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危险的稀土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09-07-08 17:57:56 来源:
  • 本报记者 黄昌成 发自广东梅州

     

    “工业维生素”

    “自从去年把稀土矿卖掉后,我就再也没去过那个地方了。”今年43岁的董森华说起平远县,仿佛在说一个年代久远的故事,而在一年以前,他还在平远县仁居镇开采稀土,常奔波于兴宁与平远之间。

    位于粤、赣、闽三省交界处的平远县,有磁铁矿、金矿、煤炭、锰等数十种矿产资源,其中的稀土矿,属品位较高、开采条件较好的中型矿藏。它与同属梅州市管辖的丰顺、兴宁、大埔、五华等县市一道,组成了我国第三大稀土资源蕴藏地。

    中国是世界第一稀土大国,主要有三个产区:一是北方的轻稀土资源;二是四川牦牛坪的轻稀土;三是南方广东和江西的中重稀土资源(离子型稀土),这三大产区品种齐全,占世界稀土资源的41.36%

    1894年由芬兰化学家约翰•加得林在瑞典发现时,稀土元素只是一些不纯净的、像土一样的氧化物。在1990年代以前,1949年发现的美国芒登帕斯稀土矿一度是世界上最大的稀土供应商,经过多年的开采,那里已经被挖出一个占地面积达大的采矿坑:那里含有丰富的钕元素,可以用来制造永久磁铁,也可以用于生产电动汽车等。

    19世纪60年代,随着稀土元素铕被大量用于彩电业,稀土的作用逐渐被人们重视,获得了“工业维生素”的称号。由于其具有优良的光电磁等物理特性,能与其他材料组成性能各异、品种繁多的新型材料,其最显著的功能就是大幅度提高其他产品的质量和性能—比如大幅度提高用于制造坦克、飞机、导弹的钢材、铝合金、镁合金、钛合金的战术性能。

    “稀土科技一旦用于军事,必然带来军事科技的跃升。”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洪宇在自己的议案中说,“从一定意义上说,美军在冷战后几次局部战争中能够压倒性控制,以及能够对敌人肆无忌惮地公开杀戮,正缘于稀土科技领域的超人一等。”

    “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

    早在上世纪50年代,周恩来总理就把稀土开发列入中国第一个科技发展规划。1975年,中国便成立了稀土领导小组,随后国务院机构几经调整,但专门的稀土行业管理机构一直得以保留。1991年,稀土被列入国家保护矿种;1993年,国务院稀土领导小组更名为国家计委稀土办公室,后随计委改名为国家发改委稀土办公室至今。

    “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中国的稀土资源占全世界已知储量的80%,其地位可与中东的石油相比,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一定要把稀土的事情办好,把中国稀土的优势发挥出来。”这是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中针对中国稀土资源的一段讲话。时至今日,在内蒙古包钢稀土大厦的大厅,仍赫然题着“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这句简洁有力的邓式语录。

    但与此相对的是,在相当长时期内,中国对稀土的认识普遍停留在与一般矿产资源平等对待的认知里,出口创汇是其主要任务之一。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更为便宜的中国产稀土一步步蚕食着芒登帕斯矿的市场份额,也让稀土矿石价位自1992年每吨11700美元跌至1996年的7430美元。

    随后,中国凭着自身的资源优势和欧美等缩减开采规模之机,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稀土矿开采和出口国。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出版的MineralCommoditySummary(矿产品摘要)2007年度报告统计,中国稀土矿产资源储量全球第一,稀土年产量占世界稀土产量的90%以上,出口总量占全球的80%。

    但就是在这风光的世界后面,隐藏着些许尴尬。由于稀土矿的开采陷入了一哄而上的混乱局面,致使大量稀土资源被糟蹋、破坏和贱卖,出口的绝大部分是未经轧、锻或仅经简单加工的初级产品,换取的资金得不偿失。

