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货币战争将打响?不仅是日本,亚洲货币纷纷贬值,谭雅玲:不存在

余思毅
2022-05-12 19:14:05
来源: 时代财经
在谭雅玲看来,目前俄乌阴霾不散、经济不景气加重、原材料上涨不停歇,使得货币走势备受干扰,当前不存在所谓的“货币战争”。

日元的“避险货币”光环正在消散。

今年以来,在美联储加息、美元指数走高以及俄乌冲突下,全球多个货币进入贬值模式。

5月12日,欧元扩大跌势,至1.0444美元,为2017年1月以来最低;英镑兑美元失守1.22,日内跌幅0.42%,续刷2020年5月以来新低……而日元汇率已经贬值到1美元对130日元的水平,为20年低点。

在日元大幅贬值的背景下,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其他国家货币也有走弱迹象。5月12日,离岸人民币兑美元跌破6.82关口,日内跌约600点,续刷2020年9月以来新低。

事实上,3月以来,人民币、韩元、印度卢比、泰铢、马来西亚林吉特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贬值。

一般在国际贸易中,贬值有利于该国的出口贸易。而此番日元贬值,日本财务大臣铃木俊一却形容为“恶性日元贬值”。

“短期看,日元贬值速度高于其他几种主要货币,主要内因是日元低利率,在美元加息和加快加息下利差凸现,外因还有进出口贸易结构影响。”《世界的人民币》作者孙兆东5月11日告诉时代财经。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中国国际经济关系学会副会长谭雅玲进一步对时代财经指出,近年来,日本贸易从以出口为主转为以进口为主,自从去年全球大宗商品大幅上涨,已经给日本国内经济造成负面影响,贬值无异于加大了对经济的冲击。

有舆论认为各国货币竞相贬值,并称之为新一轮“货币战争”。在谭雅玲看来,目前俄乌阴霾不散、经济不景气加重、原材料上涨不停歇,这使得货币走势备受干扰,不存在所谓的“货币战争”。

“货币贬值的好与坏,要视乎各国的实际情况。当下,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的负面效益,已经远比货币贬值对贸易带来的正面效应更大了,因此希望贬值缓一些。”谭雅玲称。

图虫创意-1056030091987517553.jpeg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大宗商品涨价叠加贸易逆差,贬值使日本经济备受冲击

对于近期日元大幅贬值的原因,谭雅玲指出,首先是由于日元指数与美元指数对标有关。

今年3月,美联储加息的节奏循序渐进开展。上周市场焦点围绕于各央行利率决议,其中美联储例会加息50个基点如期而至,英国央行也跟随美联储步伐自去年12月以来连续第四次加息,澳联储则将现金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0.35%。

在全球加息潮逐渐掀起的预期下,由于美元在投资组合中起到对冲作用,避险资金相继流入美元。上周美元指数大幅收涨1.02%,刷新2002年12月以来的新高103.95,创近20年新高。与此同时,与美元挂钩紧密的日元贬值程度也刷新了20年纪录。

谭雅玲还注意到,日元贬值的速度比美元指数的升值速度快。“今年以来美元指数一直在升值,年初到现在升了8.9%,而日元贬值,从今年年初到现在贬了30%。”

谭雅玲分析,疫情以来,日元的波动相对较小,跟其他货币比起来,此时的波动具有周期修正的意味,周期性修复背后与日本所处的经济环境、经济结构以及货币政策有关。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浙江省委员会官网分析文章也指出,在美、英、欧等央行均已开始紧缩步伐或发出紧缩信号之时,日本央行却仍保持宽松的货币政策。分析显示,日本与其他国货币政策的分化,叠加近期高油价带来的贸易收支赤字与贸易条件恶化,共同推动了日元的快速贬值。

