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药一针70万降至3.3万!“灵魂砍价”一年为患者省千亿药费

李傲华
2022-03-07 17:29:17
来源: 时代财经
医疗行业的“灵魂砍价”,砍掉了老百姓的药耗负担,而从“保低价”到“保供应”,集采的规则也正发生着变化。

编者按:

国家有关乎民生生计的大账本,老百姓有记录自家开支的小账本。

聚焦2022年全国两会,时代财经推出《“我”的账本》系列报道:关注国家账本新政策,剖析地方账本新提法,发现企业账本新亮点,讲述百姓账本新故事。

正是这一道道加减乘除,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推进药品和高值医用耗材集中带量代购,确保生产供应。”在集采已迈入常态化、制度化阶段之后,2022年政府工作报告又对集采的下一步工作指明了方向。

作为药品集采的受益者,蒋星(化名)对此很高兴,他希望今后可以不再为买药发愁。2021年8月,蒋星被确诊为2型糖尿病,每天需要服用6片阿卡波糖,每盒30片的药一个月需要吃6盒。

作为最典型的慢病,糖尿病向来是医保谈判、药品集采所关注的焦点。早在2020年年初的第二批国家组织药品集采中,拜耳的阿卡波糖产品拜唐苹便从每盒60多元降到5元,降幅超过90%,这也是外资药企参与集采中标的典范。对蒋星来说,拜唐苹的中选每个月可为他节省300多元的医药费。但他很快发现,医院里的拜唐苹不仅每次限购3盒,还经常缺货。迫不得已,他只能去药房购买几十元一盒的没有中标的阿卡波糖产品。

“拜唐苹因质优价廉,相比市场其它品牌降糖药具有更高性价比,或因此使该药短期内出现多地供不应求的情况。”某省级卫健委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医疗行业的“灵魂砍价”,砍掉了老百姓的药耗负担,而从“保低价”到“保供应”,集采的规则也正发生着变化。随着医保谈判提速扩围和集采的不断深化,千千万万和蒋星一样的普通患者的“医药小账本”正变得越来越薄。

“天价”药物一针70万降至3.3万

2021年,我国先后进行了3批次的国家组织药品集采、1次高值医用耗材集采和一轮国家医保谈判。“灵魂砍价”给患者家庭带来的收益,马大翔深有感触。

2018年10月8日,马大翔刚满10个月的儿子小石头被确诊为脊髓性肌萎缩症(Spinal muscular atrophy,SMA)。SMA是一种罕见的常染色体隐形遗传性神经肌肉疾病,由于SMN1基因的缺失或突变,患者会出现肌肉萎缩、肌无力等症状,随着病情的进展,患者可能会丧失行走能力,甚至无法完成吞咽动作,无法自主呼吸危及生命。

如此罕见的疾病之所以会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皆因其治疗药物那令人望而生畏的高昂定价。

SMA是为数不多的有特效治疗药物的罕见病之一。由渤健公司研发、生产的诺西那生钠注射液是全球首个SMA精准靶向治疗药物,于2019年在中国获批上市。一支5毫升的诺西那生纳定价近70万元/针,经过赠药政策后,一年的治疗费用仍高达110万元。为了提高药物可及性,2021年,渤健将诺西那生钠的年治疗费用下调至55万元左右。

虽然对于普通家庭来说,这仍然是一个天文数字,但马大翔还是第一时间为小石头拼凑起了第一年的费用。诺西那生钠需要终身用药,第一年需要注射6针,之后每年需要注射3针。2021年3月,小石头注射了第一针诺西那生钠,目前他已经完成了第一年的治疗。

正当马大翔在为新一年的治疗费用发愁时,2021年12月3日,国家医疗保障局公布2021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结果,诺西那生纳成功进入医保,实现天价罕见病药在基本医保准入的零突破。新的医保目录开始实施之后,诺西那生纳每针的价格降至3.3万元。

1074373107.jpg2022年1月7日,患有罕见病脊髓性肌萎缩(SMA)的患儿在厦门市妇幼保健院注射了特效药诺西那生纳注射液。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早在2018年,SMA就被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列入了《第一批罕见病目录》,据统计,我国SMA患者规模约为25000人,每年新发患者为850人左右。诺西那生钠进入医保,为数万个家庭带来了生存的希望。

在得知诺西那生钠被纳入医保目录的那一刻,马大翔没有像自己原本所预料的那样又哭又笑,心情出乎意料的平静。他告诉时代财经,“可能是期待太久了,做梦都想听到这个消息,所以梦想成真的时候没有特别激动。”

从小石头被诊断为SMA的那一刻起,马大翔对这一天的到来已经等待了3年多。他算了一笔账,按照济南目前的医保报销规定,经过医保报销后,自费部分仅需要5万元/年,这完全在家庭可以负担的范围内。

马大翔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这可能是自小石头患病以来,他心情最为放松的一刻。“只想说感谢大家的关心和支持,感谢伟大的祖国。”马大翔对时代财经说。

一年为患者节省千亿费用

马大翔和小石头的故事只是“灵魂砍价”下受益家庭的缩影。

2016年,原国家卫计委主导了第一轮国家医保谈判,国家派遣的专家直接与企业代表就药品价格进行协商谈判,从而降低药物价格,减轻患者的经济压力。截至目前,国家医保谈判已经先后进行6轮,随着医保谈判规则的完善、谈判影响的加强,参与谈判的企业越来越多,每年通过谈判进入医保目录的药物也不断扩容。

