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最晚的夜,吃最多的保健品,失眠的年轻人催生千亿睡眠经济

实习生 郑俪滢
2022-05-09 15:14:13
来源: 时代财经
普遍存在的睡眠障碍,催生了千亿级市场。

pexels-acharaporn-kamornboonyarush-1028741.jpg图片来源:Pexels

“熬最晚的夜,敷最贵的面膜,吃最多的保健品。”虽然这听起来是句玩笑话,但对于受失眠困扰5年的95后女生洛洛来说,这却是她的生活常态。

根据中国睡眠研究会发布的《2021年运动与睡眠白皮书》,当下我国有超3亿人存在睡眠障碍。而“睡不好”已经逐渐成为年轻人的普遍痛点。2022年3月,中国睡眠研究会等机构联合发布的《2022中国国民健康睡眠白皮书》显示,44%的19-25岁年轻人熬夜至零点后,19-35岁青壮年是睡眠问题高发年龄段,失眠率占总人数的30%。

被睡眠障碍困扰着的年轻人,也成为了保健品的消费主力。根据5月4日发布的《中国美好生活大调查》,今年在18-35岁年轻人的消费清单里面,旅游、教育培训和保健养生排在前三位,其中在保健养生方面消费的18-35岁人群占总比例的29.80%,年轻人已经成为保健品市场不可忽视的力量。

普遍存在的睡眠障碍,催生了千亿级市场。为了拯救睡眠,助眠市场悄然打开。艾媒咨询预计,2021年中国睡眠经济市场规模将超过4000亿元。越来越多企业开始进军助眠领域这片“蓝海”。除了常见的褪黑素等助眠保健品,不少医药或食品上市公司也纷纷投入对助眠、抗焦虑等相关药物的研发中。

一个月有20天无法入睡,“睁眼到天亮”

洛洛现在在一家互联网公司上班,失眠、入睡困难等问题导致她常常在白天精神萎靡。

“我们公司八点半上班,九点早会,但在早会的时候,只要不叫到我,我就会走神。”洛洛向时代财经表示。

因为大学不在常住地,摆脱了父母的“掌控”,洛洛在大学期间彻底“放飞自我”,大一大二时经常追星到凌晨两三点,久而久之形成了规律的生物钟。因为工作和学业的压力,她在大三时一度强迫自己早睡,但总是没有效果。

“最严重的时候是在大四,因为毕业论文和实习同时进行,实习工作量特别大,论文的时间也很赶,我自己也有一点完美主义,导致我的压力剧增,一个月可能有20天无法入睡。明明知道自己要早睡,但就是睡不着。一闭上眼睛就想到未来一些事情的坏结果,整个心态就崩了。“洛洛对时代财经说,”我感觉到时间在以惊人的速度流逝,很绝望但又没办法,整晚睁着眼看到太阳升起。”

在此之前,洛洛将“睡不好”归结于生物钟,直到那晚的通宵,她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失眠了。那晚之后,她失眠的状况越来越明显,失眠与工作的双重压力,导致她患上了中度抑郁。

“有时候也在想,会不会第二天就猝死了,然后就会逼着自己睡觉,结果还是睁眼到天亮。”

失眠让洛洛的生活失去了活力。“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上班的时候精神不集中,像个‘空壳’,气色也特别差,我闺蜜说我一下子老了十岁,化妆都救不回来的那种。”

其实,像洛洛一样失眠的年轻人还有很多。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睡眠经济行业研究报告》(下称《报告》)显示,有失眠问题的人群中,年龄为22-40岁的青年占比74.3%。

从睡眠问题形成的原因来看,“压力大”是各年龄段睡不好的共同原因,这一点在青年群体里面尤为突出——每两位睡不好的青年,就有一名“压力山大”。中国睡眠研究会理事郭兮恒表示,该群体压力过大主要与学习和工作密切相关。

