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国投踩雷贵州地方城投,计提减值准备近3亿,信托业分化持续

何秀兰
2022-07-28 14:31:56
来源: 创业圈

文|记者何秀兰

在姚卫东担纲董事长后,陕国投A(000563.SZ,下称“陕国投”)近日发布了他接棒后的第一个半年度业绩快报。快报显示,陕国投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总收入9.71亿元,同比增长3.33%;实现净利润4.66亿元,同比增长6.05%。

随着半年度业绩快报发布的,还有陕国投计提金融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公告称,出于财务稳健性考虑,陕国投今年上半年计提金融资产减值准备1.53亿元,剔除合并结构化主体影响并扣除企业所得税后,将减少公司净利润1.17亿元。计提减值准备后,公司财务管理和业务运营更为稳健。

近年来,陕国投保持了一年内发布两到三次计提金融资产减值准备公告的节奏,2021年公告了三次,今年1月和7月也进行了公告。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对记者分析称,毫无疑问,对出现流动性风险的项目计提减值准备,一定程度上会影响陕国投的当期净利润。

《创业圈》人物财经记者注意到,陕国投因“踩雷”贵州地方城投企业播州国投,今年上半年为此计提减值准备1.22亿元,加上2020年第四季度、2021年第四季度的两次计提,为此累计计提近3亿元。

据百瑞信托研究发展中心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57家信托公司营业收入的平均数为12.42亿元,较2021年上半年下降13.35%;净利润的平均数为4.70亿元,较2021年上半年下降20.62%,降幅高于营业收入。

虽然陕国投的营收和净利都实现了微增长,但其上半年的营收和净利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面对行业转型的阵痛期,陕国投未来将如何提高盈利能力,记者多次致电陕国投,但未获回复。

频繁计提减值准备,三次为播州国投计提

对于净利润增长的主要原因,陕国投在业绩快报里解释称,主要是由于公司在主动严控融资类业务的同时,积极推动信托业务转型创新,提升主动管理能力,受托人报酬率有所增加,自有资金运作良好。同时,公司进一步加强风险防控、不良资产处置,信用减值损失同比有所下降,公司运营安全稳健。

半年度业绩快报发布之后,陕国投还发布了计提金融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公告显示,陕国投今年上半年计提金融资产减值准备1.53亿元,其中包括:其他应收款坏账准备1.52亿元,贷款损失准备及应收利息减值准备0.16亿元,债权投资减值准备0.34亿元,核销转回减值准备-0.48亿元。而计提减值准备的项目主要是:播州国投项目计提减值准备1.22亿元,曲靖麒麟项目计提减值准备0.2亿元,陕西必康项目0.41亿元。

这是陕国投第三次对播州国投项目计提减值准备。陕国投在2020年第四季度、2021年第四季度、2022年上半年先后三次对播州国投项目计提减值准备,计提的减值额分别为0.71亿元、1.06亿元、1.22亿元,合计2.99亿元。

播州国投的全称是遵义市播州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为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财政局旗下全资控股公司,成立于2001年6月。天眼查数据显示,播州国投是一家以从事资本市场服务为主的企业,注册资本10亿元,超过了84%的贵州省同行。不过,自2020年12月以来,播州国投及其法定代表人张玉勇先后被多地法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播州国投也已经成为失信被执行人。

陕国投踩雷播州国投,详情如何?记者致电陕国投投资者关系服务电话,未获回复,但新三板挂牌企业先融期货子公司涉诉公告透露了些许端倪。

公告显示,2016年,先融期货子公司先融资管设立中电投先融播州资产管理计划。募集资金后,与陕国投签署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之信托合同,委托陕国投向播州国投发放信托贷款。陕国投与播州国投签署了《信托贷款合同》,实际向播州国投放款金额为1.91亿元,播州国投以其土地使用权为贷款提供担保,遵义市播州区城市建设投资经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播州城投”)提供连带保证。