在首轮国家医保谈判里,仅有治疗乙肝的替诺福韦酯、治疗肺癌的埃克替尼和吉非替尼3种药物被纳入医保目录,降价幅度分别为67%、54%和55%。5年之后,2021年,共有160个药品获得了谈判资格,最终有74个新增药品谈判成功,其中有67种为独家药品,平均降价61.71%。

根据全国医疗保障工作会议发布的数据,国家医保谈判药品2021年累计惠及患者已经达到1.4亿人次,减负约1500亿元。

比医保谈判更能“砍至灵魂深处”的是集中带量采购,医保局抛出极具诱惑力的市场份额,吸引企业主动竞价,从而换取更低的药品价格。

2018年12月,“4+7”试点城市药品集中采购在上海开标,国家药品集中带量采购正式拉开帷幕。截至目前,医保局先后主导了6批国家药品集采和2批耗材集采,共涉及234种药品以及冠脉支架、人工关节等2类高值耗材。前5批国家集采药品和冠脉支架2021年节省费用接近1700亿元。

具体来看,2021年9月在天津开标的人工关节集采,中选产品平均降价82%;2021年11月,第6批国家药品集采(胰岛素专项)中选结果出炉,42个胰岛素集采品种平均降价48%。这两项结果也已经于近期在全国各地陆续执行,预计惠及近1100万名患者,每年减负300亿元。

目前,国家集采改革已经进入关键期。在原有政策规定落实、纵向推进和横向领域配套等方面,仍存在一些亟需解决的问题,其中便包括现行政策导致中选药品难以进药店销售。

全国人大代表、华海药业(600521.SH)总裁陈保华对时代财经指出,目前,由于受中选药品只能以中选价进药店销售的政策影响,药店因无利可图而不卖中选药品,只卖高价的同类药,加上医保同价报销政策未落实,使中选药的可及性大打折扣。

他建议,要加快国家集采扩面。“一方面,把已通过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2家及以上企业在产的药品,均纳入集采范围,扩大集采品种的覆盖面。另一方面,加快制订完善集采覆盖零售药店的相关政策制度,实现患者、企业和药店三方共赢。”

以人为本,让更多患者受益

无论是对患者,还是医保局来说,“灵魂砍价”的路还没有到尽头。

过去一年,医药集采的“常态化”在官方文件被多次提及。今年1月1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明确,决定常态化制度化开展药品和高值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进一步降低患者医药负担。中成药、检测试剂、种植牙等曾经被认为“短时间内不可能被集采”的品类都已经在相关省市进行集采试点。

而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释放出积极的信号,“逐步提高心脑血管病、癌症等疾病防治服务保障水平,加强罕见病用药保障”。

集采的提速扩围,为医保节省出大笔资金。根据3月4日国家医疗保障局发布的《2021年医疗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快报》,2021年,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含生育保险)总收入、总支出分别为2.87万亿元和2.40万亿元,年末基本医疗保险(含生育保险)累计结存3.61万亿元,较2020年的累计结存增长了约4500亿元。

1875404079.jpg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无疑为医保目录继续“上新”创造了有利条件。在2021年的国家医保谈判里,除了SMA外,血友病、遗传性血管性水肿、多发性硬化、法布雷病、降血脂和甲状腺蛋白淀粉样变性心肌病等6种罕见病的治疗药物也被纳入医保目录。

“天价”罕见病治疗药物进医保,这在一年前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以诺西那生钠为例。在2020年的医保谈判中,诺西那生纳就曾铩羽而归。而在2021年医保谈判开始前不久,国家医保局在回复全国人大代表的建议时,也曾明确表示,部分价格特别昂贵的特殊罕见病用药,由于远超基金和患者承受能力,无法被纳入基本医保支付范围。

不过,当新一轮医保谈判来临时,医保局的态度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在“保基本”的立场下,争取将更多的罕见病用药纳入医保报销范围。

2021年,国家医保局谈判代表张劲妮在与渤健代表谈判时表示:“每一个小群体都不应该被放弃。”这成了2021年医保谈判的“金句”,也由此促成了诺西那生钠降价94%的结果。

马大翔告诉时代财经,小石头最近已经逐渐意识到自己和其他孩子的不同。“他说他的心愿就是以后可以自己走着去幼儿园,不用奶奶帮忙背小书包。其实这也是我的愿望。”

因为已经错过了治疗的最佳年龄,即使可以用诺西那生钠治疗,小石头也很难像健康的孩子一样正常行动。马大翔最近了解到,由诺华制药(NVS.US)研发、生产的名为“Zolgensma”的药物可以治疗SMA,这种药物通过注射将正常的SMN1基因导入患者体内,从理论上来说,这可以治愈SMA,但这种药物定价高达212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300万元。目前,诺华在中国递交的Zolgensma临床申请已经获得受理。

让小石头在未来的某一天可以用上这种药物,是马大翔最新的目标。为了完成这个目标,他最近正在利用业余时间学习如何在直播间带货,但他也不得不承认,1300万元是普通人凭借个人能力难以企及的费用。

1300万元一针的“天价”罕见病用药在未来是否有可能被纳入医保?这个问题的答案暂时无人知晓。但从密集进行的医保谈判、药品集采来看,更多不可能的奇迹正在发生。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透过基因发现人类进化之谜!研究人类起源的瑞典科学家斩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开发商抢收“黄金周”:全员上岗加足7天班,有楼盘预计接待超千组客户
诺贝尔奖121年:奖金越发越多,用滞后性奖项记录时代变迁
退休后,我在短视频当“网红”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