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iPhone同龄不同命!Kindle国内缺货严重,买外版售后靠谱吗?

王萧然
2022-01-05 16:47:41
来源: 时代周报
Kindle电子书阅读器部分机型目前在中国市场售罄。

2022年1月4日,在新年第一个工作日,关于“不能用Kindle盖泡面了”的相关话题,一度冲上了微博热搜第一,截至发稿,相关话题阅读次数达1794.9万,相关讨论次数为3977。

微信图片_20220105121815.jpg

而此条话题冲上热搜的背景是,日前有网友爆料称,“国内Kindle官方自营店产品大面积缺货,这是亚马逊电子书业务退出国内的信号。”

时代周报记者在电商平台上检索相关词发现,亚马逊Kindle天猫官方旗舰店已于2021年10月底闭店,至今未恢复。而京东自营旗舰店上,除8G内存的青春版基础系列产品还在售之外,其他产品均显示无货。

时代周报记者向淘宝有2个皇冠的店铺“Kindle杂货铺”客服求证,其声称作为经销商已拿到亚马逊方面的回应,“(亚马逊电子书业务)不撤出,放心”。

Kindle京东自营旗舰店客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其并没有收到电子书业务撤出中国的通知,“部分地区目前售完无货,具体到货时间暂不能确定。”该客服同时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Kindle产品断货的主要原因是“芯片短缺”,导致厂家及下游市场断货。

 微信图片_20220105121912.jpg

对于Kindle大面积断货原因,亚马逊中国公司PR授权奥美公关亚马逊组客户总监,对时代周报记者回复称,消费者可以通过第三方线上和线下零售商购买Kindle设备。亚马逊提供的高品质客户服务和保修服务不会改变。Kindle电子书阅读器部分机型目前在中国市场售罄。

时代周报记者从淘宝平台上的第三方经销商“Kindle优品官方店”、“kindle电子阅读器企业店”、“kindle杂货铺”了解到,目前有货在售的Kindle多为外版(日版、美版)货源,与国行产品进货渠道有异。上述kindle电子阅读器企业店客服继续介绍,外版货源与国行货源,只是其售后保修条款存在差异,在产品配置方面是没有差别的。消费者对外版Kindle后期的保修服务产生担忧,消费者“高***啾”表示,“外版就是外国生产的,坏了不可能寄出国修,所以一切就自己负责。”

微信图片_20220105113705.jpg

而关于“断货是否因芯片供应出现问题”“电子书业务是否将撤出中国”等疑问,奥美公关客户总监均以上述同一回复对时代周报记者进行重复作答。

关于“芯片短缺”问题,全联并购公会信用管理委员会专家委员安光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从行业来看,电子书阅读器的芯片制造没有太高技术壁垒。假如该领域的需求旺盛、利润率高的话,很多中低端的半导体制造企业,会一拥而上,很快就能解决芯片短缺问题。

在安光勇看来,“目前断货主要是源于市场上需求减少,需求端刺激不足。”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梅婷进一步表示,“电子阅读器市场萎缩的主要原因,是其盈利模式有问题。”

据悉,亚马逊Kindle第一代产品发布于2007年11月,是与iPhone同龄的产品,2013年6月7日,其正式进军中国市场,成为其在中国市场的“赚钱利器”。

2018年,在中国已“五岁”的亚马逊首次推出 2013 年至 2018 年电子阅读相关的数据报告,在报告期内,自2013年6月,Kindle 电子书阅读器在中国市场已售出数百万台,2016年底至今,中国持续成为亚马逊Kindle设备全球第一大市场。

但随着电子阅读设备在中国市场日渐普及,亚马逊Kindle面临越来越的竞争对手。据天眼查显示,目前我国经营电子书的企业超过2800家。而近几年,不时流传的“一半盖泡面、一半挂闲鱼”的戏言,足以见亚马逊电子书业务的尴尬处境。

目前,Kindle产品分成三大系列,Kindle青春版、Kindle Paperwhite经典版、Kindle Oasis尊享版,价格分别为638元起、998元起、2399元起。

王梅婷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亚马逊等电子阅读器运营商的主要模式,是平本低价销售电子阅读器锁定用户,通过用户后续购买电子书籍等方式来获得利润。然而,阅读付费市场中增长较快的网络小说、漫画、教辅等高付费类目,都不是电子阅读器擅长的领域,中国读者在电子阅读器上购买电子书籍的动力不足。

通信行业专家项立刚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对于Kindle来说,最大问题在于产品竞争力。”

Kindle所处的国内电子阅读器市场比较小众,且早已汇集了掌阅、阅文、京东、当当、文石等多个国内品牌。上述品牌的商业模式大都与Kindle无异,即除销售阅读器硬件外,主要依靠后期售卖数字图书资源盈利,差异化不明显,市场竞争激烈。

另一方面,由于手机的节能和阅读体验越来越好,电子阅读器标榜的护眼和长续航等相对优势在持续减弱。

根据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发布的《2020年度中国数字阅读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数字阅读用户规模达到4.94亿,人均电子书阅读量达9.1本。而第十八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则表明,从媒介接触时长来看,成年国民每天接触手机的时间最长,手机是电子阅读的主要工具。

 “上述原因导致电子阅读器市场难以打开,亚马逊等运营商的利润被逐步压低。”王梅婷对电子阅读器市场的预测并不乐观:“当前电子阅读器的市场需求还是稳定的,但如果手机和平板电脑得到进一步优化,且电子阅读器在小说等高付费领域的空间不能进一步提高,那么电子阅读器的市场仍将受到约束。”

虽然“亚马逊电子书退出中国”的消息,官方并未给出正面回应。但从目前其市场遭遇来看,若还不采取行动,其在中国市场距离从繁华走向落寞,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相关推荐
CEO刚上富豪榜,游戏“新贵”米哈游踩雷五矿信托?资金追回难度大
爱啃技术硬骨头,80后北大学霸干出3D视觉第一股
无限极全球财务总监黄世伟:从香港到广州,以归零心态拥抱更多机会
半年2万人死于枪击,拜登签署限枪令:18岁买枪,得审查10天
扫码分享