力比较大。”在周春生看来:“未来,中国在对外交往中,有必要采取更加巧妙的措施。”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中铝 并购案 的报道

  • ·是谁搅黄了中铝-力拓并购案(2009-07-13)
  • 这里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一座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小城。浓烟发出的位置正是这座城市的火电厂所在地,这里距离市中心只有一公里左右。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北京户籍管理制度越来越严苛,但这扇门似乎并未严丝合缝。据记者了解,假结婚成了另一个进入北京的手段。

    中科院此次改革会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员的薪资待遇,减少对项目经费的依赖度,鼓励科学家在鲜有关注的重大科学问题上开展合作。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悬梁自尽,投资者用最极端方式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大业担保,这家曾获舞钢市政府领导站台的投资公司,一度在当地融得1.5亿元巨资,却终究未能逃脱此前已屡屡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民间集

    2015年12月20日,在“万宝之争”硝烟尚未散去的时候,作为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承认自己在万科的股权治理缺陷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希望获得所有股东的支持。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