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奥风口!雪季5个月赚30万,崇礼雪具店老板:入行8年,我终于等到了

王萧然
2022-01-20 22:58:26
来源: 时代周报
陆川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我看见了一个有中国政府支持、市场前景广阔、持续周期长久的风口,正在崇礼上空盘旋。”

【编者按】:新年将至,北京冬奥会进入倒计时。一个伟大的盛会即将启幕之际,围绕“冬奥”展开的发展规划、基础建设、产业布局以及品牌走秀、商业路演、公关暗战早已暗潮汹涌。毋庸置疑,奥运的意义不仅限于体育,还包含着大国外交、区域发展、产业经济和科技金融,可以说,“奥运经济”贯穿于整个赛事的筹备期、举办期和后奥运期。我们有幸见证这一伟大盛会,并亲身感受奥林匹克精神。

往年一到雪季,陆川经常面对电话和微信同时响起的情形,忙乱到不知先回复哪一边。2021-2022年的雪季,难得让陆川清闲了一次。

陆川在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区开了8年的雪具店,为来崇礼的滑雪爱好者提供头盔、雪镜、滑雪服等用具租售服务。同时,他还提供“度假助理”业务,经营模式和旅行社大体相同,包括帮助客人定制行程安排,如订酒店、订雪票,以及和30多位滑雪教练合作,为初学者提供培训服务。

陆川的这一套经营思路在崇礼雪具店并不少见。时代周报记者通过天眼查检索到,崇礼目前存续有87家雪具店,经营模式大都是滑雪“一条龙”全包服务,“这在全国都是比较领先的。”陆川说。

当前,为了迎接冬奥会来临,崇礼得商户们正在经历暂时的安静。大大小小的雪友群,没人喊组队、找拼车了,崇礼的雪友们保持着一致的默契,共同期盼着即将到来的盛大赛事。

而如陆川一样的经营者们,都期待着,在这个冰雪运动热情空前高涨的雪季过后,风口会长久地停在崇礼。

陆川对时代周报记者说,“我看见了一个有中国政府支持、市场前景广阔、持续周期长久的风口,正在崇礼上空盘旋。”

“我看见风口正在崇礼上空盘旋”

崇礼,是自带“风口”的存在。

从卫星图上看,崇礼三面被群山簇拥,只有西北方向敞开怀抱,迎接冬季的飞雪和朔风。《崇礼县志》记载,这里3条主沟纵贯全县,4725条支沟交错其间,“山连山,连绵不断,沟套沟,难以计数”,适宜开发不同级别的滑雪赛道;且受地形和气候影响,降雪早、积雪厚,存雪期长达150天。

“气候寒冷、干燥,降雪量还大,是北京周边一个特别适合兴建滑雪场的地区。”陆川说,“这里的滑雪场经营时间可以更长。”

陆川踏入崇礼这片土地是在2013年,那时这里已建立起4家滑雪场,但内外配套设施建设跟不上。“连家像样的餐厅都没有,开车出县城走没多远就是土路、泥巴路。”陆川说。

“第一次接触滑雪运动后,我就被征服了,这是任何一项运动都无法媲美的。”在陆川看来,滑雪运动的维度很宽。跑步训练比较孤独,而滑雪运动有非常强的社交性;滑雪爱好者会追逐着最好时机,去新疆、东北等地滑雪,可为旅游业带来发展契机;滑雪入门易,但向上进阶空间极大,它既能包容初学者浅尝辄止,又能经得起长久专业训练的打磨提升。

来崇礼滑雪的第二年,陆川就转变眼光,从运动俱乐部转型,投身于雪具店生意。彼时,崇礼尚且是远近闻名的国家级贫困县,但国际奥委会专家团一次次实地踏勘,不断有正向的消息传出,给了陆川扎根崇礼的底气。

正因提前看到了机遇,陆川算是较早乘上崇礼冰雪产业发展快车的那批生意人。

如今在崇礼街头望去,到处是挂着滑雪牌子的雪具店。这些雪具店大都和陆川干着相同的生意:雪具租售、度假助理和教练培训。

陆川称,目前他所经营的这些滑雪生意,每年5个月的雪季期间,就能赚30万元左右。

“这不是我们这行的缺点,只是特点”

2015年前后,和陆川一样的生意人如潮水般涌入崇礼,为这个小城的滑雪产业注入了前所未有的生机与活力。

《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遗产报告(2020)》显示,截至2019年底,崇礼区每5人中就有1人从事冰雪相关工作,如滑雪教练、酒店从事服务的工作人员、开农家旅馆等,直接或间接从事冰雪产业和旅游服务人员达3万多人。