“可能说是焦虑比较合适,不清楚自己想做什么。对毕业生活发展的压力,再加上疫情影响,很多事情都不能正常进行,挺困扰的。”广东某高校的大四学生绵绵向时代财经表示。

睡眠市场潜力巨大,消费主体呈年轻化趋势

巨大的市场潜力释放,进军睡眠领域的企业呈现爆发式增长。在天眼查APP上,以“睡眠”为关键词搜索显示,我国目前有7000余家睡眠相关企业,其中约42%的企业的成立时间是在近5年之内,睡眠相关企业注册呈整体上升趋势。

睡眠产品已经在医药保健品、科技产品、食品饮料等领域多方发展,产品类别丰富,包括褪黑素、蒸汽眼罩、降噪耳塞、睡眠APP等。

随着年轻人成为睡眠问题的高发人群,睡眠经济消费主体亦呈现年轻化趋势。艾媒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有失眠问题的人群中年龄为22-40岁的青年占比74.3%。购买过助眠产品的人群中年龄为22-40岁的人群占比为84.3%,而购买过睡眠保健品的人群中年龄为26-40岁的人群占比则为66.3%。

3年前,92年的吴丹因为工作调动和恋爱困境备受打击,陷入了长时间的失眠。通过在小红书、微博上面看推荐贴,她购买了褪黑素、降噪耳塞以及遮光眼罩。“在失眠的时候吃上1-2颗褪黑素,困意马上就上来了,带上眼罩跟耳塞,没人影响,睡得很香。”

褪黑素是由脑松果体分泌的激素之一,分泌具有明显的昼夜节律,白天分泌受抑制,晚上分泌活跃,在睡前吃适量的褪黑素有助于入睡。不过,虽然褪黑素等助眠保健品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善失眠的情况,但长时间服用后会产生依赖以及对身体的副作用。

“市面上的褪黑素有很多牌子,大家最好是依据自己的身体状况选择。但不能一直依赖于褪黑素,因为长时间服用可能会出现头晕、恶心的症状,产生依赖性。”广州某医院的精神科医师袁立对时代财经表示。

除了助眠产品外,不少失眠人群主要依靠药物控制来缓解病情。其中,镇静催眠药和抗焦虑药是最主要的两种药物。镇静催眠药是一种通过抑制中枢神经系统实现稳定情绪或促进和维持生理睡眠的药物,而抗焦虑药往往也同时具有治疗失眠的作用。

据医学经济报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样本医院催眠/镇静药销售额为16.41亿元,全国公立医院购药金额为54.81亿元。过去5年数据显示,2021年样本医院销售额达最大值,同比增长8.46%。从平均单价也可看出,2017-2021年,单价从4.83元变成5.67元,价格逐年增长。样本医院销售的催眠/镇静药物共有15个,右美托咪定、咪达唑仑和唑吡坦位列前三,这三个品种样本医院销售额合计超过14.34亿元,占该种类销售额87.41%。

其中,扬子江药业研发的用于全身麻醉的手术插管用药右美托咪定注射液在2021年的销售金额为10.15亿元,占样本医院催眠/镇静药销售金额的61.85%。

抗焦虑药物方面,2021年,样本医院抗焦虑药销售额为3.22亿元,全国公立医院购药金额为10.75亿元。在样本医院销售的抗焦虑药有7个,坦度螺酮、奥沙西泮和劳拉西泮位列前三。其中,阿普唑仑也称“佳乐定”或“佳静安定”,其特点是在苯二氮类药物中抗焦虑作用最好,尤适用于焦虑性失眠和早觉醒。

除催眠/镇静药和抗焦虑药以外,维生素b1、安神补脑液等药品也是失眠人群常用的缓解、治疗失眠的药物。

“当前市面上的选择很多,推荐贴也很多,建议大家不要盲目跟推荐帖子购买产品,因为每个人的体质是不同的,可能会因为错用或者多用药导致身体上的异变。必要时还是及时就医,定期复查,医生会根据患者的情况适当调整药量。”袁立向时代财经表示。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洛洛、绵绵、吴丹、袁立均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A股上半年IPO领跑全球:169家上市,筹资3120亿元,创历史纪录!
汉口北主播:“小白”入行半年 每天进账百万
美吉姆三年三任董事长,原董事长向交易方索贿600余万,判刑超10年
6品牌美瞳对比:可啦啦、博士伦、海俪恩各一款不利眼睛健康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