    “在20089月前后,纯度为99.9%的氧化铈为18/公斤,而过去最高卖到30/公斤,”董森华说,“高科技电子、激光、通讯、超导等材料都需要稀土,但中国的稀土价格并没有水涨船高,无法自己定价,很吃亏。”

    疯狂采矿的代价

    2007年前后,和国内许多矿种一样,在经历了长时期的价格低迷后,随着国际稀土原料价格猛涨,中国的稀土矿也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可惜就是太短暂了。”董森华回忆说。现在,他已经在自己的家乡兴宁市经营起服装和酒吧生意,而就在两年前,他抱着发财的希望带着大笔金钱来到平远县仁居镇黄畲村,与人合伙买下了一个山头开采稀土。

    为了获得“合法”身份,董森华和合伙人费了不少周折,为此他们还找到了广东省稀土开采业的龙头老大广晟有色。

    “广晟是广东省唯一合法的稀土采矿企业,当时它已经与梅州、河源、韶关、肇庆等市签订了合作协议,整合广东的稀土矿产资源,希望大干一场,”董森华说,“根据国家政策,我们私人不可能弄到稀土矿的开采证,只能与广晟合作,获得政府的允许后才能开采。”

    随着稀土矿从原来每吨2万多元猛涨到8万元,在白云鄂博和江西、广东等富矿区,大大小小的稀土开采矿点像雨后春笋般地大量出现。

    据统计,梅州全市持证稀土矿山只有3家,其中平远2家、大埔1家。但由于稀土价格大幅飙升,2007年混合氧化稀土价格由原来的2万多元/吨升至7万多元/吨,梅州所辖丰顺、兴宁、平远、大埔、五华等县市就冒出200多个非法稀土采矿点。

    “这严重扰乱了梅州市矿产资源开发秩序,造成了严重的水土流失和生态环境破坏。”梅州市一份官方材料中如是说。“稀土矿开采,并不像一些老板说的那样‘没有事故’,”,一位从梅州市政协退休的老干部说,“它要把山体扒开,这会导致严重的水土流失,对环境造成很大的伤害。”

    在稀土矿比较集中的仁居镇,一座座被开挖过的矿山裸露着黄土,就像一块块伤疤一样,仁居河里则淤积着砂石。据村民介绍,仁居河原来只有现在的三分之一宽,多年开采稀土矿造成的水土流失,使河床抬高了多,沿河两岸的水田都掩埋了。

    在稀土储量占国内稀土资源储量80%以上的白云鄂博,处境更是堪忧。进入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政府所在地的百灵庙镇,便会看见“白云鄂博污染最为严重的地方”,在那里,数十个大小不一的石矿厂、稀土厂热火朝天地大干快上进行生产。

    由于不少企业采用了成本较低而污染大的酸法来提取稀土,由此而产生的废气对草原生态影响严重。“这里的羊死后很可怜,嘴巴根本闭不上,因为它们都长着长长的獠牙,而且腿都是直的。”一位牧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政府与资本的合围

    “我们与挖煤的不同,是露天开采,不会出安全事故,更不会死人。”董森华说。2006年,正是在他的家乡,曾发生过造成123名矿工死亡的兴宁矿难。而正是这个“不会出安全事故”的优点,让屡遭煤矿灾难困扰的地方政府在短时间内忽视了由其带来的环境问题,看到了一丝让经济腾飞的曙光,对稀土开发十分热衷。

    为把自己打造成“广东省最重要的稀土开发利用基地”、“广东省最大的稀土应用产品加工基地”和中重稀土基地,在20081月,梅州市政府和国有企业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签订了《矿产资源开发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书》。而广晟有色更是先后成立或收购了新丰广晟稀土开发有限公司等14家稀土开发企业,试图用国内稀土分离最先进的生产技术大干一场。

    随着国有企业的强势介入和政府政策的转变,董森华发现自己的生意难以为继。从2007年年底起,梅州市开展了为期半年的整治无证非法开采稀土专项行动,仅在平远县就关闭了15个非法稀土开采点。