“日本曾是全球最大的贸易顺差国,但现在日本已经出现了贸易逆差,进口大于出口,不再以出口为导向。”在谭雅玲看来,近期日元快速贬值原因主要是巨额贸易顺差不再。

据宝城期货研报数据,去年日本贸易收支逆差为53749万亿日元,这是近两年来日本首次出现贸易逆差,且逆差额为历史第四高水平。宝城期货研报指出,全球能源危机导致日本贸易顺差变为贸易逆差,这意味着日本很难维持原有的大规模海外净债权资产,从而使得日元在套息交易解除后购回日元资产的规模不断缩水,从而导致日元汇率被动贬值。

“日本本身资源非常匮乏,疫情后经济复苏以来大宗商品以及原材料的上涨,对他们来讲是不利的,所以日本国内是希望抵制日元贬值。”谭雅玲分析。

期货日报也指出,虽然日元贬值能够提振日本出口,但目前日本已经是以进口为主国家,由于日本能源和其他大宗工业原材料对外依存度较高,在全球能源价格持续高位的背景下,不但会恶化日本居民消费,还将进一步扩大日本贸易逆差,恶化经常账户差额,日元汇率陷入贬值的恶性循环。

日本经济新闻社估算,2022年日本经常项目或出现42年来首次逆差,如果日元持续走软,且国际原油价格涨至每桶130美元,2022财年日本经常项目逆差将达16万亿日元。

海银财富预测,鉴于日本贬值源于美日利差走阔,未来日元有可能在5-6月创出新低,贬值到130-140区间。

但据华尔街见闻报道,周四,一份会议意见摘要显示,日本央行董事会在上个月的会议讨论中表示,无意改变政策去帮助解决日元跌至20年来低点的问题。

亚洲货币竞相贬值引“货币战争”?专家:不存在

在美元指数走高、日元大幅贬值的背景下,亚洲其他国家货币也在近期有走弱迹象,3月以来,韩元、印度卢比、泰铢、马来西亚林吉特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贬值。

谭雅玲指出,全球所有货币都跟美元相挂钩,美元升得快,各国货币出现贬值,但谭雅玲也注意到这些货币贬值的速度缓急各不相同。

“泰国、马来西亚、越南等国的汇率市场不完全自由化、市场化,因此它们的汇率波动率较小。”谭雅玲称,近年来,日本的出口加工贸易转移至东南亚周边的国家,美国加工贸易也往亚洲转移。当下,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的负面效益,已经远比货币贬值对贸易带来的正面效应更大,因此希望贬值缓一些。

据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官网,以出口相似度指数(ESI)来衡量,韩国、日本、马来西亚、越南、印度等国家在出口商品结构上相似。分国家来看,在过去二十年间,印尼、菲律宾、泰国、越南与其他东盟国家的出口相似度稳步抬升,反映了其深入全球产业链的过程。

在国际贸易中,若国家之间出口的结构相同,则意味着竞争,而一国货币的贬值更有利于这个国家的出口贸易。因此,东吴证券近日在一份报告中称,人民币汇率近期贬值,也发生在日元以及韩元竞相贬值的新一轮亚洲“货币战”硝烟渐起的背景下。

对此,谭雅玲持不同看法。谭雅玲指出,贬值的好坏要视乎各个国家的经济环境、贸易结构而论。目前俄乌阴霾不散、经济不景气加重、原材料上涨不停歇,使得货币走势备受干扰,现在不存在“货币战争”的逻辑。

“当下不存在货币本身的逻辑对标和热钱投机的炒作。货币们真要打仗,也是这些货币先有资质以及相互抗衡的能力,现在都形成不了这种逻辑,不必渲染炒作与恐慌的情绪。”谭雅玲补充道。

至于日元大幅贬值对中国的影响,谭雅玲提醒慎防日本撤资。“日本企业发的工资都是日元,如果日元贬了30%,意味着他们的薪资要缩水。在这情况可能就会刺激包括日本、韩国这样的投资企业离开中国。”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通达海核心技术成谜,近半募资买地建楼
指南针高价获客加剧经营困境,45亿豪赌网信证券或“东施效颦”
豆神教育超8亿元出售资产未遂,做新东方直播“高仿号”,卖课还卖学习机
打造数字人民币广州模式:落地8.5万个支付场景,基本完成第一阶段任务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