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如其来的生意!斗不过植发,“假发第一股”瑞贝卡被股民抛弃

高文珣
2022-01-26 18:00:42
来源: 时代财经
最近一份针对瑞贝卡的券商研报是2019年10月28日。

ab912ecc481d.png来源图虫创意

“不秃不知道,一秃吓一跳!”就连“90后”都已经开始秃头了,这并非耸人听闻,而是现实。

公开数据显示,90后脱发比例上升明显,大有赶超80后的趋势。更重要的是,“秃头”影响了年轻人的颜值,甚至信心。

“你不自觉地想买个假发掩饰一下。”1月26日,某公募基金公司的渠道经理杜兵(化名)告诉时代财经,大学毕业的时候,他还是一头乌黑的头发。“跑了五六年银行渠道之后,现在已经开始谢顶了,考核压力大,没办法。谢顶确实影响自己的形象,不过我没买假发,我选择的是植发。”

有数据显示,中国假发制品行业市场规模每年增速在20%左右,预计2023年我国假发制品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144.3亿元。

号称“假发第一股”的瑞贝卡(600439.SH)业绩情况也似乎印证了行业的高增速。该公司1月24日晚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2021年归母净利润为0.58亿元至0.61亿元,同比增加 52.07%至59.94%。

但奇怪的是,业绩增长的瑞贝卡却没得到二级市场的认可,股价在1月25日下跌2.77%,1月26日上涨1.07%,股价报收2.84元。

假发02.png图片来源:兴业证券交易软件截图

更重要的是,已经有近两年时间,没有公募基金“青睐”过这只“假发第一股”,最近的一份券商研报显示的时间是2019年10月28日。

业绩不如十年前

资料显示,瑞贝卡2003年7月10日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为发制品系列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有工艺发条、化纤发条、人发假发、化纤假发、教习头、复合纤维材料等六大类。

就销售市场而言,瑞贝卡以出口业务为主,主要销往北美、非洲、欧洲以及亚洲等地区。

上市18年来,瑞贝卡的业绩起伏较大。

iFind数据显示,2003年至2020年,瑞贝卡的营业收入从5.17亿元增长至13.30亿元,归母净利润从0.47亿下降到0.38亿元。

在此期间,瑞贝卡的营业收入最高是2011年的22.64亿元,归母净利润2.46亿元。

也就是说,瑞贝卡2021年归母净利润预计为0.58亿元至0.61亿元,虽然同比增加52.07%至59.94%,但是还不到十年前的四分之一。

“主要是2020年以来疫情影响比较大,对于瑞贝卡来说,北美、欧洲、非洲市场的销售全都受到影响。”某券商纺织服装行业分析师告诉时代财经,他们研究所以前还有人研究瑞贝卡,现在已经没人看了。“疫情之前的三年,业绩还能保持每年2个多亿,疫情之后,业绩下滑的厉害,就更没有研究员关注了。”

1月26日,时代财经多次致电瑞贝卡,其证券部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截至发稿时,瑞贝卡也没有回复采访邮件。

对于2021年业绩增长的原因,瑞贝卡在公告中称,“2021年,全球经济在疫情蔓延中缓慢复苏,发制品市场需求回暖,特别是美国市场,受政府经济刺激政策影响,发制品需求强劲复苏,公司订单增加,叠加公司国内销售明显回升,带动公司收入增长,致使公司净利润较2020年度实现大幅度增长。”

被机构遗忘了

由于业绩的下滑,瑞贝卡的股价在二级市场上也备受冷落。

上市以来,瑞贝卡的股价也曾一度“辉煌过”,2008年1月21日创出52.88元的高价。

最近几年,瑞贝卡的股价反反复复地“折腾”。2018年,瑞贝卡的股价跌了52.59%,到了2019年,又涨了35.47%,但是2020年又下跌了31.20%。在2021年,瑞贝卡的股价又反弹了21.86%,报收在3.01元。