为筹备冬奥会开足马力的小城崇礼,势必不能只靠5个月的雪季回收成本。与往常印象中“一季养三季”的传统滑雪产业经营模式不同,崇礼正向着“四季经营”发力,一场自上而下的发展路径变革正在发生。

从产业上游来看,为了规避夏季的资源空置率、降低服务人员流动性,崇礼滑雪场在积极想办法发展夏季业务。

太舞滑雪小镇自2016年开业,就着手做夏季运营,通过承办斯巴达勇士赛(山地)、迷笛音乐节等大型户外活动,以及开发果蔬采摘、露营、篝火晚会等小型项目,招徕游客。

富龙滑雪场在2020年夏天承接举办520情人节活动、富龙趣野市集、2020崇礼森林音乐会等各类赛事活动近30场,力求打造全时全季全家庭度假目的地。

为了更好地享受高铁带来的流量红利,七大滑雪场中距离太子城站最远的多乐美地滑雪场,正在筹建登山小火车旅游项目,接驳游客的同时,整合开发沿途森林、古长城等观光景点资源。

“开始做夏季经营的第二年起,夏季人次便和冬季人次逐步接近,到目前冬夏差异不大。”太舞滑雪小镇的董事长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上游的转型也辐射带动了下游产业。在夏季,一部分雪具店选择关门歇业之外,另一部分则会转而做起租售帐篷及户外登山用具的生意,陆川的店铺就是如此。

相比起天天爆满的雪季,夏季的生意要冷清一些,7个月的超长时间,净利润只有雪季的1/3,约10万元。陆川对此倒是相当释然,“这不是我们这一行的缺点,只是特点。”

另一个特点体现在滑雪教练身上。由于只能靠教授滑雪技能赚钱,每年雪季之外,一些教练会选择做反季节“候鸟”,夏季飞往南方的室内滑雪场,继续做教练。

北京市滑雪协会副主席、北京雪帮雪业CEO伍斌曾公开表示,冬奥会之后,市场会更多地回归到本来的发展状态,偏投机性的资本有可能离场,而真正留在市场上的品牌,一定是看中市场的未来,这样会更有利于整个产业的健康发展。

“滑雪产业跑得太快了”

一切转变的发生,都得益于一个契机——冬奥会。

“冬奥会给张家口带来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北京冬奥组委张家口运行中心常务副主任李莉曾公开表示。

申奥时,中国政府提出“申奥成功后,中国要实现‘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冰雪旅游发展报告(2022)》显示,预计2021年至2022年冰雪季,我国冰雪休闲旅游人数将达到3.05亿人次,冰雪休闲旅游收入有望达到3233亿元。数据背后,中国冰雪产业正迎来发展的黄金机遇期。

崇礼,除了自带“风口”外,它也正在被“风口”推着加速奔跑。

京张高铁的触手穿越群山,紧握住京津冀经济圈和晋冀蒙经济圈。从崇礼赛区的太子城站,乘高铁到北京,1小时内即可通达。2020、2021两年间,京张高铁(含崇礼铁路、延庆线)12个车站,共计发送旅客1380余万人,日均1.9万人。

高铁的开通带给滑雪场的收益,是立竿见影的。在京张高铁开通的2020年的夏季,本应处于淡季的密苑云顶乐园(崇礼七大滑雪场之一,也是距离高铁太子城站最近的滑雪场),在8月实现了酒店入住率是去年同期2.6倍的业绩。

申奥成功后的崇礼,让陆川感受最深的变化就是修路,“几乎每年雪季一过,城里就会到处修路。来年道路焕然一新,原来只有2车道坑坑洼洼的道路,变成了拥有4车道的宽敞柏油公路。”

进入崇礼区政府政务网页的“冬奥·体育”专栏,体现基建新成就的字眼不断跃入眼帘:“绿地体系”“路网优化”“智慧公路”“‘三基’建设”……崇礼为迎接冬奥会开足了马力。

陆川深切感受到,公共设施在翻新、道路在拓宽、餐饮和住宿等配套设施也在不断完善……

“滑雪产业跑得太快了。”在陆川看来,滑雪的配套设置也在努力追赶,还有极大的上升空间。例如住宿方面,在旺季需求量陡升,酒店及民俗还有很大的商业需求。“往年冬季,一房难求,雪场里好品质的酒店周周满房,民宅都被租得一干二净。”

(应受访者要求,陆川为化名。)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后冬奥时代到来,头部房企抢滩冰雪产业,将成重要增长点?
专访冬奥村最美工作服设计团队:打造有“人情味儿”的工作服
挪威称霸冬奥奖牌榜,同为维京后裔的丹麦为何从没拿过金牌?
冰墩墩“下班”,设计总执行刘平云:下届吉祥物很快会来接棒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