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遭深交所问询!双王兄弟质押股权近9成,连亏4年如何自处?

徐美娟
2022-05-09 16:53:09
来源: 时代周报
华谊难掩疲态

2021年年报发布后不久,华谊兄弟(300027.SZ)便引来了深交所的问询函关注。

2022年5月7日,深交所向连亏四年的华谊兄弟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资金占用、违规对外担保、债务违约风险、大客户依赖等12项问题。

作为“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华谊兄弟创立于1994年,于2009年登陆创业板,主营业务包含影视娱乐、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互联网娱乐及产业投资四个板块。然而,自2018年以来,华谊兄弟便一直处于亏损的泥沼之中。

根据华谊兄弟4月底披露的2021年年报,该公司在去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3.99亿元,同比减少6.7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46亿元。虽然相比2019年净利润亏损39.78亿元,2020年净利润亏损10.48亿元,华谊兄弟2021年的盈利情况已有明显改善,但监管部门仍注意到了其一些内在问题。

微信图片_20220509145207.jpg

实控人“卖卖卖”,质押股权比例达88.28%

近几年,深陷资金困境的华谊兄弟,一直走在“卖卖卖”的路上。而其实控人王忠军、王忠磊兄弟二人,为了偿还债务,也在不断变卖资产,从卖房、卖画到卖股权,可以说几乎能卖的都卖了。

根据2022年2月23日华谊兄弟披露的公告,实控人王忠军、王忠磊已质押股份占其所持股份比例 88.28%;4月28日,公司披露公告称,王忠军、王忠磊及其控制的华谊兄弟(天津)投资有限公司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 1.85亿元。

“实控人接近9成的股权已经质押,这或许是这次问询函的核心。”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质押股权在不少上市企业被作为股东变相套现的一种潜在方式,如果这种状况持续,且经营业绩继续低迷,企业很有可能到最后会失去创始实控人,而这在未来会增强企业经营的不确定性。

对此,问询函要求公司年审会计师结合实际控制人债务融资情况,核查公司是否存在违规对外担保行为,并说明采取的核查手段及函证结果等。

与此同时,张毅表示,华谊兄弟作为一家轻资产企业,负债率和负债额度都比较高,加之其近几年股价一路下跌,引发投资者和监管机构的关注是必然的。

华谊兄弟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2021年末货币资金为6.21亿元、短期借款为5.2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6.1亿元、长期借款为7.32亿元。对此,深交所要求华谊兄弟结合上述债务期限结构、经营情况、现金流情况及还款计划等,说明公司是否存在债务违约风险,以及涉及抵质押资产是否存在被处置风险及对公司的影响,并充分提示风险。

而华谊兄弟的债务问题,与此前的一系列高溢价并购不无关系。2013年,华谊兄弟以溢价高达36倍的2.52亿元收购浙江常升;2015年,又相继以溢价超出一百倍的7.56亿元收购成立仅一天的东阳浩瀚、10.5亿元收购负资产的东阳美拉。

高溢价收购,形成了巨额的商誉。据证券时报2021年报道,至2015年底,华谊兄弟商誉达35.70亿元,其中,收购银汉科技、浙江常升、东阳浩瀚、东阳美拉形成的商誉分别为5.36亿元、2.45亿元、7.49亿元、10.47亿元。

而标的公司业绩频频“爽约”,也给华谊兄弟带来了巨额的资产减值。年报显示,华谊兄弟2021 年末长期股权投资账面价值为21.17亿元、商誉账面价值为2.93亿元。对此,深交所要求华谊兄弟说明上述主要参股公司、控股子公司过去3年和减值测试中预测期的营业收入、毛利率、各项费用率、净利润,预测期的上述参数预测过程是否符合历史趋势,减值测试中使用的折现率是否与以往年度存在较大差异,并说明对被投资单位财务数据采取的核实手段和获取的相关审计证据。

营收下滑,亏损收窄?

华谊兄弟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在去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3.99亿元,同比减少6.73%。分业务来看,2021年,华谊兄弟影视娱乐收入为12.33亿元,同比减少5.82%,毛利率同比减少10.82%;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收入为1.17亿元,同比减少5.97%,毛利率同比增加25.33%,互联网娱乐收入为0.24亿元,同比减少56.15%,毛利率同比减少1107.44%。

对此,深交所要求华谊兄弟分类别逐项说明2021年度营业收入及毛利率变化的原因及合理性,另外,分类别说明前五大客户的收入及合作情况,并对比2020年度的收入说明本年度客户集中度较高的原因、合理性,以及是否存在大客户依赖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华谊兄弟营收下滑的同时,亏损却在收窄。

华谊兄弟发布的2021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在去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46亿元,亏损幅度收窄76.50%。对于亏损收窄的原因,华谊兄弟相关工作人员曾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得益于公司近年来持续贯彻的“瘦身”策略——优化资产结构、提高资产效率。

据华谊兄弟2021年年报,2021年,公司处置了华谊兄弟(天津)实景娱乐有限公司部分股权、华谊影城(苏州)有限公司股权、华谊腾讯娱乐有限公司部分股权及Brothers International LLC、Tencent Music Entertainment Group、Maoyan Entertainment、Guru Online(Holdings)Limited等股权,导致其投资收益增长283.09%,入账6.1亿元。

对此,深交所下发问询函,要求华谊兄弟就2021年对外处置的多项资产,包括长期股权投资、其他非流动金融资产、其他权益工具投资等,补充说明其具体名称、历史入账时点、投资成本入账金额、入账依据、报告期处置时点、处置前持股比例、处置前核算方式、处置比例、处置对价、处置后持股比例、购买方与公司董监高、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是否符合终止确认的条件、剩余比例的会计核算方式、有无其他协议安排或进一步处置计划,投资收益或其他综合收益等。

2021年,在疫情得到一定控制的情况下,华谊兄弟交出了“不断档”的答卷,致使其2021年参与投资的电影总票房超过百亿元,但突出的票房表现却并未将华谊兄弟拉回营收增长的“正轨”。

与此同时,华谊兄弟的亏损仍在继续。华谊兄弟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本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为1.32亿元,同比减少66.6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31亿元。

“从营收和亏损的情况来看,华谊兄弟去年全年和今年一季度都非常不乐观。”张毅表示,这从账面数据来看,属于恶化的一种表现,所以监管机构会非常关心企业是否有扭转局面的相应措施。

至于如何走出亏损泥潭?张毅表示,华谊兄弟还需要进行大胆的创新以及大刀阔斧的改革。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则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斩断不必要的冗余产业链,集中财力重点突破是关键,“影视IP的衍生链条上的有效突围,依然是华谊兄弟解决亏损问题的关键所在。”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求职服务乱象调查:求机构内部推荐数万元打水漂,毕业生惨被割韭菜
植不植?大麦植发5.2亿做营销,480万搞研发,四大供应商都是广告公司
通达海核心技术成谜,近半募资买地建楼
科瑞思业务模式屡遭质疑,经营持续性待拷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