2020年1月,陕国投将《信托贷款合同》项下债权转让给了先融资管,后因播州国投违约未按时还款,先融资管向法院提起还款诉讼。2020年9月,上海金融法院受理了先融资管与播州国投和播州城投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 

事实上,近年来陕国投频繁计提金融资产减值准备。记者根据陕国投发布的公告统计,自2019年1月1日起陕国投执行新金融工具准则以来,共发布了9次计提金融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计提的资产减值准备合计约14.15亿元。

分别来看,2019年四个季度计提的金融资产减值准备分别为0.34亿元、0.31亿元、2.34亿元、1.44亿元,全年合计计提的减值准备约4.43亿元;2020年前三个季度,陕国投计提金融资产减值准备3.26亿元,四季度又计提1.94亿元,全年合计计提的金融资产减值准备约5.2亿元,同比增长17.38%;2021年上半年、下半年计提的金融资产减值准备分别为1.61亿元、1.38亿元,全年合计计提约2.99亿元;今年上半年,陕国投计提金融资产减值准备1.53亿元。

上述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对记者分析称,信托公司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可能是自营资产出现的减值,也可能是自有资金接盘违约信托项目而产生的损失,有可能到时会冲回。在宏观经济增速下行以及部分行业面临结构性调整的当下,信托公司的风险压力持续增加,对经营业绩的影响愈加明显。

信托行业转型压力严峻,分化将持续

陕国投实际控制人为陕西省国资委,是名副其实的“信托第一股”,上市时间比后来的安信信托早18天。公司成立于1985年,1992年增资扩股向社会发行股票。1994年1月10日,陕国投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标志着中国非银金融上市公司的诞生。

今年5月,陕国投发布公告称,时任董事长薛季民已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姚卫东辞去公司总裁职务,当选为公司第九届董事会董事长,其任职资格尚需银保监会核准,未获核准前代行董事长职责。此外,公司董事会指定副总裁王晓雁在总裁空缺期间代为履职。

百瑞信托研究发展中心研究分析称,今年信托行业严监管态势持续,叠加疫情反复和宏观经济下行影响,大部分信托公司仍然面临严峻的业务转型压力。今年上半年,57家信托公司营业收入的平均数为12.42亿元,同比下降超过一成。如果剔除可比合并口径样本,今年上半年,信托公司营业收入的平均数为7.98亿元,较2021年上半年下滑17.76%。

然而,今年上半年57家信托公司营业收入的中位数为7.13亿元,较2021年上半年下降26.32%。对比营业收入的平均数与中位数来看,今年上半年信托公司营业收入中位数的下滑速度明显高于平均数的下滑速度,说明行业整体营业收下滑的同时,行业中枢下降更快,头部集中效应仍在持续。

具体到各家信托公司的营收情况来看,今年上半年,平安信托、建信信托、中信信托、重庆信托、五矿信托、光大信托等6家信托公司的营业收入超过20亿元,相比于2021年数量有所下降;营业收入分布在5亿-10亿元以及10亿-20亿元这两个区间的信托公司数量与2021年上半年持平;营业收入在3亿-5亿元区间的信托公司数量比2021年上半年增加了3家,反映了部分位于行业尾部的信托公司创收能力已有所提升。营业收入分布于1亿-3亿元区间的信托公司数量与2021年上半年持平。陕国投以9.71亿元的营业收入位列今年上半年信托公司营业收入排行榜第20名,营收能力处于行业中上水平的位置。

总体来说,今年上半年,信托行业头部公司出现一定收缩,处于行业中游的公司有所增多,行业尾部公司保持平稳。行业分化未见改善,反而愈演愈烈。

复旦大学信托研究中心主任殷醒民教授对记者分析称,受疫情反复、宏观经济下行、资本市场波动等复杂外部环境影响,行业与企业业绩必然持续大幅分化。在复杂经济环境及严监管政策下,信托公司由于自身资源禀赋的差异,在提高核心竞争力和把握未来发展机遇的能力上也不尽相同。今年是资管新规正式实施的第一年,信托行业仍处在转型成效过渡期内,稳中求进、创新转型依旧是行业发展的态势。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