2022年又不断回调,截至1月26日,瑞贝卡股价已经跌至2.84元。

从市值角度来看,瑞贝卡最高市值一度达到126亿,但目前市值不过32亿。

机构似乎也对瑞贝卡丧失了信心,最近的一份券商研报是2019年10月28日,中泰证券研究员王雨丝对瑞贝卡2019年三季报进行了点评,她预测瑞贝卡2020年和2021年的归母净利润将达到3.37亿元和4.07亿元,但是这两个预测数据都因为疫情而没能达到。

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再无券商对瑞贝卡发过研报。

公募基金最后一次出现在瑞贝卡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的时间,还要定格在2020年一季度,华夏收入混合型基金以持有543.88万股成为其第十大流通股股东,但是到了2020年二季度,该基金选择退出。

甚至连瑞贝卡的股吧都少人问津,时代财经注意到,截至去年9月底,瑞贝卡的股东共有5.77万户,但披露业绩预告的第二天,即今年1月25日,瑞贝卡整个股吧里的发帖仅有8条,其中还有一条来自“瑞贝卡资讯”。

假发01.png图片来源:瑞贝卡股吧截图

“买了又不赚钱,谁愿意买?”江苏某私募基金人士直言,假发市场的规模本身不大,行业成长性这两年又受到疫情的影响,而且现在年轻人掉发选择植发的更多了。

“头顶生意”内卷

作为全世界最大的发制品集散地和出口基地,河南许昌的3000多种假发产品,远销120多个国家和地区。2021年,许昌市发制品出口额达到151.6亿元,在北美、西欧、非洲的市场占有率超过30%。

瑞贝卡就是许昌市假发行业的典型代表,但近年来假发行业不仅仅受到疫情的影响,更来自一个新赛道——植发行业的影响。

根据沙利文预计,2021年中国植发医疗服务市场规模为169亿元,2020-2030年规模增速CAGR(年复合增长率)为19%。

“植发比假发,对谢顶人群来说,更有安全感,更自信。”杜兵表示,戴假发容易被人发现,但植发却不一样,虽然贵一点,但是真实感更强,这是“头顶生意”市场的内卷,植发抢了假发的生意。

东吴证券研究报告指出,平均每六个中国人就有一个脱发,而我国植发实际渗透率仅不到1%,行业渗透率提升空间较大。“我们认为,脱发人群的年轻化的趋势,不仅将直接扩大植发的潜在消费群体规模,而且随着年轻群体年龄的增加,预计其脱发问题也将持续严重,从而催生更多植发消费需求。”

国金证券研报预计,到2025年,中国植发医疗服务的市场规模将达到378亿元,复合年增长率将为23%。到2030年,市场规模将进一步增长至756亿元,自2025年起的复合年增长率将为14.9%。

或许正是植发行业的崛起,对假发市场产生了一定的冲击。

不过,植发赛道的广阔只是前景,植发股似乎也不怎么受到投资者的“青睐”。

2021年12月13日,“植发第一股”雍禾医疗(02279.HK)在港交所挂牌上市,股价一度上涨到19港元,随后一路下跌。截至2022年1月26日,该股已经跌至10港元左右。。

假发00.png图片来源:兴业证券交易软件截图

1月26日,时代财经给雍禾医疗发去了采访邮件,但未有回复。

“营销费用太高,是行业的最大成本。”上述私募人士告诉时代财经,不管是假发还是植发,都属于消费品,尤其是面向终端消费者,需要巨额的广告宣传,一旦费用上来就会吃掉利润。

在他看来,瑞贝卡、雍禾医疗都属于赛道不错,但赚钱不易的公司。“短期看不到业绩增长的爆发点,也不是市场热点。因此,对于我们来说,是不可能买这种股票的。”

在瑞贝卡的股吧里,一位股民1月26日发帖称,“卖了,走了。”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买房送土猪、小麦抵首付,专家:警惕花式卖房透支购买力
避孕套厂商转行卖气球!行业暴利不再,国际巨头销售额下降40%
康弘药业热衷理财,拿出20亿元买理财产品,一季度赚近200万
气泡水疯狂“内卷”:配料表遍地飘0,水果已经不够用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