    “国土资源局、工商局、乡镇、派出所等等轮番找来,只要是政府部门,谁都可以来查我们。”董森华对政府所采取的“多头管理”颇有怨言,“我们始终没办法自己拿到开采证,只好依靠和广晟的关系勉强应付政府的检查。”

    但从20084月份开始,另一个打击接踵而至:稀土价格出现了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下跌态势。“奥运会还没开始就跌了,由最高峰的每吨8万元跌到2万元,仅大半年时间就把我们之前赚的钱全部掏光了。”董森华说。

    这时,就连广晟有色属下的子公司也纷纷支持不住,陷于亏损。“原来他们是财大气粗地用7万元每吨的价格收购我们的稀土,后来很快支持不住了,收购来的稀土只能积压在仓库里卖不出去。”董森华说,按目前的市场价格,稀土分离厂每生产一吨稀土氧化物就要亏损1万元。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北方。包钢稀土预计2009年第二季度其主要稀土产品价格将有所上涨,但由于公司第一季度亏损7800万元,因此2009年上半年累计净利润仍将出现亏损。

    政府与资本的合围终于让资本并不雄厚的董森华溃退下来,在2008年年底,他终于把矿山转手。“血本无归。”他这样形容自己一年多的矿老板生涯。最终,他加入了众多急于抛售稀土矿的私人老板中一员:“以几万块的价钱把矿卖了,还算抽身早,再慢一点只能丢荒。”

    稀土国际之争

    尽管国际价格下跌造成中国稀土行业不景气,但在世界范围内,各国对稀土资源的争夺却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在过去20多年间,美国、欧洲、日本、韩国从我国进口了大量廉价稀土作为自己的战略储备,我国宝贵的稀土资源由于无序竞争,竞相压价出口,稀土资源日趋减少。

    “按照目前的开发速度,再过二三十年,中国就会成为稀土小国或者是无稀土的国家,”周洪宇在自己的建议上这样警告说,“二三十年之后,我们将不得不花费巨资从外国进口稀土,西方国家就会牢牢掐着中国的脖子,遏止中国的发展。”

    “中国这次被欧美向WTO组织提起诉讼的20多种工业原材料出口限制,其根源是中国对自身国家安全的关注度在提高,那种要求中国敞开向欧美出售稀土资源的行为,其实是完全无视中国国家安全的强盗行为。”评论家司马平邦说。

         虽然稀土有幸“逃离”此次申诉,但在有关人士看来,关于稀土贸易自主权特别是产品定价权之争,仍将会是近年来中国与西方贸易摩擦的一个敏感点。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稀土 矿产 资源 的报道

  • ·危险的稀土(2009-07-08)
  • ·稀土新政:叫停粗放出口(2009-09-16)
  • ·稀土反击战(2010-07-07)
  • ·专题:稀土战争(2011-10-27)
  • ·稀土价格维稳之战(2011-10-27)
  • ·红枫:稀土没有卖成白菜价(2011-10-27)
  • ·南方稀土地盘之争(2011-10-27)
  • ·打击稀土盗采之难(2011-10-27)
  • ·稀土战争:中国独扛美日欧(2012-03-21)
  • ·江西稀土资源整合之痛(2012-03-21)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全国水泥网数据显示,11月初全国水泥价格指数为153.46,月末为163.91,环比大涨7.12%。截至12月6日,全国水泥价格指数已经上涨至165.67。

    截至发稿,国家管网公司的注册信息并未对外发布。业界普遍预计,国家管网公司估值预计在3000亿―5000亿元之间。

    截至12月9日,四季度已有百余城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154次政策调整。其中,政策直指楼市且最为引人注目的共13地,包括深圳、佛山、郑州、成都、黑龙江、马鞍山、上海临港、南京等。

    体量巨大、问题也不少,交通拥挤、缺乏配套从来都是超级大盘的通病。但这些位于城郊的千亿元小区,却成了怀揣梦想踏进大城市的新移民置业首选地,数百万青年的梦想也从这里开花结果。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