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在城市的挣扎,都被他们琢磨透了

胡同
2022-01-21 17:38:27
来源: 时代周报
一切和潮流有关的行为,最终都变成了社交、流量与金钱

枯燥沉闷的都市,与其等风,不如自己跑起来。

睡意姗姗迟来的夜晚,城市里的年轻人蜷在角落,幻想夏日田野里的蛙鸣、深秋的麦浪和冬日暖阳下里的雪村。于是,一场逃离城市计划开始在人群中萌芽。

深受西方中产喜欢的露营活动,成了无法真正摆脱城市生活的年轻人,短暂逃离的一种方式。

经历过疫情的年轻人,亲身感受到了与大自然分离的痛苦,也厌倦了城市生活的枯燥。走向户外的露营活动将会在2022年迎来井喷。

年轻人在城里的挣扎,被商家琢磨得透彻,原本看似纯粹的露营,又变成了螺丝壳里的另一个道场。无论你在哪里,一切和潮流有关的行为,最终都变成了社交、流量与金钱。

一场两天一晚的梦

精致露营,已经踩着风口扶摇直上,成为年轻人的新生活方式。

这是被重新定义的露营——人们坐在天幕下吹着微风,捧着一杯手冲咖啡,等着夜幕降临,看着烟花在头顶上绽放,喧嚣过后,安然躺在星空下进行一场直抵内心的交谈。

更重要的是,这是朋友圈的九宫格内容。

3.jpeg

忙着给烟花拍照片的露营者 摄影/时代周报记者  黎广

小韦是露营活动的赞助商代表,他往往得提前一天出发,为的是在山野里布置好营地。

毕竟大多数年轻人所指的逃离城市,并不意味着要自给自足地回到刀耕火种的生活中,对于露营,他们有“拎包入住”似的酒店需求。

作为露营活动的主办方,必须要在客人抵达前,搭好帐篷,充好气垫,甚至得把睡袋整齐地码在气垫上。光是做到这些还是不够,小韦还在每个帐篷里准备了防蚊水、睡眠耳塞、眼罩、垃圾袋,甚至酒店用的一次性拖鞋。

这并不是真正的逃离,而是都市人需要在一个离开城市的机会,只是这种离开不是三毛式的野性与洒脱——它仍然要有都市生活或者潮流的底色,实际上就是和社交、流量与金钱相关的一切。

夜幕徐徐拉开,前来露营的百十号人陆续到齐,象征着都市的霓虹彩灯一开,营地就像化好妆的女士一样,变得婀娜和柔情起来。那些来自深圳,中国南方发展最迅速的城市的年轻人,一边趁着落日余晖自拍,一边静待有烧烤加持的夕阳音乐会开场。

歌声在山谷回荡时,樟树下飘来烧烤的香味,身着复古连衣裙的丽人们提着裙子,抛弃了深情款款的网易云歌手,围住了烤炉前的师傅。

刚出炉的牛仔骨烤串和大虾烤串,消失的时间以秒计算,手速稍逊只能抱憾而归。音乐能抚平人们的失落感,现代文明和物竞天择的食品分配机制倒也相安无事。

烤串师傅悄悄地说,其实各种食材还有很多,只是炉子只有四五个,面对100多位逃离城市的人,会显得供不应求,但只要不着急,一定能吃到“扶墙”。

2.jpeg烤架上令人垂涎欲滴的大虾  摄影/时代周报记者  黎广

营地帐篷面朝东方,第二天的阳光洒进帐篷的时,还不到早上7点,积攒了一整晚的露水,在日出之后才会开始慢慢退散。

白天的营地,少了夜晚灯光的点缀,像一个卸了妆的妇人。尽管有30多个体验者报名了早上六点半的日出瑜伽课,但疲倦的夜,终于让人们不再遵循都市的法则,最终早起的,大概只有十多人。

一场短暂逃离城市的计划,在早餐后,本质上已经结束。

无处可去

年轻人去露营,并非真的为了逃离城市,而是为了那九宫格。

“在朋友圈发希尔顿酒店的定位有什么意思?只会让人觉得你土罢了。但是你发一个城里看不到的烟花秀,就能获得数不清的人给你点赞,并留言追问你这是哪里。”这实际上正是主办方期待的效果,“迎着日出做瑜伽,是一个非常值得发朋友圈的素材。小红书上不少KOL都发过。”一位露营的工作人员如此说道。

劈柴环节出乎意料地成功,正好印证了厌倦都市生活人群的一大特点——遇到新奇和不大懂得怎么处理和理解的事物时,容易陷入一种亢奋的状态,比如砍柴,比如杀鸡破鱼,比如看到流星。

但短暂的逃离,无法改变人们已经生根在钢筋水泥森林里的事实,当假期的余额或真实的余额不足,他们又将回到日复一日的劳作之中,而这种有由生理和心理共同驱动的逃离愿望,已经被商家琢磨透彻,露营在短暂逃离城市的外壳下,有个精巧的商业道场。

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付磊于2017年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介绍,若按中国有1.5亿人规模的常态露营人口,保守的算,每人年均露营花费1000元,就是每年1500亿元的直接消费。“这个直接消费通过上下游产业链拉动相关行业,算上乘数效应,中国的露营行业产值将达到万亿。”

美国研究机构Grand View Research也曾发布报告称,2018年全球精致露营市场规模为2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6亿元)。报告中特别提到了亚太地区:“不断增长的可支配收入和消费者在豪华旅游上的消费意愿,预计将在未来几年显著推动亚太地区精致露营市场增长”。

揣摩那些挣扎的城市人,带着他们逃离城市,对主办方来说是一把双刃剑。例如请来有一定粉丝并且风格不俗的歌手和在深圳小有名气的摇摆舞老师,甚至请来了一个意大利机车品牌,这款车曾经出现在电影《罗马假日》。该品牌的一大特点就与性价比无关的贵。

4.jpeg

只讲情调的品牌,找到了它的受众  摄影/时代周报记者  黎广

这也就说明在试图逃离城市的人群中,大多是都市白领,有着一定的经济基础,相较于那些在城市里以劳累换生活的人来说,逃离城市,只是回到自己远方的老家。

虽然品牌多且杂,但在乡野氛围的烘托下下,彼此融合成为了一个城市没有的消费环境。

不仅品牌如此看待,消费者也是。小韦在那个霓虹闪烁的夜里感叹,大城市的年轻人生活压力非常大,他们从小生活在快节奏的城市里,待到一定阶段,需要用各种方式舒缓压力。

露营变成了一种被认可的生活方式,作为商家,在这种方式里带上一些商业行为,增加体验的溢价,是市场自然而然催生出的需求。

加入露营、逃离城市实际上是这些年轻人对焦虑按下的暂停键,是他们对不可名状的城市,无法操控的生活的排解,即便他们无法逃离真正的都市生活。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直接发钱?4月消费数据低迷,余永定:应该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办法
官宣!第一波成都“520”消费券来了
不去海底捞,改吃街边串,闲鱼淘家电!为了省钱,这届年轻人真拼
报复性消费要来了?车主提前交意向金买新能源车:“听说店里收到挺多笔了”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